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海屠龙》

第十二章

作者:司马翎

  枯木禅师吃一惊,道:“老夫人没事吧?”

  沈如青道:“没事。”

  枯木掸师道:“是不是尊夫受惊大过……”

  沈如青道:“他虽然很害怕,也没有事。”

  枯木透一口大气,道:“老夫人和公子都没事,老衲就放心了。”

  他发现沈如箐直勾勾的望住徐少龙,当下道:“这一位是………”

  沈如青摇摇头,道:“大师不必介绍,我们已经认识。”

  徐少龙道:”沈夫人的胆子真不小啊!”

  沈如青道:“老实说,贱妾如果不是急于来向徐先生谢恩,也不敢走出来。”

  这话听起来没有一点漏洞,冠冕堂皇得很。可是徐少龙却明白她话外之音,乃是表示要

见他一面。

  枯木禅师道:“其实你用不着劳驾,徐施主是自己人,老衲自会向他道谢。不过沈夫人

既然来了,当面说一声,也合人情道理,刚才如不是徐施主即时援手,本寺之内,势必无人

能够活命。”

  这时外面有人叫道:“老师父,老师父,府里的公人来啦!”

  枯木禅师忙道:“沈夫人且在此处,万勿出去,免得与公人碰面,老袖出去应付,待我

回来,才可回去。”

  沈如青正求之不得,当下道:“我晓得了。”

  枯木匆匆出去,顺手还掩上门。

  佛堂内只剩下这一。对年轻人,沈如青凝视着徐少龙。

  由于他现在既在灯光之下,又没有掩起面目,是以彼此都看得十分真切。

  徐少龙本想避开她的目光,无奈他天生就是无所畏惧之人,即使是感情上的纠缠,他也

不觉得有什么可害怕的。

  因此,他并没有避开对方明亮和美丽迷人的目光。

  不过他却发现一个道理,那就是他日间与沈恒和她见面时,就曾经觉得她的眼光十分大

胆,却不是婬荡。

  当时他觉得很不解,直到现在,才恍然大悟,敢情她不是少女,而是已经嫁人的少妇。

因此她在瞧看男人之时,便不像那些未经人事的少女般娇羞畏怯了。

  沈如青首先打破沉默,道:“我来瞧你,你会不会不高兴?”

  徐少龙道:“我为什么不高兴?难道我和平常人不同么?”

  沈如青道:“当然不同啦!”

  她款摆地向地走近去,那宽长的外衣,虽然掩没了她的体态身材,但奇怪的是,她却另

有一种诱人的风韵。

  徐少龙道:“其实我除了练过武功之外,别的与常人完全相同。”

  沈如青道:“这已经够了,一个人能有一样杰出的本事,就能和众人大有区别,难道一

个人必须每一件事都超过别人,才算杰出么?”

  徐少龙道:“想不到你口舌如此伶俐便给,我一定讲不赢你。”

  沈如青嫣然一笑,道:“我不要赢你,只要你不藐视我,不把我当作庸脂俗粉,我就万

分的心满意足了。”

  徐少龙道:“我打第一眼看见你,已知道你和一般的女孩子不同。”

  沈如青在他面前停步,若有所思的点头道:“是的,我有梦想,我也有勇气,可惜的是

我的心也大软了。”

  徐少龙道:“这是什么意思?”

  沈如青道:“比方说,你很喜欢我,不嫌弃我是有夫之妇,要把我带走,与我永远厮

守。而我呢,我也有一份说不出的情意,也许是崇拜英雄吧!总之,你若要我跟随你,我猜

想这是我的梦想实现了,而我也有勇气,抛弃一切,跟你远走高飞……”

  徐少龙道:“抛弃一切?”

