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骨令》

第27章 得心法神剑屠巨孽

作者:司马翎

又过了一夜,她竟发起烧来,浑身酸软无力,几更连续起床解手也难以支持。

她哪里知道这是她遭受了极度的刺激,加上数日来旅途劳顿、风霜交侵,原先心力未懈之时,还可支持。及至她感触身世,被无尽的悲哀所淹没之后,可就支持不住,但觉浑身都不舒服。

店伙老是想请她走路,以免病死在客店中,不特于店誉有关,同时还得惹上报官验尸,出钱买棺等等麻烦的破财的后果。

董香梅开始时并没有注意,直到数日之后,她的病恙竟无起色,仍然不能动身。那店伙当面直说,要她搬出此店。

她起先觉得一阵昏眩,因为她想不到穷途末路,万念俱灰之际,还有这么一下打击。

但过了一会,厉声道:“滚出去,大爷有钱住店,你敢赶客人出去?”

她伸手人囊,原想取出大锭银子镇压这店伙,但触手却只有几颗碎银,大概只够付这几日的房租饭钱,实在已无余款,不由得呆住。

那店伙何等精明,一见她的手伸不出来,便猜得此人阮囊羞涩,当下眼睛一瞪,发起横来,大声道:“开客店的自然要客人光顾,可是想来这里要装病赖死这一套,我看你趁早收起来,走,我替你把行囊送出门外。”

董香梅气往上冲,双臂微抬,忽然感到一阵酸软,无法运力使劲,不由得忿消气散,黯然长叹一声。

那店伙动手动脚,就要把她扯下床来。

房门外突然有人咳了一声,店伙回头一看,只见一人摇摇摆摆走进来,却是个年轻汉子,身上穿着一件长衫,长得一表斯文。

伙计认得这人乃是昨日来投店的游方郎中,当下面孔一沉,道:“许先生最好少管闲事。”

姓许的郎中拱手道:“在下听说这位兄台身染疾病,特地进来瞧瞧。”

店伙一时发作不出,甩手扭头走出房外。

董香梅又轻叹一声,那许先生道:“兄台不要把刚才之事放在心上,大凡流浪江湖的人,终必会遭遇这等境况。”

董香梅目光扫过这年轻定方郎中,见他长得眉目清秀,一派斯文,尤其是适才在紧要关头解围,心中实在对他感激,当下应道:“多谢先生指点……”

许先生道:“在下略通医道,兄台既是贵体不适,在下切一切脉息就知道了!“

董香梅暗自忖道:“我本是女扮男装,月讯逾斯不至,大概是些妇女暗病。这郎中不晓得内情,只当我是男人,胡乱下葯,岂不更糟?”

于是连忙婉拒道:“承蒙先生垂注,不胜感激。但在下只不过是旅途困顿,疲倦过度,所以要静养一下,不烦先生费心……”

许先生睁大双眼,道:“想不到兄台也是读书人,谈吐高雅,敢问兄台贵姓?”

董香梅不经思索,道:“在下顾御风,以前读过几年学塾,实在谈不上高雅二字,许先生台甫怎样称呼?”

许先生道:“在下贱字子攸,多年来屡试不第,因而灰心仕途,且善祖传医术,尚足以养身糊口,加以性喜游山玩水,所以离家浪迹天涯,无拘无束,倒也逍遥自在。”

他在椅上坐下,打开话匣子,竟和董香梅滔滔倾谈起来。

这许子攸足迹遍及字内名山大川,谈起来头头是道,加以他擅于词令,董香梅本来是佯装有趣,后来却当真听了入神。

她也告诉他说曾经当过镖客,所以走的地方也不少,并且说些武林轶闻与他听,两人谈谈说说,倒也投契。

董香梅经过这一阵闲谈,心中也减了几分郁闷。

那许子攸本是世家弟子,胸襟开阔,这一谈得投契,觉得董香梅并非凡俗之士,有心交这个朋友,便到柜上关说一切开销由他负责。这一来店家自然不再派人向董香梅罗嗦。

董香梅满心感激,她万万想不到世上还有这等超群拔俗之士,更想不到自己居然以男人身份,在江湖上交上这么一个清雅的朋友。

又过了四五日,她的病状仍无起色,全身发软,丹田中一口真气硬是提不上来。

这天中午,许子攸和她闲谈了一阵。

董香梅黯然长叹一声,道:“我倒愿意这病永远不好,那就可以和许兄在一起,时时领益了。”

许子攸讶道:“你好了之后,我们结伴浪迹江湖,傲啸风月,岂不也是人生快事?“

董香梅摇摇头,道:“我好了之后,一定得去办一件事。之后,我的寿元已尽,再难与许兄在人间相见了。”

许子攸便听得莫名其妙,道:“顾兄这话怎说?”

