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海屠龙》

第十一章

作者:司马翎

徐少龙道:“我。”

一面放开了那个白衣童子,转身跨入房去。

但见躺椅上,玉罗刹已坐起来,一边头发已经松乱,衬托以玉面朱chún,竟有一股娇情的美态。

连徐少龙这等人物,也不禁瞧得一怔。

玉罗刹也感到意外,一面伸手掠鬓,平添了无限风情,一面站起身,道:“是你?天刚亮啊!是不?”

徐少龙举步上前,及时制止她继续把头发整理好,因为他觉得这刻她正是最有女人味道,是最动人的时候。

玉罗刹一点不明白他何以不让自己整理头发,所以也忘了抗议,甚至没有任何反应,只茫然地望着。

徐少龙欣赏了一阵,才道:“我想对你讲句真心话,但又怕你误会。”

玉罗刹眸子一转,道:“你有权进入任何地方,我不敢怪你。你可是想说这一宗么?”

徐少龙乖巧地道:“这是第二件,还有第三件事要告诉你,但咱们一宗宗的来,好不好?”

玉罗刹嫣然一笑,再也找不到一丝一毫的冰冷味道。

她道:“好,反正你总是带来一连串的问题。”

徐少龙道:“你的秀发微乱,反而更为美丽,这便是第一件,你怪不怪我太以放肆?”

她摇摇头,徐少龙便又道:“第二件不必说了,第三件是我特地来向你说声再见的。”

玉罗刹眼光中突然透出忧色,轻轻道:“你专做些出人意外的事,这一次的任务可有危险?”

徐少龙摇头道:“危险性不大,但却很棘手。”

玉罗刹道:“那也是很糟糕的事,如果你任务不能达成,回来也须受责。”

徐少龙道:“我如今得知你很关心我,此行不但不苦,反而很开心……”

玉罗刹泛起一抹羞怯之色,缓缓垂头。

徐少龙禁不住在心中把这个美女和郑艳芳作一比较,沽量她们的份量,在自己心里哪一个重些?

虽然郑艳芳与他已有过肌肤之亲,作过一夜夫妻,而玉罗刹与他,则根本一个爱字也没说过,更没有亲近过。然而这刻在他心中,这两女居然具有同等的地位,都能使他挂念怀恋。

他望着玉罗刹,她的玉颈,由于垂头而露了出来,还有她喜欢躶露的双足,都使他留下难以磨灭的印象。

徐少龙与她道别后,在艇中回望,但见玉罗刹一直撩开窗帘,向他眺望,而最后还挥手致意。

他一路上时时想起她,最后找出结论,深信玉罗刹所以能使自己念念不忘之故,一来是她平素以冷面向人,似乎从不把天下之士,看得上眼。然而她却对自己独具青睐,不免有弥足珍贵之感。

其次,她的身世,一定有某种难言的秘密,这是形成她孤做性格的重要原因,是以使人对她不禁生怜。

可惜的是他无暇打听她的身世,但这么一来,她反而增添了秘密的吸引力,使他特别注意到她。

他遵照帮主钟抚仙的指示,到了镇江,就暂作逗留。

在镇江这个繁荣都邑中,当然有五旗帮之人,而且是五旗帮一个重要据点。镇江以南,归绿旗分舵,以北及西面,都归黄旗分舵。

目下黄旗分舵被挑,而镇江又是黄翰恰的辖区,所以“五旗帮”悉数奉命敛迹,避避风头。

徐少龙没有找任何帮众联络,也没有到客栈等公共场所歇足。据钟抚仙的指示,他最好在赌场娼馆流连,既不受人注意,亦可顺便打探些消息。

但他估计钟抚仙现在已不至于再监视自己的行踪,所以也没有依照此一指示,迳自到城西的一间寺庙去。

此寺名为“开元”,地方不大,但香火甚盛。

徐少龙走到寺门前,已是黄昏时分,远远但见大殿内灯烛辉煌,无数的善男信女,正在顶礼膜拜。

他夹在香客中,没有惹起别人注意,走人寺门,不进大殿,迳从偏门直人寺内。在后进的佛堂禅院,可就清静得多他迅快走完一条长廊,便回首四顾,忽发觉左方数丈处的一道窗户内,似乎有人在窥看。

徐少龙只不过在一瞬之间,发现眼睛的反光而已,并非看见有人。

但他知道自己绝对不会瞧错,当下诈作不知,转身举步,向另一道打开的门户走去。

他距离那道门户,只不过十多步而已,这时一面走,一面迅快动脑筋,寻思如何才能巧妙地争回主动之势?

