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海屠龙》

第十六章

作者:司马翎

  秦三错道:“你需要我的口供才是真的,你想知道,我阴阳谷对你们近来的行动,探知

了多少……”

  尉迟旭道:“从你的口气听来,似乎已知道了不少,对不对?”

  秦三错道:“这个问题,你自家设法打听吧,恕我不能奉告。”

  尉迟旭眼中射出杀机,冷冷的道:“秦三错,你若是再不收起据做态度,我马上叫你感

到后悔!”

  林秋波一瞧这家伙不是说着玩的,芳心一震,深深吸一口气,便要冲入去抢救。

  但尉迟旭忽然一怔,态度大变,道:“我忽然想起一件事……”

  秦三错冷冷道:“我没有兴趣。”

  尉迟旭哪里是突然想起什么,其实他乃是听见林秋波吸气的声音,不禁一怔,但他何等

老好巨猾,马上随机应变,装作是想起一件事,以掩饰自己的失态。

  林秋波本来一直闭住呼吸,因为她深知对方,擅长视听之术。旁人听不见的声响,例如

呼吸等,他都能听到。

  所以她一直不敢呼吸,直到刚才打算出手,这才呼气运功,然而这一点点声响,马上就

泄露了事机。

  尉迟旭道:“据我所知,你阴阳谷自从三年前掌门人去世之后,迄念还没有人继任。”

  秦三错道:“这事不是秘密,尤其你们幽冥洞府,千方百计探听之下,得知此事,更不

足为奇。”

  尉迟旭道:“说老实话,我们费了不少心血气力,才打听出这个消息。”

  秦三错道:“你提起这件事,有何用意?”

  尉迟旭自家并不知有什么用意,因为他的本意,只是掩饰刚才的失态,所以便得说出一

件够份量的秘密,好使外面的敌人,既不生疑,亦有兴趣窃听下去。

  这样,他才有机会可以设法对付来敌。

  他仍是诡计百出之人,这时随口道:“当然有用意啦!但你不要着急,且听我道

来………”

  他说话之时,已筹出对敌之计,当下又道:“这是一大秘密,我连我自己也或者相信不

过,因此,我便得小心一点……”

  他走到门边,作出查听之状,接着走向窗户。

  林秋波连忙俯低身子,以免被他发现自己的目光。

  尉迟旭迅即从怀中取出一些物事,洒在地上。

  林秋波已缩低头,是以没有看见尉迟旭这个动作。

  而尉迟旭也马上走回秦三错那边,道:“秦三错,我这个秘密说出来,你可不要后

悔。”

  秦三错沉吟了一下,才道:“我为什么要后悔?”

  他之所以沉吟,并非为了对方的话,而是为了对方的行动,感到奇怪,是以寻思其中的

蹊跷。

  尉迟旭道:“因为我若然告诉了你,你就别无选择,不是顺从我,就是死亡!”

  秦三锗道:“算啦!难道我现在可选择不成?你刚才已准备出手杀死我,有没有这回

事?”

  尉迟旭道:“既然如此,我便将这个秘密告诉你。”

  “他举步向门口走去,秦三错道:“你干什么。”

  尉迟旭道:“我拿一宗物事给你看,这件证物不拿出来,你不会相信我的话。”

  秦三错道:“原来如此,你最好快走………”

