《八表雄风》

第十八章 巨宅探秘邪归正

作者:司马翎

大家又一起上路,郑敖一面挥鞭驱车,一面把朱玲碰上星宿海二怪之事简略告诉仙人剑

秦重,并且告诉他说,宫天抚已被星宿海两怪害死。

谈谈说说,不觉走了十多里路,已到达一处称为双井的市镇。

走在长长的冷巷中,走在最前面的郑敖突然转身跑回,匆匆道:思温快躲开,对头们来

啦!”

史思温四望一眼,但见两边皆是高墙。这时郑敖已急急嘱咐胡猛用后背向着巷口,蹲低

身子诈作修理马车。自己则向右边高墙跃上去,一下子隐没在高墙之后。

史思温立刻向左边墙头跃去,翻过围墙之际,眼中已瞥见墙后乃是一座花园,似是静寂

无人。当下伸手扣住墙头,身形挂在墙上。

他先是用耳朵留心倾听,胡猛用锤子乒乒乓地敲打着。朱玲轻声道:“假如你们都挂在

墙头,那就别伸头出来窥看,等我低低告诉你们就是。”

她说的声音甚低,但一则相隔得近,二则史思温耳目不同常人,自然能从锤声中听到。

史思温轻轻应了一声,郑敖那边却无动静。朱玲轻声道:“郑大叔。

你不在墙头么?”问这一句之后,郑敖仍无回答之声,于是朱玲和史思温都可以断定郑

敖必因墙后环境不容他挂吊在墙头,所以隐往一旁。

隔了一阵,朱玲轻声道:“思温,有两个大汉在巷口停了一下,望望我们的车子,互相

说了两句,才走开了。”

史思温没有做声,朱玲又道:“这两个大汉身穿绿衣,极似是琼瑶公主的手下。”

她的话声突然中断,史思温心想必是又有人走过;甚至可能站在巷口,是以朱玲不出

声。他心中一动,松手跃落地上,回顾一眼没有什么动静,当下便闪到一丛树荫之下。

原来他突然想到假使冷巷外有敌人在打量马车之时,恰好这边宅中之人忽然发现自己吊

在墙头,叫喊起来,岂不把马车之秘泄漏出来?故此他立刻暂时退到树丛边隐避一阵。

过了片刻,脑后突然拂来极为微细的风声,好像是苍蝇飞动一般。他没有动弹,突然感

到竟是一根柔软的树枝拂在他的后脑。

史思温大大一凛,回头瞧去,只见一个白衣素裳的美女,纤纤玉手中执著一支柔软的柳

枝,一双星目凝视着他。

他从前和琼瑶公主等人打过交道,是以一望之下,就知道这位美女正是她们其中之一。

可是却无法认出她是琼瑶公主?抑是四郡主之一。

她面上毫无表情,不见得十分敌视于他,但更没有一丝欢喜之容。

史思温暗暗付道:“师母就在冷巷之中,如若听到我动手的声音,势要过来查看。以我

想来,这位女魔头绝不会一个人在此,是以动起手来,反而令我悬挂着师母安危,进退无法

自主。倒不如闷声不响,最好是把她诱离此处,那时我或行或止,都十分方便了。”

此念一决,便故意向她笑一笑,敛去刚才那种吃惊之色。

他向她身后张望一下,突然疾奔而去,转眼间已到了那边的园门,冲出去一瞧,只见外

面的院子中,站着两个老框和两个绿衣人。

他认不出那两个绿衣人,却识得这两个老抠正是金银二嬷,知道她们一身武功可不比等

闲。

那金银二嬷见他疾然冲出来,因领教过他的厉害,是以齐齐举拐护身。那两个绿衣大汉

其一钻地掣出利刀,其一则掣出一面混元牌。

这两名大汉动作迅速有力,一望而知不是普通庸手。

史思温没有亮出长剑,耳中听到低微的衣炔拂风之声,乍一回头,敢情那白衣美女已经

跟入院中。

她冷若冰霜的面上毫无表情,两眼仔细地在史思温面上转来转去,最后冰冷地道:“你

居然没有死掉,听说好像你的武功比以前还要厉害,是不是?”

史思温微笑道:“承蒙公主关注,区区可不容易死掉。”

他停顿一下,又道:“目下距瑶台之会只有四天,公主怎的有暇逗留此地?”

她轻轻皱一下眉头,道:“你确知我就是琼瑶公主么?”

