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骨令》

第22章 迷心诀玉女不认郎

作者:司马翎

  青阳老道长呛的一声,已掣出背上另一柄松纹古剑,左手大袖一挥,呼地发出一股

凌厉已极的内家真力,封住头顶。

  这位名震武林的老道长如此紧张应付,倒把谢文奇和徐若花两人骇了一大跳。

  那人见青阳老道长撒出长剑,倏地横飘丈许,轻如落叶般落在地上。

  青阳老道长缓步上前,朗朗道:“贫道风闻昔年纵横天下的九大恶人新近均已再度

出现,并且群集华山,似乎有所图谋,今日亲眼得见阁下,足证传言不讹。”

  那人站在地上,比常人矮上半截,这时怪眼一眨,道:“我听说峨嵋牛鼻子颇有两

手,目下看了你刚才那两记紫府飞符神功,果然有点门道。你老远跑到华山来,大概是

应邀护炉炼剑了,是也不是?”

  青阳老道长一捋长髯,颔首道:“贫道不必相瞒,确实为此而来。”

  他们对答至此,徐若花及谢文奇都听明白这个矮子原来乃是九大恶人之一,无怪青

阳老道长这等戒惧小心。

  却听对方又道:“看你的样子,大概是玉阳牛鼻子的小师弟青阳道人了?我是矮猿

王沈田,大约你从外形上也认得出来,不要多说。我只想问一问你,你那老牛鼻子师兄

死后,听说他所擅长的紫府飞符神功已经失传,百年以内.定然无人练得成功,怎的你

居然在百年限内又练成了?”

  徐若花和谢文奇听了这话,如坠五里雾中。都感到那矮猿王沈田的话问得太过奇突。

  只因那紫府飞符神功既然是峨嵋派的秘传心法,则青阳老道长这一门功夫,自然不

是奇怪之事。

  偏偏那沈田会因而大惊小怪,并且又说出百年以内无人能够练成的话。

  而这话又是昔年峨嵋掌门玉阳真人亲口所说的。这一来不免使得这两个年轻人感到

大大迷惑不解。

  青阳老道长微微一晒,道:“先师兄昔年坐化之际,虽然有此感慨忧时之语,但天

下之事,只要有心不避艰苦险阻全力以赴,却未必不能扭转乾坤,沈老施主何须惊讶若

是?”

  矮猿王沈田面上掠过迷惘之色,虽是一闪即逝,却也足见此事在他心中勾起无限疑

惑。

  青阳老道长突然问道:“与老施主齐名的其余八位可都到达华山了么?”

  矮猿王沈田道:“你不要慌,九大高手目下只剩七位,阴阳二童项家兄弟已经逝世。

除了这两位已死的不算。其余的人是全部到齐。”

  青阳老道长道:“你们七人再加上七步追魂董元任,声势果是浩大难当,不过使贫

道百思不解的,就是华山道友们这次炼剑,难道对诸位关系如此重大?莫非此剑一旦炼

成,诸位都不能抵挡么?”

  矮猿王沈田仰天冷笑道:“笑话,区区一把剑就奈何得我们兄弟么?不过天机不能

泄露,你们等着瞧好了。倒是你背上另一柄朱红色的长剑形式奇古,看来颇具威力,那

是什么宝剑?”

  青阳老道长道:“此剑乃我玄门降魔无上利器,名日屠龙,大概老施主也听过此剑

之名吧!“

  矮猿王沈田面上露出讶色,道:“哦,那是屠龙剑么?你可有屠龙剑诀?”

  青阳老道长也为之一怔,道:“难道那剑诀在你们手中么?”

