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海屠龙》

第二十二章

作者:司马翎

  这等暗算手段,莫说是一般武林人物,即使是当代名家高手,亦将吃不了兜着走,幸存

的机会微乎其微。

  “假如敌人远攻,大可在三丈到五丈之间的距离,便行下手。只要能够瞧得清楚窗前之

人,正是狙击对象,那就行啦!”

  这正是阎炎最危险的弱点,假如他已躺在床上,则敌方之人,势必被迫入屋,验看过一

定是他,方能下手。若是如此,则敌人须近身刺杀。因而连晓君的任务,就不致于是客观困

难了。

  幸而连晓君心思明敏,才智过人,这一醒悟过来,马上转头四看,找寻合乎理想的地

点。

  这一处地点,必须是距窗口三丈至五丈之间,又是高高耸起的地方才行。所以很好找,

一望之下,已经看到了一处,迅即起身滑行过去。

  在那一处屋脊,悄无声息地冒起一条黑影,但见此人伸长脖子,向窗口望去,接着举起

手中的弹弓。·

  他刚举起弹弓,登时察觉暗器破室之声,疾袭而至。这一惊非同小可,猛可一拗腰,向

屋顶另一面斜坡摔下去。

  此人的身子,捷如鬼魅,把玉罗刹连晓君也骇了一跳,像闪电般跃前数尺,玉手扬处,

又是两枚金钱缥射出,发出“挣挣”两下细响。

  那条人影身形才起,忽然向左方侧下滚开,身法之轻巧迅捷,比狸猫也有过之而无不

及,屋面上的瓦片,全部安然无恙。只不过略略发出声响而已。

  连晓君双手交替的发射金钱镖,毫不停顿,迫得那个武功极强的敌人,一直在翻滚腾挪

中苦求脱身,那把弹弓,早已不知弄到哪儿去了。

  乍看来连晓君已占足了上风,那个敌人,在她连珠电射的金钱镖攻击之下,已经连站起

来也办不到。

  但这种情势,当那名敌人迅即向屋檐下翻滚之后,登时结束。

  连晓君柳腰一扭,已斜斜跃到屋顶的另一端,得以紧紧盯住敌人。不过她只是目光可以

盯住敌人而已,由于这刻位置的变化,与距离的拉长,以致她手中的金钱镖,业已失去威胁

之力。

  只见那名敌人身形方一沾地,马上弹起,快得难以形容地向左侧丈许处的一棵老树跃

去。

  连晓君刚一眨眼,那人已窜过老树。她惊讶忖道:

  “这厮快是够快的了,但此举岂不太轻率了一点。假如我刚才是往另一边跃去以追击他

的话,则目下恰是在他后侧的有利位置,又可发镖攻击了。”

