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表雄风》

第 四 章 为救情郎犯门规

作者:司马翎

两人计议既定,便一同出发。他们预定在于时左右,到达峨嵋后山。殊不知今晚的子

时,对于那位芳华虚度,千娇百嵋的珠儿姑娘却重要无比。

她仗着掌门金剑,把金瑞、史思温送出山后,刚刚走到半山,便见到四名中年道人,各

佩长剑,迎在前面。

这四名道人两个是她同辈师兄,两个低她一辈,脸上都流露出严肃的神情。

她模摸怀中金剑,淡谈一笑,走到他们身前不及五步之处停住。

右首一个道人稽首道:“师妹你可知已闯下了大祸了么?”

珠儿道:“师兄们尽管教训,妹子不会取出师伯的金剑。”

第二个道人叹口气,道:“愚兄们心中只有难过,师妹别提什么教训了。”

第一个道人肃然道:“师命在身,不敢稽延,师妹恭听掌门真人法渝。”

珠儿盈盈跪下,只听那道人严肃地道:“掌门真人口渝峨嵋第十七代弟子玄法、玄明,

及十八代弟子水月、水心四人,追缴本门镇山金剑回观,并即将目无尊长,大胆妄为之十七

代逆徒珠儿逐出峨嵋,屏诸本派门墙之外。凡本派弟子,自今而后,均不许与逆徒来往。”

珠儿满面珠泪,纷纷洒下,哀声道:“师兄,掌门真人这等狠心么?”

玄法道人神色惨然,但口中却冷冷道:“你不可妄论师长,即速缴上金剑,出山去

吧!”

须知她一被逐出门墙,不但武林闻风不齿,多方疑论讥评。最惨的是她此后不能再回到

母亲身边,除非敢违逆掌门法旨,准备脱离蛾嵋门户。

玄明柔声道:“师妹交出金剑之后,快出山吧,等掌门真人怒气稍息,事情尚有挽回余

地。”

珠儿哭了一阵,暗想此事一传出去,纵然日后太清真人收回成命,但武林中己不知有多

少种诽谤说词,她焉还有面目见人。

转念又想到自己所作所为,的确太过荒唐,怪不得掌门大发雷庭之怒。这等处罚,事实

已是从轻发落。 她想来想去,都是自己不对,其实如若当时把德贝勒带回隐仙观,再替他

向掌门真人分说求情,掌门真人断无不分黑白,便把他处死之理。自己仗金剑把他们放走,

反而惹起天大风波,还能怪谁?玄法催她道:“师妹,你别难过了,说不定掌门真人另外派

人来,见了这等情形,愚兄等回去可吃不消呢!”

数丈外草丛黑影中一声冷笑,玄法、玄明等四人脸色大变。玄法道:“师叔在那边

呢!”

玄明道人毅然道:“不要紧,师抹快把金剑交出,愚兄等接受这场责罚便是了。”

珠儿忽然站起来,从怀中取出金剑。

玄法道人移前一步,伸手来接。

珠儿厉声道:“掌门金剑在此,你们即速跪下听命。”

四名道人目蹬口呆,却都如言跪下。珠儿道:“诸位一定知道本门规矩是持此金剑者有

如掌门亲临,对么?”

玄法道人峻声道:“不错,但师妹你……”

珠儿不等他说出难听的话,已大声道:“那么十七代弟子玄法、玄明,十八代弟子水

月、水凡听命,立即起来,护送我安抵隐仙观,遏见掌门真人。”

玄法、玄明等四名道人,不敢违撤,齐齐起来稽首行礼,便两前两后,夹簇着珠儿婶婶

情影,同往隐仙观疾驰而去。

草丛中蔓地出现一条庞大人影,宛如夜鸟横空,迅疾无伦地掠过众人,直向隐仙观方面

隐没不见。

玄明道人眼见隐仙现在望,便唱然道:“师妹,你虽是好意,伯愚兄等返观受责,是以

仗着金剑命愚兄等送回观去,但你可曾想到,师叔已早一步赶回观去,掌门真人纵然有心,

从轻发落,但在师叔盛怒之下,只怕未能曲予袒护呢。”

珠儿眼珠一转,泪珠儿险些掉下来,幽幽道:“师兄放心,妹子早已想到这一点了。”

玄法道人微觉愧赦,暗想自己刚才差点儿错怪了师妹,心念一转,便慨然道:“愚兄等

看着师妹长大,心中实甚疼爱,今晚之事了师妹免不了一场重罚,但有愚兄等在,终必设法

恳求师尊。”

