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海屠龙》

第十九章

作者:司马翎

  “也许你是设下陷饼,也许你是故意用以探测我的反应,但无论如何,我还是走该走的

路。”徐少龙听了,初时真不知道她在说什么,想了一想,才略有所悟。

  林秋波也恬然一笑,道:

  “你这一子,实在太糟了,我倒要看看你们如何解围自拔?当然,如果你竟能反败为

胜,我自是更佩服了。”

  徐少龙忖道:

  “她这几句话,倒像是暗合我利用连晓君吸引黄云文这一着手法呢!不错,看来这一着

太糟糕啦!儿女柔情的事,有时候没有什么道理可言的。”

  他的目光,移到对方的脸上,但见她那美丽的修眉玉靥上,有一股使人神爽气清的宁恬

味道。徐少龙发觉她与连晓君或任何他接近过的异性,都有着很大的区别。

  她的年纪与阅历,已经是成熟的女性,没有少女的娇憨,也没有那种炙人的青春热力。

  可是她的风姿和韵味,却像是暑热天气中的清凉散一般,能够解烦忘忧,亦可以付托以

腹心。

  总而言之,刚刚长成的少年,很少能领略她这种宁静之美。但在饱经忧患,而又心事重

重的人,却愿意人生旅途中,有这种伴侣,携手同行。

  那边黄云文与连晓君不知谈起什么,一同发出愉悦的笑声。

  徐少龙极力使自己注意这个美丽的少妇,轻轻道:

  “我没有没下陷阱,但不瞒你说,我的确想探测你的反应。”

  林秋波甚感兴趣,问道:“你期望我有什么反应呢?”

  徐少龙道:“我也不知道。”

  林秋波笑道:“好,就算你不知道吧!但现在你可觉得满意?”

  徐少龙道:

  “你章法不乱,依据道理行事,未免大沉着一点,过于沉着的人做起事来,便很像冷酷

无情了。”

  林秋波道:

  “你猜想得极好,我本是修道之人,除虔诚之外,对世间之事,只好以无情处之。”

  徐少龙凝视着她,林秋波则把目光避开。

  他恍然大悟,想到:

  “是了,虽然她说的都是真心话,可是她一定不能坚守不渝,所以她将此意告诉了我,

希望我帮助她,不要向她采取任何进攻行动。换言之,她自知不一定拒绝得我……”

  要知徐少龙年纪虽然不大,但江湖阅历既丰富,同时又修习过观测人心之学,是以对于

人类心理,差不多都懂得。

  他知道一般年轻的女性,往往从反面表示意见,原本是千肯万肯之事,她口中多半会反

对,只要是稍为聪明一点的男人,都瞧得出她的伪装。

  但相当理智和成熟的女人,便不会这样做,她若说“不”,那就真的如此,林秋波便是

这一类的人。

  因此她刚才的话,当然是真心的,只不过在此时此他说来,加上其他的暗示,才使徐少

龙发现她并非无隙可乘,相反的,她已经暴露出她的弱点。如果徐少龙向她进攻的话,她一

定招架不住。

  徐少龙微微一笑,心中浑身好过一点。他在林秋波这边的收获,略略可以抵偿连晓君那

边的损失。

  他道:

  “世上之事,变幻难测,将来会演变到什么样子,谁都不知道,我们走着瞧吧……”

  林秋波讶道:“走着瞧?”

  徐少龙道:“正是,就像我这一着。”

  他拈了一子,放在枰上。

  这一天的会晤,最开心的还是黄云文,其他的三人,都各自有难言的惶惑隐埋在心中。

  一连两天,徐少龙都很忙碌,因为他已开始与黄云文交往,参加南京文人雅士的集会。

  此外,他还得抽空办其他事,最重要的是他与黑蝎阎炎有过两次接触。

  阎炎是主持江南一带的贩卖行动的主脑,为人精悍狡猾多疑,与他打交道,甚是不易。

  第三天,徐少龙和林晓君应邀到总督府邪。

  此时,他的身世,已由杭州方面证实,是以林秋波甚是放心,认为懂得武功,只是巧合

而已。

  风尘中尽多异人,想是在某一机会之下,传授武功与他兄妹。(她也看出连晓君练过武

功)。

  黄翰怡夫妇见了他们,显然对这一双兄妹的才貌人品,都十分满意,所以态度和蔼亲

切。这一次到总督府拜访之行,徐少龙倒没有受到什么刺激,因为黄云文与连晓君,没有单

独相处的机会。

  翌日徐少龙正要外出,忽见玉罗刹连晓君,袅娜地走入书房来。

  她阻挡着他的去路,道:“等一等,我定要与你说几句话。”

