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海屠龙》

第二十六章

作者:司马翎

  连晓君更显得惊讶地道:

  “听过,据说是天下释道两门联合的最高机构,他们管的是佛教徒和道教之人,何以参

与江湖之事?”

  徐少龙道:

  “假如不是五老会议主持,天下任何一个家派都不足以与潜势力极强大的五旗帮抗衡,

你大概还不知道,五旗帮在钟抚仙接任之后,势力又强了不知多少倍,一方面是财富增加无

数。另一方面实力之强,亦是前所未有。”

  连晓君道:“没有呀,大寨里还不是原来那些人?”

  徐少龙道,

  “钟抚仙另外成立了一个秘密组织,其中有一个专司暗杀的部门,网罗了不知多少魔

头,有些甚至是隐迹已久的邪派高手,所以如果是某一门派独力对付五旗帮的话,势必得到

可怕的结果,只有五老会议,可以调用任何一个属于释、道两门中的高手,方足以与钟抚仙

抗衡。”调连晓君发了一会怔,才道。

  “你不但是渗入本帮的间谍,同时也是主持整个行动的主脑。我不明白你为何敢把秘密

告诉我?”

  徐少龙伸出手,用指尖轻轻捏住她的下巴。原来连晓君的脸庞已有移近的迹象。他们本

来相距只有那么一点空间,如果她再往前移,马上就会与他的面孔相触了。所以徐少龙捏托

她下巴之举,其实也是避免双方面孔碰在一块的情形发生。

  他微微一笑,道:

  “你要知道,目下五旗帮已不是当年的五旗帮了。在钟抚仙当权之后,情况大变,他成

立的秘密组织,如果揭发出来,你们五旗帮将被天下之人唾骂。我深深相信,只要是尚有天

良的帮众,得知这等事实之后,一定不再支持钟抚仙的。”

  他停歇了一下,又道:“何况你与别人不同,在感情上道义上,你都应该帮助我。”

  玉罗刹连晓君惆然道:“我不知道该不该相信你?”

  徐少龙道:“请你放心相信我。”

  连晓君道:

  “假如你是五老会议派来的人,同时各大门派的掌门人,也肯出手对付本帮,自然可以

证明你的话不假啦!”

  徐少龙眼中见的是柳眉玉面,鼻中嗅到带着淡淡脂香的口气,登时感到一阵意乱情迷,

真想放开手,让她的朱chún沉下来。

  他有百分之百的把握,晓得这个美女不会拒绝。正因如此,他才加倍的感到痛苦。而且

如果他向来是拘谨守礼之人,也还罢了。但他却是个风流不羁之人,所以要他断然的不接受

这等温馨,放过这种机会,实在有点像是要饿虎看守羊群。

  连晓君见他眼中神色变化不定,当下道:“我知道你心里想什么。”

  徐少龙吃一惊,忙道:“你知道就好,现下回去睡觉吧!”

  连晓君讶道:“你不打算找我帮忙么?”

  徐少龙道:“你替我保守秘密,已经帮了我的大忙啦!”

  连晓君扭一扭娇躯,道:“不,我不想走开。”

  徐少龙道:

  “你现在简直是在玩火,一不小心,连你在内不知有多少人遭遇到伤害。你可明白我的

意思?”

  连晓君道:“玩火的机会,一辈子能有几回?”

  徐少龙叹口气,道:

  “世上之事并不是机会难得就必须重视的,假如这是不好的事,你一定怨问老天,为何

运气这么坏,竟会降临到你身上。”

  连晓君道:“好啦!我且问你,你请的救兵出了什么事,为何请不到?”

  徐少龙道:

  “那些掌门人不是有重大之事,未克分身。就是恰恰坐关,故此不能如期赶来。”

  连晓君道:“既然如此,你有何打算?”

  徐少龙道:

  “这就是今晚我把秘密都告诉你的缘故了,你须得打醒十二分精神,应付一切意外。但

同时又不可泄漏行藏,以致被黄府中的几位高手看破。因为他们至今还不知道咱们的秘

密。”

  玉罗刹连晓君露出寻思的样子,身躯也渐渐坐直了,因而徐少龙已不须托住她的下巴。

  她轻轻道:

  “你的意思是如果五旗帮之人不泄秘,则我的真正身份,外间无有知道的人,是也不

是?”

