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表雄风》

第 五 章 蒙面钗女羞俊男

作者:司马翎

等到看不见她的人影,这才转身向东南方走去,一直走到傍晚时分,才到了叙州。

这时他的确疲累不堪,肉体上的精力消耗,他不在乎,很快便能复原,只有心灵上的负

荷,才教人无法振作恢复。

那四海老店前次他和金瑞住过,三日前的晚上,他负着金瑞,一夜之间往返二百余里,

也是把金瑞送到此店,其时因在深夜,硬是拍开店门,故此老店的伙计都认得他。

他跨人店中,只见店小二颜色一变,怔了半晌才道:“大爷回来啦!”

史思温微微一笑,心想自己忽而道装,忽而儒装,无怪他们吃惊。便点点头,向跨院走

去。

忽地停步,转头问道:“有一位姓冯的朋友来过没有?”

那店小二打个冷颤呐呐道:“来……来过了。,“怎么啦?”史思温忽地提高声音:

“难道他来过之后又走了?”

店小二喘一口大气,忙陪笑道:“冯爷在里头,你老进去瞧瞧便知。”

史思温恩了一声,踏入院中,他本来没有什么心机,可是江湖走多了,深知客店中大凡

客人回来,店伙必定跟着张罗,然而此时那店小二却没有进来,不由得大感奇怪。

目光一扫。只见南首那间上房,门帘深垂:四顾无人,立时使个身法,一跃数文,轻飘

飘落在房门外。音好生柔媚功人,但心簸之狠毒,已在送两句漠批人命的活中表露天迨。自

己只道是天下女人心盼最毒最硬的,只有玄明教主鬼母冷阿一人,淮知坯有塔与媲美的女

子。莫税此女不是儿母,就算是她,也敢斗上一斗。要知史思温出自钊神石轩中门下,天生

快又心囫,假如付方俚是气量狭窄,侮辱他小人,倒也不合放在心上。但此刻想到造些女人

们竟是系人如同儿政,别税在碰见他以前,就算将未,保不住多少人全违祥不明不白的丧

生。他一念及此,便不肯篦*窒休。金嬷哂道:“好乖啊,告真不敢逃走,等著瞧瞧你的造

此吧……”

活完,伸手便抓,五指却穹曲不宜,出手不俗,荡势遣力。

史思温向后一退,神速升常,心想迄老姐出手不俗,倒要瞧瞧她下面坯有什么绝活。

金嬷脚下分毫不移,但送的就算伸直手臂,也够不著材方。却见她五指倏地一弹,效发

指风,努射出去。史思温哼了一串,暗中远气捩住胸前要穴,任得她指风射中。

金嬷口中本想喝市倒下,但指风一触讨方胸膛,陡冤一陴漕力反弹回来,大吃一惊,冲

到口迤的活立财改奕,道:“好家伙,真有西手呢…·”银嬷一直大剌剌端坐椅上,途的兄

金嬷隔空虎穴竟然元功,面色一沉,其寒如冰。疾然缴出去,宛如残絮下锦般落在民同圭

中,掐住史思温退路。违种隔空鱼穴的功夫,乃是内家放高手法,以金嬷通才五指弹射出采

的暗执,武林中敢硬投的,寥寥元几,此所以柄小老姐都哭然功容,足除娃祝之念。金嬷欺

近一步,丙手芥出,左爪右掌,各成家致,辛辣得弄乎昱常。

史思温见她左掌乃是玄明十三式中的防毒奥妙手法,不禁噫了一串,侧身先址开讨万左

爪,一寸之同,一掌接斫道去,乃昊玄秘示中所载天山派掌法“破天风”之式,掌律令我故

人指掌之同和掌脸之金嬷口中道:“是天山派的……”掌势已芟,改劈未力擒拿,玄妙神速

之根。忽见村方掌势竟然奕得更快,五指箕强,也改力擒拿手法,好像已算准了自己出手部

位,疾迎上来。心中一震,财方五指宛如桐爪及扣紫了豚门。根嬷在史思温身后看得清楚,

赶快植救,猛可一掌遥拍史思温背部大穴,手法奇重,相隔量然尚有五六尺述,但准也不敢

兑遣气硬抬。史思温身形微旋,右手轻甩,金怆整十人像草扎似的,娃飘飘擦述他身躯,奇

快地向*拨那股掌力撞去。很嬷大残收掌,又怕金嬷穴道已周,站不住脚,不敢同开,砰地

一咱,两小老姐撞在一决。辜地房内那小痱柔的口音道:“你侗不要阻投他,社他送来。”

