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骨令》

第24章 长春子再现小山村

作者:司马翎

韦千里大展神威,掌势扩大,霎时把冯八公也留在掌影之内。

他的掌力乃是正宗太乙气功,这九大恶人尽管足以横行天下,个个一身铜皮铁骨,可是却没有一人禁得起韦千里这种正宗气功的一击。是以冯八公急急竭尽所能应付强敌。但见黄袖飘舞中,长长的指甲宛如利剑般刺扎划戳,却尽是一派防守招数。

韦千里一出手,就敌住两名老魔,那边少林雪杖大师,与及醉乞纪淦书痴仲泽卿三人都为之精神大振,激起争强好胜之心,拼命进击,形势顿时大为改观。

那醉乞纪淦及书痴仲泽卿两人乃是合力对付矮猿王沈田。

在韦千里未曾现身之前,他们都被矮猿王沈田那等迅捷如电的身法弄得进退两难,一方面又替雪杖禅师耽忧而分心,故此形势更糟。

这刻既不须分心旁顾,更因韦千里的威势而激起争强斗胜之心,人人奋勇,功力倍增。在此等彼消此长的情形之下。那列名九大恶人中的矮猿王沈田、长蛇阮伦、雾山双凶冯八公耿九公等四人顿时屈居下风,一变而为只有招架之功而无还手之力。就中以韦千里所对付的长蛇阮伦、冯八公及醉乞纪淦、书痴仲泽卿对付的矮猿王沈田最是吃紧。

忽闻一声长啸,压倒处处酣战杀声。

耿九公厉声道:“华山派所炼宝剑业已到手,诸位拿点功夫出来,别让韦千里这小子又跑掉。”

韦千里愣一下,登时被长蛇阮伦和冯八公乘隙攻人,胸背两处大穴一齐吃阮伦铁掌及冯八公的长袖击中。但他有一身太乙真气护住穴道,虽然被对方击中,只不过干咳一声,接着便出手反击。他的九阴掌法玄奥异常,双掌迸发,左掌切中长蛇阮伦的右臂,左掌掌力也扫中冯八公的身形。

两个老魔头都禁受不住,踉跄撞开七八步远。

韦千里一时之间打不起主意,蓦见一道强烈耀目的银光宛如长蛇般电射而到,迅袭自己。驭剑之人,正是天下黑道盟主七步追魂董元任。

这道银光不但发出炫目光芒,而且破空之声特别刺耳。一望而知乃是神兵利器,具有穿山透石的无伦威力。

韦千里大为惊凛,心想华山派居然让对方抢到此剑,而且对方还用来对付自己,当真有点吃不消。

七步追魂董元任威严慑人的声音响起来:“呔,韦千里吃老夫一剑。”

韦千里左手劈出一掌,略略阻缓对方剑势,身形急转开去,顺手已掣出背上的屠龙剑。

这柄屠龙剑在黑暗中发出数缕红色的光华,比起对方银芒暴射的神兵,显然大为逊色。

七步追魂董元任掣剑迅击,洒出一天银芒光雨,声势猛恶之极。

韦千里在急切中挥剑封架,方自迅劈出去,倏地感到剑身一软。

韦千里心中大震,已想起这柄屠龙剑剑身硬中带软,以前他试过许多回,越是运足内劲,剑尖处就越发用不上力。

他也晓得身上有那么一方竹简,乃是这屠龙剑专用的屠龙剑法,但他前日得到之后,一来屠龙剑不在手中,二来也没有时间,所以至今还未揣摩过这屠龙剑法倒底是怎么一回事。

在这千钧一发之间,韦千里万般无奈,只好奋力一仰上身,双足顿处,倒纵飞起,避开对方这一阵漫天酒来的剑雨。

他这一手原本漂亮已极,看得旁边的一众绝世高手都目瞪口呆。

哪知那董元任外号称为七步追魂董元任,身法之快疾奇妙,难以形容。但见他手中长剑方向忽改,人也蹑空飞起,宛如在空气中纵跃奔跑一般,刹时已衔尾追上。

韦千里身形微挫之际,董元任已堪堪追上,看来他施展出七步追魂的奇功,此刻尚有余力,仍旧能蹑空追上。

醉乞纪淦猛吸一口气,准备用酒弹接应,但这刻为时已晚,明知已没有什么用处。此外,雪杖禅师及书痴仲泽卿也焦急万分,圆睁双眼。

韦千里倏然双臂一振,身形忽然间升高数尺,并且迅疾倒飞了寻丈,这才轻飘飘坠落地上。

这一手不但那雪杖禅师等感到不可思议,愣然呆视。连七步追魂董元任那等城府深沉之人,也不禁失声一叫,坠在地上。

韦千里闪目一瞥,只见徐安国、金宇、葛萍等数人急急冲来。这几个人虽然不是他的敌手,但除徐安国或可说说道理之外,其余的人必定上来就要替谢文奇拼命。假如又失手伤了他们,如何得了?