史思温道:“当然啦,否则区区就不会径用公主两字称呼你了。”

琼瑶公主毫无表情的面上,这刻不禁露出迷惘之容,道:“这就奇怪了,连日夕跟着我

的金嬷银嬷她们,也极难认出我们,但你和你师父石轩中,却屡次把我认出来。”

史思温暗想给她高帽子决不会吃亏,立刻道:“别的人如何能与我们师徒相比?公主你

身上具有一种高华气质,只要你开口说话,在那举止言谈中,这种特异的气质就显露无遗

啦!”

琼瑶公主心中甚感受用,不觉浮起一个微笑。那金嬷、银嬷一生之中,几乎未曾见过这

位冷若冰霜的主人的笑容,此刻都不禁为之大大惊讶。

史思温道:“公主为何有暇停留此地?那两位仁兄眼中神光奕奕,分明是内家高手,是

什么来历?公主可否见告?”

琼瑶公主道:“他们的来历目下说也不妨。就是当今大内称为二神十八友中的二神,拿

刀的是穿心神刀白城,持混元牌的是铁翅神鹰莫相。”

那两名大内高手见琼瑶公主对石轩中的徒弟也这等客气,心中甚感迷惑,不觉也抱着兵

器遥遥行礼。

琼瑶公主接着又道:“你问我为何留在此地已问了两遍,我如不回答,大概你永远不会

死心,是也不是?”

史思温笑道:“公主非是凡俗平常之辈,此所以一举一动,天下无不注意,区区的好奇

心,实在是人之常情。”

琼瑶公主心中又是一阵受用,缓缓道:“你跟你师父一样,永不让人,好吧,我告诉

你,我在这里就是要等候朱玲。”

史思温当真极感惊讶,道:“哦,竟是此故。但区区实在想不出个中道理。”

“简单得很,我不要石轩中到瑶台去,你也最好不去。”

史思温莫名其妙地道:“公主你以前不是有邀请家师赴约的请帖么?”

琼瑶公主道:“这你就不用管,我可以邀请你,但也可以取消。”

史思温想道:“女人就是这样,老是把事情弄得迷迷乱乱。不过她叫我别去的口气,好

像出自善意呢!”

琼瑶公主举手掠掠鬓发,突然退开丈许。史思温举手按住剑把,游目一瞥,只见屋内出

来两人,一个是无情公子张咸,一个是瞎了一只眼睛的壮汉,在这南方之地,又是初夏之

季,却仍然穿着一身皮祆,脚上登着鹿皮快靴。

无情公子张咸手持尺许长描金折扇,举步间显得一团风流潇洒。

但双目中射出无情冷傲的光芒,却教人感到他内心比不上外表那样好看。

另外那个身穿皮袄的独眼壮汉却握住一把长剑,精光耀眼。此人一望而知修习童子功,

是以寒暑不侵,功力势必高超。

无情公子张咸冷笑道:“史思温,你是本公子手下败将,不足言勇,本公子先问问你,

你们把我那好友宫天抚怎样了?”

史思温也不动气,道:“宫天抚么?他被星宿海两老怪打了一拐,身负内伤,我们没有

难为他,让他走开。”

金嬷突然厉声道:“你胡说,宫公子一定是被你们所害。”

史思温谈谈道:“你先问问你家公主,家师及区区的话,会不会捏造骗人。”

琼瑶公主没有做声,显然是默认了。

那金嬷、银嬷两人再不多言,左手都拔出一支短剑,护住前胸,右手横持钢拐,一步一

步向史思温迫去。

其余穿心神刀白城。铁翅神鹰莫柏、无情公子张咸与及那独眼壮汉也化为合围之势,向

他迫去。

琼瑶公主冷冷道:“诸位为我擒下此人,他如敢抗拒,格杀不论。”

