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骨令》

第18章 锁龙潭铁屋困毒龙

作者:司马翎

  风声一响,那根拐杖已落在七步追魂董元任的手中。

  他捏住拐杖,轻轻一摇,拐杖头那截粗如鸭卵的杖身之内,隐隐传出一种声音,生

似杖内藏着一种古怪的东西。

  七步追魂董元任身为宇内黑道盟主,自然有他的一套,略略一听杖内的声音,便哼

了一声道:“即不是坚硬之物,又不是液体,究是何物?“

  他的目光宛如两道冷电般盘旋在许旺面上,凛然道:“许旺你凭这根拐杖,就可与

我一拼么?”

  许旺面如土色,道:“小老儿哪敢如此斗胆……”

  “那么你在取拐之际,忽然想起什么?“

  “小老儿因此刻大难临头,一见这根拐杖,不觉忆起数十年前的一件旧事了。”

  “你且说来听听。”

  “庄主明察,小老儿的确没有任何胆敢反抗的念头。只因这根拐杖,落在老朽手中

之时,曾有一段故事。而这段故事和今日小老儿情景,又有点关连,是以老朽会想起

来……”

  “四十年前,小老儿因在关外颇有所获,便束装归来,准备成家立业。归途中经过

祈连山,因风雪迷途,误人乱山之中,转了许多天,仍然不能转出乱山。这时身上所带

干粮已不足一餐,人也疲乏不堪。正在狼狈之时.忽然在一个山岗上,瞧见一位老年番

僧。这位大师面如满月,耳似垂轮,法相极之庄严。可是身上袈裟却撕裂甚多,几乎不

能蔽体,同时身上也有血迹和极多尘土,生似在泥土中爬出来

  七步追魂董元任听到这里,口眸一看,只见门外三个孩子已失踪迹。他冷冷一笑,

心想且看这老汉玩弄什么伎俩。

  他本想喝住他的话头,但因转念要瞧瞧这老人如何哄他,便自忍住。

  这董元任可不是寻常人物,虽然一面听这老人说话,但一面却能够会神倾听那三个

孩子的去向。

  “小老儿见那位大师这等狼狈,而且从外貌看去,便知是有道高僧,忽然生出怜悯

之心,便上岗去,把身上的干粮和水壶都递给他

  许旺说到了这里,脑中回忆起四十年前的事,竟然忘了对面还有个杀人不眨眼的大

魔头。

  “那位大师接过食水和干粮之后,便食用起来,吃完之后,微一闭目,然后徐徐张

开眼睛。

  小老儿吃了一惊,敢情这位老和尚那对善目中射出奕奕神采,刚才那种萎顿慾毙的

神色,已一扫而空。小老儿心知他不是寻常和尚,便请教他的法号……”

  七步追魂董元任一直听到此处,方始有点兴趣。同时因查听出那三个小孩,就在隔

壁屋中,并没有潜行逃走,是以稍减敌视之心。

  他问道:“这个老番僧叫什么名字?”

  许旺提起那老和尚的名字,面上加添几分恭敬之色,道:“这位大师说得一口好汉

语,他说他从西藏来的,法号贝迦……”

  七步追魂董元任闻言失声一噫,道:“当真是贝迦大师……”

  许旺大喜道:“董庄主知道这位大师的来历么?可否赐告?小老儿四十年来,不时

向人探询贝迦大师的生平行状,却无人知道……”

  董元任傲然一笑,道:“你如不是碰上我,到死也不会知道他的来历,这贝迦大师

便是密宗一派近百年来第一位高手,自从数十年前他和他的胞弟毒龙尊者不知所终之后,

密宗这一支便大见减色。”

  许旺任一下,道:“他是密宗第一高手?那么那些人竟比他还强了?”

  “你说什么?谁能比他更强?贝迦大师的大手印奇功,天下无敌,中原武林中,能

和他相比的,恐怕只有三危老樵金莫邪一人而已

  许旺道:“当时贝迦大师向小老几合十称谢。他说他被好几个恶人把他毒打一顿,

后来以为他死了,便随便挖个坑埋起来。谁知他竟然醒了过来,爬出泥坑之外,因疲乏

无力,故此在岗上坐以待毙,呀,小老儿记起来了,贝迦大师说,小老儿给他的水和干

粮,已足够令他回到藏土。当时小老儿以为他的意思是因为能够行动出山,故此可以回

去藏土。但现在庄主既说他是密宗第一高手,莫不成他真能凭这一点点食物,便可以回

返藏土?”

