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表雄风》

第 八 章 诡秘邪姝戏剑神

作者:司马翎

朱玲犹自遥望山下,长长的细眉之上,凝着忧愁。

石轩中走到她身后,轻柔地抚在她的香肩上,道:“你莫要急坏了自己身体,郑敖兄久

走江湖,阅历丰富,想来不久便会回来。”

朱玲的面颊贴在他的掌背上,轻轻叹口气,道:“我们已过惯平静安祥的快乐日子,今

日突然有事,如果不是你在我身边,我真不知怎样才好。”

石轩中道:“我们永远都会在一起,你什么事都不须忧虑。”

他说完这句话,心头突然被一层暗影遮住,剑眉轻轻一锁,暗自想道“我和她当真能够

寸步不离地永远在一起么?眼前峨嵋之事,恐怕我们就要分别一些日子。”

朱玲双目望着山下,问道:“太清真人那封亲笔函你怎样回复的?”

石轩中道:“我答应他们说,准在瑶台,噢,准在端午节之前到峨嵋山走一趟。”

若在往时,朱玲乃是冰雪聪明的人,必定听得出石轩中话中另有蹊跷。但此刻一心一念

是虑着上官兰之事,不知郑敖是否追得上无情公子张咸,所以没有觉察出来。

石轩中又道:“这件事着实使我忧疑交集,本来我还希望思温那孩子本世忠厚善良,不

至于做下这等无法无天的事,但后来又想到太清真人是何等身份,他既然亲笔写明思温滥加

杀戮峨嵋弟子的罪行,此事决不会假,唉……”

朱玲突然仰脸瞧着石轩中,风目含威,怒道:“都是史思温这个不成材的人,惹出无限

风波,兰儿如不是深爱着他,也不会一听到他在峨嵋出现并且好像受困的消息,就匆匆连夜

赶去,以致她自身反而遭遇危险。”

石轩中微征道:“你说什么?兰儿深爱着思温?我到现在才知道。”

他凝目寻思一下,道:“昔年我们快要重逢以前,思温那孩子曾经露出爱上兰儿的神

色,不过后来我见他好像已把此事丢开,坚毅地担承起三清宫观主的重担,我还以为他能够

忘掉兰儿。”

朱玲犹有余怒地道:“等见到思温,真要重重惩罚不可。”

石轩中没有做声,他对史思温十分了解,明知他为人淳厚,天性侠义。这一次他怎会到

峨嵋大开杀戒,伤害三清弟子,已经是个难解的谜。目下急待解决的还不是这件事,暂时尚

无暇顾及其他,所以他不置一词。

朱玲又道:“兰儿她寄居在山下的尼庵中,便因情关难渡,有借佛力解脱之心,唉,这

孩子的遭遇太可怜了,你刚才还说她不是薄命的人。”

两人又站了一会儿,还不见郑敖回来。朱玲思索一下,道:“郑大叔一定追不上张咸

了。”

石轩中讶道:“何以见得呢?”

“他就是因为太老江湖的缘故,张咸他明明带着两个手下,但昨晚和今日他都是一个人

上山来,郑大叔势必认定张咸此来只有孤身一人,故此他刚才追下山去,虽然查出有三匹马

走过的痕迹,但他决不会循此追蹑。也许事有凑巧,另有一骑的遗迹把他岔开,因此越造越

错。”

石轩中笑道:“你还是像昔年一样聪明,这些事好像亲眼目睹似的,只等郑兄回来,便

知分晓。”

‘朱玲望望天色,道:“啊,不觉已过了两个多时辰,小哥子应该睡醒了.刚才要不是

他想睡觉耽搁我一阵的话……”

石轩中接着道:“你别懊恼了,我和郑兄赶到这里,已不见张咸公子。”

朱玲默然想一下,道:“王大嫂在家里照顾小哥子,她为人精细忠心,我可以放心,

唉,兰儿是个女孩子家,我急就急怕她遭遇上什么危险,要是……”

石轩中道:“你别把事情老从最坏处想啊,小心急坏了自己。”

“咳,你也不想想,我们虽不与天下武林同道来往,但侠义之士都仰慕你的为人,决不

会和兰儿为难,所以,兰儿除非不是真的遇险,否则的话,我真不敢想下去。”

石轩中双眉一轩,虎目中矍然射出威煞光芒,沉重地哼一声道:“谁敢伤害兰儿,我石

轩中誓要大开杀戒,把那些恶棍们尽行处死。”

朱玲反而赶快安慰他道:“我也不过做最坏的打算而已,你却立刻就动了真火,我说,

轩中,你可曾考虑了大叔劳而无功的可能么?”

