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骨令》

第08章 毙毒章巧得灵鳗套

作者:司马翎

  胖龙厉七公牛喘之声更长了,到他停下了,便又道:“老夫已与这孽畜相持了五日

五夜,因老夫施展的是地柱山根功夫,甚耗真元,再相持下去,已无法再支持。你即速

依我计行事,老夫生平一诺千金,决不食言。”

  韦千里皱皱眉头,犹豫不前。此刻他倒不是怕那章鱼,而是被那大胖子阴毒凶险的

声音神态,弄得心里老不舒服,简直像是不能相信他的话。

  须知韦千里本来天生怯懦,凡事不免多疑,这个大胖子的确样貌骇人,是以韦千里

有此犹豫之状。

  这大胖子一生果然没有轻许诺言过,他的来头真不小,乃是昔年武林中赫赫有名的

九大恶人之一。平生擅长养诸般怪毒之物,是以红云谷终年霾雾沉沉,教人裹足不前,

同时这胖龙厉七公心肠阴狠,诡计甚多,却使是邪派中同道中人,对他也忌惮七分。

  他这次离开红云谷,三十多年来重新踏人中原,乃是因为海外雾山双凶所约,同来

对付死对头金刀太岁钟旭。

  那雾山双凶除了带同能够炸碎大石的五雷火弹之外,还特别去约他,便是因为他有

一只异兽,乃是穿山甲的异种,不但能够穿山裂石,同时还可喷毒雾伤人。是以雾山双

凶特别约他同来,打算暗中由他放出那穿山甲,潜入石洞,喷出毒气,正面则由雾山双

凶进攻。纵然有什么高人守护,也必能制敌死命。

  总算那金刀太岁钟旭一生修积善功。冥冥中免却被穿山甲毒雾喷死之厄。

  原来那胖龙厉七公五日前已赶到巢湖,其实雾山双凶尚未来到。

  这胖龙厉七公平生自负之甚,也没和雾山双凶的爪牙打个招呼,自家便先行到巢湖

来瞧瞧那孤岛。

  看完之后,驾舟慾返,经过这一处布满芦苇的小岛,他囊中那只喷毒穿山甲忽然蠢

动起来。

  他本人也是个毒物大行家,纵目一看,已知其中隐伏有绝毒怪物,当下大喜过望,

便直闯上来。

  到了泥沼前,用心察看许久,这才知道竟是只千载罕逢的巨大毒章。

  这毒章浑身无一用处,而且剧毒惊人,连他也不敢沾触。但以他视察所得,这只毒

章起码有五百年功力。

  内丹该已炼成,他只要得到这颗内丹服下便能抵一甲子苦修之功,而且可用天下各

种毒物作为食粮。

  因此他本人也可以喷毒伤人,那时节他还不是天下最厉害的第一人了么?