  尉迟旭哼一声,走到门外。

  秦三错迅即转眼,望向另一边的窗户,刚才尉迟旭就在这面窗户下,撤了一些物事在地

上。

  不过这刻望去,地上似乎没有什么可疑之事。

  然而秦三错晓得尉迟旭的动作,决计不是虚张声势。

  因为从他先走到门边,再转向窗下,才撒物件的动作推断,无疑是窗外有人窥伺,他特

地先到门口,表演出动作,给窗外之人看见,然后转到窗边,外面的人,要是赶紧忍气闭

目,以免泄露形迹。

  而尉迟旭就是在这一刹间,撒出物件在窗下。

  单单是从这用心推测,已可证明窗外既有人窥伺,而他也是施展毒手,设下埋伏。

  再从他借口去取拿证物,离开此处的情形看来,他分明是与那人以可乘之机,诱他入室

救人。

  秦三错的念头转动得很快,迅即明了对方的用心,当下冷笑一声。

  他不知道窗外是什么人,可能是刚才一直穷追的林秋波,也可能是别的人马。

  若然是林秋波,他自然求之不得,但他认为这个希望相当渺茫。只不过他在此地,除了

林秋波有点关系,也有资格来营救他之外,已没有别的人了,故此他乃是情不自禁的想到了

她。

  若是别的人马,则仍可断言是“幽冥洞府”之人,因为也深知这一门派之人,正如他

“阴阳谷”差不多,个个私心自用,由于利害冲突而有许多矛盾。所以假如来人是尉迟旭的

师兄弟,又假如来人居然出手营救他,也不是不可理解之事。

  他道:“窗外是哪一位?”

  但见窗门忽然打开一半,露出林秋波端庄俏丽的倩影。

  她微微含笑,道:“是我。”

  秦三错猛吃一惊,急忙道:“别进来。”

  林秋波怔一下,道:“为什么?”

  秦三错道:“快走,人家早已发现你了,地上布有暗器,等你中伏。”

  林秋波转眼向地上望去,外面的门边传来尉迟旭的声音,道:“秦三错说得不错,房内

设有陷阱,正等这位姑娘自投罗网……”

  他说话之间,距林秋波大约两丈许。因此他此举无疑是打草惊蛇。

  林秋波以绝世轻功,独步武林。她如是立即逃走,尉迟旭除非插上翅膀,否则绝对不可

能追得上她。

  秦三错一看林秋波仍然站在原地,既没有逃走,也不进房,心中不禁讶然。

  只听尉迟旭又道:“秦兄目力,锐利过人,居然看破了本人心意,本人深感佩服。”

  他一边说,一边走入房内,动作甚是从容,好像等朋友谈笑一般。

  林秋波仍然没有动作,秦三错望着她俏丽的面靥,一面转念忖道:“林秋波乃是著名的

高手,也许她决意与尉迟旭等人,见个真章,是以不肯逃走。可是她武功虽强,无奈人单势

孤,兼且幽冥洞府这一派之人,花样甚多,行事不按江湖规矩。她若是要求公公道道的比划

较量,直是自投罗网……”

  因为这么一想,他可就忍耐不住了,大声道:“林姑娘,你快离开,我这儿的事,不用

你管。”

  林秋波没有回答,目光也仍然俯视地面。

  尉迟旭味嘻笑道:“她已来不及退出一场是非中了。林姑娘,我说得对不对?”

  林秋波仍然没有作声,秦三错一瞧,敢情已发生了问题,心头大为震动。

  尉迟旭走到窗边,伸手在林秋波的玉颊上摸了一下,又笑道:“好一个如花似玉的美

人,你自家送上门来,我尉迟旭可不能错过这机会……”

  他接着伸出双手,托住林秋波双胁,毫不费力就将她整个人搬入房内。

  他随手一点,戳在林秋波腰间穴道上。然后抱着她整个娇躯,走向床铺。

  秦三错怒声道:“尉迟旭,你著敢对她无礼,我秦三错定要把你碎尸万段,才泄心中之

恨!”

  尉迟旭将林秋波放在床上,回头冷笑道:“你发什么狠,哼!哼!你自家是泥菩萨过江

了,还管别人闲事……”

  秦三锗一点办法都没有,空自恨得咬牙切齿,发出咯勒咯勒的声音。

  尉迟旭又道:“奇怪?这等男女欢好之事,在你我看来,甚是平常,你何必这么看不开

呢?”

  他一面说,一面取出一个小瓶,倒一点葯未,抹在林秋波鼻孔中。

  林秋波打个喷嚏,顿时全身发软,已不像刚才那样僵硬,同时也能转动眼珠,恢复了说

话的能力。

  但却浑身一点气力都没有,这自然是穴道受制之故。

  尉迟旭在她脸上轻摸一把,道:“我们刚才的说话,你当然完全听见了,怎么样,你可

有反对之意没有?”

  林秋波哼一声,道:“尉迟旭,我南海门也不是好惹的,你别忘记了。”

  尉迟旭道:“就算是天大的事,以后再算。我岂能放过像你这么标致的女人?”