此外,尚有胖龙厉七公,南极秃神康宇,双首人蛇毕相等在后面奔来。

这些高手一到,加上七步追魂董元任手中宝剑,他就算长出三头六臂,也应付不了,是以念头一转,登时纵身飞起,眨眼间已隐人黑暗之中。

那边的人赶到时,韦千里早就失去踪迹。

双首人蛇毕相下令众人撤出白云山庄。

雪杖禅师等人正不知拦好还是让他们离开好,青阳老道长已传声遥呼制止,并且解释说由于七步追魂董元任等人冲人炼剑室中,用葛澄之夫妇性命要肋,故此终于夺去那柄刚刚出炉的诛仙剑。

雪杖禅师等人只好回去,他们唯一可以欣慰的,便是那九大恶人之中,长蛇阮伦和冯八公都身负伤势,几乎要别人搀扶才能走动。

因此,包括华山派的人在内,都想不透那韦千里是倒底有多大的本事。龙女白菊霜曾与韦千里先后动过两次手,因而只有她说得出韦千里在这短短数日之隔,似乎一身功力业已突飞猛进,前后判若两人。

他们自然不会晓得韦千里因在那半山危崖木屋之内,在床下困了六七日,每日均被烈火烤炙,以至他的太乙玄功已练达上乘境界,功力之深厚,出乎所有高手想像之外。

韦千里在黑夜中翻山越岭,不久工夫便到达一个藤蔓遮掩住的岩洞之内。

徐若花正沉沉大睡,韦千里一掌拍在她穴道之中,这位美貌的侠女顿时睁开双眼。

韦千里把刚才经过告诉了她,并且告诉她说,明日就是她三日誓言届满之期,她可以回返白云山庄及玉泉庵,目下只好看她解释后,华山派有何反应,才能决定他们的终身大事。

事至如此,徐若花也无法责备他因故误伤谢文奇之事,只希望谢文奇不要因伤而死,那时她和韦千里的好事,可就无法成功了。

韦千里在洞中打坐休息,徐若花越想越乱,到了黎明之际,不禁走出洞外闲眺。

过了一阵,她突然冲入洞内,推醒韦千里,道:“千里,我刚刚见到一个人,样子长得和你简直一模一样,背插长剑,向东北方驰过

韦千里矍然道:“那一定是魏景元了。我必须找到他,替我作证的话,便可减去无数麻烦……”

徐若花也十分赞同,韦千里匆匆出洞,回头向徐若花道:“你不必在此等我,可以先行回去,我自会到玉泉庵或白云山庄找到你。”

他说完之后,立即施展脚程,朝东北方疾驰而去。

一口气驰了数十里路,还没有见到一个人影。韦千里暗失望起来,但仍然不肯停步,继续疾奔。

又奔出十余里路,忽然发觉自己已走出华山山区,前面就是华阴县城。

他记起田相国托自己办的事,念头一转,便奔人华阴城内的聚珍钱庄,要了笔墨笺纸,匆匆写了一信,告诉田相国说他要找的东西,目下已查出下落,但尚须等候时机,方能取回等语之后,密密封藏起来,请店中转送给田相国。

这时已是中午时分,他为了不想在街上露面,便在店中和大家一同用饭。吃饭之际,店伙们闲谈起来,有几个是每日出外收帐的伙计,口沫横飞地说出一些外面的事。

韦千里起初并不注意,但当一个伙计说到今晨有几个形状怪异的老头子们买了马匹车辆,价值许多银子之事,他不禁大感兴趣,出言询问。

那店伙是收帐之时听到,但其中有一个却亲眼瞧见这一伙人向北方官道走去,其中巨大如小山般的胖龙厉七公及矮如猿猴的矮猿王沈田自然最易被认出来。

韦千里听完之后,默默忖想了好一会,才决定跟踪追去瞧瞧,一来这些恶人们这次群集华山夺剑,不知有何诡谋,二来也许那个三危老樵金莫邪的弟子魏景元会跟随魔踪,岂不是刚好一举两得。

