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海屠龙》

第十四章

作者:司马翎

不久,徐少龙已回到镇江,他虽然很想知道那四艘长程巨舶的隐情,但现在他已没有工夫多惹闲事了。

可是他业已惹来不少问题,这是他和秦三错碰上之后,在这短暂的时间内,所发生的问题。

原来眼下已有两路人马在注意他,一是丐帮之人,一是公门中人。

要知他和秦三错在码头上那么一站,两人都长得潇洒俊拔,与码头上讨生活之人,全不相同。

这已经够引人注目的了,何况其后他突然登上一艘快艇去了,而秦三错则到那四艘巨舶之上,这等行径,公门中人,当然不会放过不管。

另外关于丐帮方面,那是更不用说了。

尤其这大江以南,沿江一带,正是丐帮的势力范围。是以他一踏上岸,马上就发现被丐帮之人监视了。

这么一来,他的行动不免大受妨碍。

他要摆脱这些人的监视,并非难事。

但问题是他必须以“书生”面目出现,以后尚有一段时间,须得逼真扮演,因而他无法施展真本事对付这些人。

他很伤脑筋地在街上茫然而行,但这样走个不停,亦将引起人家的怀疑,是以他必须赶紧想个法子,能够顺理成章

地呆下来。

繁闹的街上,人声喧嚷,两边的店铺,人进入出,热闹非常。

他在一家绸缎庄的门前,停下脚步。一面打量里面各式各样的绫罗绸缎,一面迅速的忖想道:“我可以在此店逗留一会,选购一点料子,回头送给玉罗刹连晓君,可说是一举两得之事。”

想到就做,当即举步入店。

店中的掌柜伙计等,见他一表人才,衣着不俗,都殷勤上来招呼。

徐少龙为了消磨时间,故意慢慢的挑选。

最后买了两幅,正在付钱。

忽见本来在招呼他的人,都突然走开了。

转眼一看,原来另有一个顾客进来,而全店之人,俱都去招呼他,甚是殷勤热烈。

这个客人年约四旬,神态粗豪,衣着普通。面上和双手的皮肤都黝黑粗糙,显然是常年受到风吹日炙之故。

徐少龙一望而知此人乃是常年奔走江湖之人,他甚至晓得此人正是那四艘巨舶的人,这是因为他早先曾经看见他登岸。

店中的掌柜,一口一声“王大爷”,又奉上茶点,那个姓王的大汉,大刺刺的在里面的椅子一坐,等候众人送上货色供他挑选,可见得他不但是熟客,而且必定是罕有见的阔客。

徐少龙马上改变心意,诈作看中另一正湖绉,叫伙计取出来看看。不过一时无人招呼他,所以他只好等候。

他侧耳听去,恰好听到那掌柜道:“王大爷,这回还是照老规矩,后天给您送到船上,是也不是?”

王大爷哼了一声,目光端详凡个店伙送过来的绸缎,没有回答,那个掌柜满面陪笑,不敢催问。

店中一共五六个伙计,都川流不息地送上各种料子。

全店的业务,暂时陷于停顿。

过了一阵,那个姓王的大汉已挑选了四五种,掌柜在一一旁记下他念出的数目,少者三正,多者七八正。

徐少龙不觉惊异起来,照这人的买法,简直是办货来了。可是看他的样子,又决计不是做生意之人。

再说若是办货,便无须在这等专做门面生意的绸缎庄购买了。何况他根本不谈价钱,天下哪有这等生意人?

姓王的大汉再度大肆挑选,店中许多顾客,都在等候店伙。有些人很和平地等着,有些人则露出温色。

突然有一个人恼声道:“喂!你们店里做不做买卖的?”

徐少龙连头也不必转,就晓得必定是刚进来不久的一个年轻人。他的印象中,这个年轻人身体强壮,动作矫健,必是曾经练武之人。而他的冷静坚定的目光,又显得他是个十分机智的人。

这种人对于时常会遇上的小闲气,决计不会放在心上。

正因此故,徐少龙推测此人必是存心这样做的。

他心中一笑,忖道:“不知是谁出了这么一招,想从吵闹甚至殴斗中,查探姓王的人的来历,我大可坐山观虎斗,从中摸出一点线索。”

因此,他马上用极自然的动作,开始移动。一直移动在内角,这样他可以把整间店铺的情形,收在眼中。

掌柜的连忙派一个伙计过去,那年轻人直瞪眼睛,骂道:“你们这是什么意思?瞧不起我么?哼!哼!有几人臭钱的就如此奉承巴结是不是?”