  七步追魂董元任道:“说不定,像他那等功力深厚的人,也许能够办到。你没有问

那些恶人的姓名来历么?”

  许旺摇头道:“小老儿那时只想自己出不了山,哪还有心思去问这些?但小老儿正

在愁虑时,贝迦大师已告诉我说,佛家最重因果,他得我相救,必将还报。他说我目前

被困在乱山中,是一大厄难,但除此之外,来日尚有一大厄难,凶险异常。”

  董元任听听这就点到话题上了,便阴笑一下,问道:“你相信么?”

  许旺怯怯道:“小老儿那时竟已相信,因为贝迦大师那种样子和神态,说的话令人

无法不深深相信。庄主你老觉奇怪么?但正如你老一般,凡有命令,小老儿不知如何,

不敢有不遵从的……”

  董元任面怒之色稍缓,只因对方这几句话,令人心中异常舒服。

  许旺续道:“小老儿当时便求贝迦大师指点出山之路,至于日后的大难,反正还瞧

不见,便不大在意。贝迦大师默坐了一会,然后随手折了一根树枝给我做拐杖,并指点

我出山方向走法,我们临分别时贝迦大师对我说,假如依照他的话一直出得乱山则证明

他的话并非虚言,那根拐杖必须永远带在身边,来日一场大难,这根拐杖便可挽救

  那南北十三省黑道盟主董元任目光凝定在手中拐杖,峻声道:“你说了半天,现在

总算说到正题。你说的那根拐杖,可就是这一根?”

  许旺连连点头道:“正是,正是……”

  “你说他随手折了一支树枝,但我却看不出这拐杖是什么树?”

  许旺忙道:“小老儿也不知道,这根拐杖的确就是那枝树枝,四十年下来,竟变成

这种颜色和这般形状,小老儿的确不明白……”

  七步追魂董元任再三审视手中拐杖,最后道:“就算你并无虚言,这根拐杖又如何

能救你性命?”

  “小老儿一点也不明白,此所以适才取杖之时,想起贝迦大师的诺言,禁不住感叹

一声。”

  董元任心中半信半疑,冷哼一声,道:“这圈子兜得真大,而且竟达四十年之久

哩……”

  口中说时,心里却觉得十分不甘,只因他这等一代枭雄,居然使一个精老头的混了

这么久,传扬出去,羞也得羞死。

  是以他一直用心细察这根拐杖上的可疑之处,但现在唯一不明白的,便是拐杖粗的

一截,内中不知暗藏何物?

  也许是许旺别出心裁,制成一种世间未曾听闻过的厉害凶器。再加上一篇鬼话,这

样任是什么人想加害于他,要是先抢了他的拐杖,他尽可稳住对方,再觅机取回那只拐

杖。

  这个想法未免太玄,但可不是没有可能。董元任为人极之精细狠毒,决不许可任何

可能真个发生。

  他那两道浓眉一皱,倏然把拐杖抛向半空。就在拐杖慾起之际,他的右掌已虚虚一

切。

  杖身特粗那截,当中出现了一圈淡淡的白痕,有董元任已使出白骨阴功,掌风过处,

拐杖已中断为二,不过未分开而已。

  等那根拐杖跌在地上,枝头那一截滚开一旁,内中所藏之物,也跌出来。

  董元任早已防备杖中所藏,乃是遇风生烟生火之类的毒器,双掌之上已运足十成功

力。

  谁知滚跌地上的,竟是一卷黄绢,此时已摊在地上。

  董元任怨声道:“树枝之中能够生出这等物件么?”

  老人许旺惊得目瞪口呆,仰头悲叹道:“贝迦大师,贝迦大师,你老这不是害我

么?”

  七步追魂董元任深知一个人在最危险的生死关头,决不可能伪装得如此巧妙,任是

最擅长演戏的人,到此也将失去表演天才。

  当下低哼一声,走到那两截拐杖处,低头细看。杖中那卷东西,分明是黄绢卷成一

束条轴。

  他迟疑一下,弯腰去捡,手掌刚刚要碰上黄绢条轴,突然停住。

  侧目极快地一看,只见那老人许旺面上也流露出急切知道这个秘密的神色。

  “要是条轴上附有剧毒,我这一取,岂不中了毒计……”

  这个老头真是思虑如海,周密无比,站直身躯,道:“太古怪了,我平生见过千奇

百怪之事,却没有一件比得上今日所见所闻。”