那六个人齐齐应了一声,只见那身穿皮祆的独眼大汉,手起一剑,刷一声分心刺到。

他剑势一动,宛如雷霆迅击,声势赫赫震撼人心。史思温也疾然发剑,拆解敌招,两剑

一触,但觉那独眼壮汉内力极强,如若是自己生死玄关未通之前,最多和他打个平手。

那独眼壮汉嘿的一声,第二封又如奔雷般迅击而至。史思温潜运内力,一剑封去,铸的

一声,把那厮震开三步。

旁边的人见了,无不露出骇然之色。首先是无情公子张咸折扇疾然点到,跟着利刀铜牌

与及拐划等诸般兵器一齐攻到。

这些围攻史思温的人,无一不是当今武林高手,是以个个出手毒辣凶猛,同时又互相呼

应,专攻对方最弱之处。

数招才过,史思温已大感难斗,连忙使出师门伏魔剑法,诚心一意地施展开来。

这崆峒剑法曾经被推为天下最神妙的剑法,此刻在史思温这等功力无双之士手中施出

来,威力已发挥到淋漓尽致。

但见数招之后,史思温那套严严谨谨的剑法,不但护身有余,而且剑圈范围逐渐扩张放

大,把那六个围攻之人迫开一丈左右。

琼瑶公主看得面色微变,她以前和史思温交过手,因此深知他的功力虽是高强,但其实

还得仗着师门剑法以补不足之处,方能与武林中一等一的高手相抗。但今日看他剑上功力,

居然精深已极,几乎可以与石轩中齐驱。这等骇人听闻之事,她哪能不惊心动魄,为之变颜

转色。

那六个围攻之人,各有所长,其中又以无情公子张咸招数诡奇繁复,与及那独眼壮汉雷

霆迅击般的剑法最具威力。

但其余四人也弱不了多少,那穿心神刀白城的家传刀法,刀刀都直指对方心窝,毒辣无

比,铁翅神鹰莫相仗着那面混元牌,不时以神妙身法,从空中疾然下击,宛如一头大鹰,极

是难防。

金银二嬷的钢拐短剑发挥远攻近拒的威力,时时替别人掩护,配合得十分紧密。

不知不觉已层战了三十余招,琼瑶公主冷眼旁观,已看出史思温一身功力虽是奇高,但

仍末到精纯之境,不时会露出功力不匀之象。

尤其是每当他的伏魔剑法大九式小九式一共十八手使完之后,紧接着再使出这套剑法

时,显然不能衔接。不似石轩中那等变化无穷。

她立即命无情公子张咸和那独眼壮汉退下来,面授机宜之后,这两人又加入战圈。

奋战了数招,无情公子张威和独眼壮汉突然发动全力,趁史思温刚刚使完剑法之际,急

攻猛扑。

这一着果然生效,已使史思温的剑圈陡然缩小,其余四人也长驱攻入。只迫得史思温左

驰右突,已不能将整套的剑法使出来,像刚才一样把敌人们拒于剑圈之外。

形势大变之后,史思温立刻感到难以应付。须知他一身所学得益于天玄秘录甚大,是以

剑上绝招极多,此刻全靠随机应变,方展出各种招式。可是这等打法,一则极耗真元,二则

不能顺着生克之势,调息呼吸,以力生力。

在这种情形之下,一方面消耗极多,一方面不能补充。加上那六人出手无不是可以制人

死命的绝招,不易应付。史思温已微微发出喘声。

琼瑶公主见史思温越战越勇,不禁对石轩中更为钦折,她脑海中晃来晃去,都是石轩中

英俊的面容,不觉迷惘地叹息一声,心中充满了一种说不出来的情绪。

那边史思温突然剑光大涨,光华电旋中,金银二嬷和铁翅神鹰莫柏三人齐齐负痛,哼了

一声,原来已被史思温在肩、臂、腿等地方刺了一剑。

其余的三人全力抢救,史思温无法跟着致敌人死命。

他心念一转,暗忖此时不走,更待何时。手中长剑一招“火树银花”,发出千万点精

芒,荡开六七件兵器,猛一顿脚,身形破空斜飞开去。

那独眼大汉和无情公子张咸万万想不到这么一个青年人也收拾不下,当真是羞愤交集,

不暇理会那三人伤势,跟踪疾追。

史思温身在半空,陡然一阵香风扑鼻,跟着眼前一闪,一张冷艳绝世的面庞浮现在他眼

前。

他奋起雄威,挺剑刺去。但觉一阵冷风侵肤,手中长剑已被对方玉手中一支雪白的兵器

架住。

那个拦截住他去路之人,自然是琼瑶公主。她潜运内力,从手中两极尺发出去,猛一弹

震,史思温疲乏之师,如何经受得住?登时震退数尺,飘坠落地。

身方落地,脑后劲风已疾装而到。史思温一招“如来搔背”。长剑向身后划去,前面又

是一阵冷风侵面,敢情那琼瑶公主的两极尺亦已跟踪点到。

史思温危急之中,心神不乱,左手圈指疾然弹去,笃的一声,这一招达摩心法把两极尺

弹开数尺。说时迟,那时快,身后的两人已经变招换式,分头斜袭。史思温连忙闪退时,但

觉背上一阵剧疼,原来那独眼壮汉的长剑在他肩背之间挑开一道口子,张咸的描金折扇也扫

在他背上。

琼瑶公主乍退又上,冷冷道:“你们退下,看我在十招之内,取他性命。”

这话一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八章 巨宅探秘邪归正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八表雄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