  徐少龙道:“我有重要的事要办。”

  连晓君道:“什么事那么重要?”

  徐少龙道:“帮主有密令传到,我得赶快取回来,瞧瞧是什么命令?”

  连晓君道:“密令不会跑掉,也不会被人偷去,你别急,我有话跟你说。”

  徐少龙道:“好,请说吧!”

  玉罗刹沉吟一下,才低声道:

  “我真不知从何说起的好,我只觉得这几天你的态度,变了很多。”

  徐少龙心想:“原来你知道了,我还以为你感觉不出来呢!”

  他反问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玉罗刹咬咬嘴chún,下了决心,道:“你对我很冷淡

  徐少龙淡淡一笑,道:“你也不是不知,我现在太忙啦!”

  他望着这个美丽的女孩子,心中不由得泛起了一阵感慨。

  玉罗刹道:“不,没有时间是一回事,冷淡是一回事,你分明想与我疏远。”

  徐少龙道:“别胡说,这件事等我回来再谈,好不好?”

  玉罗刹道:“不,你不必回避这件事,我意思是你已不爱我了。”

  徐少龙苦笑了一下,暗自忖道:

  “这真是天晓得的事情,你自己明明与黄云文情投意合,却偏说我不爱你了,

唉。……”

  玉罗刹又道:“我说得对不对?”

  徐少龙道:“你是来跟我讨论呢?抑是打算迫我承认有这种情形?”

  玉罗刹道:“我感觉到这样,难道不是么?”

  徐少龙道:“我告诉你,最近这段时间之内,我恐怕没有时间想到自己的事。”

  玉罗刹踏前一步,身子已碰到他了。她道:

  “你是不是为了黄云文,请告诉我。”

  她到底是有决断有魄力的武林高手,是以使得出这等单刀直入的明快手法。

  徐少龙道:“他么?”

  玉罗刹道:

  “第一次我们与他会面时,我的确跟他很好,谈得十分投合,所以你暗暗不满,说不定

因此决定不要我了。”

  徐少龙反而不好意思承认,同时又顾虑到一旦摊牌出来,发生激烈的后果时,他的工作

无法继续下去。

  他敷衍地道:“你可知道自己在说什么?等一会再谈吧!”

  王罗刹摇头道:“不,现在就要解决,你告诉我,是不是为了他?”

  徐少龙无可奈何,只好道:“有些话一旦说了出来,就失去价值,你最好别迫我。”

  连晓君道:“我一定要知道你的答案。”

  徐少龙道:“好吧!我老实告诉你,我起初相当嫉妒,自然也恨你。”

  连晓君忙道:“现在呢?”

  徐少龙道:“现在又不同了,因为我经过理智的考虑之后,对黄云文既不妒恨,对你也

不存偏见。”

  连晓君道:“你竟是作完全放弃的打算?”

  徐少龙道:

  “恰恰相反,我只是认为妒恨不满等情绪,于事实无补,应当改变想法和做法,而我的

决定是照常进行咱们的计划:但在个人的感情上,我将与黄云文比划一下,瞧瞧谁能真正占

有你的芳心?”

  连晓君道:“这样很好呀!你为何不肯告诉我?”

