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表雄风》

第 二 章 远赴峨嵋索朱剑

作者:司马翎

他们的谈话至此告一段落,龚胜转而询问方克道:“史思温怎样了?”

金瑞把眼睛都瞪大了,一面凝神偷听,一面留心细察各处,微感焦灼地付道:“现在是

最要紧的时候了,千万不可有玄明教的人走过来才好。”

屋角那边乃是一块旷场,轮回毒阵第三座屋子的末端,有一扇出阵用的门户,此时关锁

住。门外寻丈之处,站着七八个人,有六个排列在门户的墙边。

另外在数尺之外,站着三人,一个是阴阳童子龚胜,一个是毒翁方克,一个是矮矮胖

胖,身作商贾打扮的人,面上自然流露出凶悍之气,教人一见便知这个商人做生意时一定不

会很和气。

此人正是鄂西分堂总巡查殷告,因常日出外巡视,故而装扮商贾:毒翁方克得意地笑

道:“那其吃弟子的七枚紫水晶所布的七星阱所困,至今尚在其中,无法可以脱身。”

转角后的金瑞方想七星阱是怎么一回事?紫水晶又是何物?

龚胜又问道:“方堂主轮回毒阵之中,最神奇就是这七星阱了,可惜那其轻功特佳,只

是被困而已,记得方堂主所谓紫水晶,乃是关外长白山稀世之宝,天下只该山特产此物,但

仍不易发现,方堂主从何处弄得来:此宝有什么妙用?”

毒翁方克笑一下,道:“弟子尚有—块紫水晶。乃是在那七枚当中砰裂出来,弟子没有

用毒葯炼过,可以嵌成珍饰,价值连城。这块紫水晶就在弟子寝室中,待弟子命人取来,香

主一看,便知其中奥妙。这块紫水晶就请香主收下把玩。”

阴阳童子龚胜道:“这等希世异宝,本座也不敢据为已有,待本座携回碧鸡山主坛,献

与教主,定然博得教主欢心。”

手下何发奉命去取紫水晶,他一转过屋角,忽然瞥见面前不及三尺之处,站着一人,正

是昆仑派高手金瑞。

这一惊非同小可,方自张口,意慾大呼,腰间幕地一麻,全身便失去力量,耳目也自失

灵,只哼了一点儿气,已吃对方挟起。

以金瑞这等身手,不做一声地突施暗袭,自然是手到擒来。他当机立断,急忙后退,退

到两屋之间的院落外面,长身一跃,纵入院中。放目一瞥,只见毒阵最末的那座屋子,大门

上落着粗大的铁日,连那小门也一并闩住。他极快地跃到门边,一掌拍在何发后心,何发双

日一睁.已恢复了神智。

金瑞低声道:“何发你放明白一点儿,若然你敢不听我的命令,擅行逃走或妄想呼救,

我要你在玄阴教高手群集之下,仍然无法解救地看着你辗转呼号,三日三夜之后才断气惨

死。”

何发被他那威严有力的说话骇得连连冷战,话也答不上来,只能连连点头。

金瑞又道:“你是方克亲信,对这轮回毒阵当然熟悉。晓得如何趋吉避凶。现你助我入

屋救人,如果成功。我由有重赏,而且安排好一切,使方克决不能疑心你曾泄漏机密!”

何发这时暮地想起玄阴教的惨酷刑法,不由得又连打寒颤:不过死神煞星就在眼前,玄

阴教的酷刑总离得远点儿,当下哑声道:“金大侠手下留情,小的无不遵命!”

金瑞在心中鄙视地骂一声软骨头,便指一指大门道:“先设法进右。”

何发道:“小的力量不够。”

金瑞冷冷道:“你即管动手,我会帮你。”

何发上前托住那根奇粗的铁门闩,用力向上一托。

金瑞见他果然托不起,他贴着他后背,伸出双手,托住何发在门日上的双掌,暗运内

力,向上缓缓托起。

那沉重的铁闩,竞如稻草般缓缓上升,转眼间已卸下来。

何发道:“大门内尚有暗锁,金大侠除非把此门击裂散开。”

金瑞冷笑道:“你想哄我惊动龚胜他们么?这儿是钥匙。”

何发面色微变,接过钥匙,却踌躇不插入小门的锁孔中。“哦,这里面有古怪?快点

儿……”

他变得十分严峻地说:“想拖延时间么?”