他若然只骂此店之人,自然不致惹起风波。但他口涉及那大汉,说他有几个“臭钱”,对方不免要瞪眼睛了。

那店伙连忙低声下气的解释,掌柜的一瞧那年轻人还不肯干休,心中发急,便要亲自过去处理。

姓王的大汉冷冷道:“站住,别理那个小子。”

他原是江湖上争强斗狠之人,如何肯任人辱骂?而他喝令掌柜停步,也不过是反击的开始而已。

掌柜的不敢有违,尴尬地站住了。

那年轻人厉声道:“混蛋!你说谁是小子?”

这回他已直接向着那个大汉,汹汹斥喝。

姓王的大汉也勃然大怒、跳起来,指住对方,道:“格老子,骂你又怎么样?”

掌柜和店伙都急得团团转,从中劝阻。可是这两人嗓门特大,声音响亮,只一开口,就压倒所有的声音。

因此,劝阻的说话,全不管用,谁也听不见。

、徐少龙装出吃惊之态,因为敢情在店门处看热闹的人之中,还有两对眼睛,向他窥视不懈。

这些人盯得如此之紧,徐少龙不禁泛起“难斗”之感,若是被他们再黏缠下去,早晚会露出破绽。

现在他已没有留在此地的必要了,因为这个姓王的大汉,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告诉了他许多想知道的事。

举例来说,姓王的大汉,乃是来自四川,这不但是他的口音,显示出他是四川人,而且从那四艘长程巨舶,互相参证,可知这些船只是从四川一直顺大江驶到此地来的。

其次,他知道这四艘巨舶容或某种神秘的任务,但最低限度,在表面上他们并不犯法,此所以这名大汉能够时时到此地购物,并且还在同一间字号选购,变成了熟客。如若是罪犯之身,岂肯留下痕迹?

三是这个大汉乃是奉命购物,而不是他本人所需。

一来就算他有三五个妻妾,亦用不着这么多贵重的丝绸,二来他没有豪富的派头风度。

那年轻人与这名大汉已吵开了,眼看马上就得打架。

忽听一个人高声道:“唉!唉!两位何必生气?你们这一么一闹,人家的店铺还要做生意么?”

此人声音蕴含内劲,是以盖过了嘈杂的喝骂声。

徐少龙一瞧,劝架的是个中年人,身穿长衫,颇见斯文。

但相貌却显出精明强悍,可知也是跑码头的人。

他的声音劲力充沛,一听而知乃是内家好手,因是之故,吵骂中的两名主角,都向他投以诧异的目光。

徐少龙转眼一望,门外之人,全都注意地盯看这个劝架的人,心中不禁念一声“多谢佛祖帮忙”,当即迅往后进挪去,闪入里面,打后门溜出去。

外面果然没有人影,他更不迟疑,一抄长衫下摆,跃过巷墙,落在对面人家的后院。’要知这是瞬息即逝的时机,由于盯梢之人皆是高手,是以这刻可能已另派别人,绕到后面监视。

如果他慢一步,说不定又得给另一批人盯上。那时再找机会脱身的话,就难之又难了。

如今他瞬然逝去,对方纵然发现他不见了,可是店中人头杂乱,吵闹未歇,前面盯梢的以为他在后面,后面之人以为他在前面。

等到两下凑上,得知他己失踪时,已无法查出他是怎生溜掉的。

这个人家的后院,与邻家相接,因此他又翻过去,仗着丰富的江湖经验,找到一问空屋,暂时躲在里面。

等到黄昏时分,他才出来,越墙而出,到了街上一瞧,华灯已上,暮色已深,当下放心大胆,急步行去。

在昏暮之际,最难盯梢,所以他只须保持警觉,不难避过对方的耳目。

不一会,他已抵达目的地,那是一座普通的住宅。他瞧瞧门口,发现了暗号,当即上前叩门。一一个俏丽”厂环打开大门,看见是他,登时一怔,眼光中流露出无限惊诧。

徐少龙对于这个俏婢的惊愕表情,一点也不感到奇怪,敢情这个俏婢,正是跟随玉罗刹连晓君的人,也是那两名白衣童子之一。

他以前已判断这两名白衣童子,必是侍女改扮,故此这刻看见她们以女子面目出现,根本不觉得奇怪。

那俏婢还未开口问他,或者作出任何表示之前,他己跨入门内,并且顺手把门掩上。

看他的神情样子,好像回到自己家中似的。

他正要往屋内走去,俏婢一伸手,拦住了他。

徐少龙瞧她一眼,笑道:“对了,我还没有问过你的名字,你叫什么?”

