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海屠龙》

第十五章

作者:司马翎

  连晓君讶道:“逃走?那么你呢?”

  徐少龙道:“只要你能逃出此地,我没有后顾之忧,就好办了。”

  他这话虽是说得夸口,好像很自负似的,但连晓君却感到他真有这等本事,衷心中深信

不疑。

  因此她马上点头道:“好的,但你也别小看了我,我只要不被他们缠住,就有法子摆脱

任何跟踪的人。”

  徐少龙道:“在通常情形之下,如果你想先逃走,则必定由我出去打头阵。我们来一个

‘反其道其行之’之计,由你先出去,佯作应战。我出去时,佯作逃走。这么一来,必可搅

乱了对方阵脚,而你就有隙可乘了。”

  他说完之后,不等她表示意见,马上推她动身。

  连晓君不由自主地顺着他的手势,提气跃去,刷一声穿出门外。

  但见院中站着一个中年人,身披长衫,黑暗中乍看虽不真切,但仍可以感觉得出此人滞

洒斯文,必定是个俊逸超俗之士。

  他手提长剑,凝视连晓君。

  在墙顶上,还有一条人影。连晓君一瞥之下,但见那人顶上光秃秃的,分明是个僧人,

手中提着戒刀。

  “院中这个固然是个劲敌,但墙上之人,相信一定擅长截击之术。因此我想躲过他的戒

刀,实是不易,必须想个出奇制胜之计才行……”

  她已掣出惯用的一对短剑在手,这时竟不打话,疾扑院中那个长衫客。

  那个中年人被她凌厉的气势,以及她一言不发,出手抢攻的动作,迫得急急挥剑封架。

  心中又不禁大为惊讶,口中低噫了一声。

  连晓君欺身攻敌,手中那对短剑,上划下扎,割腕刺心,凶毒无比,完全是一派拼命的

进手招式。

  对方虽是剑光四射,奇招迭出。可是仍然有措手不及之感,是以又被她迫退了两步。

  连晓君连攻数剑之后,已知对方竟是峨媚派的高手。

  当下手法疾变,使出一招“吞云吐雾”。

  但见她两柄短剑互相掩护,着着从中盘攻去,而且专门勾挑敌人腕脉,她单单是使这一

招,已连环刺出六七剑,登时杀得那中年人腾挪窜闪,只有招架之功,而无还手之力。

  原来玉罗刹连晓君这一招“吞云吐雾”,乃是她这一对短剑所有招式中,最能克制峨嵋

“快剑”的手法。

  对方显然没想到她不但武功高强,而且还有这么一招,能充分发挥她兵刃的威力,克住

他的剑路。

  因此这六七剑下来,业已显得狼狈不堪了。

  徐少龙闪出门外,一瞧对面墙上有人,马上向后面拔起,跃登屋顶。

  可是后面两道人影马上抄截他的退路,徐少龙目光一闪,但见一个是白发萧萧的老者,

另一个则是梳譬的女人,虽是在匆匆一瞥之下,也看得出这个女人,体态娉婷,极有风韵。

  他抹头向左方跃去,对面墙上的持刀憎人,马上迅如闪电般抄截去路。

  这名僧人刚一离开方位,玉罗刹连晓君立即舍下对手,飓一声窜过墙头,迅快奔逃。

  长衫客方自一怔,耳边风声飒然,他可就不得不警戒地持剑待敌,已无暇抽身去追赶连

晓君了。

  其他的三人,也快逾闪电般迫拢,分别在屋顶及墙上,包围着在院中的徐少龙。

  徐少龙提刀四顾,毫无惧色。

  屋上的白发老人讶道:“原来他逃走是假,那个女的逃走方是真的。”

  拿戒刀的僧人也道:“他们的花样不错,咱们心中可不能不服气。”

  徐少龙心中一笑,忖道:“这几位当代高手,哪一个不是身经百战,机警过人的老江湖

道,但今日被我这一搅,大有眼花燎乱之概,传将出去,也足以自豪了。”

  忽然嗅到一阵香风,回头看时,只见那个风韵楚楚的女人,已经飘落在他身后六七尺远

的地方。

  她手中拿着一支金光灿然的兵刃,长约五尺。尖端似乎是两片利刀合起来,可以开阖,

作用宛如剪刀,但形状却一点不像。

  她道:“阁下请报上名来。”

  徐少龙锐利的打量她,但见她双眉修长入鬓,眼如秋水,竟是个十分艳丽动人的花信年

华少妇。

  他哑声道:“你明知老夫不会说出姓名,这一问显得是多余之举。”

  那美貌少妇摇头道:“我若是早知你不肯报名,自然不会询问,但其实以你这等功力身

手,以及过人的机智胆力,我真不懂你为何要藏头缩尾?”

