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海屠龙》

第十八章

作者:司马翎

  尉迟旭大感意外,急急问道:“林姑娘有何打算?”

  林秋波道:“我告诉你也不妨,我这就带他到隔壁房间,设法为他寻觅破解穴道禁制之

法。假如不成功,这叫做天命如此。”

  尉迟旭最关心的还是自己,连忙问道:“那么我呢?”

  林秋波道:“你不许踏出此房一步,我要听任你自灭。”

  尉迟旭心中大喜,道:“你准许我自行疗治伤势吗?”

  林秋波道:“你尽管动手。”

  她叫秦三错先出去,自己走到门口时,方回头道:“记着,不许踏出房门一步,我将任

你自灭。”

  尉迟旭叫道:“等一等,什么自灭?你不是说自生自灭么?”

  林秋波已出了房外,明明听到他的话了,却不加回答。

  要知道这句话的含意,大有出入。若是“自生自灭”,则尚有“生机”。

  但仅是“自灭”的话,那就等如不许他活,只许他死。

  尉迟旭下得床铺,走到门边,高声道:“林姑娘,这话说清楚点行不行?”

  林秋波和秦三错已进入另一个房间,那尉迟旭连问数声,都得不到回答。

  他几次提起脚,想跨出门槛,以便到那边向他问个明白。

  但他终于不敢这样做,因为显然的林秋波正等他这么做,以便全然不须考虑,就将他杀

死。

  当然,照她的话来说,纵然躲回房中,终归亦是一死,然而到底死得迟些,可以多活一

会。

  在隔壁的一对男女,面对面地落坐。

  秦三错没有开口,只倔强地望着她。

  林秋波道:“你对我的做法,没有评论发表么?”

  秦三错这才开口道:“有是有,但说来也没有什么意思。”

  林秋波点点头,道:“你说得是,有些看起来好似很重要,其实毫无价值。”

  她取出一颗封烫着金字的葯刃,捏碎外壳,递给他,又道:“你先服下此葯,多少对你

正在耗损的真元,有所补益。”

  秦三错嗅到扑鼻的清香,晓得此葯必定十分珍贵,他不禁泛起了感激之心,取过服下。

  这枚葯刃一吞下去,马上就使他精神一振,体力顿时恢复了不少。

  林秋波温柔地笑一下,道:“尉迟旭如果见到你吞服此葯,一定不敢向你找麻烦。因为

这颗灵葯,至少可以让你支持一段日子,足够回返家里。”

  秦三错道:“也许我选择流浪之途,不管荡到哪儿,不支倒地,就埋骨当地……”

  林秋波道:“你回家的话,也许师门之大,能助你破去穴道禁制。”

  秦三错道:“有此可能,我以后再决定,现在不急这个。”

  林秋波对他的反应,显然有点迷惑,不过,她已不愿再追究了,因为她已打算很快就离

开他。

  秦三错似是感到她即将离去,当下道:“你到目前为止,尚是带发修行。只不知你可是

打算如此过下去?抑或有一日,你会当真出家修道?”

  林秋波道:“这一点并不重要,因为在本质上,这件事没有任何价值。”

  秦三错道:“你说错了,世上之事,往往最平凡的最有价值,例如阳光、鲜花、绿草、

流水、夕阳等,都有不平凡的趣味。说到人生之中,例如年轻时的恋情,中年人的情怀,老

去时的卧亿等等,也是值得追求尝试的。”

  林秋波笑一下,道:“你说的种种,本是最平凡的事,必须以某种心情去欣赏,才会变

为不平凡,对不对?”

  秦三错道:“这个自然。”

  林秋波道:“可见得这不过是人心中自己创造的乐趣而已,其实平凡不过。”

  秦三错道:“那也不然,我们用爱情为例子,好不好?”

  林秋波道:“好,你说吧!”

  秦三错道:“当一个人发生真挚深远的爱情时,得到了的话,便如同拥有了整个宇宙。

失去之时,生命立即变得无足轻重了。你能说‘爱情’对人类不重要么?”