  细经盘算,便决定以囊中那只喷毒穿山甲引那毒章出现,然后让它缠住双足。因为

他练过一门特别的外门功夫,称为地柱山根,一旦运功直立时,虽有移山倒海之力,也

无法将他移动半步。

  这样子两下相持,那毒章有项怪脾气,便是软臂一旦卷住任何物体,非让它弄到泥

沼下面,决不放手。

  于是在相持之间,胖龙厉七公便可以手中巨剑,迫得毒章要喷内丹抵挡,那时趁机

夺取内丹服下,便成为天下元敌的人物,兼可享遐龄,永不会有衰老病死之苦。

  本来那毒章遍体毒气,迫近在一丈之内,定必中毒身亡。而在两丈之内,任是世上

第一流高手,也躲不开它的软臂卷缠。

  那胖龙厉七公平生果真是不肯食言,这刻肯以心爱至宝相赠,要韦千里露面,其实

另有连环毒计,那两对万载灵鳗套决不会落在韦千里手中,那便是韦千里若然现身,毒

章势必能在两丈之内,卷住韦千里。

  只要毒章一动,他便可以运集全身功力,先斩断缠住自己的两条软臂,然后就疾急

直取毒章,毒章不得不发出内丹抵挡,他便趁机夺取。

  假如事成之后,韦千里侥幸不死,他仍将要赠他灵鳗套。于是第二条毒计又出。那

便是在他足上的那一对灵鳗套,已沾有毒章奇毒。

  厉七公本身有专御百毒的灵葯,不但不畏套上之剧毒,而且还抹了葯在鼻中,亦不

怕毒章身上一丈之内的毒气。韦千里只要伸手一接灵鳗套,不出三步,便登时毒发气绝。

  这两条毒计阴恶异常,两对灵鳗套决计不会真个落在韦千里手中,此所以厉七公有

恃无恐,把灵鳗套的妙用好处都赶快说出来。

  他和毒章相峙了五昼夜,原因是厉七公预计错误,满以为自己飞剑的威力,在两丈

之内,足可迫得毒章喷出内丹抵挡,同时这距离他也来得及飞身夺取内丹。

  岂知那毒章神通甚大,居然能以续臂增长的功夫,将两臂伸长了一倍,是以身躯便

远在三丈之外,厉七公竟然无计可施。须知大凡这等有修炼的毒物,俱有灵性。开始时

刚一缠搭住厉七公双足,拖他不动之时,便十分知机地退开老远。

  厉七公起初还想诱敌移近,便不轻举妄动,用巨剑斩断毒章双臂。哪知相持了一日

一夜之后,便发觉不妙。

  原来他全凭功力精纯,是以毒章虽然拖得动千斤重大的大石,却移不得他分毫。可

是以毒章数百年功行,自亦不比寻常,尤其是气脉悠长,三五日算不了一回事。但他仅

仅过了一昼夜,便觉出真元耗损甚多。已是绝不能稍为移动。否则他一剑下去,刚刚斩

断毒章一臂,但毒章另一臂已足够把他拖下泥沼。

  于是他只好竭尽全身功夫,和那毒章对耗。现在他不但无法夺取毒章内丹,甚至连

逃走也不可能了。苦苦相持了五日五夜,每当毒章用一回力拖他之后,他便显得精疲力

竭地喘息不止。

  韦千里这次误打误撞地到来,厉七公已知逃命有望。但跟着贪念复萌,要哄韦千里

出来,好分散毒章的注意力,而他便可运集残余的力量,作最后的一击。

  要知道他这次重踏中原,带来一只百年难睹的喷毒穿山甲,谁知还未用来伤害仇人,

便因用作诱毒章出沼之饵,吃那毒章倏然出现,一臂卷去,吞人腹中,是以他只要有一

点机会可以夺取毒章内丹,也不肯失掉这个希望。

  韦千里疑疑惑惑地瞅住他,心中老大不舒服,却因此事乃是一件大功德,决不能袖

手而退。便缓缓走出芦苇,离那毒章尚有三丈。

  他乃是在那毒章侧后方,厉七公叫道:“你移到侧边来,好叫这孽畜看得见你……”

  韦千里问道:“你为什么不挥剑斩断它的长臂呢?”

  “蠢才!”胖龙厉七公禁不住怒声斥骂,但立刻想起目下正是求人之际,岂可怪罪

人家,便立即转变口气道:“我要是能够,还不动手么?我已和这毒章相持了五日五夜,

只要动弹一下,便得被它拖下泥沼去。”

  韦千里心下有点歉然,只因这道理显而易见,若非如此,人家还不一早便做了么?

当下并不因此生气,谨慎地向侧边移动。

  那毒章眼珠一转,乌光泛射,但毫不动弹。

  韦千里本来双眼注定在毒章身上,这时感到奇怪,心想那毒章何以不用长臂搭过来

攫他,便转眼去瞧胖龙厉七公。

  目光到处,恰好见到厉七公狞笑方敛,心中一动,不由得又迟疑起来。

  厉七公掩饰地干笑一声,道:“你怎的还不走过来?”

  韦千里道:“它已瞧见我了,但仍不理会我,为什么呢?”

  厉七公道:“你离这么远,它看不着……”

  这句话并无虚言,但若在两丈之内,韦千里却必死无疑。

  韦千里点头道:“原来是这缘故,我再走近一些……”说着,又向前移动。

  这次韦千里真的动了疑心,因为假如他做的事是为了彼此有益,厉七公岂会露出狞

笑。纵然不嘱咐他小心,也不该老是催他上前?

  走了数尺,已离那毒章两丈远一点儿,那毒章平生臂不虚发,因此还不动弹,仿佛

倦极休息。

  韦千里冷不防一抬眼,只见胖龙厉七公表面上表情阴毒险恶。见他目光射来,赶快

改变。

  但现在已瞒不过韦千里,他寻思一下,便道:“老人家你不必着急,这件功德事我

一定帮忙,但请你稍等一等……”

  厉七公怒声道:“你这个少年怎的如此婆妈,比女人都不如……”

  此言可攻着韦千里要害,使得韦千里胆气一振,挺胸道:“我说过我一定帮你呀!”

  “那么还不走前一点干吗?”