史思温立刻伸手掀帝,心想达女子一定任得及美元疑。

内庚送决帘子入手软滑而袋,竟是独辰之樊的皮料,史思温踏入内房之后,眼角一瞥,

只见房帝的达一面,纺著一片雪山冰峰,气魄雄奇。房中升香氤氲,地上甚是柔软,原来补

了一居腥安色的地毯。

史思温初人房财,曾因房中奇升香味,薰得失胞微香,故此栩住呼吸,但后来一功手便

忘了栩气。此刻界中乍然嗅到更液的香味,心中一功,忙又困住呼吸,并且造起少林失待已

久的正宗注库心法内功,仗著尚是童子之身,元照根旺,刹那同便将体内不通之感除掉。放

目一瞥,房中珠翻灵垂,桌椅韩床均另行补著铸工精美的整得。

靠近后窗汝,樱著一弭太师椅,一千白衣女人端坐椅上,面上垂辽著一戾薄纱,隐隐约

约可以见到眼睛。鼻子。嘴chún,却朦朦城助,不甚真切。故此元法估测出她的年纪来。在她

的膝上,挺伏著一只萍身雪白.毛茸茸的肥沈他一并自.远只白猫眼睛、开即围.华光徽蚵

便际。太怖椅的丙旁,分站著四人,都是穿著白衣裳,身材一般高矮,也一样肥瘦。面上均

蒙着轻纱,容貌如藏在雾中,飘渺股俄。除了这五个白衣女人和一只白猫之外,房中再没有

别的人。但虽然都是女性,却浮动着一片冰冷的气氛。连桌上那只半尺高的金鼎内,袅袅升

起的白烟,氯氛房中,也令人觉得一片寒冷。她们一声不响,十只乌溜溜的眼睛,从面纱后

面凝视着这个外貌老实的儒生。

她轻轻道:“你的定力极佳,必是名门高手,怪不得金姣、银媛收拾不了……,,史思

温听她的话竟是夸赞自己,本诗谦逊两句,但同时又因对方柔媚话声中透出的冰冷味道,弄

得一切都变得不调和,因此没有做声。“不过……”她沉吟一下,声调陡然变得极为寒冷,

接着道:“氰红在我房中的香气,乃是一种世上罕见的奇香,名为凤脑香,再过片刻,你心

中便完全失去主宰。”史思温本来就觉得这种香味透着古怪,要知以他目下精修过达摩所传

正宗内功心法的功力,即使是深山大泽中奇毒的瘴气,也难令他受害。但这房中的香气,只

吸了几口,便觉得头脑昏沉,一似酒意半酸时的光景。这白衣女又郑重说出来,他可就不能

不信,心想如是这样被人所制,辱及师门声誉,当真万分不值,目光扫过旁边侍立的四名白

衣女,便冷笑讥嘲道:“原来如此,这些人恭谨听命于你,大概便因这风脑香之故了。”白

衣女冷哼一声,道:“你想错了,当今字内尚有两人不会受制于我的风脑香,可是他们……

哼……”史思温心中极想她说下去,但又知道出口问她,反而不行,便模棱地微晒。_白衣

女见到对方微咽,在他的老实淳朴的面上,露出这么一个表情,委实猜不出是什么意思。忍

不住恼声道:“你可知那两人是谁?一个是武当掌门金府真人,一个是少林方丈白云大

师。”史思温露出讶色道:“但他们在真实武功方面,斗不过你?”

白衣女不屑地哼了一声,膝上的白猫忽然蠕动了一下,她立刻低头注视,并且伸手轻轻

抚摸那猫背极长的白毛,第声道:“小乖乖,你被我们惊扰得不能安寝么?”史,8温留意

她的举动,却与常人无异,那只纤美皓白的左掌,中指上戴着一枚戒指,当中不知镶着一块

什么宝贝,发出青蒙蒙一团光华。他好几次想问她姓名来历,后来一想,男女有别,不便启

齿。加上对方形迹诡异,必定问不出结果。索性不问。右边第一个白衣女忽然低声道:“雪

姑真的病了?”

