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骨令》

第26章 除九恶巧施离间计

作者:司马翎

韦千里与小阎罗曲士英分手之后,便匆匆西行。

他一路远远缀住那九大恶人及七步追魂董元任,是以那一干走得快,他也走得快,那些人走得慢,他便跟着慢下来。

走了数日,已经踏出潼关,这时他已敢断定这一干盖世魔头乃是西上祁连山,解救那个更为厉害的老魔毒龙尊者。

他本想起先一步,到那毒龙潭去,把那围住毒龙尊者的铁箱弄沉潭底,便可永绝后患。但他又知道祁连山广袤千里,毒龙潭在其中只不过如沧海之一粟,如果未曾去过,怎识得道路?

是以他也不急忙,一路上如有机会,就取出背上的屠龙剑,再按着那方竹简上的剑诀,揣摩苦练。

此剑之质极为奇特,硬中带软,越是用足内劲,越变得软绵无力。

他本以为得到那方刻有屠龙剑法的竹简之后,就可顺心应手照着练剑,哪知竹筒上的剑诀文字过于简单,招式则极是繁复奇奥,揣摩了好久,也不过学了五六招,而这五六招也不大满意,总像是尚有缺陷,威力有限似的。

这天到达西安市,那一干魔头忽然都在西安停住,不往前走。

韦千里可不敢在市内现身,他兜过古城,在前路等候。每日总听到许多来往之人谈论起那一干奇形怪状的恶人在西安市恣情酒色的传闻,因此他根本不须开口打听,也知道那一干老魔仍然在西安城内。

这一停下来,竟过了五日之久,那一干魔头们仍然还没有起程之意。

韦千里感到大惑不解,他寄居在离宫道半里左右一处高丘上的农舍中,每日他都在门前危坐眺望着大路来往之人,只要这一干魔头经过的话,他断无看不见之理。

第六日他照例在农舍前闲坐,一面揣摩那方竹筒上的屠龙剑法。

到了响午时分,他突然惊讶地起身,接着匆匆向官道奔去。

一匹骏马正向西面驰来,一望而知这一骑乃是向西安城进发。

韦千里拦在官道中心,那一骑瞬即驰到,马上骑士见到韦千里,顿时勒住奔驰之势,滚鞍下马。

韦千里首先道:“辜大哥,真想不到在此地会碰见你……”

这一骑正是昆仑名手辜云刚,只见他一身劲装,满面俱是风尘之色,显然已奔波过长途。

他满面欢愉地拉住韦千里的手,道:“韦兄弟,这次相逢,宛如梦中,你怎会在此地出现?”

韦千里微微一笑,先把他拉到那高丘农舍门前,才道:“辜大哥你要到哪儿去,先说给小弟听听。”

辜云刚道:“我与韦兄弟你分手之后,赶回去向掌门人禀报一切,幸而蒙掌门人见谅,并不深责。同时有一件事可以告慰的,就是令友陈进才已被我在返山途中找到,将榆树庄的人击毙,唯恐他又遭暗算,所以一道返山。那陈进才把韦兄弟行侠仗义之事向我掌门人说了,所以兄弟传以昆仑秘传点穴手法一事,反而得到掌门人嘉许,并且答允只要韦兄弟需要的话,这一路手法尽管施用。”

他停一停,接着道:“前数日有本门灵鸟传书,得知九大恶人及七步追魂董元任停留在西安,不知有何举动?掌门人特命我下山一查,尽速回报……”

韦千里道:“辜大哥不必再往前跑,这九大恶人的心意小弟完全知道……“

当下他把祁连山毒龙潭之事说了出来,只把辜云刚听得变颜变色。

他道:“老弟你不知道那毒龙尊者有多么厉害,我却听前辈谈论过。以他一身渊博精深的武功,即使那九大恶人合起来,也不是他的敌手。”

他一脸俱是震骇之色,是以韦千里也深感严重。

辜云刚略一凝思,道:“这件事虽然不知是否千真万确,但宁可事先防范。我这就赶回天水,以本门灵鸟向掌门人禀告……”

韦千里也觉得兹事重大,事关整个武林劫运,自己一个人实在也没有独力挑起重担的信心。

当下两人别过,辜云刚又匆匆赶回头去。

韦千里自个儿又坐了一日,实在揣摩不透这套屠龙剑法的奥妙,心中大感烦躁。

他想来想去,便向农家借了身衣服,装扮成本地人的样子,把屠龙剑法存放在农舍中,暮色迷茫中向西安城走去。

到了城门,忽然发觉形势有异,原本那城门本来没有什么人防守,可是此刻却出现不少差役捕头,在四下巡来巡去。

韦千里乃是有心人,便设法打听个中缘故,不久便探听出敢情这个一向太平宁静的古城最近忽然连连发生奇案,失踪了许多妇女及孩童。因此官方请调来北方许多著名捕头,明查暗访。同时在本城四周都严密巡查出入之人。