  矮猿王沈田怪眼连眨,突然间长啸一声,转头就跑,他的身法奇快绝伦,转瞬间已

失踪迹。

  青阳老道长倒被他这种突如其来的举动,弄得莫名其妙,但迅即已想到其他的事,

连忙着徐若花、谢文奇一同驰往白云山庄。

  那白云山庄占地甚大,庄内饶有园林亭谢之胜。

  他们三人走人庄内,绕穿过不少树木亭阁,最后走到一座宽大的院落之内。

  院内当中建造了一幢花岗石的屋子,后面有个大烟囱,此时冒出阵阵火烟。在屋子

左边搭有一个高约丈半的宽广木架,架上堆着小山也似的煤。架边有具铁制滑管,伸到

石屋一个洞口内,木架上的煤块就是从滑管输人屋内火炉之中。

  这座院子的气温显然比他处高得多,那幢石屋只有一个门户,从这道门户进去,还

得经过两道门户,方能到达炼剑的密室,巨大的火炉则在密室之后。屋内特别装设有透

风设备,是以身怀武功之士,倒也还可以抵御这等高热。

  院落四周都有庄中庄汉放哨守望,他们已奉严命不得出手阻敌,只许通风报信。任

得敌人侵人院中,由于炼剑之所四壁均是极厚的石墙,敌人决无法下手,必须由门口进

去。于是门内守候的高手就可以群起应战。

  这等布置完全是守御之势,假使敌人侵人院落之后,误以为屋内火炉必须外面木架

上的煤供给人力,因此下手截断的话,敌人为了等候反应,势必在外面等待屋中之人出

来设添煤块。

  其实这一来却反而中了华山派的计谋,只因他们在屋内的地下室中,已堆积满足够

的煤块,外面的输煤架平时固然有用,但必要时却可以弃而不要。而这一来对方却正好

中了他们所希望的拖延时间的计策。

  青阳老道长和徐、谢两人步人石室之内,但见这第一进屋子甚是宽广,只有十余只

木椅和茶几,此外别无他物。

  第二道门户开在左边角落处,第三道门户则开在第二进屋内左边角落里,这样可以

避免让敌人笔直冲人。

  这时在第一进屋内有好几个人在座,一是华山派掌门人金莲神尼,在她身后有两名

中年女尼肃然侍立,身上都背着长剑。

  在她左边坐着一位胖大僧人,面色红润得有如婴儿,那僧人身后有个眉清目秀的小

沙弥,扶住一根粗如鸭卵的禅杖。

  在金莲神尼右边有一个中年秀士,身穿淡青色长衫,左手捧着一卷旧书,腰间却插

着一支铁笛。

  再过去坐着的是个衣衫褴褛的乞丐,怀中抱着一个巨大的半红色葫芦,在那葫芦口

有条钢链系住缠到腕上,似是生怕睡觉中被人偷走,所以用钢链缚紧。

  这个乞丐年纪甚轻,大约不到三十岁,身上衣服虽是千补百缀,但十分干净,面目

也相当韶秀,可惜长得一个酒糟鼻子。

  乞丐过去就是白云庄庄主葛澄之,再过去就是龙女白菊霜。

  青阳老道长一进来,大家都起身迎接。

  老道长眼光一扫,认出在坐的几个江湖奇士的来历,便捋髯笑道:“贫道听说少林

寺雪杖大师驾到,连忙赶来相见,却想不到同时幸晤几位风尘异侠。贫道慕名已久,今

日却是第一次见面……”

  金莲神尼接口道:“既然老仙长和这几位道友乃是初见,贫尼就替大家介绍一下。

这一位是书痴仲泽卿,这是醉乞纪淦,都是现今江湖上威名显赫的风尘奇士,敝派此次

炼剑,惊动诸位驾临,虽是心中不安,但却可望厥功告成。”

  青阳老道长与那书痴仲泽卿及醉乞纪淦客气了几句之后,就在金莲老尼左边与少林

雪杖禅师并肩落座。

  这位老道长霜眉轻轻一皱,道:“贫道适才路上碰见九大恶人之一的矮猿王沈田,

从他口中得知此次虎视贵派练剑的敌人,声势极为浩大,计有九大恶人中的七个,即是

除去阴阳二重项氏兄弟二人。据说这两老魔均已孽满去世。此外,还有七步追魂董元任,

此人武功极强,不在九大恶人之下。”

  金莲神尼道:“敝派此次练剑,想不到招来如许强敌,这九大恶人均非寻常魔头可

望其项背,倒不知是因为何故以致这些隐遁多年的老恶人尽皆重行出世……”

  龙女白菊霜冷笑一声,道:“这批恶孽满身的恶人魔头大概是恶贯满盈,又复蠢蠢

思动。再者他们此次出世,必须设法树立威名,倾震天下,加上与我昔年私怨,所以趁

本派练剑之际,一齐倾巢来犯,这批恶人虽然不是庸手,但也没什么了不起,稍为可虑

的,倒是一些后辈门人,恐遭池鱼之殃而已。”

  她这么一说,众人都不便开口。金莲神尼微笑道:“贫尼可不是长他人志气,灭自

己威风,他们如果单打独斗,在座诸位谁都可以出手应付。但如果他们仗着人多势众,

事情就大不相同了。”

  蓦澄之接口道:“掌门人说得不错,假使他们不要脸来个群殴,门人弟子们倒是可

虑得很。”

