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海屠龙》

第二十四章

作者:司马翎

  连晓君的目光先射向席亦高,接着才转到徐少龙脸上。

  当她望到徐少龙时,但见他神色严肃,找不到传召自己前来的线索。

  徐少龙并非想这样,可是他发觉当连晓君目光移到自己这边之时,席亦高也向他望过来

而他的目光,锐利得宛如刀剑一般,心知只要露出一点点痕迹,便将被这机警异常的老手瞧

破。

  因此,他迫不得已打消了向她眨眨眼睛,或是个什么表情暗示的打算。

  连晓君的眼睛转回席亦高脸上,问道:“席叔叔,是你叫我来么?”

  席亦高道:“是的,我们正在探究一些问题,也许你对我们有所帮助。”

  连晓君问道:“只不知你们在探究什么问题?”

  席亦高运用技巧,不着痕迹地道:

  “很有趣的一个问题,你先告诉我,你前天晚上,看见了什么?”

  徐少龙的心冷了一大截,因为这位拿手做情报的高手,实在厉害不过。第一点,他丝毫

不露出任何足以暗示出正在查究徐少龙的痕迹,甚更进一步,使对方误以为他们正在合作讨

论某一个行动,因此叫连晓君把所见所闻说出来,让他们参考。

  这么一来,除非连晓君已经背叛五旗帮,预早得到徐少龙嘱咐守口,不然的话,这席亦

高毫无敌意,她焉会提防?

  其次他还用了一个钓饵,那就是一个“有趣”的问题。这是最令人渴想得知的诱惑。连

晓君赶快把前晚如何保护阎炎之事说出来,实是合情合理。

  徐少龙已不存任何希望,暗中迅即作各种应变的打算。

  这个五旗帮握有大权的重要人物,武功甚高,是以很难有杀他灭口的希望。但如果被他

把消息传回去,则眼前已经成功了一半的“屠龙计划”,势必受到极大的破坏。

  他正在伤脑筋之时,但玉罗刹连晓君竟在凝眸寻思,并非如他所料般急急说出当天晚上

的情形。

  一丝希望涌上心头,虽然弱得有如风中的游丝,但已够他兴奋的了。玉罗刹连晓君干咳

一声,道:“席叔叔,你再说一遍行不行?”

  席亦高道:“当然行啦!我问你前天晚上,看见什么?”

  连晓君道:

  “原来如此,那么席叔叔在这间书房内,可曾发现了什么值得一提的物事没有?”

  席亦高摇头道:“没有。”

  他旋即会意过来,微微一笑,态度相当友善。

  玉罗刹连晓君道:

  “是呀!侄女也看不见有什么东西值得一提的,所以大有无从奉答之感。”

  席亦高摆摆手,道:

  “算啦!我们不提这个。我对少龙的查证,乃是例行公事,不能不这样做,事实上亦没

有什么可怀疑的。”

  他们稍为谈了一些总坛大寨中之事,徐少龙获得席亦高的暗示,便辞出书房。本来席亦

高还有话与他说,但碍于连晓君,又不便再度命她回避,是以索性暂时不谈。

  连晓君跟着徐少龙离开,来到大厅。

  徐少龙轻轻道:“你别问我,现在不是时候。”

  连晓君会意,知道徐少龙乃是恐怕有人窃听,一直等到傍晚时,他们应邀到总督府赴

宴,两人在马车中,连晓君道:

  “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一点实请了吧?”

  徐少龙笑一笑,道:“说来话长,我们找个机会,好好细谈才行。”

  玉罗刹连晓君断然道:“不,你用不着说很多话……”

  徐少龙耸耸肩,道:

  “如果你对我这个人的人格,还信任得过,最好不要多同。”

  连晓君道:

  “据我观察所得,你虽是擅长机变,计谋百出。可是你的本质,不是助纣为虐的江湖人

物。”

  徐少龙道:“谢谢你的夸奖!”

  连晓君道:“你究竟是谁?”

  徐少龙道:“我的姓名一点也不假,就是徐少龙?”

  连晓君道:“我问的是你的真正身份。”

  徐少龙道:“你想听真话抑或是假话?”