  徐少龙道:

  “是的,据我调查所得,五旗帮中,亦不过有限的几个人晓得。假如能把这些人通通诛

杀了,那么你的秘密,永无泄漏之虞了。”

  连晓君道:“这是不可能办到的事。”

  徐少龙道:

  “我不必骗你,诛杀这一批邪人之举,不易成功。尤其是钟抚仙,我不知道谁能击败

他?”

  连晓君讶道:“他很厉害吗?”

  徐少龙颔首道:

  “他是武功最厉害最高明之人,因为他已练成了一种先天真气的神功,大概就是他外号

的‘太乙神指’吧!总之,我好多次在他身边时,都感到一种慑人心胆的寒气。这正是先天

真气神功练成了的特征。”

  连晓君身为武林高手,当然知道凡属“先天真气”的神功,有无坚不摧,无敌不败之

威,当下倒抽一口冷气,忧虑地道:

  “若然如此,你必须找一个也练成了先天真气神功之人,才可以放手对付他呀!”

  徐少龙苦笑一下,道:“据我所知,当今天下间还没有第二个练成这一类神功的人。”

  连晓君更为忧虑和迷惑,问道:

  “既然无人可与钟抚仙匹敌,你们这次的行动,岂不是注定要失败?”

  徐少龙沉吟了一下,才断然地道:“好吧,我全盘托出,但你万勿大惊小怪才好。”

  连晓君急忙道:“我决不大惊小怪,你快点告诉我。”

  徐少龙突然凝神聆听一下,接着向她眨眨眼睛,略略提高声音,道:

  “你别胡闹,这两天不许上街。”

  连晓君是何等人物,马上会意,故意哼了一声,道:

  “天天不许出去,把人都闷死啦!”

  她不但知道徐少龙发现有人潜来窃听,并且明白徐少龙还不知道来人身份,故此用这等

模棱两可的话,混淆视听小

  要知如果是余麽麽,徐少龙说的话就不必保留着兄妹身份。但又因为可能是余麽麽,所

以又不能纯以兄妹口吻交谈。

  否则余麽麽一听之下,便知他们是在说假话了。

  徐少龙作个手势,玉罗刹连晓君也认为有理,起身便走,一面道:

  “明天再说,我真有点困啦!”

  这是因为他们再说下去,就没有这许多模棱两可之言可说了,故此连晓君只好赶快离

开。

  第二天很忙碌,因为翌日连晓君便是出阁大喜之日。所以一直到傍晚吃饭时,连晓君挥

退其他女佣,命心腹丫环迎春把守门户,边吃边向徐少龙问起昨天要说而未说的话。

  徐少龙仍然不敢大意,压低声音说道:“说到对付钟抚仙之人,恐怕只有我挺身一试

了。”

  连晓君大吃一惊,娇艳的玉靥变成灰白,道:

  “这怎么行?你明知钟抚仙练成了先天真气奇功,万万难以匹敌,这可不是闹着玩的事

啊!”

  徐少龙微微一笑,道:

  “你放心吃饭吧!我出手对付钟抚仙,事前自然有所安排,反倒是毒剑袁琦使人感到难

以收拾。”

  连晓君此时如何还吃得下,况且她还联想到一件事,那就是徐少龙坚决要她嫁给黄云

文,恐怕也与这件事有关,因为徐少龙晓得对手的厉害,自家不知道能不能生还,故此向来

不作成家立业之想。如果他的确有此用心,则这等情操,实在可以当得上“伟大”的评语

了。

  徐少龙乃是经过多少次反复考虑,才决定把这些秘密告诉她的。因此,对于她这等反

应,原在算中,并不觉得奇怪。当下又道:

  “我一发告诉你吧!对付钟抚仙,事实不难。因为我有绝佳的机会可以暗杀他,不给他

有全力出手机会。只是那样一来,五旗帮上上下下,以及其他帮派之人,将必唾骂不齿于

我,并且会有很多人要替钟抚仙复仇。”

  连晓君恍然大悟,道:“我知道啦!我不会误会你的。”

  徐少龙道:

  “那么我就安心了,还有就是你杀死金四郎之事,那幽冥洞府向例有仇必报,而且通常

是在三日之内见效。但直到现在三十日也不止了,还不见这一派之人出现,反而使我更为担

心。”

