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海屠龙》

第二十三章

作者:司马翎

  现在徐少龙突然利用“天亮”的环境变化,邀约博洛多觅地拼斗,并且不让他跟去,想

那博洛多当然会答应的。徐少龙这一手,耍得比刚才还要凶狠要命,使于一帆又陷入狼狈之

境。

  这数重打击,若是落在别人身上,决计承受不起,不是狼狈走开,就是决裂火拼。可是

黄衫客于一帆,仍然保持极佳风度,徐徐而言,可见得他的修养和城府,竟有多么的深了。

  徐少龙抱抱拳,诚恳地道:“于前辈放心,在下与博兄此去,纯属比划武功,别的事一

概不提。”

  博洛多也道:“无名氏说得对,咱们实是不宜为居民瞧见。否则不出两日,大江南北都

知道有我这么一个人……”

  于一帆衡量一下实力,自知连一成的胜算都没有,看来,只好任得这两人离去了。只是

最不甘心的是他这等人物,折腾了一夜,用尽了词锋和武功,却还未摸出这个神秘敌人的底

细。

  假如徐、博二人一走,他就等如全军尽没,尝到平生第一次的惨败。

  因此,于一帆心有未甘,仍然要努力挣扎一次。

  “那么你和博兄去吧,但记着荣华富贵只在你自家一念之间。如果你回心转意,你当必

知道到哪儿找我。”

  徐少龙微微觉得他这话有点奇怪,可是他急于要离开这个老狐狸般的敌手,当下连连点

头。

  过后他与博洛多来到一问深宏的宅第中,不禁又想起了于一帆。

  “是了,一定是他平静自若的声音神情,使我觉得有异。”

  他马上抛开此念,转眼观察这座宽敞高大的大厅。周围的家俱,以及墙上的对联和直轴

字画,都甚是富丽,字画皆是出自名家之笔。

  厅中静悄悄的,只有他和博洛多两人。若以地势而论,单是这座厅子,就足够他们动手

拼斗了。

  博洛多作个请坐的手势,自己也在东首坐下,把铜人放在脚边,一头靠着椅子。这样他

随时可以抄在手中,应付任何突击暗算。

  徐少龙坐下来,默默地望着对方。

  过了一阵,博洛多才道:

  “阁下实在令人莫测高深,似你这等对手,咱还是生平第一次碰上。”

  徐少龙只笑一笑,没有作声。

  博洛多道:“阁下的胆色,亦是咱所平生仅见,请问一声,你为何敢随我来此?”

  徐少龙直到此时,才开口道:“也许在下是天下第一糊涂人之故。”

  博洛多重重地摇摇头,道:

  “若果阁下是糊涂人,天下可再也找不到一个聪明人啦!你到底是谁?能不能讲点实

话?”

  徐少龙道:

  “在下与博兄之间,至少最近期间,不会有任何冲突。是以博兄根本不必得知在下姓名

来历。”

  博洛多慨然道:

  “不行,像你这等人才,自是中原有数的高手,咱千山万水到此,幸而相会,岂可不

知?”

  徐少龙倒是感到不易推却了,但他终于笑一笑,歉然道:

  “对不起,恕难奉告。”

  博洛多眼睛一瞪,泛现怒气,道:

  “阁下既敢踏入此地,自是深信无人能够拦阻得你;咱家此处虽然没有铜墙铁壁,亦没

有千军万马,但还有几个手下

  徐少龙摆摆手道:“博兄,别说啦!以你这等人物,岂肯命手下助战?”

  博洛多怒声道:“本来是不会的,但现在却会啦!”

  徐少龙平静如常道:

  “既然如此,在下只尽力而为,博兄请把贵手下都叫出来吧!”

  他在平淡之中,含蕴有极豪雄的气概。博洛多不禁一怔,凝目而礼。过了一会,他才沉

吟道:

  “无名兄大有横绝四海,做视一代的豪情胜概,兄弟总算是开了眼界啦!但平心而论,

以兄弟的武功修为,加上手下之力,即使是当代宗匠大师,谅亦不敢夸称有突围之力,难道

无名兄自信是天下第一高手?抑是不知兄弟实力……”

  徐少龙道:“在下既不是天下第一高手,亦不致于小觑博兄的实力。”

  “然则无名兄何以胆敢应战?”