  韦千里傲然跨前一步,正好是在两丈距离之处。但那毒章仍然不动。只等他再上前

一步,软臂起处,准得把韦千里握住。

  他忽然觉得那泥沼气味甚是呕心,暗吃一惊,忖道:“我现在的功夫甚为精纯,等

闲不会有呕心现象,大概那毒章果真极毒,哎,那大胖子下面有点粉末痕迹,相信是已

经涂了葯……”

  胖龙厉七公生平未曾这么着急过,也未曾试过这么忍气吞声。

  他见到韦千里又不移动,只好又催道:“喂,你倒底是不是要帮我?我这两对灵鳗

套可真是武林至宝,试想你套在手足上,对敌时可以抵御刀剑或各种掌力,该占多大的

便宜?你要不要……”

  韦千里愠声道:“你老是说那两对灵鳗套,我帮助你做这场功德,难道是为了你这

两对劳什子?我不要好了……”

  话说出口之后,忽然一种前所未有的奇异感觉,泛流过心头。原来他平生未发过脾

气,纵然被人欺负到十分,但他仍然忍气吞声,不敢计较。一生之中,从未用过这种口

气声音对付别人。

  但这刻却自然而然地愠声出言,事后反而为之惊喜交集。在他生命史上,可以算是

踏上新的阶段。

  厉七公瞪眼道:“老夫出言,从不更改,这两对灵鳗套一定送给你。”说到这里,

声音又自放软:“你再踏前两步,那毒章便会转身看你了……”

  韦千里飞身而退,弄了一大扎芦苇,然后又飞纵回来,脚踏原来的地方,先用那一

大扎芦苇开路,犹如瞎子扶杖走路的光景。敢情他忽然想到,也许空手会被迫得冲近泥

沼,那时臭气更甚,倒不如弄扎芦苇,等走得近一些时,那毒章仍然不动的话,便掷向

它身上,这样总可以惹火它而不必迫近。

  那扎芦苇刚刚向前一伸,呼呼两声,风力激荡,原来毒章两条软臂分开攫抱而至。

  来势快如电闪,韦千里根本没有考虑余地,双手一推,身向后退。

  那扎芦苇挟着猛烈风声,直袭毒章身躯,但毒章两条软臂,来势奇速,已堪堪卷到

韦千里身上。

  韦千里早因防备被迫前跃,逼近泥沼,因而中了毒气,是以不肯赤手空拳,另外去

弄了一扎芦苇。

  这时那扎芦苇挟着绝劲风声,直袭毒章身体,但毒章双臂却更快一步,已堪堪攫卷

在韦千里身上。

  韦千里这时一身武功,不比等闲,是以判断精确快速,这时已知枉自一身上乘武功,

却也无能闪开,最多能够避开毒章要攫拿的中盘,但也避不了上盘或下盘。这还是武功

极佳方能臻此境地。

  万急之中,他吸一口真气,功行双臂,准备毒章软臂缠上身时,好歹也给它一记。

  哪知毒章两条长臂往外一分,近躯体那截却向内缩,恰恰用两臂的中间夹住那扎以

内家真力扔到的芦苇。

  韦千里为之大喜,真是死里逃生,猛然向后一跃。

  两股猛烈风声擦胸而过,原来那毒章双臂动作神速无比,一夹住那扎芦苇之后,便

又夹抱而至。

  但有了这一下迟疑,韦千里终于脱险。饶他躲得快,但那双长臂末端也仅仅擦胸而

过,相差不及两寸,可谓险极。

  韦千里飘身而退,唯恐毒章乘机追击,一径退到芦苇之处,方始定下身形。

  那胖龙厉七公估料不到这少年身形之快,以及那扎芦苇的力量如此厉害。

  迫得毒章先挡住那一击,方始再去攫人,因此看那少年逃跑,不由得愣了一下,自

己反而错过了机会。

  韦千里气往上冲,怒声道:“你何以要哄我入门,好害我性命?”

  胖龙厉七公道:“难道你想一点危险也没有,便做成一场大功德?”

  此刻他已认定这少年是名家弟子,故此口风一变,改用功德两字来留住他。

  韦千里一想也对,这等事总不能没有危险,大概是自己粗心,是以没防备这一层。

假如换了别的行侠仗义之士,一定不会像自己一样冒失。

  厉七公又阴阴笑道:“还有老夫这桩宝贝,岂是轻易可以取得。”

  韦千里眼珠一转,便朗声道:“现在你准备一下,我要发动了。”

  厉七公大喜,面上不知不觉又流露出狰狞的笑容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8章 毙毒章巧得灵鳗套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白骨令》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