  徐少龙道:

  “我不该事先告诉你,以免影响了你的判断和决定。最好是等到事情水落石出之后,才

说出来。”

  连晓君含情脉脉地盯住他,道:”你一定会赢的。,,

  徐少龙道:

  “但愿如此,可是我不妨先警告你一声,我是个事业心极重的人,对于家室之乐,不甚

重视。黄云文与我恰恰相反。”

  连晓君谨慎地问道:“你这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徐少龙道:

  “我的意思说,一个女孩子嫁给我这种人,比较不易获得家庭的快乐。而黄云文却可以

给你幸福和满足。”

  他笑一下,又解释道:

  “因为我与你建立感情在先,已获得很大的优势。如果我的胜利,是占便宜而得到的那

就没有什么稀罕了。对不对?”

  连晓君耸耸肩,道:“这正是你的为人,既公平却十分自傲,这样说不定会吃大亏。”

  徐少龙道:

  “有一件事你不可不知,那就是天下间大多数的男人,纵然失去了爱情,也能如常地过

日,绝不似女子那么悲惨。你可知道为什么?这是由于男人天生事业心重,男女之爱,家室

之乐,只是他人生中的一个重要部份。可是在女子而言,男女之爱和家庭之乐,就是她整个

生命之寄托了……”

  连晓君插口道:“但你可曾想到,我并不是沓通女人呢!”

  徐少龙笑一笑,道:

  “你虽然不是凡俗女子,可是当你婚后,你想想看,还能够出来行走江湖么?还能够奔

走做事么?你或许想做点事,但哪一个做丈夫的允许呢?所以你虽是与一般的女子不同,但

在婚后,你在爱情家庭这方面就与所有的女孩子,没有什么分别了。”

  玉罗刹连晓君有点目瞪口果地望着他,过了一阵,才道:

  “你侃侃道来,好像已经活了几百岁似的。”

  徐少龙傲然道:“我胸中所藏所知,岂只是这一点小道理而已。”

  连晓君回身走去,一面纵声而笑,道:

  “你最好还是不要太过自负,提防因骄致败。”

  她袅娜地离开了书房,徐少龙面色慢慢变得黯淡沉重,长长的叹一口气,忖道:

  “假如黄云文将她夺去,我不痛苦才怪呢!”

  现在他已尝到了做“双重间谍”的痛苦,在目下的情势中,为了达成任务,他根本不可

以与黄云文争夺连晓君,甚至应该设法使黄云文对连晓君发生兴趣,而他又须得从旁协助,

巧妙地将连晓君送入他的怀抱。

  这等情势,既糟糕又痛苦。过了两天,他以密码,写了一份报告,十万火急地送到五旗

帮帮主手中。

  密报的内容分为三项,第一是黄云文已可能在短期间内,提出求婚,特地请示如何办

理?若是必须答允,便须将由帮主下达命令,要连晓君答应。

  第二件是这几天与总督府建立了关系之后,发现他们似是在澈查内好,根据种种迹象和

行动,显然是接到密报,得悉有人混入督府。徐少龙的意见是帮中须得加以查究,看看是不

是有人泄密。

  第三件是关于黄翰怡府中的高手,当日在帮中的秘密会议,只知道三人的姓名,但却又

探悉有五名高手,拱卫黄翰恰。

  徐少龙把第四个高手,便是峨嵋派中的千层剑影上官云报回去。至于第五个,他说尚未

查悉。

  现在五旗帮所知的,一共是少林假罗汉段玉峰,武当冰翁江苍松,南海林秋波,以及千

层剑影上官云。

  还有一个高手,徐少龙自是晓得,但暂时不报告上去。

  关于这个秘密报告的第一项,徐少龙并没有胡说,的的确确是黄云文有意思想娶连晓君

为妻。

  徐少龙看出苗头,也只是昨天的事。

  原来昨天黄云文亲自来接他们这对假兄妹,到督府中,与林秋波见面。

  这自然是个借口而已,林秋波是何许人,那须别人去见她。

  徐连二人已经是第三次到总督府去,上一回已见过黄云文的母亲,昨天黄翰恰也借个理

由,与他们见面。

  黄翰怡虽然是朝廷重臣,目下又是方面之寄,势大权重。但他为人谈吐,正与他的外表

相同,非常文雅谦和,又很洞达人情。

  他与徐少龙谈了一阵,几乎是在各种角度考究过他。对于这个年轻人的渊博,以及不亢

不卑的态度,他表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九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霸海屠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