  徐少龙道:

  “在下能迫得塞外三奇之一的博兄,下令手下助战,仅仅这一宗就足以流传武林之中,

博得不朽之名了。但真正的原因,却是在下坚信博兄决不会命手下助战。是以在下存心在瞧

瞧,博兄到底会不会下此命令?”

  这一番话,虚虚实实,教人难以猜测。博洛多但觉一阵头痛,平生以来,第一次泛起了

无法应付的感觉。

  徐少龙微微一笑,突然问道:“博兄认为于一帆前辈的为人如何?”

  博洛多寻思了一下,才道:

  “他么?他是当代高手,性情略略孤僻了一点,但这也不足为异。”

  “难道孤僻两个字,就足以解释他想杀死你之故么?”

  “这个……这个……”

  徐少龙迅即接口道:

  “博兄用不着拟思言悟来搪塞我了,老实说,他如不是有着至关重要的理由,岂有不顾

一切后果而拉拢我合力杀你之举?”

  博洛多脸色变得很难看,道:“他何曾说过要与你合力对付我?”

  “当然没有明说,”徐少龙道:“但暗示已足够啦!以博兄”这等人物,哪里会听不出

来?”

  博洛多不再否认、重重哼了一声,道:“也许是因为他嫉妒咱顺利抵达江南。”

  徐少龙摇摇头,道:“如果他有心相助,你们就算再走远些,也不成问题。”

  徐少龙回想了一下,才又道:

  “固然他确实不想你安然抵达江南地面,但杀害你的理由,一定没有这么简单。”

  “莫非他怕咱发现他的秘密?”

  “对了,”徐少龙高声道:“这一定是他想加害于你的理由,只不知他有什么秘密,能

够使他如此的害怕你发现?”

  博洛多眼中光芒闪动,略一忖想,道:

  “除非他已背叛了敝主上,不然的话,更有何事能令他如此畏忌?”

  徐少龙笑一笑,道:

  “博兄说到背叛这话,未免有欠三思了。想那于一帆身为汉人,并且受封我大明天子,

贵为妙化护国西凉散仙,尚且与贵主上互通声气和出力办事,他背叛大明天子,如何会忠贞

于贵上?”

  博洛多道:“无名兄这活甚是。”

  他拱拱手,又道:

  “以无名兄这等一代之雄的人物,竟然不敢透露姓名身份,实是使咱对你疑信参半。因

此,无论无名兄的分析何等合情合理,咱也是不能全信的。”

  徐少龙微微一笑,道:

  “在下不是不敢告诉博兄,而是生怕说出来之后,博兄仍然不易相信。”

  “如若无名兄泄露姓名之举,并无大碍的话,还望赐告。”

  徐少龙道:“在下姓徐,名少龙,乃是五旗帮之人。”

  博洛多惊异地注视着他,接着摇摇头。

  徐少龙道:“博兄敢是不信?”

  博洛多道:

  “不错,五旗帮虽是大明疆土中第一大帮,雄踞大江南北,势力庞大。但终是江湖上的

帮会而已,哪能网罗得了像徐兄这等人才?”

  “博兄此言差矣,以兄弟这一点能耐,敝帮之中多的是,说是‘车载斗量’亦不为

过……”

  “徐兄的武功固然很高明,但这还是其次,咱不是谈你的武功。”

  徐少龙内心一阵惊然,感到这个塞外来的异族敌手,实是非同等闲。换言之,他也不是

徒俱武功而已,胸中实在真有点学问。

  “博兄这话是什么意思?兄弟不大明白。”

  “咱瞧你不但武功高强,和才智过人。最重要的还是你的志行节操,真是威武不能屈,

富贵不能婬。这两句话是你们大汉古代圣人说的,咱不用多解释了。总之,以你这种风格之

人,不似是五旗帮能够收罗任用的。”

  徐少龙压住心头的震动,淡淡一笑,道:

  “博兄过奖啦!兄弟虽是极有宗旨之人,但还谈不上风骨志行……”

  他目光四下一扫,又道:“兄弟已报上姓名,博兄大概可以让我走了吧厂

  博洛多道:“那么另一个暗中保护黑蝎阎炎的人,也是你五旗帮的高手了?”

