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骨令》

第15章 解剑潭再获屠龙剑

作者:司马翎

  原来这个潭的潭水,主要是由一道右侧一道冷泉汇聚而成,这道冷泉,乃是天下四

大冷泉之一,水温比冰还要低些,鱼龟不生。兼且水性奇轻,鹅毛也得沉底。是以一淹

上来,再大水性的人,不被冷死,也浮不起水面。

  是以此时他们一看潭水直涨上来,俱都面无人色,正想趁身逃走。却听那老道人大

喝一声好孽畜,声如巨雷,把他们都骇得双脚发软,动弹不得。那道人喝完之后,将形

式古朴的剑鞘也扔在水中。潭水本是上涨不休,此时如响斯应,疾退回去。一忽儿功夫,

便退落得与平日一般。那老道人徘徊片刻,忽然化为一阵清风,踪影俱无

  韦千里忍不住道:“姑娘你说得真动听,比我亲眼目睹还要精彩些。”

  “还有呢。”她白他一眼,道:“老道人的传说,很快便脍炙人口,乡人认为是纯

阳真人,特来解穴消劫,便在附近建了一座纯阳祠,我们转过这个小岗,便可看见。在

潭边还盖了一座石亭,亭内有一方大白石,刻纯阳真人解剑阁,这块石乃是宋时之物,

可知这个传说,由来已古。你大概奇怪我何以会得知此事,对吗?我不妨一并告诉你,

那道冷泉用以烹茶,其味美之极。前数日堡主白姑婆还未返回华山之时,曾命我和另一

女伴来此汲水。故此我从那女伴口中知道得十分详细。那解剑潭的水别说浸在其中,便

在潭边的石亭上,也感到一种奇寒之气,钻入骨内。试放一枝枯木在水上,转眼便沉下

去……”

  韦千里睁大眼睛道:“不知潭内果真有没有宝剑?”

  董香梅瞧着他那带着幻想味道的眼睛,嫣然一笑,道:“书呆子,你可是动了贪

念?”

  韦千里听了这一声叫唤,俨如回味到昔年的心情,怔了一下,才道:“我倒不是贪

心与否的问题,而是觉得既有这段传说,说不定真有其事……”

  她椰挪地笑道:“那么你可要试一下?我听堡中女伴谈起,说是曾听白姑婆谈论此

事,白姑婆乃是当今剑术大家,见闻渊博。她说在宋朝以前,武林中有不少神物利器,

尤其宝剑一项,从遗下来的各种秘籍剑谱得知宝剑数目不少。但至今大部分都沉埋不露

于世,照传说中的宝剑形式,恰巧道家中有一柄降魔利器,与之相似。剑谱上载的名字

是屠龙剑,此剑剑身奇薄,长达四尺,在内家高手中,真是能柔能刚,斩金削玉,更不

在话下。这柄剑固然值钱,但剑鞘上嵌着一颗宝珠,更加令人垂涎。据说这颗珠乃是东

海一条老龙颔下的骊珠,夜间能发出一种柔和光辉,越在远处的人,越发觉得宝气冲霄。

这颗骊珠因经老龙吞吐戏玩年久,具有僻火镇水之灵效。白姑婆说传说中老道长最后将

剑鞘扔人潭内,正是用这颗骊珠的灵效,将上涨不已的潭水镇住。”

  韦千里睁大眼睛道:“那么龙女堡的人,从来不去试试捞取那宝剑么?”

  她轻忽地笑一下,笑容美丽之极。韦千里有点发呆地看着她。

  “怎会没有呢?”她道:“但潭水奇寒彻骨,而且载不起人,下潭之后难以上来。

那潭深达四丈,纵是陆地,也跃不上来呀,不过还是有人试了,用长索击住腰间,潜入

水中。但只到了两丈之深,便熬不住寒气,同时发觉下面好像还有一个极大极急的漩涡

水流。赶快上来,此后便没有人敢轻于尝试了。”

  “白姑婆也熬受不住么?”

  董香梅道:“白姑婆乃是华山第一位高手,身份攸关,岂肯下潭求剑?”

  韦千里点点头,道:“这句话有道理,她到华山去干么?”