  从她这电光石火般的念头中,可知目前她距敌人更远了,而且还隔着一棵老树,相去最

少已达五丈。

  底下是平坦的后院,除了有几棵大树之外,就别无他物,相当空旷,是以她身在高处,

得以一目了然。

  说时迟那时快,猛然一团强烈耀眼的火光溅冒起来,地点是那名敌人最先沾地之处。

  这一强烈的火光,方一冒起,已经广达丈许方圆。

  连晓君从那强烈耀眼的光线,已得知此火奇热,若是被此火卷及,必定马上烤成焦炭。

  然以为是稍微劲厉的风声。

  连晓君一来身在高处,二来相距尚有数尺,是以只伏低一点身子,并不怕受到火伤。她

同时也明白一件事,那就是这一团可怕的烈火,本来应该是在阎炎的房内冒起的。

  她不禁替阎炎出了一身冷汗,因为这一枚火弹,如果让那人顺利发射,以时间计算,恰

好是穿窗坠地之时,火势就冒起来,其时阎炎纵然警觉不妥,也无法及时躲避。

  由于她及时测破敌人可能采用的狙杀手段,早一步先发制人,迫得对方忙不迭的躲避,

似致险险毁在他手中这枚已经引发之火弹上。

  当强烈奇热的火势冒起时,那名敌人恰好已窜过大树,借粗大的树身隔断了火势的热

力,是以避过了杀身之祸。

  连晓君芳心中掠过两个念头,一是迅快就此撤退,来个,,明哲保身”。另一是马上追

过去全力施以攻击,必须趁对方惊魂未定之前交手,才可以抢制机先,不让对方再有施展火

器的机会。

  她并没有再转念头,已知道自己决不会采取逃避的途径。如果要分析其中道理,不外是

两个理由。一是她在感情上不能有负徐少龙的重托。二是她的为人性格调根本做不出这种临

阵逃脱的事。

  在强烈的光线中,她迅快绕道奔去,霎时已看见在大树后,那名敌人正在喘息。、此人

虽是在树身的暗影中,可是那团烈火的强光,仍然是够使玉罗刹连晓君把他看个清楚。

  但见那人是个头尖额窄,鼻钩腮薄的青年,此时左手连连甩动,一望而知他手掌作疼,

是以作出这种姿势。

  这个青年右手提着一把四尺长的虎头刀,刀身放射出一片森冷精光,可见得此刀乃是百

炼精钢打造而成,必定锋利万分。

  他一面喘息一面转眼四搜敌踪。

  连晓君才一现身,他马上就看见了。

  双方目光一触,连晓君刷地俯冲跃落地面,更不打话,疾向对方猛扑进攻。

  她这出手,兵器上带出一片奇异的啸风之声。

  那个青年日光一闪,移向她的兵器,同时挥刀封架。他为了要看清敌人使的是什么奇形

兵刃,故此采取守势,只用招架的手段。

  玉罗刹连晓君使的是长约两尺许的青玉萧,萧身上有孔窍,故此在急舞疾挥之际,发出

奇异的响声。

  她正是希望对方注意她手中兵刃,大凡发生这等情形,她便得以抢制了主动进攻的优

势,起码可以先行急攻三五招。而除非敌人武功比她强得大多,不然的话,要扳回这等形

势,实在不易。

  此是连晓君的拿手把戏;并且已用过不少次。每次出手,几乎都可以令对方因策上奇异

的声响而分神)”

  但见她的青玉萧霎时幻化为数点青光;分向对方胸腹间四五处大穴疾戳。

  那个尖头薄腮的青年一刀撩空,耸然变色,急侧闪开去,同时刀化垂帘之势,抖出一片

精光,封闭那支青玉萧的奇幻手法。

  连晓君当然不敢奢望在一两个照面中就击杀对方,是以见他侧身躲过,并不讶异。玉腕

一振,萧身疾然改为抽扫之势。

  但听一声脆响,连晓君的青玉萧,已迅急扫中了敌刀。

  其实恰是敌人刀势收煞顿挫之时。本来如垂帘般的大片精光,已经敛缩为窄窄的刀气。

被青玉萧一扫,登时荡开。

  那青年眼中射出惊怖之色,人已向虎头刀荡开相反的方向倒下去。

  连晓君的玉萧嘶地一声,打他耳边戳过,虽是落了空,可是那个青年摔在地上,就好像

丢下一块石头般,发出沉重的“砰”一声。

  这一摔一定不轻,因为这个青年为之疼哼一声,疾忙滚开,跃起时已弄得一身灰土。

  他也知道连晓君的青玉萧不会闲着,而任得他站稳,是以跃起之际,手中的那柄相当沉

重的虎头刀,已经使出一招“敲山镇虎”,刀势凶厉无匹地劈出。

  连晓君果然已移到他面前,这时不慌不忙的振腕扫击。又是“叮”的一声脆响,把敌刀

荡开。她的手法,纯以巧劲,辅以深厚内力,故此敌刀虽是份量沉重,劈势急猛,亦足以禁

受得起。

  这一回虎头刀方一荡开,连晓君的青玉萧已经急泻直落,击中了敌人手臂。这一招顺势

而发,力道强劲无匹,就算是钢铁所铸的手臂,也当不起。

  那青年的手臂骨发出折断的声音,大刀亦脱手飞开。不过他的人还没有倒下,急得闪电

般往后跃退。

  连晓君如影随形般纵去,半点也不放松。她目下不是残忍嗜杀,而是不能不彻底制服对

方,以免对方取出火器反击,必要时她须得将对方击毙,绝不能丝毫的轻忽大意。

  他两人一逃一追,那个青年虽是早一步跃跳,但由于是倒退的关系。

  第一次落地时固然拉长了距离,但他没有时间转身,必须原式跃退,是以第二次第三次

过后,他就被连晓君追上了。

  连晓君手中的玉萧刷地点出,直戳对方胸前大穴。恰在这时那个青年的后背碰到树身,

登时停住。连晓君一沉真气,脚下打个千斤坠;几乎与对方同时煞住了去势。而她的玉萧也

能施展“悬崖勒马”的手法,停在敌人胸口,堪堪碰到衣服。

  她这一下身法架式,已经显示出她精湛深厚的功力。那青年咬牙道:

  “你杀了我吧!”

