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骨令》

第14章 董元任狠心杀亲女

作者:司马翎

  伍芳宇暗中微笑一下,忖道:“原来这厮是最近名满江湖的韦千里,目下反正不能

免却一死,让他骂她几句也好……”当下便不立即将韦千里押下去。

  梅姑婆气极反笑,道:“米粒之珠,也敢与皓月争辉。但看你胆色不错,姑且免刑,

给你一个痛快便了,芳宇,可将此人人头取回来见我。”

  伍芳字应了一声,正待离开,忽听扣门之声。伍大姑面色微变,向梅姑婆道:“不

知发生了什么要事,待我先查查看……”

  梅姑婆明知她这处重地,除了伍大姑之外,任何人不准进来,因此如有什么事,仅

能扣门传告。这刻虽知必有极要紧之事,却仍然故示从容,道:“但把那厮放在偏院中,

我看不顺眼。”

  伍芳宇立刻抓起韦千里,心中道:“总算你这厮命大,尚可苟延残喘片刻……”想

着,脚下如风,早已出了门口。

  只见门口处站着一个女郎,容貌甚丑,但眸子内精光闪闪,显然身手不弱。原来这

位女郎也是本堡大将之一,姓姚名真娘,人称姚二姑而不名。

  她看也不看韦千里一眼,匆匆道:“大姐,双首人蛇毕相又来了,现在正门求见白

姑婆呢!”

  伍大姑震动一下,道:“他真敢这样?白姑婆如在堡中,非立即杀他不可。”

  姚二姑道:“你快禀知梅姑婆,那厮位居天下九大恶人之首,可不好惹。”

  伍芳宇一个箭步,跃出厅子,在一个偏院中停步,将韦千里放在一张醉仙椅上,道:

“韦千里我也久仰你的大名,但我这龙女堡不是等闲地方,你不必试图逃走,这条捆仙

索能松能紧,决挣不脱,你如乖乖在此等候,可以少受些侮辱。”

  她的口气异常温和,因此话中之意虽然不善,却不致于刺耳。

  韦千里眉头锁一下,道:“我不会放弃生命,因此我决不束手待毙。”

  伍大姑不悦地冷笑道:“那么你就试试看,现在我无暇和你说话。”

  韦千里忽然道:“大姑慢走,请问本堡主是何来历?以在下看来,大站以及另外一

些姑娘们都心地甚好,只有那姓梅的老妪凶恶不近人情,究竟是什么来历?那双首人蛇

毕相与贵堡主有何仇隙?可能见告么?”

  伍大姑匆匆道:“目下我没功夫跟你细说,但可以告诉你,本堡堡主是白姑婆,江

湖人称龙女白菊霜,一身剑术出神人化,为华山剑术高手中第一位。她为人慈善,不似

她这位金兰姐妹梅姑婆般脾气乖戾。至于毕相与白姑婆之事,你一个行将人土之人,知

道了也没用处,我不饶舌了。”

  韦千里不再做声,眼看伍大姑匆匆出去,当下暗中运功挣扎,果然那条五彩的带子

十分神奇,忽软忽紧,一任如何用力挣扎,却动不了分毫,只好长叹一声,自言自语道:

“难道我韦千里果真丧命于此?”

  这时伍大姑已急急回到梅姑婆房中,禀知双首人蛇毕相求见白姑婆之事。

  梅姑婆面色一沉,冷冷道:“这厮忽又出世,必定对白姐姐不怀好意,如有机会,

先将这厮除掉,可以免却白姐姐一场麻烦。”

  伍大姑提醒她道:“早先这厮来时,还和长蛇阮伦一起行动,但如今据报只有他一

个人,内中可能有什么玄虚,梅姑婆可猜得出他的诡谋么?”