  林秋波道:“但爱情不是永恒之物,今日纵然得到,不知哪一天就会失去了。”

  秦三错耸耸肩,道:“这一点我就不知道了,但我知道这是一件真真正正有价值的物

事,得失之间,比生死还强烈……”

  他们说到这里,双方都完全领悟对方意思。

  在秦三错这一方面,又有力地暗示说,如果他得不到他的渴望的“爱情”时,他宁可死

去。

  在林秋波来说,她认为“爱情”不是永恒之物,所以毋宁预先避开。

  在他们的现实情势来说,林秋波表示要离开他,永不再触及这些问题。秦三错则表示

说,如果他得不到她的反应,他将流浪江湖,随便埋骨在任何地方。

  这两个人的想法恰恰相反,因此形成不能圆满解决的问题。

  林来波沉吟了一阵,才道:“我不知道谁对谁不对,我打算先走一步。”

  秦三错道:“你请吧!”

  他不是不想央求她留下来,可是他与她作过这一番深刻的谈话之后,已经知道她不是一

般的庸俗脂粉。是以一旦向她央求的话,只怕反而获得更难堪的结果。

  林秋波点点头,凝视这个英俊的男人好一阵,这才转身出房而去。

  她一下子就失去影踪,秦三错愣愣望了好一会工夫,才感到她真的远去了。

  他突然后悔起来,忖道:“假如我不谈什么爱情的话,只要求她帮忙,破解穴道禁制,

她一定会答应的。但现在却太迟了………”

  他在后悔中,涌起了强烈的求生慾望,当下将林秋波的影子,暂时付诸脑后,想了一

下,便走出房外。

  尉迟旭站在门口,看见他出来,打量一下,不觉愣住,忖道:“莫非他已经破解了穴道

禁制?”

  秦三错道:“林秋波走了,你看见没有?”

  尉迟旭道:“看见啦!”

  秦三错道:“她授权与我,言明你如果说出解穴之法,就可以任你自生自灭。”

  尉迟旭道:“等一等,她可曾授权你准许我离开此房?”

  秦三错淡然道:“当然包括在内。”

  尉迟旭道:“若是如此,这个交易可以谈谈。”

  秦三错道:“她已经走了,你若是够狠,不妨违令出来,将我杀死,正如早先计划的一

样,等她找到你时,再作道理。”

  尉迟旭泛起阴谋恶毒的笑容,道:“我正有此意。”

  秦三错道:“那你就试一下?”

  尉迟旭道:“我怕的只是前脚甫踏出房外,她就现身,把我击倒。”

  秦三错道:“这可说不定,我绝对不保证没有此等可能。”

  尉迟旭道:“若然她尚在近处窥伺,你此举岂不是故意让我上当?”

  秦三错道:“胡说,她若然要杀你,就算你躲在房内,也不中用呀!”

  尉迟旭道:“她已经说了那些话,岂能不算数?”

  秦三错道:“你既然不敢试,我另外给你一个机会,那就是让你动手,解我穴道,好不

好?”

  尉迟旭道:“为什么?”

  秦三错道:“你如果解了我的穴道,我就可以使你恢复自由呀!”

  尉迟旭道:“这倒可以考虑。”

  秦三错道:“好,你考虑吧!”

  他们静静地对望了一阵,谁都不作声。

  尉迟旭好几次闪过疑惑的表情,但却没有说出来。

  秦三错的态度,实在使他莫测高深。

  他既不表示渴望他答应,但亦没有一点放弃的意思。

  尉迟旭虽然是老狐狸,可是事关自己生命,却也不敢妄下判断。

  又过了一阵,他道:“你不进来么?”

  秦三错道:“你答应替我解穴,是也不是?”

  尉迟旭道:“当然啦!难道找你叙旧不成?”

