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骨令》

第20章 天杀星断臂伏山神

作者:司马翎

黑蝙蝠秦历见有人搦战,自然起坐离席。铁镜飞霜查基微一凝思,便淡淡道:“十五招足够了,点到为止,不必伤他性命。”

他的声音虽然不大,但此刻会场之人注意力均集中在这一席之上,是以全都听到他所说的话。

黑蝙蝠秦历明知这位查二哥一生智勇出众,言必有中,尤其是他刚才并非信口说出,而是细过思索才这么说。

因此他不敢轻轻把这几句话放过,细一寻思,猛可醒悟自己一对判官笔的招数,那铁锈飞霜查基全都知道,第十五招时,正是以守为攻的奇奥手法逐鹿中原之式,根据以往不下大小数百战的经验,这一招出时是立决胜负的一招。

除了自己判官笔的招数之外,他相信查基一定在事前早已对那顾御风的吴钩剑有所了解,因此才特别用话点明这一招。

他虽是潜心,但脚下仍然向外走,表面上一点也瞧不出来。

黑山神杜大云洪声大笑道:“顾老弟可听见了么?以查当家的口气,竟是说你过得十五招就算是赢啦,哈……哈……”

顾御风心中大怒,暗忖那铁镜飞霜查基当真欺人太甚。

杜大云又洪声道:“当然顾老弟你不会承认此言,不过以愚兄看来,目下也不过是稍为印证一下,各露身手,你上去陪秦兄玩个二三十招之后,也就可以罢手。”

顾御风道:“小弟自当谨遵大哥之命。”

他大踏步走出,就在两席之间的空地上,和黑蝙蝠秦历相遇。

两人各掣出兵器,说了几句场面上的客套话,然后摆开门户。

黑蝙蝠秦历为人精悍老练,暗忖今日几乎是自己多年来第一次在江湖上公开露面,这一仗的对方虽然不是天下武林震动的高手,却也不能有丝毫大意,尤其是只许胜不许败。

是以他运集全身功力,尽聚双笔笔尖,口中喝声:“顾兄小心了。”身形已欺扑上去,一招“劳燕分飞”,左手铁笔直取对方握剑腕臂穴道,右手笔却振出七八点寒光,分取五官咽喉等要穴。

他一出的的招数不但奇奥毒辣,而且功力深厚,只看得全场群雄都为之凛然。

顾御风吴钩剑疾地扫出,一招“迎风举袂“,剑势到处,轻轻易易就把秦历攻势破解。

秦历口中喝声采,手中双笔疾运如风,嗖嗖嗖一连三招猛攻过去,但见笔影漫天匝地涌去,把个英姿飒飒的顾御风卷罩住。

顾御风感到对方笔上内力沉重如山,暗忖此人如此了得,如果当真力拼下去,恐怕最后还是自己要输他一着。

他转念之际,手中吴钩剑也施展出自己浸婬多年的吴钩追魂剑法,见招拆招,居然只让对方逼退两步就挡过这凶猛的三招。

这顾御风的剑法以快见长,对方笔势刚刚一缓,立刻乘机反攻,施展出仗以成名的吴钩追魂剑法,但见一片剑光从平地涌起,宛如狂飚急雨般反卷过去,转眼之间,已连攻了八九招之多。

他的剑法一气呵成,剑剑接衔严密,看上去简直无懈可击。

这时全场采声雷动,大家都替那后起之雄打气加油,同时大家都感到这刻黑蝙蝠秦历虽然毫无败象,可是在顾御风这等绵密不断的功势之下,似更难以在一二十招之内找到出手反攻之机。

因此大家都等着看顾御风攻到十五招之后,黑蝙蝠秦历如何自处?

天杀星万人奇俊眉一皱.望了铁镜习查基一眼,轻咳一声。

铁镜飞霜查基微微一笑,竟不转眼看万人奇,口中低低道:“别急,还有三招……”

话声甫歇,那顾御风竟自攻了两招,还剩下第十五招,只见黑编幅秦历勉勉强强向左方退开。顾御风斜截上去,剑光直洒出去,攻势奇辣异常。

全场群雄见他气势如虹,英姿飒飒,不禁都喝声采。

黑蝙蝠秦历突然奇快绝伦地猛可一旋,双笔先后击出。

这一招反守为攻,出手之际,身法奇突难测,当真没有一人想得到黑蝙蝠秦历会有这么一手,如雷般的喝采声骤然中断,只剩下一片静寂。

这时呛地大喝一声,顾御风手中吴钩剑竟吃秦历的判官笔击个正着,不觉剑势一滞。

秦历另一只判官笔带着尖锐啸风之声,在那顾御风胸前半尺之处急划而过。

两人陡然分开,黑蝙蝠秦历面含笑容,缓缓道:“顾兄剑法高强,兄弟甚感佩服,今日之战,就到此处为止可好?“

这时不但其他的人,连顾御风自己也有点迷惑不解,只因对方另一只铁笔只能在自己胸前半尺处划过,就算他笔上练有奇功,能够在一尺之内,发出暗劲伤人。但刚才似乎并无所感,因此他这时蓦地提议结束此战,倒不知是什么原因?