  沈如菩道:“是的,然而最后你猜想怎样,我还是办不到。”

  徐少龙暗中松一口气,忖道:“幸而如此,也唯其如此,这段感情才使人回味无穷,永

留惆怅忆念。”

  只听她又道:“因为我的心大软了一点,我只要想到沈恒的文弱无胆,婆婆的老迈衰

弱,我就鼓不起勇气,硬不下心肠丢下他们了。”

  徐少龙道:“听起来你似乎与沈兄的感情,并不深厚缠绵。”

  沈如青道:“在遇见你以前,我心中只有他一个人,可是你比他强有力得多了,我是不

由自主地屈服在你面前。唉!我本质上一走是个朝秦暮楚的女人。”

  徐少龙想了一下,道:“自古以来,人心总是向着高处,水性则向低流,假如主你心

中,我的确比沈兄好,那也怪不得你会心绪迷乱的。

  何况事实上很难拿两个人来比较,只看在某一环境中,对某个人的感受如何而已。”

  沈如青幽幽叹道:“你不要安慰我,我本质上一定是个下贱的人。”

  徐少龙不想继续讨论这个令人困扰的问题,当下道:“你别胡思乱想了,现在告诉我,

为何你们沈家这种身

世的人,会招惹到江湖上的职业凶手来对付你们?”

沈如青道:

“这是沈恒的亡父,也就是我的公公,他在世时惹下的

吊根,他曾经做过陕西和湖广的提刑按察使,在这两任专管

一省刑狱的期间,由于他铁面无私,处决了不知多少江洋大

盗,还有许多地方上的劣绅恶霸。因此,我们沈家的仇人大

多了。”

徐少龙道:“但目下向你们下毒手的是‘职业凶手’,问题就复杂了。”

  沈如青道:“你一点也不知道我家的事情么?”

  徐少龙道:“我刚刚到这儿,恰好碰上你们这档事,连跟枯木禅师也没说过几句话,如

何晓得你家之事?”

  沈如青道:“那么你不分青红皂白,就帮忙我们么?”

  徐少龙笑一笑,道:“以枯木禅师的身份名声,既然肯涉入这件事之中,我就不必细

问,先解决了问题再说。”

  沈如青道:“我还以为你是老禅师请来的帮手,这样说来,冥冥之中,沈家是仰仗先人

荫德,兔去灭门之祸了。”

  徐少龙道:“积善之家,必有余庆,古人的话,决不会假的。”

  沈如青点点头道:“去年我公公病危之时,便把这个危险告诉我们。据公公说,他虽然

平生执法如山,铁面无私,但都不会发生问题,只有去年年头,他曾经苦心微划和推动一件

事,结果破获了一个庞大的贩卖良家妇女的万恶集团,其中三个主犯,立即引用特殊条例,

予以处斩,在这案中,救出火坑中三十几个妇女……”

  徐少龙只听了这个开头,顿时恍然大悟,忖道:“这个拐卖良家妇女的不法集团,必是

五旗帮的秘密组织。由此看来,五旗帮又另外利用一些已经过气的帮中高手,组成一个暗杀

集团,以便支持其他的不法集团了。”

  他对于这么一条线索的发现,大感欣慰。

  只听沈如青又道:“公公说,他本来还不晓得有后患,但不久他的手下一名精明能干的

捕快,在另一个案子中,查获消息,得知这个贩良为娼的集团,另有靠山,必会对沈家报

复。不过公公如在台上一日,他们暂时不会行动。”

  青少龙道:“这个捕快的消息相当准确呢?”

  沈如青道:“是的,他还查出对方是武林高手,可是都非常神秘,行踪飘忽,是以无法

主动抢先消灭他们。”

  徐少龙道:“即使是查得出行踪,也很难有办法对付他们。”

  沈如青道:“公公也调查过,得知这等情形,是以深恐一旦病故,这些凶手们会来对付

家姑和我们两口子。”

  徐少龙道:“所以他安排了这么一个地方,让你们得以躲起来,是也不是?”

  沈如青点头道:“他与禅师是多年前的老友,近二十年,根本没有往来。

  照理说,我们躲到此处,应该很安全。因为谁也想不到我们一家会藏在佛寺中……”

  徐少龙道:“事实上枯木禅师向来不与江湖上之人接触,晓得他精通武功之人,真没有

几个。不过沈大人的估计也差了一点,这个凶手集团的厉害,绝不是他想像得到的。今晚虽

然过了这一关,但事情还未算了结。”

  沈如青失色道:“什么?还未算了结?”