  徐少龙向她逼近两步,冷冷地凝视着她,道、“世上有许多事,无法解释,只不知姑娘

信不信老夫这话?”

  少妇笑一下,对于他的迫近,毫不紧张、轻轻道:“我叫林秋波。”

  徐少龙道:”、”

  “你不用自我介绍了,我早知道你是南海门出类拔萃的高手,但凭良心说,老夫万万想

不到你长得这么漂亮年轻。”

  林秋波道:“你这话不似是年长之人应说的:”

  徐少龙心头一震,忖道:“幸亏她提醒我,不然的话,我早晚会在说话中露出马脚

来。”

  他仰天一笑,道:“姑娘说错了,我是倚老卖老,才敢说出心中观感,换了年轻的人,

面对着姑娘的容光一定不敢这般大胆亵读。”

  在他后面的中年人道:“这位仁兄口才甚佳,措辞颇雅,可见得不是一般粗浅的武林

人。”

  徐少龙头也不回,道:“你是谁?”

  中年人道:“你虽是不敢报上姓名,但我们却没有隐瞒的必要,本人峨嵋派上官云是

也。”

  徐少龙道:“哦!原来是千层剑影上官云,老朽久仰得很。”

  众人但觉他的态度,忽而粗鲁,忽而斯文,不禁都泛起了一种不可捉摸之感。

  徐少龙接着又道:“还有那两位,一个是武当名宿冰翁江苍松,以及少林假罗汉段玉

峰,是也不是?”

  那两人都先后应了,那冰翁江苍松的声音中,果然含有冰冷的味道。

  徐少龙向林秋波道:“老朽今日面对当世的四大名家,真是荣幸惶恐,兼而有之。只不

知诸位有何打算?”

  林秋波道:“我们准备把你带回去。”

  徐少龙道:“以你们四位的声名和实力,这话不算夸大。”

  林秋波道:“但你不肯让我们带走,这就表示你的身份名望,一定更在我们之上了。”

  徐少龙道:“这也不见得,如果诸位没有恶意,老夫马上就拔脚跟你们走,到哪儿都

行。”

  上官云插口道:“你敢是认为我们怀着恶意的么?”

  徐少龙道:“那就难说了,若然没有恶意,何以找到我头上来?”

  上官云道:“我们对你的姓名身份,甚感兴趣,此外,我们也有特别的理由,非弄个水

落石出不可,这个解释,阁下可满意么?”

  徐少龙道:“我满意与否,完全对事实没有影响。我现在只在等候证明一件事而已。”

  林秋波道:“证明什么事?”

  徐少龙道:“刚才老朽查听之下,附近除了你们四位之外,尚有别的人。因此者朽很担

心我那老伴,仍然被你们拦截住。”

  林秋波道:“你这番话如果属实,则我们可禁不住要大感惭愧了。

  因为我们还没有发觉尚有别的高手,窥视在侧呢!”

  她向假罗汉段玉峰道:“段兄,你也没听到么?”

  段玉峰道:“没有,如果真有旁人的话,相信一定是我们太集中注意力在他们身上,是

以忽略了其他地方的声响。”

  冰翁江苍松冷冷道:“待老朽去瞧瞧就见分晓了。”

  他马上施展身法,绕圈奔行。

  绕第十圈之时,已经把范围扩大一倍。

  徐少龙仰天微晒,向林秋波道:“他一定查不出人迹,你信不信?”

  林秋波心中不信,可是口中却道:“这却是什么缘故?”