他向四周盼顾一眼,但见人人都露出诧色,可见大家都看不出其中有何奥秘,于是转念想到也许秦历自知已在短时间内取胜,所以出言提议结束此战。

他自然不便拆穿对方心意,于是微笑握剑道:“秦兄功力深厚,手法神奇,兄弟是望尘莫及……”

双方客气了几句,各自退回。

闪电手吕柏岩冷笑道:“那厮还说十五招之内要赢得顾兄弟,嘿,嘿,这等牛皮可不是随便可以吹得的。”

杜大云倒是一方之雄,虽是粗豪不羁,但却不轻率,想了又想,终不敢随便评论。

再看那边席上,先是查基举杯贺那秦历,跟着就是天杀星万人奇,那神态情形生似黑蝙蝠秦历已经赢过了。

另一席上的蜂女范桃红等也都不大明白,她为人甚是精细,自然更不肯随便评论。

顾御风把一切情形看在眼中,暗付那铁镜飞霜查基有意登上北六省黑道盟主宝座,日后还得号令北六省的同道,是以今日之事,如果不是确实那秦历赢了,他焉能装假,否则日后被黑道同人得悉,他如何还能统率7

这么一想,登时感到坐立不安,霍地起身,走到铁锈飞霜查基那一席上,先向席上之人拱手为礼,然后单独向查基低声请问。

铁镜飞霜查基也低声道:“顾兄下问及此,足见心思慎密,适才秦历那一招只有我等数人晓得,那一笔划过你胸前之时,其实练就了撒手的招数,只要他一放手,判官笔就插人顾兄胸膛了。”

顾御风听得大为愕然,迅速回想一下当时的情形,果真正是这样。

那铁镜飞霜查基注视着对方表情,这刻已知对方已参透其中道理,便立刻道:“秦历这一招乃是他不传之秘,外人中顾兄还是第一个知道其中奥妙的人,但愿顾兄万勿当众宣布。”

他这么一说,顾御风便大有理由不须说出来,于是面子上也可以保存。

这一来对查基他们大是感激,敌视之心刹时化为灰飞烟灭。

黑山神社大云等顾御风回席之后,见他不说什么,也不便动问。当下起身洪声道:“兄弟刚才已把话说过,如何自处,还请查兄和范姑娘发表高论。”

蜂女范桃红娇媚地笑一声,缓缓道:“我倒没有什么意见,还得先向查兄请教一事,那就是如果当了北六省盟主之后,不知有何好处?”

查基慢条斯理地道:“这好处一时也说不完,兄弟随便说说,第一是盟主之令,通行于北六省及关外,违者随意处置。第二是所有独霸一方的同道,历年所得的宝藏均须向盟主公开,如盟主喜欢,自然可以取走。”

他突然停下来,双目炯炯扫射全场一眼,然后又道:“兄弟以为单单这两点好处,也值得掷头颅拼上一下了,不知各位认为是也不是?”

蜂女范桃红和黑山神杜大云听了这话,一方面是心头大震,一方面则贪念大炽。

她举目向黑山神杜大云望去,只见那杜大云正好也向自己望来。双方各含深意地微笑一下,这一下微笑纵是不知底蕴的外人看了,也知道他们并非互有谅解的会心微笑,相反的却是互相有所图谋的意思。

那铁锈飞霜查基也含有深意地笑了一下,只看得天杀星万人奇。黑蝙蝠秦历等人满腔疑惑,莫名其妙。

蜂女范桃红突然大声道:“查兄说出这两点好处,小妹可就有点跃跃慾试呢!”

黑山神杜大云似是不甘示弱,仰天大笑道:“兄弟也大有逐鹿之意,不知除了我等三人之外,可还有想染指盟主宝座的人没有?”

