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骨令》

第21章 历火劫六日悟神功

作者:司马翎

峭壁上的声音飘下来,道:“查基你大可闯上一闯,老夫决不劝阻于你。”

查基凛然应道:“我自然要试上一试。”说着,已举步向出口处奔去。

突然有人喝道:“站住。”这声音发自坪中,口吻威严无比,而且语音宏亮已极,震得众人耳中隐隐作疼。

千余对眼睛都向发声之处望去,只见一个相貌威严的中年人,缓步走了出来。

查基一眼望去,惊喜交集,远远就双膝跪下,大声道:“小弟不知大哥竟又驾临此地。”

众人一看这等形势,登时已知这个身穿长衫的中年人,定然是天下黑道盟主七步追魂董元任。大家都感到已有生机,不由得齐声欢呼。

两旁峭壁上无数火光猛然飞掷下来,原来南极一老吉晨光已发动攻势。

震地的欢呼声蓦地中止。草坪上突然发出一阵一阵眩目火光,原来是峭壁上抛下火葯,所以许多处有火光突然冲起。

这一来把草坪上照得更是明亮,只见那七步追魂董元任仰天吸一口真气,倏然间身形冲霄而起。

但见他宛如蹑空而行,转眼间已腾升了三丈有余,然后在峭壁上踹了一脚,身形便突然改了方向,平着向左方飞出两丈,再向峭壁踢一脚,腾空又起。

这七步追魂董元任老谋深算,明知竖直冲上峭壁,必遭对方暗器密集攻击。料定对方想不到他能在空中改变方向,同时也可以向那逾千的江湖豪客们露上一手,教他们佩服得死心塌地。

他一上了峭壁,只见峭壁之上火光熊熊,堆积的木柴及油葯之物并不多,显然由于时间短促,运上来的物资不多。由于下面草坪上的人个个都是黑道中人,耳目灵警,是以不便事先把应用之物运上来。

火光之下,只有一个人屹立不动。那人一头白发,面色红润有如婴儿,左手一支钢制拐杖,右手提着一支两尺长的利剑。

七步追魂董元任冷冷一笑,道:“吉老儿,咱们以往虽然时时作对,但难得碰上头,这一回你还跟不跟我动手?”

南极一老吉晨光明知七步追魂不但在黑道中武功最高,就算在武林各大宗派中,也罕有敌手,自己实在弱他一筹。

不过他也毫不畏惧,微微一笑,道:“董元任你直到今日尚能称雄于天下,第一明智之举,就是两次三番在绝对优势之下,仍不过份为难老夫,今晚之事,你也看得出来,老夫立即下令撤退,你看怎样?”

七步追魂董元任颔首道:“好吧,但路上若遇上我昔年手下,你可不能动手。”

南极一老吉晨光微微一笑,道:“那个自然,老夫看你武功似乎又有精进,几时到京师住住如何?”

董元任询问地哦了一声,道:“你解退五省总捕头之后,就供职大内?”