珠儿却感到一种不祥的兆头,不禁心头肉跳。

众人踏人隐仙观中,但见处处灯火,明亮如昼。所经之处,观中道侣都肃然目送他们。

到了隐仙楼顶层,就在观主静室外停步。

玄法道人恭容进室,只见太清真人一如平日静坐榻上。师叔白灵官真人,则坐在一旁的

矮垫上。

他正要票告,太清真人道:“为师已知悉了,可命她进来。”

珠儿奉命入室,双手捧着金剑,膝行到太清真人榻前,然后高举过顶,道:“不肖弟子

敬呈金剑,伏乞掌门真人查验。”

太清真人拾掌一招,相隔数尺,那支金剑却从珠儿手中飞过来。

老道人接住金剑,笼在袖中,感慨地道:“本真人自从接掌门户,恭为一派之主,四十

年,从未请出金剑法器。孰知首次使用,便出差错,古人所谓权柄不可假人,的确是至理名

言。”

珠儿惶恐叩首,不敢做声。

白灵官真人气呼呼地瞪着她,怒声道:“逆徒枉我多年爱护,今晚居然偏护外人,那金

瑞究竞是你的什么人?”

太清真人道:“师弟息怒,待为兄问她:”

白灵官真人虽然杰傲不驯,脾气暴泪,但师兄之言,却不敢违背。

太清真人道:“你说过金瑞对你有救命之思,本真人当时掌下留情,并且取消最后一掌

之诺,算是为你报恩。昔日因果已告一段落,你何故尚仗恃金剑,逼你师叔罢手?”

珠儿毫不犹疑,叩头道:“不肖弟子罪该万死,不敢上瞒真人,弟子实因昔年蒙他救了

一命之时,曾与金瑞义弟孙怀玉见面,其时弟子对孙公子印象极深,但孙公子因金瑞之故,

对弟子甚是冷淡。七八年来,弟子均隐居山中,便因孙公子之故,无心人世。”

白灵官真人霍地起立,怒道:“混帐!”

太清真人也觉得迷惑起来,心想珠儿对金瑞义弟有情,何必说出来?难道她用情之深,

达到不惜违抗师命而出手拯救心上人的义兄地步?这时他并不喝住白灵官,等他访问一些自

己难以启齿的问题。

白灵官乱发飘飞,怒气冲天,大声道:“姓孙的是什么东西?他住在哪里?嘿,嘿……他

连你也瞧不上眼,还要怎样的女人?”

太清真人一听不对,师弟竟然替珠儿打抱不平起来,这是从何说起?当下道:“师弟稍

安毋躁,男女因缘,莫非天意。珠儿,你往下说。”

珠儿泪珠滚流,心中十分痛苦,她知道假如太清真人和白灵官都冷酷地对待她,她必定

能够忍受一切困难,可是白灵官真人爱护之情,自然流露,这一下子她便吃不消了。

她硬咽道:“师叔,你行行好,痛骂我一顿吧。”

珠儿知道自己非说下去不可,只好紊乱地道:“弟子知道金瑞不辞千里而来,为的是见

见我,他的情意,实在令人感动,故此弟子拼着一死,放他们出去。他告诉弟子说,守山神

猿之死,决不是他所为。

一提起守山神猿,太清真人和白灵官都有点凄伦起来。白灵官道:“崆同那玉亭观主也

少不了一份,你不需替他们辩护。”

珠儿抬起那张饺丽的面庞,道:“弟子不敢。”

太清真人凝想片刻,徐徐道:“今晚子时以前,金瑞如不畏难,再来看你,本真人准他

把你带走。但你们两人必须找出杀害神猿的正凶。”

白灵官真人双目一瞪,正要说话,太清真人淡谈看他一眼,白灵官的话硬生生咽回去,

心中想道:“罢了,师兄袒护逆徒,竞有这等便宜办法。”

珠儿叩首道:“金瑞已被掌门真人掌力震伤,今日怕无法上山。”

太清真人道:“明日晚子时?”旁边白灵官叫了一声师兄,太清真人没理他,改口道:

“那就后晚子时,一共是三日期限。你在入门第三座玄坛殿上坐候,他逾此期限的话,尚有

一个机会,便是在七日以内,他寻上观来,如能连闯五道门户,仍可把你带走。”

珠儿心中不知是悲是喜,不住叩头。

太清真人声音一冷,道:“过了七日,仍无消息或是他闯不过五道门户,你即永驻苦

淹,承传青师太衣钵。”