  梅姑婆刚愎自用,只冷笑一声,将佩剑斜插背上,然后出去。

  伍大姑和姚二姑在后面跟随,此堡房屋甚多,俱是世上受苦受难的女性所居,但在

靠近堡门那面,有一块方坪,堡门上建有谯楼,两边堡墙宽约一丈,可以沿着墙上的箭

道一直巡到堡后。

  这时谯楼上的女郎们共有十二个,俱都弯弓搭箭,紧张地瞄准着堡门外面。但其实

她们的眼光,比利箭更加锐利地细看那名闻天下的美男子双首人蛇毕相。

  双首人蛇结相年纪虽老,但平日最喜修饰仪容,注意衣着,因此身上着得十分讲究,

面如传粉,双目顾盼之间,神采飞扬,真是不愧曾经号称为美男子。尤其风度绝佳,举

手投足,自有一种美感,看得一众女郎神魂摇荡,芳心大动。

  梅姑婆先上谯楼,从箭洞中向外望去,只见那风度翩翩的双首人蛇毕相正负手在门

外徘徊,等候虽久,却无不耐之色。

  她昔年和九大恶人都十分相熟,此刻心中一动,不由得想起昔年岁月。禁不住喟叹

一声,然后走下谯楼,步出门外。

  双首人蛇毕相其实等得甚是焦急,这时见一个老妇人出来,以为是昔年爱侣龙女白

菊霜,心中一阵紧张,也甚感失望。

  只因他年纪虽老,却仍然保持住翩翩风度,不料龙女自菊霜竟然又苍老又干枯。定

睛看时,不由得松了口气,朗声问道:“白菊霜不肯见我么?”

  梅姑婆怒从心起,冷冷道:“毕相你认不出我么?”

  “啊,是你。”他已认出梅姑婆,登时换上一副笑脸,道:“我没想到你竟会在此,

一时没认出来,殊深抱歉。”

  梅姑婆容色稍霁,道:“你找我白姐姐有什么事?对我说也是一样。”

  双首人蛇毕相摇头道:“不行,我要和她当面说话。”

  梅姑婆面色一沉,厉声道:“白姐姐和你没有什么话好说,你如敢惹她,我姓梅的

先要了你的命。”

  双首人蛇毕相可不敢看轻这个老妇,含笑道:“你何必这么大的火气,我走开也可

以,但你得告诉我,她是不是已到华山去了?”

  梅姑婆怔一下,暗忖这厮消息真灵通,如此说来,华山开炉炼剑之事,江湖上早已

传遍,一时倒为白菊霜担心起来。

  “她可在堡中?”

  梅姑婆倔强地道:“你管不着,快给我滚。”

  毕相立变得气恼起来,厉声道:“梅慧你口中客气点,我毕相可不是省油灯。”

  梅姑婆眼珠一转,冷笑道:“对待你们这于人,客气作什?你如不服,可以尝尝我

背上宝剑。”

  她看透双首人蛇毕相绝不肯跟她动手,否则异日他可就无法与白菊霜重建感情。

  谯楼上一众女郎,都开始对梅姑婆佩服起来,伍大姑道:“她对任何人都不买帐,

的确为我等女性争光,哟,二姑你别站在此地看热闹,赶紧到后面瞧瞧,三姑和四姑都

在后面吧?”

  姚二姑应道:“她们一直分头巡查,小妹这就到后面去。可惜这一场恶战没有眼福

看了。”

  伍大姑安慰她们地笑一下,拍拍她的肩头,姚二姑挟剑自去。

  一个女郎问道:“大姑,那厮倒底怎样了?”

  伍大姑视之,原来是珠姑,另一个玉姑在一旁也眼巴巴地望着她,等候回答。

  她先笑一下,道:“偏生你们这两个丫头这么关怀这件事,告诉你们吧,梅姑婆已

下令处死,但适好毕相来犯,暂时搁下。早晚的事而已。对了,他可不是无名之辈呢,

最近名扬江湖的少年英雄韦千里,就是那厮。”

  角落里有个女郎大大震动一下,面色陡变,但幸而没有别人发觉。

  她立刻将面孔躲在箭洞口,双耳却十分留神地听她们说话。

  珠姑面皮较厚,分辩道:“大姑千万别胡乱取笑,韦千里是我和玉姑两人擒住,因

此想知道他的结局如何,究竟他闯入本堡竹林阵内,有什么企图呢?”

  那个埋首在箭孔的女郎,听到这一问,双耳都耸竖起来。

  伍大姑道:“谁知道呢,不过这厮大概是无心误闯的,因为他连本堡堡主是谁还不

晓得呢!”

  那女郎失望地吁口气,这时,堡门外业已开始了一场罕睹的激斗。

  双首人蛇毕相撤出仗以成名的一对飞抓,迎敌已得昆仑真传的剑术名手梅姑婆。只

一上手,便见满天抓影中,一道剑光,俨如神龙般出没无常,矫健无匹。眨眼间已看不

出两人身影。

  伍大姑凝眸看了一会,自语道:“奇怪,他们一上手便真家伙拼命,这是什么缘故?

