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骨令》

第04章 魏景元恋姬罹惨祸

作者:司马翎

  这两位都是一代名家,别说旁的人立刻露出紧张之色,便那金蜈蚣龚泰那般成名已

久的人物,也有点沉不住气,不自觉地露出蓄势而动的神情,我连忙走过去,离着他不

过五尺左右,这样若等一会他有所动作,我便立刻可以伸手拦截。

  青阳老道人冷冷道:“董元任你还漏了一桩,方才那位老人家说,你们白骨门的人,

终必要走火人魔而死……”

  他歇了一下,两道电光也似的眼神,扫过我们这边的人,果然薄师叔欧阳兄弟等人

俱都翕然作色。

  他又继续道:“贫道本可任由你们恶满自毙,但武林朋友以及一些善良百姓都等不

及……”

  师父冷叱一声,截住他的话,道:“牛鼻子老道你有什么能耐?居然冒这种大气?

依我看来,峨嵋剑法虽然高明,却仍未放在董某心上。”

  董香梅忽然插嘴问道:“究竟我们白骨门功夫是不是结果会走火人魔?”

  小阎罗曲士英道:“我想是吧,以我本人而论,便隐隐有这种感觉,照事后师父与

我讲究时说,嗅们的功夫,盖世无双。但越是神妙高明,便越发危险。试想那三危老金

莫邪年逾百龄,只因他的是内家正宗太乙玄功。故此能保遐龄,但若以咱们白骨门功夫

练这么久日子,则比他可要超出许多。即是说咱们白骨门的功夫能够速成和威力极大,

冠绝天下。可是毛病也在这里,进境和威力越大越快,则危险越甚。这其中一个主要的

原因便是咱们白骨门一部秘籍已经失掉

  他沉吟一下,又道:“奇怪,既是秘籍之故,为什么师父又说过即使得回那本秘籍

也没有用呢?”

  董香梅道:“那么我往后不再练功了。”但声音并不坚决。

  “后来又怎样呢?”她又问。

  “后来么……”他稍为想了一下,便继续叙述下去。

  “薄师叔在座上忽然大喝一声,铁拐一顿,当的一声大响过处,他整个身躯已借这

一顿之力,飞将起来,疾落在师父身侧。”

  只见他独足柱地,举拐指着青阳道人道:“老杂毛有什么本领,居然这等狂妄,今

晚本庄主先教训你……”

  师父不满意地低哼一声,却因师叔之言,已经出口,不好刮他面子,只好道:“二

弟可要小心点……”一壁退开数步。

  金蜈蚣龚泰忽地松弛下来,消失了方才那种剑拔驽张的样子。

  我本可以上前代下师叔,以免有折辱英名之处。但我终于没有挺身而出,师父瞧我

一眼,却没有表示,于是我便到师父身后。

  青阳道人一抬手,那中年道人孤云剑客如响箭般一纵而至,送上宝剑。

  薄师叔一向是左掌右拐,招数奇特,尤其是左掌的白骨阴功,威力更是大于右手铁

拐。

  青道人一剑在手,振腕一抖,那厚重的宝剑,也给他抖的嗡嗡直响,光辉泛射。

  薄师叔大叱一声,呼一拐当头拍下,拐重力沉,声势猛烈。

  这一拐威力甚大,若换了孤云剑客的功力,非卸马退步不可。但青阳道人却一翻腕,

以手中宝剑,硬接硬架。

  当地一响,火花进溅,敢情青阳道人腕力特强,加之内功造诣之佳,已臻化境,是

以一剑硬架时,那力量亦刚亦柔,把薄师叔铁拐反震起半尺高。

  在剑拐相触之际,薄师叔已自一长身,左掌飘飘拍将出来。脸上现出一层惨白颜色,

形状可怖。

  青阳道人脚下斜踩七星,上身不动,下半身已移开两尺有余。

  薄师叔左掌闪电般向他上盘印去,但这时青阳道人宝剑已疾削下来。于是两人乍合

便分,各退两步。

  师父轻轻道:“这牛鼻子比龚老头可要高明一点……”

