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表雄风》

第十九章 尼庵炼丹伏郡主

作者:司马翎

三个人开始密商逃走一事,过了一阵,史思温过去坐在铁栅旁边,朱玲和郑敖则分立在

两旁墙边。等了一会儿,史思温突然一扬手,冷风激射出去,外面那个玄阴教徒本来一直瞧

着他,这时刚一转眼,那缕冷风已击在身上,登时双眼一翻,昏厥不动。

朱玲疾纵过去,轻巧地打开那锁。史思温运足内力,无声无息地推开铁栅,随即就疾逾

闪电般纵向第二道铁栅。

他手中捏住几截稻草,随手一扬,外面第二道关卡的玄阴教徒立时失去知觉。

郑敖急急开锁,他手法不及朱玲轻巧,因此不慎弄出一点儿声响。

最外面的那个玄阴教徒本来已在一边休息,闻声响起,走到铁栅处瞧看。

魔剑郑敖心知锁上的声响,势必惊动那玄阴教徒,目下唯一的机会,就是立即把锁打

开,让朱玲史思温纵出去,以暗器急袭那玄阴教徒。但他越是着急,手指越是不够灵活,以

致末能立刻打开那锁。

史思温心中之急,也是难以形容,扬手射出掌心的半截稻草杆。

此时两下相距足足有两文以上,史思温虽是功力十足,将那极轻的稻草杆施展得有如真

的暗器,可是到底相隔太远,加上当中有两道铁栅隔住,不易取准。那玄阴教徒身手不弱,

疾地纵闪开去。

只见他纵到墙边,伸手去拉那条报警皮带。史思温眼中急得冒出那玄阴教徒手指方一沾

到皮带,突然冷风袭到,手背上一阵剧疼,登时整条手臂无力地垂下。

他低头一看,手背业上已钉住一支金针,那外深深没人掌背,只露出一点点在外面。

这在命金针不用说出知是白凤朱玲的拿手绝技,朱玲近年来功力大进,所以目下虽然相

距两丈四五以上,那支金针仍然劲疾有力。

那玄阴教徒并非弱手,百忙中转眼一望,刚好见到郑敖已把锁头打开。

他立刻迅速地倒向地上,趁着一倒之势,用那只未曾受伤的手抓住皮带,猛烈地扯动警

铃。

这一瞬间,朱玲和史思温都到了第三道铁栅,已经距离那玄阴教徒半丈左右。

朱玲怒哼一声,玉掌一扬,七八点金光电射出去,那玄阴教徒如何能避得开?惨叫一

声,登时毙命。

这第三道铁栅的钥匙是由史思温负责,他迅速地打开锁头,推开铁栅。

三个人都走到最外面的石室中,魔剑郑敖跌足道:“事情都是坏在我手中,若果我不惊

动这厮,那就稳可以脱身出困了。”

朱玲道:“目下警报业已发出,我们唯有侥幸冒险了。郑大叔,你快点儿进去。”

此时在鬼母秘室中,警铃长鸣。西门渐跳起来,道:“发生事故啦!”

一语未毕,警铃复又大作,这次竟是两铃齐鸣。西门渐道:“第二卡及第三卡一齐报

警,难道他们业已冲破第一卡?”

鬼母缓缓起立,道:“很难说,但他们武功全失,如何能冲得出第一道铁栅?”

西门渐道:“或者第一卡的教徒被他们逼得无法报警也未可料。”

正说之时,忽又铃声大作。西门渐向墙上七八个警铃望一眼,道:“启禀师父,有强敌

从死门侵入,居然已深入到第三关。”

鬼母脸色微凝,道:“此人身手甚强,不可忽视,说不定是石轩中来了。”

她随即仰天大笑,道:“如果是石轩中送上门来,今晚非教他满门尽灭不可,渐儿!”

西门渐急速地应了一声,鬼母道:“目下衡度轻重缓急,还是以朱玲等人重要,为师亲

自去料理此事,你可去监视侵入之敌,移转门户,教他深入地网阵中,无法脱身,必要时杀

死也可,同时命龚香主传递消息,其余的人不要惊动。”