  连晓君道:“这一句是我下午向席叔叔说过的。”

  徐少龙道:“我这一问,大有道理。”

  连晓君道:“狗屁!我不相信。”

  徐少龙道:

  “如果你要听假的,我就信口胡吹一番,谅你难分真伪。如果要听真的,对不起,等你

终身已定之后,我们才谈不迟。”

  他一提起她的“终身”,连晓君登时陷入沉思之中。

  过了一阵,连晓君才道:

  “少龙,你希望我嫁为黄家之人呢?抑是不想这件亲事成功?”

  徐少龙默然不语。

  连晓君道:“你既不肯表示要我,那就等如说不要我啦!”

  徐少龙否认道:“话不是这么说……”

  连晓君道:

  “假如你只是感到不好意思承认,毋宁但白地承认,反正我不会怨你。”

  徐少龙道:

  “唉!世上之事,能有说话这么简单就好了,你要知道我真的陷入矛盾之中。”

  连晓君了解地道:“我相信你这句话。…

  徐少龙道:

  “假如我完全以理智分析,当然可以毫不迟疑他说出不要你的话。但我很不幸却考虑

到,当时光流逝,多少年之后,我忆念起你时,将会有什么想法呢?会不会痛悔现在说的这

一句话呢?”

  连晓君愣一下,美丽的脸上,引起了迷惘惆怅的神色。

  徐少龙苦笑一下,道:“这是无法作答的问题,你心中明明知道。”

  连晓君道:“但我已知道自己的想法。”

  徐少龙大感兴趣问道:“只不知你的想法,可不可以告诉我?”

  连晓君道:

  “当然可以,我的想法是如果你肯要我,我就不愿嫁到黄家。但除了你之外,这件亲

事,却是我的最佳归宿,这个机会,这一辈子大概只有这么一次。”

  “不错。”徐少龙道:“不可能有第二次这等机会了。”

  马车继续驶去,车内这一对青年男女,默默无言,各想心事。

  徐少龙首先失声慨叹道:“啊!快到总督府邸啦!”

  连晓君心头涌上一阵忧惶,道:“唉!那座府邸,即是其深似海的侯门!”

  以他们两人表面上的兄妹关系,虽然可以时时见面,可是实际上这等见面,不如不见。

所以在实质上而言,他们的确有“侯门一入深如海,从此萧郎陌路人”之感。

  马车忽然停下来,他们的谈话也到此为止。

  紧接着就是一番见面时的应酬寒喧,酒席是摆在内宅的一座小厅内,除了总督黄翰恰夫

妇,以及黄云文之外。作陪的人有林秋波、上官云、清凉上人。还有一个就是总督府总文案

詹天锡,此人乃是黄翰怡最心腹亲信的人,不但写得一手好文章,而且熟诸更务,可智过

人。

  徐少龙与清凉上人,公开见面还是第一次,免不了假惺惺地应酬一番。

  席间黄翰怡谈笑风生。黄夫人也兴致甚高,气氛十分温暖轻松。一直到席罢,都没有谈

到婚事。

  席散之后,林秋波借一个借口,把连晓君弄走。

  黄云文也跟着她们走了,厅中只剩下六个人。徐少龙一看这形势,已知端的,当下打起

精神应付。

  总文案詹天锡首先把谈话转入正题,道:

  “杨公子,今日之初,实是黄大人有事奉商……”

  徐少龙起座躬身道:“黄大人有什么事情,吩咐一声就是了。”

  詹天锡等他坐好,这才笑着说道。

  “这一件事倒是不便吩咐的,那便是有关令妹的终身大事。”

  黄翰怕拂髯一笑,道:

  “杨世兄不是一般的凡俗士子,故此老夫也不与你转弯抹角的说了。小大云文对令妹的

事,谅世兄也看得出来!”