韦千里想了一会,举步走入城内,这时天色已暗,他己晓得那一干老恶人住在东城一座大宅之内,便向那边走去。

刚刚走近那座大宅,突然两个公人从暗中出来,拦住他的去路,其中一个问道:“老兄你上哪儿去?”

韦千里怔一下,不知如何回答才好,那个公人道:“老兄跟我们过去那边见见老总,只请问几句话,绝不耽误你的时间……”

韦千里只好跟着他们走,才转出一条巷子,便碰上另外四名捕头。这四个捕头身上全带着兵刃,看来形势严紧,大有围捕巨匪大盗的意味。

然后又穿出一条巷子,走人一间屋子之内,里面已囚禁着数十人,一望而知这些人的情形都跟自己一样。

一个身量高大,满头白发,但面色却红润婴儿的人走出来,经过韦千里身边时,打量了他一眼,陡然停步。

韦千里明明见到他满面忧虑之容,此刻倏然消失,换上一副沉着坚毅的神色。

那位老人突然转身人去,不久,一名捕头带了韦千里到一个房间中,房内已有数人,当中一个劲装大汉气派甚大,两边都有捕头侍立。

这个劲装大汉道:“我是北五省总捕头狄雷,朋友尊姓大名?”

韦千里想不到这酉安城内居然会有北五省总捕头在此,不由得睁大眼睛,道:“小人姓……”

他姓什么还未说出,狄雷已经沉声道:“朋友,我要知道的是你的真姓名。”

韦千里道:“总座的话小人不懂……”

狄雷道:“我看你一派正气,决非为非作歹之人,你的真姓名何以不敢见示?”

这人不愧是北五省总捕头,不但心思敏捷,而且口齿伶俐,步步紧迫,不让对方有转念的机会。

韦千里点点头,道:“总座好说了,区区韦千里,路过本城……”

狄雷双目大睁,精光闪闪,讶道:“你……你就是名震武林的第一高手韦千里韦老师么?狄某失敬了……”他这等深沉多智之人,这时也禁不住流露出讶骇之容,可见得韦千里目下在武林的声名。

接着那个白发童颜的老人出来,向韦千里抱拳道:“老朽吉晨光,今日幸未走眼,放过了当世奇人,并且得与接晤,荣幸之极。”

韦千里哦了一声,道:“老先生就是天下黑道闻名丧胆的南极一老吉晨光了?幸会,幸会!”’

这时自有下役搬椅倒茶,吉晨光及狄雷恭恭敬敬请韦千里落坐。

吉晨光道:“最近西安奇案迭出,老朽及狄兄赶到之后,就知道是什么人所为,可惜自知武功有限,不敢轻易动手,打草惊蛇……”

狄雷接着道:“韦兄可是为了此事而来?”

这两个老江湖对付韦千里乃是用开门见山之法,迫他坦诚说出心意。

韦千里果然无法招架,道:“我虽是冲着那些老恶人而来,但西安怪案乃是至适才方始听悉……”

吉晨光道:“韦大侠来得正好,有你老在此,我们就可以松一口气啦,来人,快设筵为韦大侠接风。”

他这一手简直把韦千里硬是当作一伙人看待,迫使韦千里非帮忙不可。

韦千里转念一想,如若有法子事先把这一干老魔头杀死,他们去不成毒龙潭,也未始不是釜底抽薪之法。当下便道:“盛筵不敢当得,只不知两位已经筹定何种应付之法?”