董香梅道:“这些事你知道得越多,便越发危险,倒不如一点也不晓得。”

许子攸问来来问去,都问不出原因,心中暗暗纳闷。当下劝她睡一会儿,自己却在一旁看她。

等到她睡着之后,许子攸丢下手中书卷,悄悄伸出三指,按在董香梅腕脉寸关尺之上。

如是平日,董香梅自会惊醒.可是她目下真气不调,百体不适,是以直到许子攸接诊好一会,才突然惊醒。

许子攸满面迷惑之容,向董香梅不住打量。董香梅双chún紧闭,故意不言不语,看他有什么话说。

过了一阵,许子攸皱眉道:“我是就脉论脉,你天癸过期已有多久了?”

董香梅芳心一震,道:“许兄别开玩笑,兄弟不是女人,何来天癸月讯?”

许子面孔一板,道:“常言道是医者父母心,你断断不可对我隐讳……“

董香梅见他词色坚决,怔了一阵,道:“你先说给我听听。”

许子攸道:“你的脉息显示怀孕有喜,此时最经不得疲劳及大喜大怒之事,但你经过打击,心气郁结,再加上辛劳风霜,以至心脉枯弱,血气雍滞。全身乏力,时有发热之象。”

董香梅双目圆睁,心中说不出是什么滋味。要知这许子攸越是越说得对,就越是证明怀孕之事千真万确。

许子攸最后道:“兄弟与你盘桓多日,一直都没有看出你是女子。现在可就觉得你面皮皙白,头发丰盛以及眉毛过细种种征象,分明真是个女子。”

董香梅转身向壁,道:“你胡说。”

许子攸没有作声,起身出房去了。他走了之后,董香梅忽然十分后悔,生怕把他激走。自个儿痛苦想了许久,终于大声唤茶房来询问。

店伙道:“许先生出去抓葯啦,你老敢情还不晓得。”

董香梅心中一块大石才放下来,等了好一会,但觉孤寂难耐,时间好像比平日长得多。

许子攸最后来了,带来一碗汤葯。董香梅只好服下,她再也不敢把他激走。

第二日,他们搬了一个客栈,两人只要了一间上房,董香梅睡在内间,许子攸住在外间,以便就近照顾。

不知不觉又过了几日,董香梅已感到病好了大半,但她又逃避什么似的,竟不想痊愈。

她早就把头上帽子解开,露出一头浓黑的青丝,反正许子攸已晓得她是女身,所以用不着紧紧扣住那顶帽子。

可是自从她回复女人面目之后,许子攸的目光中就时时闪耀出光芒。他几乎日夜都坐在她床边,与她说东说西,偶然也问,她的身世遭遇。

董香梅是个过来人,自然能看出他的目光中含着什么意思。她非常害怕这种眼光,可是暂时又不愿失去。同时对于许子攸涉及身世遭遇的谈话,总是不好意思不答。就这样渐渐地透露出来。最后,许子已经完全明白她的身世及悲惨往事。

他们仍然很谈得拢,对于许多事物的见解,几乎大半相同。许子攸不但学问渊博,见解超妙,同时雅擅词令,很平常的事在他口中说出来,便平添无限风趣。这一点正是董香梅最是神往的地方,真是巴不得日日夜夜听他谈古论今。

又过了两日,董香梅终于完全好了。这天下午她起身试一试脚上功夫,发觉已经完全恢复,竟没有一点病后力乏之状。

她正在走动时,许子攸忽然进来,见到她满房飞腾,宛如蝴蝶一般,不觉怔住。

董香梅轻如飘絮般落在他身前,嫣然一笑,道:“你发呆干吗,如果你也想像我这样,我可以教你,包管不出三年,你就能高来高去。”

许子攸摇摇头,双目却怔怔地凝望住她。他第一次见到她起身,秀发垂肩,风姿动人已极。

他道:“学这些功夫有什么用,反而惹来无尽麻烦痛苦,倒不如不学,你如今已经好了,可是快要离开这里?”

董香梅垂头避开他奇异的目光,低低道:“我想是的。”

许子攸道:“你不能放弃你的决定吗?”