  连晓君直到这时,才有机会审视对方的面貌。

  但见这个青年,横眉怒目,面相凶悍,一望而知是个心性残酷之人。而由于他眼珠不

定,鼻尖chún薄,又可知此人心术不正,诡计多端。

  她没有丝毫表情,道:

  “想不到在这竟会碰到火器高手,想来你不是拜火教的教徒,就是黔中的火判官温旭门

下,对也不对?”

  那青年没有作声,但似乎也因为发现对方是个年纪很轻的人而惊讶,眼珠骨碌碌的上下

打量着。

  连晓君已作男装打扮,又以葯物将面色变得很黄,故此看来没有丝毫女人的味道。

  她见对方没有反应,马上另作刺探,道:

  “但以你的身手应变,火判官温旭却只怕还不到这等地步。拜火教是边塞的一个小宗

派,谅也没有什么道理,因此你可能是名家大派出身之人,只不过败在我手底,所以不敢从

实说出……”

  那青年怒声道:

  “你以偷袭手法,抢制了机先而已,如果正式拼斗,哼!哼!老子还没有把你放在心

上。”

  玉罗刹连晓君仍然毫无表情,道:

  “也许我会给你一个再拼的机会,但你须得先把来历姓名报上,以免交手败亡之后,我

仍然不知道你是何许人。”

  她面上看不出喜怒哀乐,这一着很厉害,那个青年的确感到莫测高深。

  他没有别的反击之计,只好希望对方当真会狂做得给他一个再斗的机会。当下道:

  “本人是幽冥洞府的金四郎,你听过幽冥洞府之名没有?”

  玉罗刹连晓君没有作答,继续问道:

  “你今晚一共是几个人来此的?”

  金四郎道:“杀一个龟公这等小事,何须多人?”

  连晓君道:“谁是龟公?”

  金四郎道:“你以为我不知道么?那个姓阎的不是道道地地的大龟公么?”

  连晓君忖道:

  “如果那厮是龟公的话。不免做逼良为娼之事,我杀他还来不及,如何反而保护他的性

命……”

  金四郎又道:“你不承认么?哼!这是有凭有据的话,你不必找话强辩。”

  连晓君道:“你有何凭据?如果举得出来,我便放了你。”

  金四郎道:

  “他是当今天下间最大的龟公头子,连我幽冥沿府购买女奴,也是从他手下买得的,其

他运到各地的娼寮妓院的女子,更是不可胜数……”

  连晓君点点头,道:

  “就算有这等事吧!可是你总不能说说就算,对不对?你有证据么?”

  金四郎怒道:“这等事又不是偷东西,可以从他身上搜出赃物作为证据。”

  连晓君道:“那么你目下提不出真凭实据了,是不是?”

  “现在当然不行。”金四郎已认为对方是故意这样说,是以甚是恼火。“你若是找借口

下手,这就是了,我可不在乎。”

  连晓君道:

  “你这话未免不近人情了,听起来好像你真的不怕死似的,难道你活得不耐烦了么?”

  金四郎冷笑道:

  “我幽冥洞府人,岂是随便杀得的?你也不打听打听,只要你现在杀死我,三日之内,

你也须到阴间去与我见面。”

  连晓君道:“为什么呢?你会使邪法不成?”

  金四郎道:

  “你是真的不懂抑是装糊涂?我们冥沿府倒是有仇必报,你如杀死我,三日之内,就有

人找你算账。”

  连晓君道:

  “我不信,难道你幽冥沿府之人,从来没有被人杀死而报不了仇之事发生过?况且你既

然只有孤身一人到此,我现在杀了你,有谁知是我下的手?”

  金四郎道:

  “老实告诉你,我已有准备,只要你一下手,是时生出感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二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霸海屠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