狄雷道:“实不相瞒,我们简直束手无策,那干老魔头别说都聚在一起,就算只有一个,也不易对付。幸好七步追魂查元任已经离开这一伙,不然的话,事情更难应付。”

吉晨光补充道:“这一干老恶人虽是难以应付,但他们耳目不灵,如果董元任在此,情势就大不相同,老实说,如果董元任在此的话,我们简直不敢调集人手进城布置。”

韦千里道:“区区虽然可以出手,但对方人数太多,恐难兼顾。况且如果不能一网打尽,只要漏掉一个,七步追魂董元任也算在内,他们到祁连山把毒龙尊者救了出来,那时天下就更无人可以制服他们了……”

他扼要地把毒龙尊者之事说了出来,只听得古晨光及狄雷目瞪口呆,面目变色。

良久,吉晨光叹息一声,道:“怪不得韦大侠强调不能让任何一人漏网,敢情内中尚有这等可怖的后果,真是骇人听闻之事。”

他们三人对着丰盛筵席,竟无法下咽。韦千里忽然灵机一触,道:“区区有个想法,那就是设法把那一干恶人弄得内哄起来,自相残杀,便可在他们不知不觉中减少若干实力,那时候才设法正面歼敌

吉晨光眼睛一亮,道:“韦大侠的话大有见地,这一宗事恐怕非这么干不可了……”

三人仔细研究一番,直到天明,才各自休息。

西安城中顿时恢复往日情形,没有一个公人出现,似乎已经完全撤回去。

在东城的大宅内此时共计有双首人蛇毕相、南极秃神康宇、长蛇阮伦、矮猿王浓田、胖龙历七公、海外雾山双凶冯八公、耿九公等七人。

那双首人蛇毕相因要保持青春容貌,是以借助童男童女的鲜血,数十年来,已不知有多少孩子丧命在他魔掌之下。

此外,其余的老恶人个个喜啖人心人肉,矮猿王沈田则喜婬妇女。就中只有那位南极秃神康宇一个人不干这些事。不过由于多盘桓在一起,他早就见怪不怪。虽是不饮血食肉,也不姦婬妇女,但也不干涉他们的恶行。

这南极秃神康宁在九大恶人之中算是最好的一个,可是早年杀心特盛,不知有多少武林人死在他手中,故此他当年在九大恶人中,也是凶名昭彰的一个。不过近些年来已少开杀戒,似乎已经逐渐向善。

他们在那座大宅内,由七步追魂董元任挑了十个外精心硬的黑道好手侍候他们,另外雇了十多个下人,以供做些打杂差使。

不过凡是到宅中帮佣之人,无意中发现了那些老恶人的可怖行为,莫不骇个半死,吃那十名黑道好手发觉,立予处死,是以这所凶宅数日来都得雇请下人。

这日下午,一个面色腊黄的中年人到凶宅应征,一个黑衣大汉见过之后,又引他去见另一个黄衣大汉。

那个面色腊黄的中年人姓陈名贵,据他说懂得一切杂务。那个黄衣大汉命他试试,果然样样皆能,便把陈贵留下。

陈贵不久就弄清楚这座凶宅内共有八名管事,另有两名总管。每个总管率领四名管事,分两班日夜轮流侍候那几个老恶人。

陈贵见到那七个奇形怪状的主人时,似乎并不十分惊讶。此人虽是面色腊黄,生似多少年都吃不饱。但他步履轻快,做事迅速妥贴,是以只须一日工夫,便博得全宅的总管及管事们的称赏。

第二日,陈贵便奉派专门负责督点另外几个下人打好收拾全宅及供应茶水之事。

这一来陈贵便得走遍全宅,他每逢走人老人的居室之内,总是十分注意周围的一切,生似小偷左张右望。

但他行动迅速,听力灵敏已极,远远有人走来,立即发觉,换上一副老实的样子。

三日之后,西安城中又有奇案发生,三名孩童同时失踪,报到官里,一共已有十四个孩子不知去向。

凶宅内大排筵席,厨下由管事们亲自动手烹调,到处飘散出奇怪的肉香。

陈贵远远站在一边,眼看那一群老恶人饮酒食肉,畅意大吃。他眼中不时射出奇异的光芒,似是心中怒火熊熊,难以抑制。

不过他也发觉七个老恶人,独独南极秃神康宇另有菜肴,不曾与众一同举筷。这个发现,使他感到万分惊奇,一直密切注视。

他已晓得那些大盆大盆香气喷鼻的肉,乃是从几个小孩身上割将下来。却想不到那名列九大恶人之中的南极秃神康宇竟不沾chún。

这一夜凶宅之内,并无事故发生。

但翌日早晨,陈贵起来督促下人前往打扫时,忽然发觉那些管事们个个面色沉重,甚至露出恐惧之色。

全宅到处扫完之后,陈贵发觉那七个老恶人之中,冯八公卧床不起,生似染有急疾。

与冯八公形影不离的耿九公一直在房中照料,中午时分,陈贵才打听出冯八公竟是被人下毒。

耿九公一直在房中照料死党,中午时见冯八公已恢复神智,能够起身坐着说话,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6章 除九恶巧施离间计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白骨令》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