  徐少龙道:“因为早先老朽我听到声响之际,时机凑巧,所以查听得到。要知当时我摄

心定虑,全神查听你们的人数,是以任何声响,都瞒不了我。恰又碰着这两个潜踪隐迹之

人,是当你们散开布防之时,迫到近处。他们在行动中,自然有迹可寻。”

  林秋波道。

  “但你别忘了,苍公这回搜寻,心目中已假想有敌人潜进,是以仍然不难查出。”

  徐少龙道:“咱们意见分歧之处,就在这一点上。你认为江苍松已是受我点醒而行动,

故无疏漏之理。可是我却认为他心中根本不信,所以反而会走眼。而且最重要的是,这两个

神秘盼武林高手)必是擅长潜踪之士,故此他们才敢迫到近处。”

  林秋波一时答不上话,敢情徐少龙的话很有道理。那两个神秘高手,假如不是擅长潜踪

之术,岂敢闯入他们的包围圈中?

  她又深知武林中的确有一些高手,特别擅长此道,往往近在飓尺,仍然无法发现。

  她登时感到优疑不安起来,尤其是这个敌手,分明才智极高,虽然在强敌环伺之下,他

仍然能掌握着大局,处处都占去主动之势。

  因此,假如今晚没有法子拿下他,以查出他的姓名来历的话,则这个敌手,仍是使他们

日后永远感到不安的人。

  她不必与别人交谈,也知道上官云、段玉峰他们,都有同感。

  当下忖道:“目下不管附近是不是有一两个神秘人物,我们第一要务,就是对付这个敌

手……”

  这念头刚掠过心头,已听徐少龙道:“老朽的姓名来历,根本不算得是秘密,林姑娘可

猜得出为何不算是秘密么?”

  林秋波已功行手中“金剪”,马上就要发出,但他这么一说,恰是击中了她的要害一

般,使她不得不中止了攻势。

  她迅快将今晚的经过,前前后后的想了一遍。

  那经过很简单,那是他们已查出五旗帮的通讯站,是以一直留心窥伺。今晚徐少龙、连

晓君出现,由于他们身手高明,所以林秋波等人,决定把他们拿下。

  他们从那边一直跟过来,并没有特别的事,足以作为猜测的资料。

  林秋波一下子就想通了,当下应道:“你如果愿意说出来,我不妨听……”

  徐少龙把声音放得极低,道:“因为咱们只须正式动手印证,你们就可以从我的武功

上,看出我是谁了。”

  林秋波承认道:“这话倒是不错。”

  徐少龙马上道:“因此你们只须用一个人盯住我,其他的人手。都用在搜查神秘人物上

面,岂不是一举两得之事?”

  林秋波嗯了一声道:“恕我说句轻狂之言,我认为你真是花言巧语的能手。”

  徐少龙笑道:“莫非你大为意动了么?”

  林秋波道:“不瞒你说,我正要照你的话去做。”

  她提高声音,道:“段兄,你来盯住他如何?”

  段玉峰道:“这倒没有什么不可以,但我宁可参加搜查行动。”

  林秋波道:“你博识天下各派的武功家数,假如他想逃走,你只须与他斗个三招五式,

就可以得知他的出身派别,我可不一定行。”

  段玉峰道:“不,你也一样。”

  他马上转身走去,开始搜查。

  上官云也唯恐这个“盯人”的任务,落在自己身上,连忙道:“我也去啦!林姑娘小心

点。”

  林秋波这时连眼珠也不敢转,死盯住这个狡猾多计的对手。

  事实上徐少龙已没有逃走的打算,因为他这一番做作,皆因另有神秘高手隐伺在侧,是

以设法使他们看在眼中之后,反而推测不出自己是谁。

  等到假罗汉段玉峰、冰翁江苍松、千层剑影上官云等三大名家,将这两名神秘高手搜出

赶走之后,他将表露身份,并与他们商计更改屠龙计划之事。

  因此,林秋波空自紧张地全神贯注着他,防他逃走。但徐少龙却好整以暇地四处张望,

最后,目光落在她面上。

  但见这林秋波修长入鬓的双眉,浮动着另一种动人的风韵,比之石芳华、郑艳芳以及连

晓君等,全不相同。

  徐少龙暗自忖道:“这大概是因为她的年纪较大,是以有一种成熟的风韵之故吧?石芳

华她们,终究还是少女风姿,所以味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五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霸海屠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