珠儿心头一寒,须知苦淹青师太在那所破旧狭小的茅屋中,住了三十年,不出淹门一

步,掌门真人之意,便是要她如此。

珠儿自有道人领她到玄坛殿去。

两个老道在静室中研讨,三日时光,瞬即消逝。看看已到了深夜戌时,金瑞尚未出现。

隐仙观中处处灯烛通明,远远望去,宛如在茫茫黑海中,浮动着一座仙人居住的楼台。

一条人影轻灵如飞絮落花般纵上观前草坪,相距观门尚有十余文,狐疑遥望。此人儒生

装束,腰插一支八尺长的青玉萧,举止潇洒之极。但儒巾之下,却用一条黑布蒙住面庞,只

露出一对眼睛,精光四射两丈外草坪边的丛树阴影中,恢然箔蔽细响数声,跃出四名道人:

当先两位年过中旬,正是玄法、玄明两人,玄法道长踏前数步,道:“尊驾可是金瑞施主的

朋友?”

那蒙面儒生尖锐地哼一声,没有作答。

玄法道人想道:“他纵是金瑞之友,又怎知我们乃是好意?无怪他不肯回答。”

当下又道:“贫道玄法,奉掌门真人之命,转告金施主,现有三日之限,金施主只须赶

到,便可直入玄坛殿,即第三座大殿中,把敝师妹带走。今晚子时便到最后时刻,务须从

速……逾此期限,七日之内,金施主能冲过五道门户,亦可把敝师妹带走。七日之后,敝师

妹便须终生长住苦淹,不得出门一步。尊驾即速通知金施主,期限无多,只余一个时辰不

到。”

那蒙面人儒生冷冷一笑,道:“三日之限虽已无多,但尚有七日之限。”

说罢,潇然向观门走去。

观内景物清幽,地方宽敞之极,第一座大殿闻然无人,只有香烟轰娜,缭绕空际。

从旁边偏殿穿过,又是一座静寂无人的大殿。他在殿中到处看看,又顺着偏殿长廊向后

面走去。

第三座大殿光明如昼,一位女郎跪伏在神像之前,背向着他。

她那优美动人背影,在灯光下显露无遗,却动也不动。

蒙面儒生把步伐放重,走到她后面,便停下来,凝视着她。

珠儿幽幽长叹一声,头也不回,道:“我以为你不会来了……”

声音中虽然流露出凄伦意味,却极是甜美动人。

“但我现在又拿不定主意,要不要跟你走?”

蒙面儒生惊嘻半声,便自咽住。

“玉亭观主一定和你同来吧?唉,我不敢回头看你,因为我怕一回转头,便跟你走出观

去。”

那蒙面儒生听到玉亭观主之名,登时浑身一震,眼中射出凶光。

她又幽幽叹一声,道:“我想了三日三夜,越想越觉混乱,已分辨不出对你是不是全心

全意,我怕这样跟你出观,竞不能今你一生快乐。”

蒙面儒生上前两步,已站在珠儿姑娘顾长的背影后面。

他伸出一掌,按在她肩上。

珠儿缓缓回转嫁首,但还未瞧见蒙面人时,突然背上被人戳了一下,登时天旋地转,失

去知觉。可是她仍然保持着跪向神像的姿势。

蒙面人退出大殿,一下子便隐没了。

草坪上的玄明等道人,非常狐疑地瞅着隐仙观的大门。

那蒙面儒生入观之后,便没有再出现。看看时间,离子时已不及半个时辰。

玄法道人低声对玄明道人说道:“师弟,我心里不安得很。”

玄明道人应道:“小弟也有同感,那位蒙面人若是金瑞的朋友,听了我们的话之后,就

算先进去告诉珠儿一声,但也会赶紧出来,去把金瑞唤来才对。”

玄法道人双臂一振,身形腾空而起,直向观门扑去,眨眼之间已纵到第三座大殿殿外,

凝神瞧时,只见珠儿虔敬异常地跪在神前。

他又回到观外草坪上,欣慰地向玄明微笑一下,道:“那人功力真高,竞在不知不觉中

出了观,以师妹那种安详的样子看来,金瑞定能在子时以前赶到。”

玄明道人领首道:“无量寿佛,那就好了。”

又过了一段时间,离子时已余一盏热茶时分,观中走出三人,各佩长剑,却是峨嵋派第

十七代玄字辈弟子出名的三位高手玄雷、玄火、玄风。

他们走到玄法、玄明前面,三个人六只限中,都露出闪闪之光。

玄法道人摇头道:“没有,他尚未来。”

隐仙观外表上安温如故,钟声悠扬数响之后,便夏然中止。

离观前草坪尚有半里之处,一个乡农装束,头戴竹篓的人,徘徊一下,便向灯火通明宛

如仙山楼阁的隐仙观奔去;’’这农人身形出去十余丈后,旁边巨树上突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四 章 为救情郎犯门规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八表雄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