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表雄风》

第二十章 瑶台之会大结局

作者:司马翎

峭壁下传来一声清劲啸声,一个绿衣人大声禀报道:“石轩中已作势慾起。”

在峭壁边缘站着的数人,齐齐取出一个革囊,金、银两嬷都戴上软皮手套,从囊中取出

一大把毒蒺藜。

厉魄西门渐道:“石轩中有罡气护体,寻常暗器伤他不得。”

碧电神君道:“我天雷宫秘传绿焰钻及碧蝶针专破各种气功,就算有玄门奇功罡气护

体,如若齐中三枚,罡气也不中用。”

他话声甫落,只见一道人影已超过峭壁,正是那石轩中已施展无上轻功跃了上来。金、

银两嬷首先发难,一声不哼,两把毒蒺藜劲洒出去。她们手劲非同小可,激起阵阵尖锐啸声

之声。石轩中身在半空,居然能够闪避,但见他横移寻丈,登时让过那一片毒蒺藜。

两个绿衣人一齐扬手,发出五道梭形碧虹和三点碧光,那五道梭形碧虹去势如电,那三

点碧光则作弧形飞去。石轩中俊眼一闪,已看出这两人的暗器非同小可,当下暗运罡气护

体,同时提气向腾七八尺。四个绿衣人暴喝一声,齐齐扬手,发出十六道碧光,罩射空中人

影。

满空碧光电掣中,其中有六点体积较细,走弧形路线,最是难以防范。

众人认定石轩中既已提气横闪一次,又飘高一次,此刻定然无法再在空中转折闪避。就

连厉魄西门渐这个谙知石轩中轻功绝顶佳妙之人,也以为石轩中这定然无法躲开,势必出手

击落劲袭的暗器。他听碧电神君讲究过,得知那梭形碧虹乃是绿焰钻,威力虽大,但尚容易

抵挡。只有那碧蝶针因是作弧形路线袭击,本来就难以测度来势,何况尚有十支绿焰钻掩

护?因而也认定石轩中这回非伤于暗器之下不可。

石轩中神目如电,瞥视一眼那十六点碧光之后,目光便扫向西门渐及碧电神君面上,一

闪即逝。

他已瞧见西门渐面上含有狞笑,那碧电神君也流露出得意之容。

他本想仗着罡气护体,不理那些暗器,疾扑过去。但那两人的表情却使得他心中一动。

虽则一时想不出什么道理,可是似乎有悟于心,登时长啸一声,青光暴涌,原来已掣出青冥

刻。

这青冥剑一出匣,可就显出石轩中在剑术上的造诣端的已超凡入圣。只见他身剑合一,

化作一道长虹,青芒闪射中,冲泻落地。那十余道绿光碧影吃他剑气冲着,都炸成粉碎。

他安然屹立在碧电神君盘膝跃坐的大石之前,那方大石只有两尺高,是以碧电神君虽是

坐于石上,仍然比站着的石轩中矮了一点儿。

石轩中神威凛凛,凝目瞧着那装束怪异的绿衣老人,只见他须发泰半灰白,身材瘦削。

但面色红润得有如婴儿,双目更是精光闪烁。

两个都以剑称雄武林的高手互相对视,石轩中一派凛然之色,似是责怪对方做出种种不

利自己的行为。

碧电神君突然移开目光,向手下之人扫瞥一眼,那些人连忙移动,两人一组,分据三

方。

石轩中虽然知道时候无多,但面前之人乃是武林二隐之一。不比等闲之辈,是以一点儿

也不敢浮躁,暗暗运功行气,聚集真力。

碧电神君缓缓道:“老夫在此,就是专诚等候石大侠驾临,天雷宫一向以崆峒山为唯一

敌手,是以今日得会石大侠,正是老夫多年心愿。”

石轩中道:“神君好说了,石某忝负微名,其实浅陋得很。”

碧电神君一指插在石上五柄绿光闪闪长剑,道:“石大侠不必自谦乃尔,老夫这五剑的

用意,不知石大侠是否识得?”

石轩中微微一笑道:“尝闻长白山天雷宫的五雷碧剑乃系剑中绝学,据说每次一剑出

手,宛如迅雷横击,有山崩地裂之威势,十丈以内,无坚不摧。不知是也不是?”