南极一老吉晨光点点头,道:“老夫走啦,此事请勿泄漏……”话声中已寻路跃去,转眼不见。

七步追魂董元任放走那南极一老吉晨光自然有他的道理,要知他能够统率天下黑道,号令宇内,势力之大,无与伦比。

但如果得罪了武林中的门派,他还可与之一斗,却万万不能把官家得罪,不然的话,任你武功再高,最后仍逃不了败灭的命运。

那南极一老吉晨光走了不久,峭壁下就传来数声枭呜。

七步追魂董元任微微一笑,迅即纵下峭壁,果然见到那巫曲亭和号称杀人王的娄氏兄弟。

当下他们绕四小天门正面通路,这时因已无人添火,隧道中的火势大弱。

七步追魂董元任施展出他震惊天下的蹑空之术,凌虚飞渡过那熊熊烈火。

他身形甫现,草坪上逾千黑道豪雄,都齐声欢呼呐喊。

七步追魂董元任这时竟忘了追杀那毒手神狐简立之事,在欢呼声中,走到草坪中央。

铁镜飞霜查基率着黑蝙蝠秦历及蜂女范桃红、黑山神杜大云、胡良宾、尉迟斌、顾御风、邹晓、柳嘉等人上前参见。

那天杀星万人奇也要挣扎过来,董元任禁止他妄自移动。

这时可热闹极了,甘陕、冀鲁、秦晋、关洛等一带的黑道中人,依着名气辈份,一个个上前谒见这位威镇天下南七北六以及关外黑道的总盟主,旁边自有查基等人一一介绍。

等到这些人都上前谒见过之后,七步追魂董元任目光忽落在远处一个人身上,那人骇得双膝发软,浑身发抖。

原来那人就是早先领董元任进来并负责招待的胡金。

七步追魂董元任自然不会责怪这等下人,不过心中不免觉得早先的经过甚是滑稽。

这时隧道中火势更弱,忽然人影连闪,三个人联袂飞纵进来,奔到董元任面前。

众人看时,大多认得最左边的一个是关洛道上鼎鼎有名的巫曲亭,其余的两个,长得身量一般高矮,双鬓微霜,面白无须,双眉甚浓,而且都连结成一道,射出腾腾杀气。

巫曲亭高声道:“奉大哥之命,已把龙门娄家兄弟传来。”

那娄氏兄弟恭恭敬敬上前行礼,这两兄弟的名气在黑道上极是响亮,平生以杀人为乐。此时众人一见他们这副长相,都暗暗感到胆寒。

七步追魂董元任威严地摆摆手,这一干人全都退到他背后列队站好。

董元任向千余北方黑道之人勉励了几句话,然后就由这些头儿们簇拥着出了小天门,回到开封城内。

他们在胡良宾的总舵内,另开数席,洗盏添杯。那蜂女范桃红全部心思都注在董元任身上,时时献殷勤飞媚眼,弄得董元任心族摇荡,不过他为人城府深沉,并不轻易流露出心中情绪。

董元任记起逆女董香梅之事,便立即下令动员所有的手下彻查全城。

翌日早晨,已得到消息回报,敢情那董香梅化装成一个妇人,已经在南门外不远处开了一间麦食店,她自家坐在柜上,镇日注意着道上来往的人。

她虽是化装得很好,但董元任发动了北方所有聚在开封府的人查探,她如何瞒得过好些老手的锐利目光。疑窦被发现之后,再一细查,便弄出真相报与董元任。

这时董元任正在练功,闻报之后,便下令重赏查出之人,同时严命不得惊动于她。

他自个儿忖思了许久。突然传令顾御风到他卧室之中。

顾御风进来行礼后,七步追魂董元任道:“我身上尚有要事,目下无法留此,有个艰巨使命想请你去做,但我说出来之后,你办不到的话也不要紧,却须直说。否则就必须达成任务。”

顾御风心想这正是立功良机,连忙恭声答应。

董元任道:“逆女香梅现在南门外开设麦食店,你设法和她认识,不拘任何手段,甚至取她性命也无不可。但要探出两件事情,第一件

她在那儿开设麦食店,等候何人?第二点最是要紧,就是设法查出她盗走我的白骨令是随身带着,抑是被别人取走?”

顾御风立刻明白那位总盟主的意思,要自己凭着英俊相貌,与她结交,然后探出隐情。

这等事说难不难,说易不易,如果她喜欢自己,则查此二事易如反掌,假使她不喜欢自己的话,那就难于上青天了。

他踌躇一下,道:“总盟主之命,属下焉有置喙余地,若然总盟主不见怪的话,属下就坦白说出心中顾虑。”

董元任简短地道:“你说。”

顾御风道:“属下奉命前往,自是用尽心力手段,但成与不成,则非属下所能预料。”

七步追魂董元任哼了一声,心中陡然生出主意,道:“你尽管去,设若不能成功,只要不让她惊觉是我所派遣就行。”

顾御风衔命自去,七步追魂董元任立刻又命铁锈飞霜查基派人把杜大云、范桃红召来。

这两个一方之霸到达之后,董元任简洁地道:“两位马上命人以八百里飞马的速度,把宝库中那半张宝藏秘图取来。”

这时的七步追魂董元任在黑道之中简直变得像神明一样崇高权威,杜、范两人得了此令焉敢怠慢,立刻出去派遣人手。

铁镜飞霜查基感到万分讶异,道:“这事小弟还未向大哥禀告,有意使大哥惊奇一下,想不到大哥居然早就洞悉了,当真使小弟敬服

七步追魂董元任这刻才想起那个毒手神狐简立,登时又泛生派人追杀之心。

可是查基这一句话,又打消了他的意思。

要知七步追魂董元任也有他的打算,那就是查基虽是可以寄托心腹的盟弟,但能够令他莫测高深的话,自然更妙。

因此,如果一派人追杀那毒手神狐简立,这个神秘立时就此揭穿。

他心意一决,只淡淡一笑,道:“这等事何足为奇,不过为兄倒是急于要取得那枚长春子。”

查基暗忖道:“若果大哥想获得蜂女范桃红,根本不须那长春子,只看蜂女范桃红对大哥这等神情,就可知她的心事,那么大哥要这枚长春子何用?难道要对付香梅侄女?”