  我闻言会意,暗自准备。

  薄师叔大叱一声,掌拐齐施,猛攻敌人。青阳老道剑光暴现,竟然施展出名震天下

的阴阳剑法,剑风激荡有声,凌厉之极。

  尤其是招数繁复变幻,深不可测,把两旁观战之人,全都瞧得目瞪口呆,那孤云剑

客虽是峨嵋嫡传高弟。但大概也没有看过几次本门前辈尽力施展这套剑法,故此也看得

完全人神。

  薄师叔以铁掌驰名江湖,当然在掌法上有独到的造诣。只见他那支铁拐仅仅用以招

架或扰敌心神所有进攻的招数,全在那只左掌。

  这刻功夫一施展开,那白骨阴功的掌力,可达一尺之远。青阳老道自然识货,特别

封闭得严密。

  十五招以后,薄师叔锐气已折,却见青阳老道剑气如虹,竟将师叔裹在剑圈之中。

  我一看已是时候,倏然大喝道:“龚泰你可闲得慌,接接我曲某双掌……”喝声中

暴攻过去。

  金蜈蚣龚泰双手一摸那对蜈蚣钩柄,但见到我空手扑来,不能自失身份,便也以空

手来迎。

  我先试他掌力如何,故意以阳刚掌力,迎头猛击。

  龚泰微一坐身,两掌以双撞掌之式,疾击而出。

  啪地大震响处,我摇晃一下,终于退了一步,却看龚泰时,仅仅摇晃一下。我虽输

了,但须知我练的是白骨阴功,并不以阳刚见长,如今对方以擅长之力,也不过仅胜我

一点儿,便等于不能赢我。

  于是我冷嘿一声,涌身急攻猛扑,使出白骨阴功,以无形阴柔掌力,凌厉进攻。

  龚泰并非不识货之人,此时一觉出我掌力有异,连忙以最精纯功力,发出刚劲沉雄

之极的掌风,封住我的白骨阴功。

  可是就在这一交上手,我已占了先着上风,招数施展开,把个成名多年的金蜈蚣龚

泰迫得进退不得。

  就在我们打了不到五招光景,那边薄师叔大叫一声,忽然飘身后退。敢情那仅余的

左腿上,鲜血涌冒,转眼把裤角染红了一大片。

  我暗想道:“师父早先示意我以后辈身份,强行出手缠住金蜈蚣龚泰,这样另一强

敌青阳道人便由他对付。于是不但我可免艰斗力战之厄,而且师父也可以预先知道龚泰

潜修数十年,有了什么特别惊人的没有。

  可是现在我却希望他赶快和那老道动手。这样等到他忽然创敌之时,我也可以趁敌

人心神骤分之时,乘隙伤敌。”

  然而师父却没有立即动手,只命黑蝙蝠秦历等人小心压阵,并且替师叔裹伤。自己

却十分悠闲地和青阳老道两人,一面谈说,一面看我们拼斗。

  老实说,我的白骨阴功造诣已深,这种功夫威力无伦,而且不大损耗真元,因此五

十招过后,金蜈蚣龚泰因须以本身精纯内家真力,隔空封我的阴功,是以极其吃力,招

数之间,显出松懈下来的迹象。

  我战了这么久,实在乃是生平第一次恶战,心中虽甚烦躁,但仍沉得住气,却看那

金蜈蚣龚泰和青阳老道人,全都惊怒得面目作色。

  猛听师父一声喝叱,我立刻退下,这时我分明已占了一点上风,却无法不立即飘身

退出战圈。

  金蜈蚣龚泰呛啷撤下背上金蜈双钩,正待发话。

  师父朗声道:“龚泰你修为多年,何以仍然气盛如此?”

  此言一出,不但对方全都愣住,便连我们也讶骇莫名,只因师父著名心高气傲,心

狠手辣,向例不将敌对之人摆布个够,决不罢手。如今这等说话,难道是年纪大了,果

真变了性情?

  金蜈蚣龚泰冷然道:“你这话怎说?”

  师父微微一笑,道:“想你我经过这些年来,全是已退出江湖是非之人,今晚我白

骨门虽吃了亏,但未来去去总是这么一回事而已,依我看来……”

  他沉吟一下,如电般的目光,扫过龚泰和青阳老道人的面上,只见他们都露出等待

之色。

  薄师叔在后面厉声叫道:“都给宰了就成啦……”

  青阳老道人和金蜈蚣龚泰面色骤变,师父这时拿准了,回头冷冷一哼。薄师叔那等

强横的人,被师父一哼,立刻噤口无言。

  师父再转头,瞥对方两人一眼,道:“依我之见,咱们都是一把年纪的人,不如就

此止戈息争。”