  他说着说着,那双像刀一般的双眉,以及血红的面膛上,隐隐泛起了情慾的光芒。

  林秋波以女性特有的直觉,已知道这个男人,一定不会把她放过,而且是马上就会动

手,不论她说什么,亦是无用。因此,她已绝望地叹一口气,移转目光,向秦三错望去。

  她虽然没有一点做作,可是这一声幽叹,与那绝望的眼光,却形成一种幽怨凄艳口气,

至为感人。

  秦三错心头大震,厉声道:“尉迟旭,你若是饶了她,本人愿意答应你任何条件。”

  尉迟旭发出邪恶的笑声,道:“别急,用不着大惊小怪,我不会在这儿动她的,不过,

我倒想当着你的面,剥光她身上的衣服……”

  林秋波恨声道:“你为何要这样?”

  尉迟旭道:“当然有道理!我这对眼睛,已经看过不知多少女人,大有经验。是以一望

之下,已看得出你身体上半身的一部份,完全是货真价实的……”

  秦三错听到这里,禁不住向床上的林秋波,望了一眼,当然他看的是她身体上的曲线。

  他只是发现林秋波果然极富魅力,十分动人,就越发忿怒起来,不禁骂一了声:“下流

坯子!”

  只听尉迟旭继续向林秋波道:“你不但曲线好,本钱足,而且皮肤白嫩,甚是难得,再

加上你练过武功,肌肤的弹性特强,因是之故,你若是去掉衣服,也将是人间罕见的奇景,

男人没有能不动心的。”

  林秋波道:“就算真是如此,但与秦三错有何关系?”

  尉迟旭道:“当然有关系,他见过之后,自是毕生难忘。同时,又想到我已占‘头筹

了’叫他如何能不痛心?”

  林秋波这才明白,敢情此人说了半天,理由不外是要折磨他们。

  秦三错迟缓的站起身来,向尉迟旭走过来。

  他的动作中,已显示出失去动力,能够行动,已经不易。

  尉迟旭不理他,遂伸手去解林秋波的衣服。

  他一下子就扯开了林秋波的外衣,接着解开里衣的钮扣,马上露出一段雪白的玉肤,以

及素色的胸衣。

  秦三错冲过去,可是事实上,他只不过加快了一点而已。

  尉迟旭右脚一起,向后踢出。

  这一脚踢中了秦三错的腿骨,秦三锗闷哼一声,摔开四五步。

  尉迟旭才回过头,冷冷道:“秦三错,你想先受点活罪,是也不是?”

  秦三错挣扎站起,可是他已面红气喘,显然已经没有气力。

  他忍住澈骨奇疼,道:“尉迟旭,咱们不能谈一谈条件?”

  尉迟旭突然凝目寻思,过了一阵,才道:“有什么条件好谈?”

  秦三错道:“你幽冥洞府多少年来,都想得到我阴阳谷的练气化精术,对不对?”

  尉迟旭道:“不错。”

  秦三借道:“这就是条件。”

  尉迟旭道:“恐怕还不够吧?”

  秦三错道:“你得了此术,再加你本门功夫,功力可以增加一倍,足以纵横天下,全无

敌手,这等条件还说不够?”

  林秋波心中忖道:“假如尉迟旭这等恶人,成为天下无双的高手,岂不是人间一大祸

害?”

  尉迟旭沉吟道:“听起来相当吸引人,但我怎知你传法之时,有没有欺瞒变化,反来害

我?”

  秦三错道:“若然这练气化精之后,对你有用,你一听便知,岂能瞒得过你?”

  尉迟旭道:“这话甚是……”

  林秋波下了决心,宁可牺牲自己,也不可让尉迟旭成为无敌的高手。

  她厉声道:“秦三错,不可传他此法!”

  秦三错一怔道:“但……但你……”

  林秋波凛然道:“我有什么打紧,但若此人功力激增,日后不知有多少人,死在他手

中。因此你决计不可传法与他。”

  秦三错见她说得大义凛然,句句出自衷诚,并无丝毫虚假,不禁肃然起敬。

  但他不是讲究利害得失,乃是十分现实之人,因此他肃然起敬是一回事,衡诸条件又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六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霸海屠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