  许旺身躯不住发抖,因为那董元任眼中又露出凶光。

  七步追魂董元任又道:“这件东西看不看也不要紧了,现在叫你们小孩子进来……”

  许旺颤声道:“庄主你老大发慈悲吧,小老儿宁愿以身代替……”

  “不行,我吩咐你做什么,你就照办。”他严厉地说。

  许旺不敢多言,便大声叫,一忽儿那二男一女共是三个小孩,部奔进来。

  董元任阴森森地笑道:‘这些孩子长得很可爱。”

  许旺连声应是,又令孩子们向董元任叩头见礼。

  董元任道:“随便叫一个孩子把那条轴拾起来……”

  许旺这才知道这个杀人不眨眼的魔星,打的竟是此等主意。

  他登时舒口大气,唤道:“俊儿,快把地上那卷黄绢条轴拾起来,送给董庄主……”

  那个最大的男孩立刻跳起来,把绢轴拾起来,规规矩矩地举双手送到查元任面前。

  董元任并不去接,道:“孩子,把它打开……”

  那绢轴上并无绳索捆缚,因此那男孩子很容易便把那卷黄绢摊开。

  只见绢内写满朱字,董元任立刻取了过来,细细视看。

  开首的一段事迹较大,生似是卷首的战语。

  董元任迅地阅着,第一段写着:

  “武林之秘,至开卷时,已历四十年矣。老衲贝迦,敢请以此秘密,换取老衲恩人

一命,以了昔年救命一段因果。”

  董元任在鼻子里哼了一声,忖道:“这老和尚倒会弄点狡猾,什么武林之秘密值得

如此大惊小怪?”

  转念又想道:“纵然真是极了不起的武林大秘密,但我看完之后,仍然不肯饶他们

性命,老和尚难道能够从西方回来反对吗?嘿……嘿

  他继续看下去,只见黄绢上写道:

  “老衲擅长佛门降魔大法,号称为密宗第一高手,所炼之密宗无上心法大手印功夫,

天下未有人能接得住老衲三掌……”

  董元任微微一晒,忖道:“老和尚自吹自擂,毕竟是什么缘由?“

  再看下去时,绢上说道:

  “老衲胞弟毒龙尊者尽得我密宗真传,忽然为恶,多年苦行,败

  董元任看到这里,霍然一震,想道:“这真说得上是武林一大秘密了,若然毒龙尊

者尚在人间的话,三危老樵莫金邪便不能称雄天下

  “孽龙逃人中原,怙恶不梭,老衲迫不得已,间关万里,追入中原。”

  其时又在孽龙逃人中原的五年以后,中原绝艺,他已通晓大半,并得九大恶人为助,

行踪隐密飘忽,中原武林,均不知孽龙来历。

  “老衲以密宗心灵感应之法,寻着了他,孽龙甚为知机,不敢与老衲动手。老衲心

存侥幸,冀望挽回天心,便带他到祁连山锁龙潭去,将他囚禁在一具丈二见方的铁箱之

中,这间铁屋半戴浸在寒潭潭中,上面半截开有窗户,可供透气呼吸。该潭深不可测,

如若沉下去,一来太深,水底压力极大,血肉之躯无法忍受。二来潭水特寒,尤其是潭

底,人类决抵受不住。”

  “这间铁屋位于潭心,两边用铁链绷住潭岸巨石,孽龙如敢逞强妄想震破铁箱,因

为铁链接驳之处制作精巧,加以老衲已用神功隐蔽,无法查出,非沉人潭底不可。”

  “老衲在潭边露天跌坐,绝食四十九日,冀望感动孽龙,悔悟前非,随我返藏,同

时告以四十九日不痛悔前非的话,便需幽囚铁屋中达四千年之久。”

  “四十九日后,老衲已垂垂饿毙,但孽龙仍不悔悟。老衲只好怅然离开,临行时授

以贝叶金钟一具,但出潭未几,便见贝叶金钟经溯泉而上,当是被他弃掷潭中之故,方

知天心难挽……”

  董元任看得十分有味,他一生阴毒多疑,生怕让许旺这等人瞧见黄绢上字迹,便步

出屋外,边走边看。

  “这一切本在老衲算中,回望寒潭,烟雾迷茫中,老衲携来的苍猿,正卸捧山果,

从铁链上飞渡到潭心铁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8章 锁龙潭铁屋困毒龙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白骨令》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