俏婢道:“我叫迎春。”

徐少龙道:“这名字很好,你看起来,真像迎春花那么美丽。”

迎春玉靥上微泛嫣红,道:“你往哪儿走啊?”

徐少龙道:“自然是往屋子里走啦!”

他指指台阶上的门户,又道:“那儿决计不会穿出街上的,对不对?”

迎春道:“我知道,可是………”

徐少龙打断了她的话,接着道:“你用不着通报了,难道我的妹子还不让我见面么?你大概还不知道,连晓君是我的妹子呢?”

迎春忖了一下,才道:“是你的妹子?”

徐少龙道:“想不到吧?等一会你就晓得我没有骗你的。”

迎春一手揪住他的衣袖,道:“不对,我家小姐没有哥哥。”

徐少龙注视她一下,发现她眼中闪动着狡黠顽皮的光芒,倒不是真有恶意,大概也不是真不让他进去。

他何等机警聪明,念头一转,已晓得对方的脑子里,装着什么狡黠的念头。

当下不在乎地伸手捏捏她的玉颊,道:“胡说,我就是她的哥哥。”

迎春脸色都红了,道:“你,你……”

说时,不由得放松了手。

徐少龙可没有趁隙赶快进去,还望着她直笑,道:“我怎么啦?”

迎春道:“你如是我家小姐的哥哥,怎可向我动手动脚?”

徐少龙道:“我家的规矩就是这样的,不信你问小姐去。”

迎春被他驳得无言可对,忍不住道:“那么大爷你贵姓呀?”

徐少龙好笑,忖道:“我早知道你必会否认小姐是姓连的。”

当下道:“我自然与你家小姐同姓啦!你连小姐姓什么也不知道么?”

迎春道:“不是不知,但大爷自家说出来,也没有什么关系呀!”

徐少龙道:“我刚才不是提过么?”

迎春道:“小婢没听清楚啊!”

徐少龙道:“她的名字叫做晓君。”

迎春道:“不对,我家小姐不叫晓君。”

徐少龙诈作一怔道:“那么她叫什么?”

迎春得意起来,道:“大爷你是她的哥哥,怎会连她的名字也不知道呢?”

徐少龙道:“若然我答不上来,你就不让我见小姐了,是也不是?”

迎春道:“这个自然啦!”

徐少龙道:“那么我们换个法子,我专程来找你,行不行?”

迎春白皙的面庞上,又泛起可爱的红晕。

她摇摇头,道:“你别岔开话题。”

徐少龙忽然心头一顿,竟不忍得再逗弄她,便道:“好吧,我们还是回到老话题上。我告诉你,我妹子一向有两个名字,一个是晓君,另一个是慧珠。”

迎春愣住了,显然他已说中。

徐少龙又道:“而我的姓氏,是木易杨,乃是杭州人氏,你家小姐总不会是别处地方的人吧?”

迎春低下头,道:“那么您真是我家大少爷啦!”

徐少龙道:“正是,慧珠在不在?”

迎春道:“她在房间里。”

徐少龙迈步入厅,忽见一个肥胖的中年妇人,从后面走入厅来。

这个妇人面庞圆润,堆满笑容,看来很是和蔼可亲,但那对眯起来的眼睛,却光芒闪射,眸子灵活。

徐少龙心中惕然,忖道:“如果此妇就是余麽麽,那么我必须多加小心,以前她就曾经躲在幕后,暗算过我,虽然当时由于神机营副统领的职位,尚在争夺中,所以她帮助别人,想把我打倒。而如今则大事已定,她要加害我的原因,业已消灭。可是,她终究是别一派系之人,等如暗中监视着玉罗刹,从她身上获取情报。因此,我须得小心对付她,必要的时候,不借下手杀死她,以除后患。”

要知玉罗刹连晓君虽然在五旗帮中,不属于任何一派。

同时以她的家世渊源,大家也能对她放心。

可是她终究是个女子,俗语有道是“女心向外”,这还是指对父母而言。

由于推论、女孩子对亲生父母,尚有外向的倾向,则对一个团体来说,她的脱离,便算不得奇事了。

在五旗帮来说,并没有对她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四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霸海屠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