  他说及华山两字,心中便大大舒服,只因华山派的徐若花和他感情极好,但此刻他

又和董香梅有说有笑,而在此时,他的确已将徐若花排除在脑后。

  韦千里想起徐若花对他的独加青眼,以及一片柔情,不由得深自愧侮,心中如被芒

刺。他觉得自己好像太过忘恩负义,见异思迁。是以心中那种悔疚之情,令他怔了一会。

  董香梅没有注意到他这种变化,悄悄道:“这可是一件秘密,但我父亲却已知道了。

白姑婆到华山去,便是因华山派要炼一口宝剑,但这事武林如得知,必有邪派高手觊夺

该宝,群赴华山下手阻挠炼宝及劫夺。白姑婆因这事有关本门盛衰,唯恐本门被邪派高

手凌辱杀害,便兼程赶回华山……”

  韦千里脑中乱得很,没有作声。董香梅道:“喂,你可要到解剑潭去看看?”

  他摇摇头,道:“我还有事呢……”

  董香梅问道:“你有什么事?”

  韦千里心中想要赶赴华山,以助华山派一臂之力。这件心事,自然不能说给董香梅

听,便支吾道:“不行,我的马匹还留在龙女堡中。现在相信老庄主已经离开了,我这

回去将马设法弄回来。”

  董香梅想起父亲,芳心一阵黯然,道:“我怕在路上碰上他。”

  韦千里道:“那么你不要走,留在这里等我。我那匹马几乎能够日行千里,无论如

何也得取回来。”

  当下决定由韦千里一个人回龙女堡去,他的脚程甚快,不久已到了龙女堡侧面的竹

林。

  他已得到董香梅的指点,得知马厩在什么地方,而且还知道可以从渠道中入堡而不

被人发现,这刻他已用青巾蒙脸,打渠道中涉水入堡。

  堡中紧张非常,堡墙上巡逻的人加多了数倍,严防恶人们再来侵犯。那梅姑婆正在

忙于替手下们疗伤,是以堡中反而十分松懈。

  韦千里到了马厩,一见厩中有个女郎,他使个身法,疾掠过去,伸指一戳,那女郎

尚未发觉有人袭至,已自闭穴倒地。

  他牵出自己的骏马,出了马厩,想了一下,便催马疾奔,自己却在马撒开四蹄之时,

倏然翻在马肚之下,双足紧紧挟着马背。

  这匹骏马疾驰如飞,径向堡门冲出。这一着大大出乎卫堡诸女意外,她们单单防敌

人从外面来,却没想到居然从堡内会有人出去。

  事实上起初她们也瞧不见马腹下有人,直到那匹骏马如风般出了堡外,这才有人发

现。

  她们一阵鼓噪,下堡追出门外,那匹骏马卷起一股劲头,早已去远。

  韦千里得意地笑一下,翻回马背,沿着大路而驰,刚刚转人岔道,忽听一声冷笑,

传人耳中。

  这一声冷笑宛如有形之物,震得耳朵微作嗡嗡之响,如换了常人,怕不掩耳呼痛。

  他机警地四顾一眼,已见前左方树后转出一人,长衫飘飘,神情严峻冷酷,正是那

手毒心黑的黑道枭雄七步追魂董元任。

  眼角间又瞥见后面另有两人截住退路,一个是俊朗如少年的美男子,此人正是双首

人蛇毕相。另一个身长丈许,奇高惊人,这个不消说,便是那九大恶人之一的长蛇阮伦。

  韦千里一看势色不佳,目下重要还是董香梅太过危险,只因他这一转人岔道,分明

便已告诉这些老魔头们说,董香梅乃是在那边。看来这三个老魔头不慌不忙地拦住自己,

一定立心将自己除掉,这才去擒捉董香梅。

  七步追魂董元任一味思疑那救了董香梅的蒙面人,乃是小阎罗曲士英。至于回去听

长蛇阮伦一说,那蒙面人曾与他动手过招,内功造诣极高,同时乃玄门正宗的功夫,董

元任一想这就不是小阎罗曲士英了,那么这个强敌是谁.反而令得他们全都担心起来。

须知此人功力如此高强,如不是能及早合力除掉,日后他们走了单,势必要被这人折辱。

  三个老魔头这才回转头重觅敌踪,谁知搜索这里,恰好碰到蒙面人施施然骑马驰骋

而来。

  他们隐身在道旁,见他果然转入来,这一来连董香梅的下落都等于知道了。七步追

魂董元任首先运内功冷笑一声,闪出道路中阻截。

  韦千里忙收缰,七步追魂董元任怕他掉头跑掉,大喝一声,身形起处,有如巨鸟横

空,疾扑过来。

  后面的双首人蛇毕相和长蛇阮伦两人,也立刻散开,一左一右,截住两方逃路。韦

千里纵慾落荒而逃,也难过此关。

  哪知韦千里收缰勒马,实在是个虚势,七步追魂董元任飞扑起来之时,他已催马朝

前急驰,这一来便与董元任迎面碰上。

  董元任这时可是真急了,左手一招鱼鹰人水,右手兜个圈子,使出环抱九洲之式,

左右手一齐夹攻,竟是奋不顾身的招数。

  韦千里但觉风声飒然,潜力激旋,急忙放掉马缰,双手齐出,运足全力封架。

  七步追魂董元任宏声喝道:“下来。”左右手一齐击在对方双手腕脉上。他的力量

何等厉害,纵然对方举掌相交,碰上了也许得倒撞下马,何况反手腕脉俱吃他掌锋所着?