这话一出,全场之人都互相望来望去,但等了半晌,仍然没人答腔。

站在厨子群中的七步追魂董元任突然如有所觉,但他为人老练深沉已极,明明想瞧一瞧右边丈余外的一个人,但他却先向左方望去,慢慢退到一个厨子身边,这才装着无意向右边望去。

目光到处,只见一个厨子聚精会神地向场中凝望,这人只胜下一条右臂,这刻紧紧捏住拳头,满口的牙咬得吱吱直响。

他瞧了一眼之后,那独臂厨子忽然变得十分轻松,看他的样子很想手舞足蹈欢叫一番。

董元任乃是被那独臂厨子咬牙之声惊动,他这个身为天下黑道盟主之人,经验何等丰富,为人何等精细老练,这等咬牙之声,落在别人耳中,决不致引起太大的注意。

可是七步追魂董元任却样样都有研究,他能够从一个人磨牙之声听出此人有否武功,以及武功深浅。

这是因为昔年他初出道之际,时时有黑夜入屋杀人复仇之事。其实他时常听到人们在夜晚作梦之时,发出刺耳的磨牙声。

他一向机警精细,大小事都不会遗漏,其实他忽然发觉可以从这种刺耳声中,查出那人有否武功与及深浅。

经过多年研究之后,他已经能够一听之下,就完全知道那人的武功底细。

而刚才那独臂园子咬牙之声,传人他耳中,登时发觉那人内功不弱,虽然算不了一等高手,但在江湖之上,也是可以称名道姓,雄霸一方。

董元任发觉之后,不动声色地走开,才转眼瞧看。一见那人竟是个厨子身份,不禁大为惊讶。

他瞧了一阵,心中已有若干结论。

这时,那边三席上已获致初步的结论,那就是先较量武功,如果有一方能令得大家心服口服,那就登上北六省盟主宝座。

这话说起来简单,但做起来却大有困难,只因目下是鼎足三分的局面,并非双雄对峙,因此技术上便发生困难。

例如那铁镜飞霜查基先和黑山神杜大云火拼时,闹个两败俱伤,而此时蜂女范桃红却渔翁得利,这等结果焉能教人心服?

退一步说,纵然查基及杜大云双方无力再争,不得不服,但在场目睹之人,必定不肯服气,因而日后号令北方同道之时,不免发生困难。

是以结论虽然获得,但三方面均未动手,大家都在思忖较为妥善公平的办法。

铁镜飞霜查基本来不把那黑山神杜大云及蜂女范桃红放在心上,但他为人沉稳,虽然自信必胜,却也不肯冒失。

关外黑道总瓢把子天杀星万人奇倏然一声长笑,起身朗声道:“既是大家一时想不出好办法,那就先派些别的人上场图个热闹如何?”

他说话时大步走出三席之间的空地上,双手叉腰,一派气势凌人的样子。

冀鲁派的闪电手吕柏岩蓦然纵了起来,冷冷道:“万当家的这话正合我意,兔得场面冷清清的……”

万人奇转眼望望蜂女范桃红那边,道:“范姑娘也派个人出来怎样?”

蜂女范桃红向他媚笑一下,热力四射,只把其余的人弄得心摇神荡。

她点点头,道:“万当家的既然这样说法,小妹自然遵命。”她的眼光扫过自己席上,轻轻道:“哪一位有意出去显显威风?”

她的目光一直在对面的两个中年大汉上溜来溜去,分明属意他们。

其余的人都识趣地不作声,要知那两名中年大汉一个是黑道上大名鼎鼎的独行剧盗夜游神邹晓,一个是曾在少林学艺的外家名手铁金刚柳嘉,这两人均是蜂女范桃红人幕之宾,一皆为她尽忠效力,被她视为左右两只臂膀。

至于太原浪子张永则比邹柳两人历史短得多,因他床第功夫极佳,武功也甚是高明,于是与邹柳两人分庭抗礼,成为蜂女范桃红裙下三员大将之一。

那邹晓、柳嘉两人出道已久,谙知昔年七步追魂董元任闯荡江湖时的惊人事迹,那天杀星万人奇当时威名极盛,不是泛泛之流。

这两人心中有数,都不想贸然出手,最好先瞧瞧万人奇的功夫,那时便较易对付,是以都设法躲避范桃红的目光。

太原浪子张永见蜂女范桃红不示意于他,不禁妒火中烧,挺身道:“大姐我干头一阵怎样?”蜂女范桃红柳眉轻皱,但这刻却不便驳回,只好道:“你要多加小心。”

太原浪子张永纵出去,阴声细气地向万人奇吕柏岩道:、“兄弟久仰两位威名,特地请名出来向两位领教。只不知目下我们有三个人之多,如何个动手法……”

他出来,天杀星万人奇心中大感不悦,疾然向校女范桃红瞥了一眼。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0章 天杀星断臂伏山神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白骨令》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