  徐少龙道:“当然啦!这个凶手集团,并非只有这两个人组成,所以他们的行动,必定

留有纪录。他们目下已告失手,别的人根据纪录,还是会追查此事。不过,以我想来,等他

们查明白后再展开行动,其问还有一段时间。”

  沈如青愁道:“这便如何是好………”

  徐少龙照事论事,道:“一点办法都没有。”

  沈如青很快就冷静下来,想了一下,摇头道:“不,有三个办法。”

  徐少龙讶道:“真的?竟有三个办法之多?”

  沈如青道:“第一个办法,就是趁这两名凶手失败的消息,尚未传到他们的集团以前,

早一步找到他们之间联系的纪录,予以消灭。”

  徐少龙道:“这倒是一个办法。”

  沈如青道:“第二个办法,就是迅即查明这个凶手集团之人数,然后一举加以歼灭,一

个都不留。”

  徐少龙道:“此计气魄甚大,万万想不到是出诸一个娇弱女子之口。”

  沈如青苦笑一下,又道:“第三个办法,就是我沈家马上逃亡,逃到一个他们找不到的

地方,或者是分散开,使他们无法一网打尽……”

  她停歇了一下,接着道:“当然为了沈家血脉香火,这分散逃亡之计,必须以保存沈恒

为主。”

  徐少龙道:“逃亡之计,乃是下策,但揆诸事实,只好作此打算。”

  沈如青叹一口气,道:“我早就知道非用此计不可。”

  徐少龙道:“你且勿沮丧,赶紧充分运用你的智慧,研究出一个妥善的逃亡计划。”

  沈如青十分惊奇,问道:“我要想一个计划?”

  徐少龙道:“正是,你尽管放胆的设计,技术方面交给别人伤脑筋,要知只有你才深知

沈家的渊原恩怨,若要与这些从前的关系,完全断绝,唯有你来设计筹思,方能稳妥。例如

沈兄本是滇人,也许别人借箸代筹,竟想到要你们躲到云南,这岂不是反误了大事?”

  沈如青道:“好,我试试看……”

  她沉吟考虑了一阵,才道:“沈恒是个读书人,若想有前途必须投考功名,从仕途出

身。但如若匿居在隐僻之所,便不敢上学应考,因为穷僻之地,读书之人不多,易于传扬。

再说他上有老母,下有妻子,这样一家人也不易避过敌人耳目。”

  徐少龙道:“是的,说下去。”

  沈如青道:“假如我们分开,我来照顾婆婆,他则单身落籍别处,只须改个名字,就可

以应考赴试。而他一则没有挂虑。二则少去家人,敌方难以查出。”

  徐少龙道:“这一着,敌人决计想不到,因为沈兄既是独子,而你又年轻貌美,焉肯分

散匿居?我认为此计甚妙。”

  沈如青轻轻喟叹一声,眉梢透出一种说不出来的幽怨。

  她虽然年纪甚轻,可是她智慧过人,兼且亲身经历过生死场面。因是之故,她现下已经

完全成熟,宛如饱历沦桑的人一般。而最重要的是,她晓得这一番计议,并非说着玩的,而

是真真正正的事。

  这种事情,发生在别人身上,听起来没啥希奇,只不过是一幕公子落难,老母娇妻暂告

分离而已。

  可是在现实中,这种不知止境的“分离”,茫茫的前途,狠毒的敌人等等,在在皆足以

使人惊愁交集。

  因此,她的喟叹,心底的幽怨,不是局外人所能了解的,而且也不是别人所能安慰的。

  徐少龙道:“你侍奉了婆婆,将如何渡日呢?”

  沈如青精神一振,道:“渡日倒不成问题,我精于女红,单靠十指,亦不愁生活无

着。”

  徐少龙道:“好吧,待我和枯木大师商量一下,必能安排妥当,将来我与枯木禅师,可

以轮流去探看你们……”

  他突然停口,侧耳倾听了一阵,才轻轻道:“枯木禅师和公差们到这边来啦!”

  沈如青目光一扫,指指房门。

  徐少龙点头,当先走去。

  他推开房门一瞧,里面原来是一间静室,四下陈设得极为简单,只有一几一榻,墙上还

有一具古琴。

  徐少龙把她拉入来,迅即掩上房门。

  两人站在门后,黑暗中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二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霸海屠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