何发终于把钥匙投人锁孔中,那根三寸长的钥匙,只剩下半寸左右露在外面。

他把衣襟拉起来,设法裹住钥匙柄,然后转动启开,开启时的动作异常谨慎小心。

转了六七下,这才找对了部份得只听滴答一声,暗锁已开,何发一头冷汗地取出那根钥

匙,交还给金瑞。

金瑞道:“这钥匙上没有古怪?”

何发摇摇头,抹一下冷汗,道:“没有,说起来该死,这还是小的出的主意。

这根钥匙一共可开六道门户,除了人阵时第一道门户之外,其余五道小门的锁孔上,都

有极幼极尖的钢针,长仅两分,浸有极毒,因为每个锁孔只有三根,数目既少,又是附在锁

孔旁边,颜色一样,所以再好的眼力,也看不出来。

这五道门户的锁头均经特别设计,谁也无法一下子便打开。因此人阵之人。

开锁时多转几下,必定在不知不觉中吃毒针刺破手指皮肤。一个时辰之后:便无缘无故

淬然倒毙。”

“为何要一个时辰之后.毒方发作!”

“这是方堂主的意思,他认为人阵者有时不只一人,假如是几个人的话、开锁的人过这

么久才淬然倒毙,可以把其余的人大大惊骇一下,同时锁上的机关也不会泄露。

其余的人仍有被锁上毒针害死的机会。“金瑞心中也暗暗佩服这毒翁方克心计阴毒,的

确是思虑周到。

那扇小门轻轻一拉,便打开了。

金瑞推何发先进去,再低声嘱咐道:“你别妄想逃走,否则便活不成了。”

屋内甚是黑暗,但因门犹自打开,故此透入光线,只见入门之后,便是十尺宽阔的宽

廊,一直通到对面墙壁,长达三丈七八。

金瑞登时明了这座宽达两丈,长达四丈的屋宇,乃是由一堵墙壁,把整座屋子中分为

二,入门既在左边这一条阔巷,出口定在隔壁。

再细细一看,当中的墙上开着好些门户,数了一数,竞是七扇。

“那边就是七星阱了,史思温现在失陷在那边。

只不知这一边又有些什么埋伏?”

何发忽然双膝跪下,哀哀求告道:“金大侠高抬贵手,饶了在下吧……这里面小的从未

进来过……”

金瑞见他这样子,认为可能乃是实情,便点点头道:“那么便先躺在一旁。”

那何发惊惶道:“小的躲在一边,决不敢逃跑或者做声,不必躺在地上。”

金瑞转念一想,登时冷笑道;“好大胆的贼子,竟敢在我眼前蒙混。

你既是方克的亲信,焉有连轮回毒阵的七星阱也不知道之理。

方克断无事事均由自己动手的道理,不必多说,试一试便知。”

何发面无人色,敢情对方连七星阱也晓得,这座轮回毒阵哪能困得住他,当下忙忙哀求

道:“金大侠别生气,小的平日虽入此阵,但其时一切埋伏皆未发动,小的实在不大明白毒

阵发动之后,有何变化。”

金瑞道:“你且告诉我七星阱是怎么一回事。

若有一字失实,—事隐瞒,你就准备惨死吧!”

何发立刻道:“这七星阱乃是七个毒水阱,分别设在这七道门户后面,每一个毒水阱彼

此都隔开,各以一颗由长白山天雷宫得来的紫水晶嵌在墙上,透出光线。

听说这些紫水晶,乃是天地罕见的宝物,能够迷惑敌人眼神,因而自陷毒水阱中,详情

究竟如何,小的确实未曾试过,不知怎样会迷惑眼神。

金大侠你老高抬贵手,饶了小的一命吧。”

金瑞心中叫声侥幸,敢情此地有这等玄妙不过的机关。

当下道:“我且问你,除了七星阱以外,此屋便没有其他埋伏么?”

何发连连摇头,又跪下去,金瑞暗怪这个玄阴教分堂堂主的心腹手下,何以这等脓包?

疑心一动,故意仰首向天,诈作思索。

那何发不但跪下,还叩起头来。

金瑞在心中冷笑一声,十分看不起这人。

忽然发觉有异,迅速低头一瞥,只见何发已借着下跪叩头的动作,向横移开两三尺,又

就势向旁边滚去。

到金瑞发觉时,他已滚开四五尺远。

金瑞施展出内家大腾挪身法,募地移形换位,闪到那其身边。

何发身躯忽然向地下沉落去,金瑞怒道:“鼠辈敢尔!”