  众人商议了一会,决定集中力量在这座院落之中,那些门人弟子也尽量调集此处,

好在地方宽敞,尽可容纳得下。那一干魔头想冲过这三道门户,凭在座诸人奋力抵拒,

相信还可以阻得住。

  谈完了正事,醉乞纪淦说了声对不起,便拨开葫芦塞,在嘴上咕嘟咕嘟地大口喝酒,

登时全室之中酒香四溢。

  室中气氛似是松懈下来,青阳老道长解下那柄屠龙剑给大家参观,并且说出韦千里

当时奇怪的行为。

  龙女白菊霜细细看过那屠龙剑之后,她乃是剑术高手,是以已发觉此剑有点特别,

剑身锋刃硬中带软,是以使用之际,必须另有妙着。

  她心中恍然大悟,道:“道长不悉此中前因后果,故此对那韦千里的行为甚表惊讶。

关于韦千里以往之事,不必多说。但目前他突然潜入此庄,被师姐及我追上,由我与他

动手,其时他一直不敢取剑,最后身遭剑伤,狼狈遁走。目下我才明白他不拔剑之故,

敢情是此剑他不会使用。这也说明了他为何一见若花和文奇就急急逃走之故。”

  青阳老道长哦了一声,心中却仍然大感疑惑,只因那韦千里昔日在孤岛上赶走九大

恶人之中的冯八公及耿九公两人,不但救了金刀太岁钟旭,也救了徐氏双侠及孤云道人。

如此说来,他于徐若花有救命之恩,龙女白菊霜又为何向他动手?不过目下却似乎不便

细加追问,只好含含糊糊支吾过去。

  到了傍晚时分,众人吃过晚膳,都各自散开,有的练功,有的出外散步。

  青阳老道长自己在庄中幽静之处散步,忽然碰见了徐若花和她哥哥徐安国正在喁喁

密谈。老道长正想避开,那双兄妹却已上来行礼。

  徐若花道:“老前辈如果不见怪的话,晚辈有个疑问想向您老请教。”

  青阳老道长拂髯笑道:“你随意问吧,不妨事的。”

  徐若花道:“就是关于贵派的紫府飞符神功一事,晚辈想来想去,都想不出一点头

绪。”

  青阳老道长笑道:“你当然想不出头绪,但贫道一说你就会明白啦,昔年我掌门师

兄玉阳子在世之时,那九大恶人其中有长蛇阮伦以及胖龙厉七公曾经被敝派的紫府飞符

神功所创,其时固然一方面由于那两个恶人功夫尚未达到后来那等精纯之境,一方面敝

派这门功夫委实有独到的神处。自此之后,九大恶人对敝派严加忌惮,也对敝师兄一言

一动十分注意。当时他们尚未碰上那位誉满乾坤的前辈高人三危老樵金莫邪,仅仅在先

师兄手中吃过亏,大概他们认为武林之中,只有先师兄能克制他们。不久先师兄功行圆

满,坐化之际,曾经因为本门的紫府飞符神功尚未有人传承衣钵,而这种神功非具有绝

世天资才能炼成,所以他当时慨叹说可能在百年以内,这一门神功将成绝响。其实贫道

虽然不到三十岁,但天资禀赋如何,先师兄自然十分了解,虽然认为贫道可以传承本门

全部剑术,可是说到紫府飞符神功,却万万修炼不成。先师兄这句话不知如何传人九大

恶人耳中,此所以他早先十分诧异地向贫道问起此事。”

  徐若花倒底是年纪小,不大会讲究礼数过节,冲口道:“这样说来,难道是玉阳老

仙长看走眼了吗?”

  徐安国忙忙叫声妹妹,跟着便要向青阳老道长道歉。

  老道人微笑道:“不要紧,她正好问中要点。先师兄慧眼通神,怎会走眼,可是由

于他坐化之前一句慨叹之言,竟使得贫道上面两位师兄心中万分不安,此后日日商议此

事,认为总得设法子使这门神功显现于世上,才不负先师兄的殷切期望。经过多日商议,

两位师兄居然决定以他们本身武功,注人贫道身上,使贫道可免去数十年苦功而得以立

刻修练紫府飞符神功。

  贫道虽是竭力反对,却拗不过两位师兄。终于经过三百日闭关之后,贫道果然功力

大增,成为当时年轻一辈中较为突出的人物,也得而修练那紫府飞符神功。可是外间却

没有人晓得,贫道两位师兄自此之后,便变回常人一般。

  他们在十余年前也相继坐化,贫道直到那时尚未把本门无上神功练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2章 迷心诀玉女不认郎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白骨令》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