这意思是:他目下明明被人暗中窥伺,由于他身份上。

工作上的顾忌,所以他不能直接扑过去,查看什么人在偷窥自己。

那么他如何才能在对方不知不觉之中,反而令他须得顾虑自己,变成被动的地位呢?

他走了六七步,计上心头,不过连他自己也禁不住在心中打个哈哈,暗笑自家此计想得大无赖了一点。

只见他手抚裤裆,作出要解手之状。

接着他己拣中一处地方,乃是靠近那道窗户的一个角落,迅快行过去,一面转眼四望。

而这一趟,他可以毫无顾忌地向窗户望去了。

要知这个举动,乃是一般读书守礼之人的正常现象,大凡明理守份之人,总不习惯随地便溺,纵然因时势所迫,不能不解决,也会大大觉得不好意思,因而张望四下,瞧瞧有没有人看见。

反转过来,那个偷窥他的人,见他要小解,总得回避一下,至少也不能让对方误以为自己存心窥看他小解。

这种心理上的正负反应,便恰到好处地将主客之势扭转过来,顺便还初步解释,徐少龙问以跑到后面来之故。

假如这个窗内潜窥之人,乃是“五旗帮”的眼线,则他往后还须解释到这“开元寺”来的原因。

如果他是别的路数的人,就根本不必再予解释了。

他目光到处,但见窗内己失去那双眼睛。事实上窗户是关着的,只不过窗纸上有一条缝隙罢了。

徐少龙侧耳而听,一面估计距离。

这是他探测敌人的一门秘密功夫,他可以从“距离”加上“呼吸声音”,测知对方的功力深浅。

这是因为越是武功高明之人,他的呼吸就越细微均匀,他只须听了声音,再参考当时的距离,就估计得出对方功力如何?

这第一步的探测马上得到结果,使他十分大惑不解的)是,窗内之人,似乎是个不懂武功的普通人。

不过从他比较坚实急促的气息听来,此人相当年轻。

“假如不是武林中人,那么不管是什么来历,我都可以稍稍放心,不须过于忌惮提防了……”

他一面想,一面咳嗽一声,往门外走去。

窗户上马上现出那对眼睛,见他不但向敞开的院门走去,而且看他的手势动作,都表示他尚未小解。

那么不用细说,也可知道徐少龙是打算到那边门后,找个更好的地方解手。

窗户一响,打开来,现出一张年轻的面庞。

那是个面目俊秀的少年,肤色自皙,看来甚是文弱。

徐少龙闻声愕然回顾,与那少年打个照面。

他惊愕的表情,当然是假的。

心中忖道:“此子虽然看来文弱,但秀朗的眉目,宽饱的前额和高挺的鼻子,都在显出他是个身份极高,聪慧异常的人……”

那少年尴尬地向他露齿笑一下,好像想不到自己使人家如此吃惊,十分感到不好意思。

徐少龙拱拱手,道:“在下敢是惊扰兄台啦?”

那俊秀少年连忙摇头道:“没……有,没有……”

徐少龙忖道:“他见我从那边走,便打开窗子,定有缘故,我且唬他一下……”当下道:“小弟到那边瞧瞧,回头方向兄台请益。”

说罢,迈步慾行。

那少年忙道:“兄台请留步。”

徐少龙故意皱起眉头,苦着脸,道:“兄台等一会见教吧!”

那少年道:“不,不,那边有内眷呀!”

徐少龙一怔,道:“内眷?此地哪得有女眷?”

那少年道:“那是小弟家中的人。”

徐少龙哦一声,道:“原来如此。”

少年道:“兄台若是……”

徐少龙打断他的话,问道:“这边的院门为何关闭起来呢?”

少年道:“里面的老法师不愿人家打扰……”