西门渐应了一声,疾奔出去。鬼母随手取了黑鸠杖,走出门口,外面是间较大的房间,

再推门而出,才是甬道。

她迅速地向地牢走去,不久便到达钢门之前。她举起黑鸠杖,轻轻在门上敲了两下。

里面传出五下敲门之声,鬼母迅速地取出钥匙,打开横闩上的锁头,然后把横闩托开。

她眼看推开钢门,只见一名教徒在门前躬身行礼,跟着内间发出极为响亮的砰的一声,

似是有人凶猛地撞向铁栅之上。

鬼母冷哼一声,身形一晃,纵入房内。

她眼光到处,只见所有的铁栅门大大开着,最内的一道铁栅上,有个人靠在上面,双脚

离地。

这鬼母的眼光何等锐利,迅速一瞥,已看出那人乃是自己手下教徒。此刻双目已闭,而

双脚离地之故,竟是因为身上有皮条把他吊起。而且在他身上,只有一条皮带系着,一直通

到这外面来。

这匆匆一瞥之间,她业已明白刚才铁栅传来一声大响,竟是有人由那条皮带把那教徒拉

起,到她进门时突然松手,所以发出一声巨响。

这等布置,其用心正是使她以为朱玲等人尚在第三道铁栅那一边,所以毫不迟疑地进

来。

这原不过是脑筋一转之事,鬼母同时也转过身躯,蓦地感到刚猛无涛的力量迎面去到,

竟是那个站在门口的玄阴教徒发出,这等奇重奇猛的力量,鬼母一触便知是先天真气中的玄

门罡气。

她记得只有石轩中练成罡气功夫,是以这一惊非同小可,加上对方发出罡气之际,事先

毫无警告。鬼母来不及抵挡,只好以上乘的身法,疾然后退。

她身形后退之际,已认出那个发出罡气之人,竟是史思温,同时又瞥见两个人从钢门后

闪出来迅速向外面纵去。史思温第二掌跟着劈到,掌上发出风雷进起之声,威势骇人。

鬼母冷锕运起期门幽风,扬袖发将出去。

两股先天真气一触之下,但听震耳大响一声,登时进散为无数风柱,旋激排荡。

鬼母心头微喜,敢情已发觉史思温功力未及石轩中,是以一触之下,强弱立判。

但见史思温身形被震得向后倒退,但他在后退之际,已经伸手拉住那道钢门。

鬼母冷锕厉喝一声,疾如闪电般扑将上去。要知她的脑筋何等灵活,一见史思温的动

作,登时已醒悟对方居然是打的把她反禁在内的主意。她倒不害怕被关住,但却是颜面攸

关,不然日后传出江湖,谁会让别人笑掉大牙。

她身法之快,天下罕见,以她应变之神速,史思温此计绝难得逞。

但天下事往往出人意料之外,但闻好地大响一声,钢门已闭。

鬼母冷锕五指居然抓个空,连钢门边线也沾不着,不由得为之一愣。却见那道钢门因关

上时力量太猛,以致反震开数寸。

她连忙冲上前,伸手疾抓。那道钢门如具灵性,就在她伸手之际,倏然关上。

这一来鬼母虽是武功强极一时,但钢门之上空荡荡,没处着力,钢门的两边都嵌入石壁

之内,连手指也伸不进去,根本无法扣抓出力。

她气愤填膺地怒视着那道钢门,举起黑鸠杖。突然一个思想掠过心头,登时使她垂下黑

鸠杖,只长叹一声。须知鬼母数十年修为,毕竟是一教之主,称雄天下,所以终于能够自

制,不作无谓的发泄,徒然贻人笑柄。

钢门之外的史思温这时已松开手,那根钢闩横闩住钢门,郑敖把巨锁拾起,锁在闩上。

朱玲站在一边,她此生还是第一次见到鬼母陷在这等狼狈的境地。心中微微浮起不忍之

情,所以她没有上来帮忙。

史思温吁口大气,道:“鬼母今日真个交上霉运,以她早先应变之快,本应及时抓住钢

门,无奈我一来是主动之势,二来她冲过来之际,身形被我刚刚发出的先天真气的风柱迟滞

了一下,以致慢了一线之微,最后郑师叔出手得快,一下又把钢门拉紧,于是乎她已无隙可

乘,只好认命了。”

魔到郑敖粗豪地仰天大笑道:“想不到鬼母也有今日,真是痛快之至。”

白凤朱玲轻轻道:“我们赶快走吧,留在此地,总是危险。”

且说石轩中去大雪山冰宫数日,讨取雪莲,为无名峰瑶台之会群豪安危作以保障。他历

尽千难万险,这口急急赶回,这日来至黄沙小镇。

石轩中在酒店用过餐饭,便匆匆上路。行至镇口,忽见数丈外的一棵大树后走出一人,

乃是前些日子结交的好友京都大内荣总管。

两人相见讲然,上前握手言笑,荣总管道:“石兄德高名馨,剑法神奇奥妙,无出其

右,让我此生服膺之至。”

石轩中道:“荣兄若把兄弟捧得太高,以致忘形起来,日后永无进境啦!荣兄身膺重

任,如何离得开京师?”