  秦三错道:“好,只要你的确为我解了穴道,你就可以恢复自由。”

  一边说,一边走入那个房间。

  尉迟旭道:“你转过身子。”

  秦三错毫不迟疑地照做,他马上感到对方已靠近他背后。

  自然他更知道对方若是运足余力,一掌拍落,自己马上就得倒毙。因此,他的心中微感

寒悸和焦虑。

  尉迟旭目露凶光,瞪着这个强仇大敌,心念如风飓电转。

  他心中两个念头在交织转动,一是提聚残余的真力,一掌击落,把这个英俊的敌手杀

死。

  另一个念头是依他之言,为他解开穴道,以便自己亦有一线生机。

  他之所以不曾一掌击杀对方,有一个重要的原因,那便是这秦三错行动时的轻捷,以及

精神健旺的气色,使他一时无法判断出对方到底是在怎样的状态下,从外表看来,他真有可

能已经恢复了七八成。

  若是已恢复了七八成,则他这一掌击下,就未必能将他击毙。

  说到他没有马上依言解开秦三错穴道之故,却是因为他自己对康复之举,毫无信心。

  换言之,他纵然得以离开此地,但他不知道自己的内伤,是否能够治好?若是不能治

好,则现下趁机一拼,或者可以捞回一点本钱,便比较划算了。

  这两个念头,在他心中翻来覆去,竟是旗鼓相当,难以委决。

  秦三错屹立如山,身子动都不动。

  双方都不见对方的表情,各自在心中暗暗与对方斗智和比斗胆力。

  尉迟旭突然忖道:“如果他没有一点把握,岂肯自动上门送死?”

  此念转过心头,登时下了决定。

  但见他掌势落处,在三个不同的部位上每处连击了三掌之多。

  秦三错登时感到血脉畅通,真气复生,全身四肢百骸,都恢复了气力。

  他回转身子,冷冷的望着尉迟旭道:“你为何当真下手解穴?”

  尉迟旭道:“我不动手行么?”

  秦三错道:“当然我已算准了你非如此不可,但你其实有机会杀死我。”

  尉迟旭道:“什么机会?”

  秦三错道:“就是刚才,你如不贪生怕死,则不但可杀死我,并且仍可大摇大摆的离

去。”

  他泛起了嘲笑的笑容,伸手一推,尉迟旭连退六七步,险险摔倒。

  秦三错又道:“林秋波已经去了,而我的穴道则仍旧被禁制着,这就是刚才的真实情

况。”

  尉迟旭道:“你要我相信这话?”

  秦三错道:“你信不信也都没有关系了,反正你一旦死了,这是非之争,便毫不相

于。”

  尉迟旭心中一阵寒悸,道:“你打算杀死我?”

  秦三错道:“正是,我要杀死你,并不须借任何题目。因此,你总可以相信我刚才没有

作伪了吧?”

  尉迟旭道::‘你此举如果给林秋波看见或得知,她一定会追究你食言违诺?”

  秦三错冷冷道:“那是我自家的事。”

  尉迟旭听他口气中充满了冷酷杀机,心知不假、登时不觉又惊退了一步。

  秦三错仍然站在原地,脸色冰冷,眉字笼罩着一股森森杀气,看起来简直像“死神”一

般,甚是可怕。

  尉迟旭不禁打个寒哗,厉声道:“秦三错,林秋波不会饶你的,你永远不能得到她。”

  秦三错道:“我知道。”

  尉迟旭道:“但你如果依她的方法规矩做人、就可能得到她。”

  秦三错道:“你说错了,她对她的男人,期望大高,说老实话,不是我可以办得到的。

因此,我只好放弃一切努力了。”

  尉迟旭听了,倒抽一口冷气。

  秦三错举步行去,一步步迫近他,脸上充满了杀机。

  尉迟旭此时尚有体力,当下往后却退。

  他一退再退,背脊已碰到墙壁,无法再退,当下厉声道:“秦三错,你刚才放的都是狗

屁,我告诉你,你天生就是个坏坯子,与我是同一型人物。”

  秦三错不恨反笑,道:“这话说得好。”

  尉迟旭道:“不是你不努力,而是她发现了你这一点。嘿!嘿!

  这正是老子提醒她的。”

  秦三错恍然大悟,不禁恨声道:“原来如此,怪不得刚才你口口声声拿我作比………”

  尉迟旭突然一怔,目光越过对方肩头,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八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霸海屠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