徐少龙登时心中一愣,不过可没有流露出来。

只听那少年嗫嚅地请他到屋子里,可以方便,他便装出欣然接受了他的邀请,登阶入室。

在窗户这边的房子,是间洁净的书室,另外尚有一间卧房。

另外有一道门户,想是通到女眷居住的内一进去的。

徐少龙解手之后,在书房与那少年互通姓名,得知这少年姓沈名恒,乃是云南人氏。

徐少龙通报自己姓名时,便用“杨楠”的化名,自称杭州人氏。

这时天色已经昏暗,但沈恒还不点上灯火,也没有斟茶奉客等礼数,显然没有意思与徐少龙攀谈。

徐少龙是什么人物,早就感到大有蹊跷,假如这沈恒不是别有隐情,早先就不会如此闪缩窥伺自己了。

现在再想一想,老和尚关闭了院门,这沈恒的书房,恰在紧要通路上,这一切都似乎大有关连。

若在平日,他大可以泡下去,慢慢的查看内情。但现下他身份特殊,只要查出与自己无关,就无须多事。

于是他站起身,正要告辞。

忽见一条窈窕人影,走入书房。

房内光线虽暗,可是徐少龙却能把对方的面貌,看得一清二楚。但见来人是个少女,长得甚是姣美,她十分白皙,看来绝对不到二十岁。

她一入房,便低声道:“大哥,吃饭啦!”

沈恒有点手足无措之感,徐少龙心知那个美貌少女从外面进来,因为明暗不同的影响,使她看不见还有别人。

他又深知自己如果一出声,必定把那少女骇一跳,所以没有开口。

沈恒道:“二妹,我有客人在这儿……”

他虽然先说出来,但那少女还是吓得轻轻“哎”了一声,用一只手掩住胸口,同时张惶四望。

她马上就看见徐少龙站在墙边的人影了,徐少龙忙道:“对不起,在下可是使姑娘吃惊了。”

沈恒在旁边插口道:“这一位是舍妹沈如箐。”

他转向妹子沈如菩道:“这一位是杭州杨捕兄台。”

沈如箐敛任行礼,道:“小妹失礼了,请杨先生见恕。”

徐少龙忙道:“沈姑娘这话,叫在下如何敢当。”

沈恒点火燃灯,顿时一室皆亮。

沈如青眼见徐少龙如此挺拔俊逸,一表人才,不觉愣了一下。

徐少龙拱手道:“天色不早,在下不敢多扰,这就告辞。”

沈恒还未开口,沈如青已道:“杨先生住在城里么?”

徐少龙道:“是的。”

沈如青道:“若在城中,何须急急赶回去?家兄难得有朋友过访……”

这回轮到徐少龙愣住了,心想:“她为何要挽留我?而且她居然擅自作主,也不问一间她哥哥?”

他口中应道:“在下若是晚归,只怕舍妹悬望……”

沈如箐歉然道:“杨先生若怕令妹挂虑,小妹这就差一个人,送个讯与她,倘若令妹愿意出来走走,那就更好了。”

沈恒也道:“这话甚是,杨兄尊意如何?”

徐少龙心中一笑,想道:“我的假妹妹还未抵达,如何带来相见?”

当下道:“那倒不必劳动尊驾了,如蒙两位不弃,过一两天,在下就带舍妹,到此向两位请益讨教。”

沈如箐道:“杨先生请坐,小妹失陪片刻。”

她嫣然一笑,又道:“家兄长日寂坐书斋,难得有朋友驾临,你们且谈一谈她落落大方地出去了,徐少龙暗暗注意她的步伐之后,断定她也丝毫不懂武功。

这时他自然不便坚持离去,一面落坐,一面向沈恒道:“令妹纵然不说,小弟也看得出沈兄是个不喜世俗应酬的人。”

沈恒对这句话的反应极佳,不但泛起诚恳的笑容,同时真挚地道:“是的,小弟天生不擅与人应酬。”

徐少龙道:“舍妹也常常说我朋友太少,可是如果是话不投机之人,如何能结交下去呢?”

沈恒完全表示同意,道:“是的,是的,小弟宁可作孤鹤独嗅,也不与驽骆同群。”

他停歇一下,问道:“杨兄是在镇江久居?抑是路过?”

徐少龙道:“敝兄妹原住南京,到此处只是探亲小住而已。”

沈恒眼中顿时现出失望之色,道:“这样说来,小弟与杨兄也只能作浮萍之聚。”

徐少龙道:“沈兄若是长居此地,小弟自当时时来访。”

沈恒摇摇头,还未开口,门外传来沈如箐的声音,道:“大哥,那一罐雨前茶找不到了。”

人随声进,手中捧着茶盅,含笑盈盈,送到徐少龙跟前。

徐少龙连连道谢,发现她的目光,很大胆地注视自己,连她的笑容,也有着大胆的味道。

但这种“大胆”,与那些婬娃荡妇截然不同,完全没有挑逗或不轨的意味。徐少龙觉得很奇怪,潜心推究到底是怎么回事?

沈如箐站在她哥哥身边,一面打量徐少龙,一面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一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霸海屠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