要知铁锈飞霜查基虽是董元任的盟弟,但关于董元任掌管的那支白骨令的秘密,也就是说那支白骨令在人在,令毁人亡的秘密他仍不晓得,是以真想不通为何董元任这等狠辣对付自己亲生女儿。

那顾御风出去之后,思来思去,先换上一件破烂衣服,蓬头赤足,涂污了面手,扮成贫苦挑夫,拿着扁担走到南门之外。

只见城门外半里处一列屋宇,倒也是人烟稠密。大道上往来的旅人甚多,因此那一片屋宇紧接大道的两列店铺,生意颇觉不恶。

他走过一间麦食店,只见店内客人颇多,那柜台设在门口,一个不大整洁的妇女在柜后收钱。

这少妇头发蓬乱,面色黛黑,乍望过去毫不显眼。但他却是有心人,因此细细一看,便瞧出此女轮廓甚佳,眉毛秀丽,那肤色似是人工所为。

他怕被她看出破绽,踅开一旁,绕到店侧,四下观看,忽然发现在店后有一间屋宇出租。

顾御风大喜,立刻转入城去,换了一副富贾衣服,带了两口皮箱,便一径出了南门,故意在她店铺门前流连一下,然后转到后面,把那座屋子租下。

等到黄昏之际,他一切已经布置好,就到麦店买酒饮,并且吃了两大碗面。

这等行径落在董香梅眼中,自然看出他不是真正的生意人。因此她暗暗用疑惧的目光注视他。

顾御风一直都没有瞧她,只时时戒备似地向店门外面望去。

他饮完酒吃完面后,就起身付帐,摸摸身上,忽然露出尴尬的笑容,走到柜台边道:“我竟忘了带钱在身,大嫂你叫个伙计到后面拿吧,我就住在后面,今日才搬来……”

董香梅点点头,叫一个伙计跟他前去取钱。

顾御风回到屋中,装模装样地从皮箱内取钱出来,交给那伙计,心中却甚感失望,因为董香梅竟不亲自来取。

那伙计走了之后,他掩住门,在那并不宽大的堂屋中踱来踱去,忽然感到好像有点异状,但又查不出这感觉从何而来。

过了一阵,大门响了两下,顾御风眼珠一转,登时明白是怎么一回事,立刻纵到门边,沉声道:“谁?”

门外那人道:“是我,前面面店的掌柜。”

顾御风故意透一口大气,拉开大门,只见那少妇站在外面,一身宽大衣服,竟瞧不出身材。

她手中捏着枚铜钱,道:“刚才多算了几枚,对不起。”

顾御风故意暴躁地道:“几枚铜钱何必拿来拿去的,你赏给跑堂的不就完了。”

董香梅低头谢一声,正要转身走开,顾御风突然道:“大嫂慢走,我有个朋友老是缠我,所以我暗暗搬到此地,打算安安静静住上几个月,如果有人问到,你切切不可说我在此处。”

董香梅道:“我连你老贵姓也不晓得,自然一问三不知。”

她走了之后,顾御风微笑忖道:“敢情是她在外面偷窥我的动静,如果我不是有为而来,恐怕不会感觉有异。此女既是总盟主的千金,家学渊源自是不凡.我万万不能疏忽……”

到了晚上,面店已经打烊。

顾御风早就匿伏在店内暗处,那是他日间早已看妥当并曾加以布置,可以瞧得见那董香梅房间的两大部分。

他屏息静气匿伏不动,已有大半个时辰之久,好不容易等到房中灯火投亮,见到董香梅在房中脱下外面那套污秽宽大的衣服。

顾御风不禁神摇心荡,敢情董香梅身材娇小而丰满,体态迷人,更兼她已经洗掉面上黛黑颜色,挽好头发,竟是个千娇百媚的美女。

她拿了两件贴身亵衣换掉,可惜换衣之时,刚好躲到顾御风瞧不见之处。

但是顾御风凭着想像,却几乎见到一个白晰迷人的胴体展现在眼前。

第二日,顾御风三餐都在那面店进食,他仍然一眼都不看她,似乎无睹于她的存在。同时,他在食面饮酒之时,总是不停地戒备着门外的情形。

这顾御风相貌甚是英俊,身量也雄壮威风,因而越是显得潦倒窘困,就更加令人替他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1章 历火劫六日悟神功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白骨令》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