当中的白衣女修眉一皱,抬目望着史思温,冷冷道:“你的运气不错,我的小乖乖忽然

不舒服,要不然你已被它撕裂。”说时,把左掌中指那枚戒指转动一下,露在外面那块不知

名的镶物转到掌心,青光隐没不见。史思温登时又触动了侠义心肠,同时也看出她手上的戒

指,定是发号施令,命令白猫伤人的信物。心想这些白衣女一个个诡邪奇异,心狠手毒,哪

有什么路数,和她们讲究规矩,简直多余。当下缓步走去,逼近到那白衣女椅前,面上不露

喜怒之色,问道:“姑娘是说这一头小小的畜牲么?凭它就能伤得了我?”说时,伸出右

手,向那头白猫身上摸去。出手时看不出丝毫恶意,其实掌上已运足内家真力,只须模在猫

身,便可把那猫内脏震伤。那白衣女被他的举动弄得愣了一下,方想这个老实儒生举动何以

这般奇特。

旁边侍立的两个白衣女齐齐一扬素袖,轻飘飘地分向史思温左右腰间拂到,史思温心中

一凛,认出她们这一下的家数。他不但认出她们的家数,而且也极熟悉,抢占先机,暮然双

掌一分,恰到好处地拍在她们扬起来的素轴上,那两个白衣女子娇躯一晃,各个被震开半

步。四只玉掌竞毫不留情,或劈或拿,凌厉辛辣兼而有之。史思温杂乱无章地使出天玄秘录

中各家心法绝招,晃眼间已封拆了十余招,他这一招存心不露出师门来历,掌力虽然强绝一

时,但招数间未能得心应手,便禁不住直向后退。那答钗白衣女忽然道:“住手!”白梅、

白兰两人立刻停手跃开,同时转头望着她。

只见这替钗白衣女缓缓起身,左手仍然抱着白猫绰约地栅珊走过来。

史思温微微一笑,道:“姑娘早就该亲自出手,教我见识见识。”

候然觉得头脑间一阵昏眩,原来自从入房之后,虽然一直闭住气,可是两次三番动手

中,又吸人不少房中的奇异香味。对面的蒙面女子冷冷道:“你纵然天生异票,功力深厚,

但我这凤脑香何等厉害……”说到这里,却见对方定一定神,好像又没事了,不由得讶骇交

集。陡然提高声音,道:“你接得住我一只手所发出的十招的话,便如你所愿,约期再

战。”史思温精神大振,努力压抑住体内脏腑翻腾慾呕之感,奋然道:“姑娘请赐教吧。”

替钗白衣女道:“你当心了。”说时,举掌缓缓推出。

她的掌势虽慢,但身形却有如风中杨柳,飘摆不定。这一掌登时化腐朽为神奇,令人无

法猜出她下一掌如何变化。史思温心想试试她的功力也好,真力凝集掌上,直劈出去。

两股掌力在彼此手掌外两尺之处相交,毫无声响。原来那白衣女子劲道纯属阴柔。故此

两人的掌力虽然凝厚得如同有形之物,却没有声响。史思温本来用了七成功力,葛觉对方发

出阴柔劲道,不但奇重如山,而且不住渗入自己掌力之中,丝丝寒气,已可感出。:他心头

一晨,猛吸一口真气,掌上加到十足力量抵拒。谁知这一吸气,香气由鼻孔侵入内脏,脑际

立时一阵昏眩。却看那白衣女,一手抱猫,一掌应敌,神态从容,任他加到十成力量,仍然

震她不退。

史思温竭力收慑心神,熬过那阵昏眩之感,两人相持片刻,白衣女斜移两步,把掌力撤

回。史思温连忙也收回掌力,眼角向白影一闪,对方已飘到身边,快如鬼魅,纤手轻挥,攻

取他右边身躯的数处穴道。史思温领教过她的掌力,知道这个神秘的白衣女功力惊人,世间

罕见。不敢怠慢,右掌一招“神游万里”,掌势忽上忽下,横扫出去,完全封住敌人招数。

左手以劈空掌力,突然凌厉反攻。白衣女忽地收掌避开对方扣拿手法,收掌之际,诡怪无伦

地撞击右肘,肘上发出极是沉雄的力量,硬碰硬架了一下。这一下两无胜负,但史思温迫不

得已换口真气,鼻中又吸入一股异香,胸间脑际,甚是难过。白衣女冷冷笑道:“原来是腔

蛔派的,嘿嘿……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

说话时两人又换了一招,史思温已感真力不支,倒不知是对方功力绝强之故,抑是被那

风脑香削减了自己功力?隔邻间上房内,金瑞躺在床上,双目圆睁。那床边站着冯居,右手

按在刀柄上,气虎虎地瞪眼睛吹胡子。室中地方虽然宽敞,但此时却挤着十三四个人,故此

几乎水泄不通。

这十三四个人一半是道士装束,一半却是劲装疾服的江湖人打扮。

最靠近床边有一个道士和两个江湖豪客正在说话,大家都有点儿面红耳赤的样子。

那道士说道:“敝派数度被扰之事,既然威震西川的周堂主晓得,这位常年行走川鄂的

吕施主当然也晓得了。他们是起祸之人,贫道等又守了两日,无论在情在理,贵教也不能带

走。这道理两位都不加理会么?”这道士年约中年,沉凝中隐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五 章 蒙面钗女羞俊男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八表雄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