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骨令》

第23章 诛仙剑群魔会华山

作者:司马翎

  石洞最底处一个石室中,韦千里呆呆坐着,心中觉得十分紊乱,一来他不晓得康宇

那个巨大的秃脑袋中究竟转些什么念头,二来他想不出自己今日这样做法是否是最聪明

的举措?

  他见到角落里有个箱子,过去一瞧,箱内有两只熏鸡,几个馒头和一大瓶水。

  这些食物自然是南极秃神康宇之物,在那木箱旁边,还有一张木榻,铺着席子,真

不知那南极秃神康宇如何弄得来的。

  过了一会,一阵步履突然传人耳中。

  韦千里心想康宇既然进来,无疑已是最后关头,当下暗暗聚功运力,贯注双臂之上。

  步履声越来越近,不久出现在他眼前,原来是那美丽的徐若花。

  这时的她已不是早先那等痴呆的样子,一进来见到韦千里,就露出甜蜜的笑容,道:

“啊呀,你果真在这儿……”

  韦千里呐呐道:“你……你已经没事了吗?”

  徐若花道:“什么事?我一直都很好呀……”

  韦千里连忙道:“没有什么,我的意思是说你近来可好……”

  她哦了一声,软软走近来,突然间投身在他的怀抱中。

  韦千里本能地展开双臂搂住她,但觉臂怀中软玉温香,还有阵阵香气送人鼻端,使

他回想起从前在庐州北帝观中和她相爱亲热的情景,不由得一阵激动,深深沉迷在这种

温馨中。

  却听徐若花喃喃道:“有一段时候,我真把你恨死了,可是我见到你,却又无法自

制。”

  韦千里道:“你为何恨我?”

  徐若花道:“你自己还不晓得吗?第一件事是我回到华山之后,不但日夕等不到你

来,而且听白师伯说,你化名魏景元把董元任的续弦夫人拐走。”

  韦千里一听这话,登时叫起撞天屈来,连连发誓辩说没有这回事。

  徐若花道:“你不用争辩啦,起初我拼命地欺骗自己说,你必有其他原因才这样做,

要不然当真另有一个长得很像你的魏景元。”

  韦千里连忙道:“你猜得对极了,一定另有其人,要不然我既敢做这件事,为什么

要化名,如果要化名,干脆就不让人瞧见……”

  徐若花仍然十分温柔地道:“你不用分辩啦,我且问你,那位董夫人是不是身段颀

长,长得瓜子面,皮肤特别白晰的美丽少妇?”

  韦千里怔一下,道:“不错,她长得是这样,但还有许多女人也是这样呢……”

  徐若花直到此时,仍不冒火,柔声道:“你难道已经忘记前几天晚上,我到山下的

华阴城去,曾经碰到你挽着她的手在街上走过?”

  韦千里任一下,用手指指鼻子,道:“你亲眼看见我?”

  “当然啦,而且在大白天,不是做梦。我当时十分生气地看你,但你望望我,就像

是素不相识的人一般扬长而去。”

  韦千里茫然道:“我……”

  她接着道:“那时我气得要死,差一点就举剑自刎。你想想,我这么多年来浪迹江

湖,见过多少英雄豪杰,但没有一个人我看得上眼,却把一生感情都奉献给你,想不到

你居然弃如敝屐……”

  韦千里除了对此事大感迷惘之外,另外还有一事件他十分惊讶,那便是她如今说起

前事,居然毫不动气,完全是一派逆来顺受的温婉之态,这种表现与她的性格为人大大

不同。

  因此他忍不住道:“关于那回事我们等一等再谈,现在我可不可以先问你一件事?”

  徐若花道:“当然可以。”

  韦千里道:“你的脾气怎的忽然大变特变?你说起在华阴县的事情时,竟没有一点

生气的样子?”

  徐若花想一下,道:“你这样问我教我如何回答呢,如果我一生气跑掉了,岂不是

~生一世都不能和你再谈到这事么?“

  韦千里心中疑团仍然无法除去,但他对于她这等温婉柔顺之态却十分喜欢。

  “若花,你听我说,那个拐走董夫人的另有其人,绝对是另有其人,我先把和你分

手后的行踪告诉你……”

  他把一切经过说完之后,道:“你看,前几天晚上我还在襄阳替那落魄书生李慕曾

办事,怎会携了董夫人到华阴县来?”