  连晓君道:

  “幽冥洞府虽是两大邪派之一,但说到想怎样我,只怕亦须付出莫大代价。”

  徐少龙道:

  “据我所知,林秋波也曾杀死幽冥洞府之人,她下手的时间,比你早不了多久。因此你

可以联想得到,如果你在总督府中,幽冥洞府之人来寻仇的话,人家就很难猜得出对方竟然

也要找你的了。”

  连晓君连忙道:

  “那么为何幽冥洞府之人要等到我到黄家才下手,他们知道你比别人更难对付么?”

  “徐少龙摇摇,道:“我对此也觉得很不解。”

  连晓君道:

  “假如幽冥洞府之人早点向我寻仇,有你出头,自然对他们十分不利,也许人家已查出

我们的来历。”

  徐少龙断然道:

  “绝对不会,这一派的人物,与别人全不往来,如何能查出咱们的秘密?”

  但他转念之间,已经感到这个说法大有问题,因为幽冥洞府之人并不是只有一个金四郎

出现在南京,在他以前,还有慰迟旭、黄红夫妇,以及白骨箭黎平等人,可见得这一派之

人,必有图谋,方会聚集南京。

  他表面上不动声色,还跟连晓君讨论过应该如何对付幽冥洞府之人。又教她在出手之

后,如何掩饰身份等等。因此他们这一顿饭,吃了很久。直到迎春发出暗号,他们才停止谈

论。余麽麽走进来,向连晓君道:

  “明儿就是姑娘大喜之日,还有很多衣服要试穿,此外,还请一些在洞房之夜的事

情。”徐少龙一听,心中不禁泛起奇异的滋味,当下走出饭厅,到书房内。先静下心,把连

晓君马上出嫁之事忘记,然后开始分析“幽冥洞府”所带来的新问题。这天下午,他匆匆出

去,作了若干布署安排。

  到了晚上,他便接到钟抚仙的密令。在这道命令中,钟抚仙要他马上调查一些事情,那

是官府方面的行动,据外地的报告,有四名大茶商被捕,虽然罪名不一,但却都是在先后数

日内被捕的。

  此外,还有一些驿站,骡马行,船户被封,人也抓去了不少。

  徐少龙一瞧密令中列举的地方人名,心中了然,敢情这都是黑蝎阎炎所开列的“运输路

线”,而由于这些人被捕,在五旗帮来说,池门贩卖人口的路线便为之中断。同时他们运茶

叶铁砂到塞外资敌的运输路线,亦告中断。

  当然这是黄翰怡根据资料,拣择出重要的环节予以打击,使敌方一时不能恢复输运的能

力。

  徐少龙感到安慰的是照这道密令推测,黄翰怕的行动计划非常有效,却不致于使对方马

上就看出了破绽。换言之,钟抚仙方面仍然怀疑是一种巧合,并非官家完全探悉了秘密。

  第二天总督府中相当热闹,虽然黄翰怕决定不铺张,但贺客仍有数百之多,晚上筵开数

十席。连晓君虽然是武林高手,这时竟也有点感到吃不消,但觉头上的凤冠霞帔,越来越

重。

  其实以那时代的繁文褥礼而言,又特别是富贵人家,一场婚事下来,新人固然筋疲力

尽,双方家长和有关的人。亦大多感到吃不消,黄翰怡已经算是十分开明之上,省略了许多

俗礼未节。饶是如此,连晓君还是感到头昏脑胀。

  但她的内心,正如黄云文一般,既兴奋而又快乐。尤其旱在济济贺客的喜筵上,那些打

扮得整整齐齐的宾客,个个脸上笑容可掬,敬酒声、猜拳声、戏滔声,组成了欢乐的气氛,

令人难以忘记。

  黄云文平日往还甚密的一批诗酒文友,其中不少是贵介公子,同时大多数都是年轻之

士。他们已虎视眈眈地等候闹新房的时刻。要着实整一整这对新婚夫妇。要知若然黄云文娶

的是别的女子,倒还罢了。但连晓君与他们都见过面,还不止一次,没有一个男子不为她的

风华千万而暗暗倾倒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六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霸海屠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