  薄师叔在后面恨然怒嘿一声,却没有说话。

  我见对方全都颜色变动,惊疑相顾,心知师父提议,必定不会被他们驳回,便转身

走到薄师叔面前,低声道:“师叔你老人家别生气,师父此举,大有深意。”

  薄师叔仍然带着恨意地哦一声。

  我道:“须知师父决心退隐,这次两个老头寻事,内容复杂,不但事情起因由于镖

行,这不啻说有全国镖行作为后盾,又有峨嵋的青阳老道,及已经重返师门的衡山金蜈

蚣龚泰。这两人可不能看作个人而论,应该视为武林两大派而看。

  若果今晚不留余地,结果可能招引武林各派齐起与我们为敌。白骨门可不是惧怕他

们,但这麻烦太大了,故此不如就此罢手,师叔之仇,则留待以后报复,逐个击破,那

就万无一失了。”

  这一番话说得师叔火气全消,嘿然无语。但我心中明白,这些理由不过是我临时想

出来,其实师父是否这样想,我可不大知道。

  双方虽然息争,但道路不同,没有什么好谈的,当下各自离开,

  我先将适才对师叔说的话告诉师父,他十分赞许地点头称是,可是我在他闪烁不定

的眼光中,知道他真意并非如此。暗自忖想了许久,还不知师父究竟真意何在。

  董香梅听得甚是人神,但后来这番推测的话,却不大感兴趣,道:“后来还有什么

事没有呢?”

  小阎罗曲士英摇摇头,道:“哪还能有什么事?不过我们暂不即返,却往大江南北

走了一遍,用意在打听打听这次寻仇约会的结果,在江湖上有什么反应……”

  董香梅呀一声,道:“大师兄,你瞧天快黑了,我们一面摇回去。一面说吧,好

么?”

  小阎罗曲士英点点头,她又问道:“那么有什么反应呢?”

  他用冷酷的声音笑一声,道:“女孩子总不爱用脑筋……”

  她立刻应道:“你胡说,我们女孩子几时不爱用脑筋?”

  “噢,你别误会,我只是说,比较上不太爱用脑筋,并不是说你们没有脑筋。”

  “你倒是举个例子来看啊!”

  “也好,早先我说到师父不知作何想法之时,你就不愿意再听,这不是证明你不爱

用脑筋去推想?”

  “谁像你们男人,整天想呀想的,把头发都想白了,又有什么名堂想得出来?“

  “哦,这个……”小阎罗曲士英耸耸肩头,道:“话不能这样说,凡事一想便成,

那还成什么世界?”

  “你总是说得好,难道心想事成的世界不好么?况且爹爹的事情,他老人家已想得

够多了,我怎知他打什么主意?”

  她似乎又岔开了话题,曲士英眉头暗暗一皱,见真个从她口中套不出什么内情来,

便放弃了这件事,却真个沉思起她方才的一句话来。

  她坐在他对面见他陷入沉思之中,湖面上水波晃荡,光线明暗不定地映在他那英俊

的面上,使她生出奇异的感觉。

  她本身并非不爱思想的人,尤其是最近环境变迁,使得她不时凝想遐思,终宵难寐。

只是她总得自己在思考这一方面,不会有什么成就,因此,她对能思索推论的人,总不

禁会生出佩服倚赖之心。

  早先她听曲士英一番说话,其间多少深遽的心计,都是她所无法想象的,因此,她

对这位大师兄在不知不觉中,暗自敬佩。

  如今,在他那英俊的面庞上,流露出智慧的光芒,这使得她不敢做声,以免打断了

他的思路。

  于是,她伸手搭在小阎罗曲士英持橹的手上,帮他划动。

  曲士英微微一惊,矍然瞥她一眼,然后道:“我正在想,一个心想事成的世界,是

不是比现在更好?”

  她不懂地瞧着他,他又道:“我毋宁要现在这老是有缺憾的世界。”

  “为什么呢?难道你喜欢困难和痛苦么?”

  他点点头,道:“没有困难和痛苦让我们去努力克服,我可不知道活着有什么价

值?”

  她大为不满地摇头道:“真是岂有此理,居然会喜欢困难和痛苦?我有那么傻

呢……”

  曲士英笑一下,道:“你现在不会懂得。”

  “我永远也不懂。”她提高声音道:“你这个人太奇怪卜……”

  小阎罗曲士英承认道:“是的,我自己也知道奇怪,可是像我这样的人,可不在少

数……”

  她冲口道:“我才不理你这样子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4章 魏景元恋姬罹惨祸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白骨令》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