  徐少龙点头道:“是的,假如博兄的手下大将秃鹰尚未回转来,可见得敝帮的这个弟

兄,身手不弱,对也不对?”

  博洛多沉吟道:

  “假如徐兄当真是五旗帮高手,自然可以和平解决。但咱家却有两个疑问,得不到解

答……”

  “博兄有何疑问?”

  “第一点是贵帮何以派出像徐兄这等两位高手,暗中保护阎炎?第二点是徐兄的大名,

咱家竟是第一次听到。五旗帮中的高人,咱家差不多都知道,可是没有听过有徐兄这么一个

人物。”

  “关于第二点,很容易证明。”

  博洛多问道:“只不知徐兄如何证明法?”

  徐少龙道:“只要你现在向相熟的敝帮之人打听一下,保证可以得到满意的答案。”

  博洛多道:“好,即使是相反的答案,也可算数。但第一点呢?徐兄可有以教我?”

  “阎炎亦是敝帮之人,只不过他所作所为,不易被人谅解,是以不许他泄露身份的秘

密。”

  博洛多眼睛睁得更大了,浓眉耸竖,道:“这真是太惊人了,阎炎竟是五旗帮的人

么?”

  “不错。”

  “你们也都知道他干的什么勾当,对不也?”

  “是的,我们都知道。”

  博洛多忍不住露出鄙夷之色,道:“这话实在叫人感到难以置信。”

  “博兄信也好,不信也好。兄弟只想知道,咱们之间,是打算和平解决呢?抑是须得分

出生死?”

  博洛多答非所问他说道:

  “奇怪?于一帆何以竟有对咱们不利之意?而徐兄你竟然会是五旗帮之人?那阎炎居然

也属五旗帮的?还有就是另一个保护阎炎之人是谁?竟敢杀死了幽冥洞府的高手?今天碰上

的事,全都令入迷惑不解?”

  徐少龙等他想了一阵,才道:“兄弟也有一个疑问,只不知博兄可肯解答?”

  博洛多精神一振,问道:“你有什么疑问?”

  徐少龙道:“于一帆与你既是一路,早先为何不邀你出手助阵,把兄弟当场杀死?”

  博洛多道:“于一帆成名多年,岂肯求我帮忙?”

  “假如他出言相邀,博兄会不会出手?”

  对面的异族人笑一笑,摇头道:“咱也不会帮助他。”

  “这却是什么道理?”

  “因为咱已查看过四下,确知没有其他的人潜伏。同时咱又亲眼得见徐兄的武功,深知

你们硬拼下去,必成为两败俱伤的结局。到了那时,你们不管哪一方失败,于我都是有益无

损。”

  “这样说来,博兄与于一帆虽是同路人,但一直都暗斗得很厉害了?”

  “不错,于一帆虽是受敝主上之聘,立过不少功劳。但一来他每做一事,必定讲明报

酬,敝上并没有亏欠于他。二来他又同时得到大明朝御封‘散仙’,虽说那只是宫中得势的

太监,替他弄到的封号,可是他仍然是明朝的人。咱家如有机会……”

  说到这里,他只笑一下,就充分表示了底下的意思了。

  徐少龙耸耸肩,道:

  “贵主上得到博兄这等人才辅助,无怪能够久踞河套,虎视中原了。”

  博洛多道:

  “徐兄身在江湖,耳目通灵,自然晓得大明朝的官吏腐败,朝廷中也没有可以支撑局面

的人才。这个江山,早晚不保。徐兄如果明鉴天下大势,把握机会,肯为敝主上出力,将来

大明朝瓦解了,敝主上席卷了天下之时,徐兄就是开国的功臣,贵不可言……”

  徐少龙笑一笑,道:

  “兄弟就算千肯万肯,无亲身为汉人,总是得不到贵方之人真心信任……”

  “那么退一步说,徐兄如是与敝方联合,将来天下纷乱之际,徐兄以五旗帮的基础,亦

可以割据一方,立国封王,岂不甚美?”

  徐少龙道:

  “这一点兄弟倒不反对,相信敝帮大计早定,我个人也玩不出什么花样……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三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霸海屠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