我得下去替梅姑婆压阵。”

  说罢,疾然一纵身,从谯楼上飞坠下去,手中撤出明晃晃的长剑,严密注视着激斗

中的两人。

  那双首人蛇毕相,武功以诡奇独步天下,功力之高,在九大恶人中可居首位。这时

一对飞抓尽力施展,招数之奇,端的无可捉摸。

  梅姑婆剑法虽得昆仑真传,但在这对奇诡盖世的飞抓前,便显得呆滞,全仗身法神

妙,在空中往来自如,这才暂时打个平手。

  伍大姑起先是关心者乱,压剑观战,打算梅姑婆稍有闪失,立刻上前接应。如今定

定神,已看出他们这场激斗,若要分出真正胜负,非打个一日一夜不可,登时放下心,

只希望梅姑婆不要暴燥起来,中了那诡计多端的双首人蛇华相的道儿,暂时便没有可虑

之处。

  梅姑婆这时暗惊对方功力招数造诣之精深,竟还在自己数十年埋首苦修之上,端的

是平生罕逢之强敌。

  因此小心翼翼,每一剑发出,都暗蕴若干神奇变化,留住退步。同时又知对方最无

奈自己的,便是昆仑身法太已神奇,他的飞抓不时追击落空,故此她极力把握住自己的

长处,一味以身法之神奇,补剑上之不足。

  伍大姑双眉微锁,忖道:“毕相此来,难道就仅仅要来大打一场么?这厮一向心毒

计多,从不作无益之事,我料他一定还有别的心意。如说他故意缠住本堡第一好手,以

便党羽乘机潜人本堡,但本堡又没有什么宝贵之物,值得如此大张旗鼓地干……”

  这个机智绝伦的女郎,正在苦苦思索毕相用意,门楼上面一位女郎,忽然借故下楼,

在广场上四顾一眼,然后向当中屋宇大门奔去。

  她的行动神速异常,如让伍大姑等人看到,一定大吃一惊,只因这位女郎自报姓名

是赵娟娟,不大会武功,只因在江湖上流浪过,是以学会几手花拳绣腿。

  可是现在看她的脚下功夫,分明是一把内家好手。武林中想找出她这种功力之人,

却也不多见哩。

  她奔人大门之后,行动越发神速,同时显得甚是神秘,左张右望,转眼间已奔人后

面。

  梅姑婆所住的院内寂静无人,她迅速地巡视一遍,便立刻退出来,惶惑地寻思。

  忽听不远处似乎有打斗之声,这位美丽娇小的女郎踌躇一下,便疾奔过去,一路掩

蔽着身形,穿过十余座院落,只听斗声从一座通天大院中传来。她掩到门边一看,不由

得为之怔住。

  院中此时有五位妙龄女郎,一式手挥长剑,围住一位中年人,此上彼落,进攻不休。

这五位女郎不但动作敏捷,同时甚有法度,毫不紊乱,分明是饱经训练的剑阵。

  每一剑出得都恰到好处,连环呼应,精奇异常。是以被困之人,虽然武功奇高,一

时也难脱身。

  这位中年人长衫飘扬,举手投足间,威力奇大,面上一般威严神情,令人不敢轻慢,

此人正是黑道袅雄,稳坐第一把交椅的人物七步追魂董元任。

  她惊骇地退开老远,然后定下神来,想了一下,便又掩过去偷看。

  围攻着七步追魂董元任的五位女郎,俱是本堡一时之选,其中有两个更是本堡大将,

人称陶三姑和水四姑的便是。

  她们剑上的造诣,已得华山剑术真传,比诸其余三人,确实高了一头。这个五行剑

阵中她们两人领导发动,精谨辛辣之极,变化极是繁复,连七步追魂董元任那等人物,

一时也不敢轻易出手反攻,露出破绽。

  打了十余个照面,七步追魂董元任渐渐露出怒色,朗声道:“董某擅闯贵堡,固然

罪有应得。但我那不教逆女,托庇贵门墙之内,董某今日非将她带回不可。各位如真要

拦阻,莫怪董某手下毒辣。”

  陶三姑为五人之首,闻言冷笑一声,道:“董元任你曾为南北十三省黑道盟主,何

以连江湖规矩也不懂,擅闯我堡,尚要拿人。龙女堡虽非铜墙铁壁,但要让你来往自如,

却还不至于,你想如愿,只问你手底功夫如何?”

  七步追魂董元任冷笑一声,施展出白骨掌力,倏然使个怪异招数,不进反退,回掌

劈开两柄精光耀眼的长剑,蓦然腾空而起。

  他的外号称为七步追魂,可以想见其厉害。只见他蹑空而走,瞬间已从众女头上飞

过,落在靠墙地上。

  众女当中,以陶三姑和水四姑最为高明,但已拦阻不成,只好娇叱一声,身剑合一,

疾追过去,只见两道剑光,宛如长虹飞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4章 董元任狠心杀亲女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白骨令》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