  他话声一顿,接着又道:“还有一事足以证明另有一人十分像我,那就是当日我在

杭州为了躲避董元任手下的追逐,不觉冲人一座府宅中,哪知这正是董府,于是在后宅

碰见董夫人,她居然和我说话,跟着董元任进来,她又把我藏起来。对我好像十分熟悉

关切,后来我偷偷溜掉,心中对此事一直耿耿。可惜没有人向我问及拐走董夫人之事,

不然我早就去找那个与我十分相像的人,向武林中澄清一下,免得老是把他的事情,譬

如还有大破榆树庄等都加在我头上。”

  徐若花这时也相信了,想了一会突然问道:“那个大破榆树庄的人是三危老樵金莫

邪的弟子,为何互不相识?”

  韦千里面色突然变得十分苍白,心中迅速地忖道:“她若是知道了我微贱的出身,

不知还会不会看不起我?”

  这事非同小可,他一时真委决不下,想了好久,那徐若花却似是脱胎换骨完全变了

一个人,温柔婉顺到了极点,并不催他快说。

  韦千里咬咬牙,道:“老实告诉你,我不是三危老樵金莫邪的门人,但为了怕你看

不起我,所以冒认。我其实是个榆树庄中的小厮出身……”

  徐若花疑惑道:“那么你这一身鬼神震惊的武功从什么地方学到的?”

  韦千里当下把他如何逃人深山,见到夺魄郎君上官池等往事说出,最后道:“我就

是靠这本紫府奇书自己练成一身功夫。现在回想当初经过,不知那支白骨令还在那株榆

树身之内没有?”

  徐若花眼中流露出敬佩之色,道:“真想不到你竟是靠自己练成一身绝世武功,你

这种成就,比起任何人都更值得佩服。假如有师长教诲而炼成武功,虽然也值得佩服,

却万万不能和你相比。”

  韦千里大喜过望,道:“你真的不嫌我出身卑贱吗?天啊,你太好了……”

  她用一个热情如火的吻阻止他再说下去,同时也代替回答。

  石洞中只闻鼻息咻咻,过了良久,这对青年伴侣的嘴chún才分开来。

  韦千里道:“我们之间的误会,必须向你的师长们解释,我们现在就去如何?“

  徐若花摇摇头道:“现在不行,要等到三日之后……”

  韦千里莫名其妙,想了一下,道:“是不是目下炼剑正急,所以不暇谈及此事?”

  徐若花摇头道:“不,你再也猜不到的,原因是我已答应了南极秃神康宇,三日之

内绝不回到白云山庄去。”

  韦千里诧道:“你为什么答应他?你不晓得第三日就是宝剑炼成之日吗?”

  徐若花道:“我晓得,可是为了要知道你在何处,为了急于和你见面,所以答应这

个条件。”

  韦千里不平起来,道:“这诺言作不得准,你已被他迷心神诀所制……“

  徐若花道:“不管怎样,你试想想看,以我的本领就算回白云山庄去又有何用?”

  韦千里道:“这是另一回事,他的手段不公平,总不能算数。”

  徐若花道:“那你怎么办呢?我觉得一定要守约,所以这三日之内绝不回到白云山

庄去。”

  韦千里想了好一会,道:“这位秃老人真厉害,他算准如果你不回白云山庄的话,

我为了顾忌你的安全,也不敢离开你,如果你不先回去把一切误会解释清楚,我只要踏

上白云山庄,就得被庄中高手们赶出庄外……”

  洞外突然传来一声哈哈,道:“你聪明得很,老秃正是此意。”

  人随声现,那南极秃神康字已走进来。

  他笑嘻嘻道:“你们天生一对,我老秃看了不忍不管,所以替你们撮合。也没有利

用那迷心神诀之力,迫你韦千里到老秃那些朋友所住的地方去,总算没有违反平生规矩,

仗以为恶,你说怎样?”

  韦千里道:“这一点令人十分佩服,你老实得不应该列名在九大恶人之内。”

  康宇笑道:“那也不见得,我平生所做恶孽也不为少,不过我老秃最喜爱长得灵秀

的少年男女,更喜欢撮合良缘,所以对你们特别客气。”

  韦千里道:“日后有机会的话,我韦千里一定要报答你老。”

  康宇道:“不用啦,假如她不爱你的话,我老秃也无法伸手帮忙。”

  韦千里道:“但有一件事必须得罪你老人家,那就是……”

  南极秃神康宇拍一下巨大的秃脑袋,道:“你不用说啦,你要到白云山庄去助拳是

不是?”