碧电神君傲然一笑,道:“你说得一点儿不错。以老夫所知,天下间能接住老夫五雷碧

剑的人,除了你石轩中之外,只怕已难作第二人想。”

石轩中倒想不到对方给自己这等面子,居然认为唯有自己能够抵住他的五雷碧剑,一时

想不透他这么说有何用意,只好微微一笑,谦然道:“神君过奖了,石茶只是听说长白山有

这一门冠绝天下的绝艺,却没有想到自己能不能接得住。”

他仰天望一望天色,又接着说:“以石某所知,只等今日午时一到,天下武林就要遭遇

浩劫,石某只是尽力挽救,并无把握。如果神君不许石某作此挽回之举,恐怕石某心愿更难

达成。”

碧电神君微微动容,凝目瞧一瞧天色,缓缓道:“石大侠虽有悲天悯人之心,但武林中

群雄逐鹿,各逞神通,原本也谈不上什么浩劫。你这么一说,倒教老夫绝了劝你回头之心

啦!”

厉魄西门渐狞声喝道:“石轩中你别假惺惺作态,莫非想神君放你上瑶台不成?”

石轩中转头凝目瞧他一眼,微微一笑,如有所悟,手指一伸峰顶,道:“目下你也不管

你师父的安危生死了么?”

厉魄西门渐征一下,厉声道:“家师如知道我是在对付你,定然甚为欢喜。”

碧电神君道:“石轩中小心,老夫这就下令出手。”语意森冷,流露出杀机。

石轩中明知终须一战,便不再多说,以免耽误时间。眼角方瞥见厉魄西门渐掣出白磷

錾,但觉四面八方已传来金刃劈风之声。

他的身手何等高强,哪消转眼去看,青冥剑一招“八骏雄风”,青虹绕身向四下暴射。

那四个绿衣人和金、银二枢已经分为三组,此刻乃是由每组中分出一人出手猛攻。

石轩中青虹一现,虽然把三人完全震退,但另外那三人迅即上前,合力发招。石轩中的

一招“八骏雄风”变化尚多,但见青光电掣中,又把第二批敌人震退。

碧电神君见到石轩中武功这等高强,心头微凛,冷冷道:“西门渐作尚不出手,更待何

时?”