喝声中一脚向他身上踏下去,虽然没有用上全力,但那何发已惨叫一声,似是负伤不

轻,身躯直向地底急坠,晃眼已失踪迹。

金瑞见那处地上敢情是个精巧的翻板机关,人一坠下,便自动闭上。

心知那何发吃自己踩了一脚,多半已活不成,便转目击瞧七扇门户他跃到第一道门户,

却不立刻推门人内,自个儿极快地付道:“何发说过长白山特产紫水晶能够迷惑敌人眼神。

所说虽怪,却不可不信。

想那史思温乃是一代剑侠嫡传弟子,功力深厚,也失陷在内。

可想而知何发并非虚言恫吓。”

屋中十分静寂,因此可知墙壁门户都隔得十分严密,内外不通声自金瑞用右手长剑点在

门上,轻轻一推,那道厚厚的木门根本没有下键,因此应剑而开。

木门上有弹簧,是以他不能收剑,否则木门便自动关闭。

木门开后,毫无异动,目光到处,只见左面墙上,开着一扇门户,门上嵌着一盏灯,光

线甚暗,不过却足可以照清楚这间长约十尺,宽约六七尺的房间中的一切。

地上乃是地板,光光滑滑,毫无半点儿可疑之处。

金瑞觉得奇怪起来,四顾又不见紫水晶在何处,心想要不是墙上这盏灯便是紫水晶的

话,那就是此房并非七星阱中的一阱。

他想进去瞧一下,顺便查究那盏小灯。

但心念一动,认为当务之急,应该先找寻史思温下落,等救出他之后,才慢慢查究不

迟.心念一决,立刻收剑纵到第二道门口以剑推门一瞧,只见此房大小如一,也是有一盏灯

嵌在墙上,灯下有道门户。

不过这道门户却开在对面的墙上。

有一点最使他感觉不解的,便是隔壁的第一间房中,在左边开了一道门户,因此应该即

是在此房的右边墙壁上,有一道门户才对。

可是在墙上却空空如也,竞不解是何缘故。他几乎要进去查个明白,瞧瞧灯下的门户是

否假的?还有那块紫水晶可是嵌在灯内?不过这个念头一下子便消失了,他收剑又跃向第三

道门户。这第三间房仍然像前两间一模一样,房中门户开在对面偏右的墙角处。第四间房也

仅仅是房内门户地位不同而已。

他觉得反正满腹疑团,不妨一齐闷住,等找到史思温再说。到了第五间房门时,用剑推

门一看,却使他几乎大叫出声。原来在对面的墙上,—个人贴墙而立?可是此人站得奇怪,

乃是背贴墙上,双脚离地尚有四五尺。那盏小灯嵌在右面墙上,灯下照旧有一道门户。

那人道士装束,一望便知正是他所要搜寻的史思温:金瑞为之大喜,轻轻叫道:“玉亭

观主,你没事么?”

史思温本是闭目而立,闻声立刻睁眼,道:“是金施主么?贫道甚感惭愧,竟然失陷于

此……”

金瑞听他的声音传来,似乎相距较远。

前面已经提过,这些房间全部是十尺左右之长,七八尺宽。

每间房都是一样,由门口望进去是七八尺宽,两头长约十尺。

可是史思温的声音传来,似乎不止在七八尺那么远,恐怕有十尺以上之远。

金瑞诧问道:“你何故贴在墙上凌空而立?能够跃过来吗?”

使思温道:“这里十分古怪,请问金施主现在估量贫道相距多远?”

金瑞见他不即答自己的问题,料来其中必有缘故,当下应道:“大约有七八尺远……”

“这就不对了,贫道来回跃过两次,估算最少也在十尺以上。”

“不错,我也有这种感觉,因为听你的声音,却似乎不止七八尺远……”

“那么现在贫道出来,但请施主小心,这里头的埋伏太奇怪了,往往出人意外。”

金瑞道:“不妨,你快点儿出来,阴阳童子龚胜和毒翁方克马上要进屋来了。”

话犹未毕,候然火光大起,照得整座屋子都大放光明。

金瑞回眸一瞥,只见那分堂总巡查殷告双手各持一支粗大的火炬。火光熊熊。

旁边的毒翁方克。手中火折尚未吹灭,看出是刚刚把火炬点燃的样子。

在毒翁方克前面,站着那形如童子的老魔头龚胜,手中持着那柄驰名武林的阴阳扇,凝

目同瞧着他?

金瑞最不明白的是对方何故不乘机偷袭?

反而点燃火炬,使得全屋光亮,教他和史思温惊觉。

眼见那老魔头阴阳童子龚胜面含冷笑,—步一步迫近来.真不知如何是好。

他决不能在敌人面前叫史思温赶紧逃出来。

但又不能回头去看史思温为何不动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二 章 远赴峨嵋索朱剑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八表雄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