  韦千里道:“你老猜得正着。”

  康宇道:“其实我们兄弟数人加上七步追魂董元任,那白云山庄方面就算多你一个,

我们也不放在心上。不过你的太乙玄功正好是天下各种奇功的克星,而我们兄弟每个人

都练有外门奇功,碰上你总不免要吃点亏,所以不要你去。不过,真是碰上你,我们顶

多费点工夫,联手合击,你吃得消么?”

  韦千里道:“实情虽是如此,但我非去不可。”

  南极秃神康宇朗声笑道:“你这孩子倔强得很,如果你不听话,我老秃有本事要她

自家死在你跟前。”

  韦千里眼珠一转,道:“不见得吧……”他缓步走近徐若花身边,似是要向她说话,

但突然间伸手一点,点住她的穴道。徐若花登时昏了过去,韦千里把她抱在手中,道:

“我把她带回去,这样她不算违背诺言,也没法自杀,你看我这计策如何?”

  南极秃神康宇着急起来,连连道:“好小子,真有一手,真有一手……”

  韦千里道:“我真不明白你老为何要参加阻止华山派炼剑之事,那剑炼成之后,不

见得对你们有多大妨害啊!”

  康宇道:“你别忙着走,我们并非阻他们炼剑,而是要夺那宝剑。但内情却不能告

诉你。”

  韦千里大感惊讶,忖道:“那剑炼成之后,就算能断金截铁,冠绝天下,但以他们

的武功,也不须仗待这等利器啊?何况剑只有一把,他们人数不少,得到之后,却给哪

一个使用呢?”

  这个疑问在他心中翻来覆去,总想不出一点道理来。不过他这时却稍为放心,只因

夺剑之争,倒底不似阻止炼剑来得激烈。

  康宇忽然侧耳凝神,韦千里也若有所警,敛神查听,康宁作个手势,叫他进洞。韦

千里唯恐来人乃是九大恶人,碰上了非立时展开一场恶战不可,因此匆匆抱着徐若花纵

人洞内。

  眨眼间外面传来康宇带笑语声道:“毕老大可是专程来找我?这一位是谁?”

  另外一个声音道:“不错,目下我们的人业已到齐,这位就是七步追魂董元任,我

准备邀约诸位兄弟一同聚议下手之事。”

  韦千里听出此人口音正是那九大恶人的领头双首人蛇华相,方自一惊,又听说七步

追魂董元任也在外面,登时感到十分紧张。

  这刻他才发觉自己躲到洞中之举,实在愚蠢之极。

  外面传进来那七步追魂董元任深沉威严的声音与康宇的寒喧声。

  双首人蛇华相接着道:“我已经查出对方来了几个人,不但有书痴仲泽卿,醉乞纪

淦等好手,尚有少林雪杖和尚及峨嵋青阳老道“

  他话声一停,又道:“我们先进洞内,再略作详谈如何、’

  韦千里听到这个提议,心中大叫一声不妙举起右掌,便要替徐若花解开穴道。

  南极秃神康宇笑道:“我们在外面谈谈就行啦……”

  双首人蛇毕相道:“怎么啦,难道老秃你所居洞中有见不得人之事?”

  康宇道:“那也不是……”

  七步追魂董元任锐利的目光在地上略一打转,已看出有其他人的足迹。不过他暂时

却不便出言点破,只示意地向毕相望望,又瞧向地上。

  南极秃神康宇活了将近一百岁,这种情形自然一望即知,但一时之间却又觉得无法

可施。

  韦千里右掌慾落未落,停在徐着花身上一尺之处。

  双首人蛇毕相的目光在地上转了一遍,默默微笑,忽然仰首向天,不言不语。

  这一来不但七步追魂董元任莫明其妙,便那南极秃神康宇也不晓得他葫芦中卖的什

么葯。

  片刻工夫,双首人蛇毕相恢复常态,微笑道:“老秃大概是嫌洞中气闷,并非有什

么见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3章 诛仙剑群魔会华山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白骨令》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