于是他赶紧吃完饭,交代了几句话,匆匆就走。

出了北门,因怕从大路上追赶,被那些魔头们发觉,故此特地去请教人家,弄清楚北门的官道西通潼关,渡黄河后对岸是风陵渡,乃人晋要路。

除了官道之外,还有小路可走,但较官道难走,并且较远,平常自然无人问津。

韦千里就是怕在官道奔驰,会引起路人注意,当下问清楚小路走法,便放步飞奔。

疾驰了两个时辰,韦千里但觉体力越发充沛,不禁大为欣喜。

又走了十余里,忽然发现那边山坳处有个村庄,这时已近黄昏,韦千里边走边想,决定到那村庄去弄点于粮,顺便把路途打听得详细一些。

离那村庄尚有许多时,突然发现路上有马蹄践踏之迹,一望而知最少有十骑以上经过,才会留下这等明显的痕迹。

韦千里大感讶异,暗想这么偏僻的村庄,怎会有大队人马经过。

转瞬间已走到庄前,路旁的树丛内唰唰连声,纵出两名壮汉,拦住他的去路。

韦千里举目一瞥,只见这两人面目凶横,身带刀剑,动作矫捷有力,并非普通的武林人可比,不禁瞠目道:“两位拦住在下去路,有何用意?”

左面的一个大汉冷笑道:“你居然带着长剑,想必是个练家子了?”

右边那名大汉接着道:“管他是什么东西,先抓起来再说……”他纵身跃到韦千里身前,劈胸把他揪住。

韦千里毫不抵抗,同时装出惊骇之容,呐呐道:“在下是个守法良民,有亲戚住在村中,两位不信进去问问就晓得啦!”

揪住他的大汉狞笑一声,道:“老子知道你是守法良民,你识相的话,最好不要多事,乖乖让老子捆起来,去见咱们瓢把子……”

另一个大汉道:“金老三可别看走了眼。”

这个大汉回头道:“你放心好了,这厮连死穴也不晓得保护,就算是练家子,也有限得很……”

他大刺刺地放开手,推着韦千里向庄中走去。

韦千里暗中用心查听,蓦然发觉远处隐隐传来一片哭喊求饶之声,间中夹有惨厉大叫。此外,所经之处,家家户户都是门扉大敞,沓无人迹。

他惊疑回顾之际,巷子中又走出两名劲装大汉,他们向金老三打个招呼之后,其中一个低声道:“那边大树堂内已在处决村民,你最好走得慢一点,瓢把子他们全都红了眼啦!”

金老三愣一下,道:“我一直在外面放哨,还不晓得瓢把子在处决村民哩,倒底为什么呢?”

那大汉和他走到一旁,低声道:“瓢把子觉得此地形势极佳,可以作为重要巢穴,所以下令把村民全部屠杀。他已查明附近十里之内别无其他村庄,此庄居民寻常罕有出外,此事决不虞泄漏出去。”

金老三道:“除了这个理由之外,是不是宝藏也发生变故?瓢把子如果得到那枚长春子,火气决不会这么大。”

那大汉道:“胡说,瓢把子可不是因恼火而下令屠村,那宗宝贝就在他囊中啦……”

站在那一厢的韦千里耳目不比常人,他们这番话全部听得明白,猛然间一股热血沸腾冲击,怒气填膺。鼻子中冷冷哼了一声,蓦地一掌劈空向站在他不远处的大汉击去,人也接着向金老三他们扑去。

那个劲装大汉突然感到劲风急袭而至,连忙运掌拒迎。但听蓬的一声,这个大汉身形离地平平飞起,一直掉在半丈以外。

韦千里迅如闪电般跃到金老三他们身边,左手一招“拿云摘月”,五指箕张,向金老三抓去。右手一招“推波助澜”发出劈空掌力,直向那大汉背心劈去。

他们已经发觉,一齐转过头来瞧看,韦千里数招击到,两人急忙招架。

只听蓬的一声,那名大汉惨哼一声,飞仆开寻丈,一命呜呼。金老三的情形较为好些,他出掌劈拆敌招时,自觉出手颇为神妙,因此暗暗得意。

哪知韦千里这一招“拿云摘月”乃是九阴掌法大擒拿手法中绝妙招数。只见他手法一变,不知怎的已抓住金老三臂膀。

金老三登时感到奇疼攻心,右臂臂骨似已经碎裂。

他张口慾叫,哪知音哑无声,敢情已被韦千里在擒拿手法中夹杂用上昆仑派的制穴秘艺,使得对方声息毫无。

韦千里沉声道:“听着,不准大呼小叫,你们的瓢把子是谁?”

他五指略松,金老三便发出哎的一声,这个强横凶恶之人这刻却连忙压四负痛惨叫之声,道:“他就是北六省及关外一带的黑道盟主铁镜飞霜查基……”

韦千里剑眉一皱,道:“哦,原来是他,他跃登北方黑道盟主的宝座的经过我已听七步追魂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4章 长春子再现小山村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白骨令》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