  徐少龙道:

  “黄大人言重了,舍妹不过是蒲柳之质,家世贫寒,岂敢当得云文兄的青睐。”

  詹天锡道:

  “黄大人贤伉俪亦对令兄妹非常爱重,意慾与杨公子结为亲眷,今晚特地当面奉恳这件

大事。”

  他反指上官云和清凉上人,又道:

  “这两位都是高人异士,特地恭请他们两位见证。”

  徐少龙虽然已料到有谈论婚事的可能,但现下一听人家提出来,心头仍然涌起了又酸又

苦的情绪。

  他定一定神,才道:

  “承蒙黄大人不弃,愿与寒门结为秦晋,小生受宠之余,却觉得有点未妥。”

  詹天锡神色不变,好像早已猜到他会这么说,当下问道:

  “杨公子这话怎说?这件婚事,有哪一点不妥了?”

  徐少龙道:

  “小生一介布衣,家道寒薄。舍妹又幼失庭训,行止不免时时有违礼仪。因此岂敢高

攀……”

  黄翰怕拂髯一笑,道:“世兄这么说法,可就俗了。”

  詹天锡也笑道:

  “若然不是这等终身大事,杨公子真该罚酒呢!黄大人的意思,十分诚恳,还望杨公子

速速作主。”

  徐少龙这时才顺水推舟的答应了。席上的气氛,登时大为亲切轻松。

  千层剑影上官云已与徐少龙见过几面,是以道贺之时,态度比较诚恳,清凉上人则还是

初次露面,他不知道这个青年,就是“大尊者”。是以心下疑虑,道贺之际,口气很淡。

  徐少龙发觉了这种情形,心中对清凉上人的持重,暗感佩服。

  只听詹天锡又道:

  “这件亲事,既蒙杨公子允许,相信已不会有任何问题了。只是有一点必须先得到杨公

子谅解才行……”

  徐少龙忙问道:“只不知是什么事?”

  詹天锡道:

  “黄大人官居极品,圣眷正隆,现下在总督任内,歌功颂德之人固然极多,但妒嫉仇视

之人,亦复不少。是以黄世兄与令妹的婚礼,不能铺张,时日亦不可迁延过久。”

  徐少龙肃然起敬,道:

  “在黄大人的立场,自应如此,小生恭敬从命就是了。”

  接下来就谈论到一些细节,黄翰怕略略谈了一些比较重要的,其余就留待黄夫人与徐少

龙商议。

  这个消息,迅即传入内宅。

  这时黄云文与连晓君单独相处,在后园一座小亭内正在闲谈。

  黄云文的书憧听到消息,连忙跑上亭去,连连道:

  “恭喜少爷和姑娘,恭喜!恭喜!”

  黄云文心下了然,却故意皱起眉头,道:

  “今天又不是过年,你一个劲的恭喜什么?”

  小童笑嘻嘻道:“小的恭喜你们两位呀……”

  连晓君玉脸泛起红晕,心头鹿撞。黄云文瞧她一眼,但见她无意流露的娇羞,美不可

言,几乎看得呆了。

  小憧把听来的消息一一说,连晓君虽是江湖儿女,可是她目下的身份,却是一个知书识

理的闺秀,因此不觉深深垂首,羞不可仰。

  过了一阵,她没听到声音,不免感到奇怪,抬头一望,恰好碰到黄云文的的注视的目

光,吃了一惊,连忙低下头去。

  书憧知趣地走开了,黄云文仍然一言不发。

  连晓君再度抬头,又碰到他那对的人的目光,忍不住道:

  “你干嘛直着眼睛瞧人?”

  黄云文道:“你害怕么?”

  连晓君道:“你好像抓贼似的,人家能不怕么?”

  黄云文道:“我有句老实话想告诉你,又怕你骇着了。”

  连晓君勾起了好奇之心,忙道:“说吧,我放大胆子就是了。”

  黄云文道:“二十年内,你免不了常常被我这样瞧法的。”

  连晓君又疑惑又好笑,道:“为什么呢?”

  黄云文道:“因为你实在太动人啦!二十年只怕看不够。”

  连晓君轻啤一声,道:“想不到你也这般贫嘴!”

  黄云文道:“这是发自衷心之言,想装也装不来的。”

  连晓君道:“我不跟你说了,我要回家啦!”

  黄云文吃了一惊,忙道:

  “不,我们好不容易才见面,谈不到几句话,你就要回家了。”

  连晓君轻轻道:

  “假如我还不走,给人家知道,一定会暗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四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霸海屠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