董香梅嗫嚅了一阵,道:“放弃了又怎样呢?”话一出口,她就觉得十分后悔,这句话她本不想说,可是却终于说了出来。

许子攸沉声道:“如果你肯放弃,同时看得起我的话,我们就找一处山明水秀的地方,定居下来。我如果有你做我的妻室,我就永远都不再流浪。”

董香梅吓得举手掩胸,急急道:“你可知你说什么话?”

许子攸道:“我要娶你为妻,除非你不肯嫁给我。”

董香梅摇头退了几步,连连说不。

许子攸像泄了气的皮球似的垂下头颅,没精打采地道:“我知道配不起你,既然你不愿意,那就算了。”

董香梅道:“不,不是这个意思,但你可记得我已是残花败柳,岂能匹配君子?”

许子攸道:“这些我早就晓得啦?“

董香梅叹口气,垂头忖道:“你只知道我有个死去的丈夫顾御风,怎知我亦曾失身于大师兄曲士英?这件耻事自然不能告诉你,但我于心有愧,如果嫁给你的话,一生一世都内疚不安,且慢,难道我真肯嫁给他吗?我竟然已经忘记了顾御风,我这样做岂不是朝三暮四杨花水性的婬贱女人?”

她想到这里,全身沁出冷汗,顿时下了决心。

双目一抬,只见许子攸烦恼颓废的样子,实在使她感到不忍,此时此际,似乎又不便坚拒。

当下道:“我们的事以后从长计议,现在我得动身到榆树庄去,把那支白骨令取到手,如果那支白骨令上果真载有克制我爹的手法,我学会之后就有恃无恐了。不然的话,纵然逃到天涯海角,终将被他找到。”

许子攸见事情有了转机,顿时喜泛眉梢,连连点头说好。

于是他们收拾上路,直向豫鄂交界处的榆树庄赶去。

第三日早晨,他们已潜入榆树庄地面之内,董香梅本来坚拒许子攸跟着,可是许子攸死说话说,都非跟着不可。

董香梅没有法子,只好由他。但这一来可就不敢从正路走,只能翻山越岭,打荒僻山路到榆树庄后面的榆树谷中。

这回重到,风景依旧,人面已非。董香梅在谷中徘徊观望,心中感触业生。

她在树身起出那支白骨令时,犹自记起当年她戏弄韦千里的情景。岁月如流,一去不再。不但现实中的事物都随韶光改变,连这些记忆也将渐渐模糊。

那支白骨令展布开来,旗上白骨鲜明逼真,森森之气使人心生畏怖。

许子攸看了一阵,便和董香梅两人全力动手,先挑断旗面四周的缝口,接着揭将开来。

许子攸道:“假使这里面蕴藏剧毒的话,我们就一齐死在此谷,倒也很妙。”

董香梅道:“别乱讲,我们都死了有什么好处,我一个人死掉,那是罪有应得,你却无辜得很。”

正在说时,旗子已经揭开,忽然飘落一块薄如蝉翼的丝绢。

董香梅一手捞住,低头看时,不由得叹口气,道:“大师兄果真料事如神,他认定旗中必有克制白骨门的绝艺,果然不错。”

许子攸微微一笑,自个儿走到树荫下,枕肘高卧。

董香梅展开那幅薄绢,在太阳下全神因看,半个时辰之后,已把绢上划着的三招连环绝招记得烂熟。

这三招完全是针对白骨门秘奥武功手法,是以董香梅一学便会,一会便精,根本无须试练。

当她要把手中白绢收起之时,突然发觉绢上渐渐出现几行红字。

她细细一看,只见上面写道:“此绢上染剧毒,两句即行发作。唯一苟延性命之法,乃以一寸金针两枚,届时分插双肩缺盆穴,七七四十九日之后方可拨出。此时毒聚双臂,真气无法运集双手,不啻武功已失。”

这寥寥几行字,起先骇得她面目变色,后来却把心定下,暗自忖道:“我失去武力也不要紧,反正我是死是活,尚未知……”

她取出火折,把白绢焚掉,随手摔在地上,转身向许子攸奔去,把这件事告诉他。

许子攸大惊道:“待我想想看,有没有法子可以查验出毒性。”

正在说时,突然一阵僻僻啪啪之声传来,两人转头望去,只见阵阵火焰浓烟,已在草堆中冒了出来。

董香梅大惊道:“这火烟一起,庄中之人必定发觉,我们快点扑救。”

当下两人匆匆赶去救火,尚幸火势未大,不久就被他们扑灭。

董香梅透口气,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7章 得心法神剑屠巨孽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