“劳而无功?”他说,疑惑地望着妻子。

“假定郑大叔已追到张咸,但他们素不相识,郑大叔脾气又不好。”

“啊,我明白了,你说张公子也许不肯把兰儿之事告诉郑兄么?”

她点点头,嗫嚅一下,却没有说话。

石轩中道:“那么我立刻追上去。”

她勉强地点点头,道:“这样也好。”

石轩中正要举步,朱玲忽然拉住他,缓缓道:“轩中,我有个建议,但你千万别多心

啊。”

他笑一下,道:“我几曾对你多心来着?”

“我想……还是我亲自追上去好些。”

石轩中笑道:“你怎不早说,自然是你出马最好,但我担心你路上发生意外,因此虽然

也想到了,却没有说出来。去吧,其实你比我还要精明得多,怎会有什么意外。”

朱玲释然地笑一笑,道:“那么我这就动身,你最好回去看着小哥子,我最多天黑时便

赶得回来,假如追不上他,我会先回来跟你商量。”

石轩中坦然地望着爱妻的背影在远处消失,等了一会儿,正要回家去照顾儿子,忽见远

处有条人影疾奔而来,定神一望,已知是魔剑郑敖。

石轩中道:“郑兄可是追不上那无情公子张咸?”

郑敖拭一下头上汗珠,道:“说来惭愧,在下已追出百余里路,仍然不见那厮踪迹。在

下因想那厮脚程不会在我之下,唯恐你们着急,所以又赶回来……夫人回家了么?”

石轩中道:“她深怕你追上张咸之后,对方仍然不肯告诉你,所以亲自赶去。”

魔剑郑敖跺足道:“你怎可让夫人亲自追去?”一言出口,忽然觉得不妥,连忙改口

道:“江湖上的险诈多事,你又不是不知。”

石轩中仰天一笑,坦然道:“郑兄必是因知张咸以前曾对玲妹有不寻常的感情,所以不

大放心。我却认为这一点不要紧,倒是江湖上的重重风险,令我不大放心。不过后来又想到

她的武功不弱,加上她为人机智,我就让她去了。”

郑敖皱起眉头,道:“话虽如此,但是……”

石轩中微笑道:“我想她一定追得上张咸,你不须多虑。”

他歇一下又道:“我回去看看小哥子,郑兄可要一同走,我们对奕一局。”

魔剑郑敖摇头道:“在下心中不安,非在此处等候消息不可。”

石轩中潇洒地走出门口,向山上走去,约摸上升了六七丈,沿着一条山径向山后走去。

后面是座荒险的乱石谷,石轩中仍然循着一条险径,从旁边绕过那座乱石谷,走到对面的山

腰。再转过这座山峰,地势陡然旷朗,但见一座极为宽大平坦的山谷横亘眼前,四面山麓都

错落地生长着树木,靠左边的山坡上,有一片翠竹林环绕着一座朴实的屋子。

谷中有数亩水田,数亩菜园。菜园旁边搭着鸡舍猪棚,入目全是一片农家景象。

一个中年妇人正在鸡舍旁边喂饲群鸡,不远处有个小孩子蹲在山泉边玩水。

那小孩耳目甚灵,远远就发现了石轩中,欢喜地蹦上半空,少说也有七八尺高。口中连

连叫着爸爸,声音洪亮之极。

石轩中加快脚步,过去把孩子抱在臂中。这个孩子看起来有五六岁大,面白如玉,眉眼

都似石轩中,长得十分可爱。

石轩中对那中年妇人道:“王大嫂,小哥子的妈有事去找一个朋友,怕要晚上才回

来。”

王大嫂恭敬地应一声,石轩中抱着孩子,回到屋中。这座精舍地方不大,但却分作两

进,前面是个小厅和书房,后面那进则是卧房。

等到天色入黑,朱玲尚未回来,孩子跟着王大嫂睡了,石轩中深信朱玲就要回来,便在

书房中等候,随手取了一本《资治通鉴》,秉烛观看。

次日,石轩中神色如常,逗逗孩子,看看书,或者练练剑,又等到日落黄昏的时候。

郑敖这一天却有如热锅上的蚂蚁,坐立不安,脾气坏透了顶,欧阳秋、梁文这对小兄弟

与及另外一个下人,偶一触犯着,都吃他骂个狗血淋头。

黄昏时候,梁文走进他的房间,怯怯地瞧着他。郑敌一肚子闷气,大喝道:“你鬼鬼祟

祟的干什么?”