荣总管面色变得十分严肃,道:“兄弟自从得知瑶台百人大会之事后’,立刻出动大内

所有高手,会同全国各地干练公门捕快与及数不清的眼线,调查此事,因而那琼瑶公主、鬼

母冷锕及其他在武林中负重望的人物的行踪,完全在兄弟掌握之中。只有石兄一个人的行踪

查不出来,直到几时辰之前,才接到由西面陆续发出的飞鸽传音,得知石兄下落,特地赶来

会晤。”

一提起瑶台之会,石轩中就不觉流露出忧愁之色,道:“这一次武林大劫,兄弟虽然竭

尽心力,谁知最后还是徒劳无功。”

荣总管点头道:“既然石兄亲口说是武林大劫,兄弟也不妨将心中推测的话说出来。那

琼瑶公主在庐山无名峰上如何布置法,我至今仍难以查悉。她手下有一百以上的高手,日夜

严密守住无名峰,这些高手之中,为首的人竟是星宿海天残地缺两老怪,我倒想不通以天残

地缺两老怪的威望,如何肯受她指挥管制?”

石轩中道:“这一点小弟倒是可以猜测出其中道理:第一点理由是那星宿海天残地缺两

老怪已被琼瑶公主以毒葯制住,不但可以随时使之发作而死,甚且可能连心神也受葯力控

制。第二点理由是星宿海两老怪环顾天下形势,知道尚不容他们纵横无敌,这一次帮助琼瑶

公主,可以把武林大部分足以和他们颗硕的对手歼除,日后他们在武林中的地位,更提高一

层。”

荣总管颔首道:“石兄这番话极有道理,不过我却难以相信,那琼瑶公主单凭瑶台上的

埋伏布置,能够制服天下武林高手。单单是石兄一个人,也就够她消受了。”

石轩中道:“她如果单凭武功或埋伏布置付对付我们,倒也不必怕她。可是事实上她这

次瑶台之会,早在多年前已着手准备,大概除了你、我两人之外,其他的人全部中了剧毒,

因此我们可以说得上是孤掌难鸣。这一次兄弟万里奔波,到大雪山求取雪莲,正是为了对付

她的毒葯,可惜结局空手而回。”

荣总管仰天大笑数声,道:“原来石兄以悲天悯人之心,到大雪山走了一趟,以你脚程

之快,无怪我遍布天下的眼线也查不出你的下落。”

他停顿一下,又道:“假如我们早点地碰头,你就不须白跑一趟大雪山了。”

石轩中喜道:“莫非你有雪莲么?”

荣总管道:“这雪莲功能解世上百毒,大内之中收藏甚多,石兄无须着急,兄弟身上也

带得有,不用赶往北京取来。”

石轩中大喜过望,道:“那就太好了,这次武林元气得以保存,全赖荣兄你啦!”

荣总管从囊中掏出一个三寸见方,两寸厚的象牙盒,道:“兄弟倾囊奉赠,不知够也不

够?”

石轩中道:“我也不知道,这就送去让清音大师瞧瞧,荣兄可要一同走一趟?”

荣总管笑一下,道:“石兄这等匆忙,连宝眷的下落也不问一问?”

石轩中想起朱玲,登时心中泛起一阵歉意,道:“荣兄如果知道,兄弟自然要请问。”

荣总管道:“尊夫人等四位虽是行踪隐秘,但仍然被玄阴教及琼瑶公主手下逐个盯住,

兄弟因手下可派用场的高手不够,因此前日邀了峨嵋太清真人等分别向盯梢之人寻衅生事,

装着事出无心,尊夫人等乘机依照兄弟安排隐起踪迹。兄弟敢担保,在明日瑶台大会之前,

决无意外。”

石轩中抱拳道:“辱蒙荣兄处处关照,兄弟感铭于心,竟不知如何为报。”

荣总管道:“你一生奔波,出生入死,都是为他人打算,我若不设法为你略效微劳,岂

不是使你以为天下之人都昏庸无知?这些客套话万勿再说,目下我分不开身,雪莲之事,想

我不能奉陪。”

石轩中朗朗仰天一笑,和荣总管拉手道别之后,便一径向大孤山奔去。

那大孤山位于潘阳湖长江北口江流之中,山形如鞍,横扼湖口,故又名鞍山,与彭泽县

的小孤山遥遥相对。

石轩中不必多事询问,夜色中已到了江边,乘船直放山脚,大约二更时分,已找到古梅

庵。

他决定把雪莲交给清音大师,转请她的同门清福大师炼葯之后,就立即离开此庵,先到

庐山无名峰探一探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九章 尼庵炼丹伏郡主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八表雄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