厉魄西门渐应了一声,手中白磷錾抢处,疾扑上前。

石轩中使出师门伏魔剑法,剑光有如雷掣电奔,把轮翻攻上的敌人逼开老远。就中只有

一个厉魄西门渐的白磷錾强攻硬打,最具威力。

七八招之后,碧电神君眼中微露喜色,猛可吸一口气,身形暴然涨大许多,跟着缓缓神

手去取那五把插在石上的绿焰剑最右的一柄。

石轩中就是等那碧电神君发动五雷碧剑,他在百忙中仍然瞧见碧电神君突然伸手取剑的

动作。当下潜运功力,想把那些围攻自己的对手逼退。

谁知那四个绿衣人,金、银二姐和西门渐等七人忽地一齐分头猛攻。其中除了西门渐只

是仅着天生神力,凶猛进扑之外。那六个人竟是一齐发出一招,各取一处部位,时间上互有

先后,六件兵器居然形成了一式凌厉无比,毒辣已极的招数。

石轩中虽是不怕,但应付之时可就感到十分棘手。急忙施展最上乘剑法,以快打快,瞬

息之间,青冥剑已向四方八面发出七八剑之多。

这一下总算把对方攻势击。白石上的碧电神君冷嘿一声,右手一扬,手中一枝绿焰剑脱

手飞出,向石轩中射去。

那绿焰剑一脱手,登时发出一阵震耳巨响,宛如迅雷忽发。威势之强,实是骇人听闻。

石轩中疾然转身,青冥剑剑尖指着快要去到的绿焰剑。

这一着连盘坐在白石上的碧电神君也大感讶异,想不出石轩中将如何应付这一剑,说得

迟,那时快,五轩中仗着一双神目,看准了对方绿焰剑,一剑推出。

这一剑居然以自己宝剑剑尖击中对方绿焰刻的剑尖,暴响一声过处,那柄绿焰剑竟然退

飞数尺,然后坠地。不过石轩中自家也被震开三四步之远。

在他四面的七人陡然又猛攻上去,石轩中运剑如风,瞬息之间,已把七人都迫出六尺以

外。

直到这时,他才明白了两件事:第一件是碧电神君的五雷碧剑,确实威力极大。若果适

才的一剑不是施展出奇制胜之法,只怕总得吃一点儿亏。第二件是目下围攻他的七人,竟是

只有一种作用,那就是牵制得他不暇驭剑护身出击。

那七人围攻之际,总是一齐出手,各取一处部位,这等打法虽然每个人都有极大破绽,

但由于别人配合得好,石轩中已无暇伤敌。

碧电神君冷嘿一声,突然又拔起一把绿焰剑。

石轩中一看情势不妙,倏地清啸一声,青冥剑陡然射出森森寒芒,快如闪电般扫荡冲

击。但听常骼连响。那七人之中,倒有五人手中兵器被他青冥剑削断。

石轩中自从出道以来,身经大小数百战,都未曾仗着青冥剑削断敌人兵刃,目下这一手

的确出乎意料之外。他一招得手之后,左手已运集玄门罡气,打算劈倒几个,以免到时输得

冤枉。

碧电神君何等老练,就在他削断五件兵器之时,挥手发出第二把绿焰剑。

一溜绿光刚刚出手,登时发出雷霆迅击的震耳响声。

石轩中头也不回,左手一掌横扫出去,同时人随剑走,疾地急旋回来。

他的罡气无坚不摧,何等厉害。谁知一掌击去,居然阻不住那五雷碧剑的来势。幸好石

轩中及时旋回来,青冥剑一招。挑星搞月”,剑光疾起,挑在那柄绿焰剑上。

碧电神君虽出手,但右手仍然遥遥作势,此时口中冷嘿一声,右手虚虚向外一推。

那柄绿焰剑似乎仍然受他控制,突然增加无穷压力,向石轩中当胸搠入。

石轩中虎目圆睁,奋起神威,大喝一声,青冥剑运足十成功力,向上一挑。

五雷碧剑虽凌厉无匹,但终被石轩中以盖世神功挑起两尺,砰的一声从石轩中头顶飞

过,若然低一寸的话就碰到石轩中头顶。

那五个被削断兵器的人这刻已弃掉手中断截的兵器,另换新的,似是早已防备到兵器被

削。

就在石轩中破碧电神君第二剑时,那七人一拥而上,又展开激烈凌厉的进攻。

石轩中心中暗忖:“碧电神君这一手五雷碧剑,当真可以教自己午时不能到达瑶台。”

他心中虽是寻思别事,但丝毫不曾影响到他的身手。

但见青虹电掣,把那七个舍生忘死奋力进攻的武林好手,迫得只在六七尺之外。

碧电神君主要的意思便是阻止石轩中往赴瑶台之会,是以五雷碧剑并不轻发。此刻他虽

是拔起石上第三柄绿焰剑,却一味运功聚力,等候机会。

石轩中又发了数招,深心之中微有浮躁。只因身外人虽然无法赢得自己,可是由于一旁

有个碧电神君虎视眈眈,以致自己也无法发动全力把他们收拾掉。而且因为他们的打法甚是

奇特有效,把他牵制得不能摄心定虑施展驭剑神功。

正在不可开交之际,峭壁边缘突然出现两个人头,跟着就现出全身。

石轩中在百忙之中一眼瞥去,已瞧得出这两人:其一是大内高手胡俯,一个是独臂野豹

吕声。

这两人分明是仗着轻功不弱,设法从峭壁间找到落脚之处,换力纵上来。

他们都一样是使用狼牙律,是以不知底蕴之人,还以为他们是同门师兄弟。

碧电神君冷哼一声,左手摸出天雷宫独门暗器绿焰钻及碧蝶针。

那大内高手胡俯叫道:“石大侠,令郎及上官兰姑娘俱已无恙,系被尊夫人及史思温观

主救回。目下因相距遥远,已决定不赶来瑶池。”

石轩中听到这个消息,精神大震,剑光陡然大盛,鏘鏘鏘数声响处,已削断了三个人的

兵器。

就在他大展神威之际,陡然碧光连闪,跟着听到碧电神君冷冷喝道:“下去。”

那胡饰和独臂野豹合声两人齐齐惨哼一声,身上都中了两枚绿光荧荧的暗器。

这两人身躯摇摇摆摆,已站不稳。厉魄西门渐相距最近,墓地隔空一拳击去。

只见那两人一齐应掌翻出峭壁之外。石轩中怒不可遏,反而不出声责骂,只冷笑连声,

纵到峭壁边缘,俯首向下面望去。

胡俯、吕声两人身上已中了碧电神君独门暗器,根本就活不成,再吃西门渐拳力一冲,

翻跌落去,哪里还能提气轻身?一下子摔在地面上,都僵卧不动。下面许多人都急急过来查

看,有人振吭大叫道:“这两位都气绝毙命啦!”

石轩中平生从未这等愤怒仇恨过任何人,此时但觉身后这一干人完全都是死有余辜之

辈,尤其是那碧电神君居然一声不响就发出暗器偷袭,这等行为实在卑鄙得令人痛恨。

他怒极反笑,突然转回身,凝望着碧电神君,缓缓道:“你们手段好毒,石某再也不能

稍存矜借之念。”

碧电神君也不回答,左手一挥,那七个人立时蓄势慾发。石轩中喷目叱道:“你们以众

击寡,手段卑鄙毒辣,可怪不得石某也用手段对付你们。”

叱声中厉魄西门渐狂吼一声,挥錾猛扑上来。石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章 瑶台之会大结局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