梁文忙道:“外面有个姓冯的找石大侠。”

郑敌一跃而起,怒道:“你为何不早说。”骂声中已奔出大门。

只见一个衣衫褴褛的壮汉站在台阶之上,一见郑敖出来,眉头轻皱,道:“敢问石大侠

石轩中可在此地?”

郑敖凝目打量那人一番,已知此人绝非朱玲差来的人,否则朱玲一定教他先找姓郑的转

报石轩中。

他毫不客气地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小的冯居,有要事求见石大侠。”

“冯居……”他想一下,又问道:“你以前见过石大侠?”原来以往许多人来此求见石

轩中,总会错认他就是石轩中,但这汉子却一眼识穿,是以他有此一问。

冯居眼中射出神采,道:“小的昔年在襄阳红心铺比剑大会中,见过石大使的英姿风

采。”

郑敖又问道:“你见前石夫人或上官姑娘吗?”

冯居怔一下,道:“小的没有。”

郑敖面色一沉,道:“我是庞剑郑敖,此刻石大侠有事,谁也不能打扰,你乖乖离开此

地。”

冯居抗声道:“小的有事非面禀石大侠不可。”

郑敦沉声道:“欧阳秋、梁文何在?”

那两名童子应声出来,郑敖沉声道:“那厮敬酒不吃吃罚酒,你们打发他出去。”说

罢,转向人屋。

冯居振吭大叫道:“石大侠,石大侠……”

欧阳秋、梁文一齐跃到他面前,才一出手,便把冯居穴道点住。

于是把他拖出大门外,拍开穴道。欧阳秋厉声道:“老兄你再叫一声,别怪我们兄弟手

辣。”

冯居武功虽是有限,但在江湖上混得久了,自然知道这两个童子不是虚言恫吓。他本是

奉金瑞之命来报告石轩中关于史思温及金瑞被困于峨嵋之事(他还不知后来有蒙面白衣女出

现),此时因估不透郑敖与石轩中的交情,又不能随便对郑敖说出,恨恨一跺脚,转身向山

下走去。

到了二更时分,魔剑郑敖佩上白虹剑,侧耳一听,胡猛在隔壁的房间中睡得呼噜呼噜地

响。他摇摇头,心想这位胡兄弟天生浑浑饨饨,倒也少了许多烦恼。

他施展轻功,疾奔到石轩中茅屋中,但见石轩中仍然在烛下入神地阅书。

郑敖扣一下房门,然后推门进去。

石轩中抛开手中的书,道:“郑兄请坐,现在是什么时候了?”

郑敖不满地摇摇头,道:“已经过二更啊。”

石轩中平静地笑一下,道:“郑兄总是为了内人一去不返之事焦灼,我先代她向你道

谢,她已去了两日一夜,就是今晚还不回来,明早一定能够赶回,请你回去好好休息。”

郑敦道:“我实在没有你的修养功夫,这件事都是被我弄糟的,此时叫我如何睡得

着。”

石轩中笑一下,道:“你这样也于事无补,何况事情不能归咎于你。”

魔剑郑敖在屋中大踏步走了几个圈子,忽然问道:“夫人会不会在路上发生什么事

故?”

石轩中迟疑一下,道:“我想不会。”

郑敖道:“据我所知,鬼母时至今日,仍然有不放过你们的迹象。

再加上那神秘的琼瑶公主。哼,哼,这江湖已是遍地陷饼。”

石轩中取起桌上的书,又阅读起来。

郑敖沉思一阵,道:“石大侠恕我言语唐突,你外表看起来好像毫不在乎,敢问是不是

真个这样?”

石轩中沉默片刻,缓缓道:“这本《资治通鉴》我已阅读了一日一夜,但直到现在,未

曾翻过一页。”

郑敖叹口气,道:“这就是了。”转身走出书房,匆匆奔回家里,把胡猛弄醒,要他带

了那柄特制的大刀,两人在夜色茫茫中奔下山去。

石轩中自个儿在烛下看书,不知不觉又是天亮。王嫂悄悄端来早餐,摆在桌上,然后悄

悄出去。

过了半个时辰,王大嫂又悄悄走书房,只见那份早餐原封不动地摆在桌上,不觉叹口

气。石轩中忽然抛开手中书本,站起身来。

王大嫂轻轻道:“相公你两晚不睡觉,一直也不吃东西,夫人知道的话…”

石轩中摆手截住她的话,道:“小哥子快起床了,烦你小心哄哄他,我要亲自下山一

趟。”

他的脚程非同小可.一个时辰不到,已走到岳阳。

人城之后,就在靠近城门处有间缥局,门前车马麋集,许多劲装汉子走出走入,一片忙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八 章 诡秘邪姝戏剑神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八表雄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