  韦千里应道:“未必。”

  应声未歇,劈啪两声,董元任身形一震,飘开数尺。韦千里竟然催马闯过,这时连

忙拎缰疾驰。

  七步追魂董元任掌风所处,如中败絮,不但未将敌人击落马下,反而被敌人震开数

尺,这固是他身在半空,及不上对方骑在马上,双腿可以出力之故。但那人的脉门居然

也炼到不畏攻击,这种超群绝世的功力,当今难逢。

  是以他这么一位成名老魔头,也不由地怔住。

  双首人蛇毕相和长蛇阮伦均已看得一清二楚,那双首人蛇毕相暗中凛骇,妒才之心,

无法按捺,朗声喝道:“咱们快追……”

  长蛇阮伦平生最听这个老魔之言,迈开长腿,当先追去。

  这三位老魔头的脚下功夫,在武林中已是顶尖之流,紧紧跟着马蹄扬起的尘头,追

逐不舍。

  韦千里回头一瞥,心中暗惊,忖道:“那长蛇阮伦的脚程,居然比我胯下之马还要

快些。我本打算赶到董姑娘那儿,便挟她同逃,但现在看来;只要被其中之一追上,另

外两个便跟了上来。我必须另想计谋不可……”

  数里之地,转瞬间一驰完,董香梅站在路畔,面露惊惶之色,看着韦千里如飞驰回,

她起初还以为是龙女堡的人追来,及至看见那身量特高的长蛇阮伦,不禁芳容失色。

  她并非愚笨之辈,立刻料到韦千里可能是要挟她一齐逃走,是以便不躲藏起来。

  蹄声如雷,晃眼已至,董香梅轻轻一纵,跃起半空。

  韦千里猿臂一伸,把她搂住,温香软玉,抱个满怀。他这个幻想特多的人,在这危

急之际,犹如浮起遐思,尤其是双掌所按之处,正是在董香梅软绵绵的酥胸之上。

  董香梅心中陡然狂跳起来,浑身如同电触,连骨节都软了。

  马快如风,两旁树木山石都飞也似倒退,还有一座高大的神饲,也远远抛在后面。

  韦千里百忙中回顾一下,只见长蛇阮伦紧紧追来,相距不过五。六丈远。

  他立刻收回遐思,在董香梅耳边道:“我必须下马,阻挡住追兵,你可策马急驰,

跑得越远越好?”

  董香梅不知后面还有两个老魔头,因此尚没将此事看得太严重。因为那个长人早先

曾被韦千里在举手之间赶跑。

  她道:“我到什么地方等你?”

  韦千里一时哪想得起地名,匆忙地道:“随便,但越远越好……”

  她道“怎么可以随便,天地茫茫,一散了就难以见面呢!”

  韦千里心中想着追兵之事,蓦然一个地方名字掠过心头,便道:“那就在开封吧!”

  前面不远便是个亩许大的清潭,潭边还有个六角石亭。

  韦千里道:“我可要下马了。”

  她忽然抱紧他按在胸俞的双手,道:“称会记着我们的约会吗?”

  韦千里又一阵飘飘然,道:“一定记得。”

  “我就在开封等你,不见不散……”说到这里,董香梅美丽的颊上,忽然浮起红晕。

她回转头迅速地在韦千里面上吻了一下,刚好吻在他嘴chún上。

  韦千里迅速地起了反应,手臂一紧,把她抱得结实,四片嘴chún胶贴在一起。

  如雷的蹄声和劲急的山风,都不足以使这双年轻男女从沉醉中醒来,这一刹那间,

韦千里但觉已获得平生未有之快感,但真切地将梦中的情人,拥在怀中,并且两情相投

地热吻着,宇宙间的一切,都暂时抛至脑后。

  长蛇阮伦展开脚程,已堪堪追上来。原来他天赋特异,脚程极快,尤其在十里之内,

就等如平常人拼命跑十丈距离,特别快疾。过了十里,他便斗不过韦千里的骏马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5章 解剑潭再获屠龙剑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白骨令》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