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海屠龙》

第二十八章

作者:司马翎

  徐少龙道:“我不懂你的意思。”

  左雾仙道:

  “我阴阳谷的武功,不论是内功或外功,都分作“阴”“阳”两大主流,所以门下有男

有女。主修阴流功夫的,当然须是女子之身,一旦有了相当火候造诣,对阳流男子来说,妙

用无穷。”

  徐少龙道:

  “对于阴阳谷内主修阳流功夫的男子,虽然妙用无穷,但难道对别的门派的男人,也有

这等功用么?”

  左雾仙道:

  “你自己已亲身体会,还要问么?”

  徐少龙道:

  “刚才你当着符天遥面前,以玉掌抚摸我的面孔,其实你掌心传出忽冷忽热之气,使我

不得不运气抗拒。后来突然之间,你掌心的真气,竟与我体内真气融合为一,使我一时功力

大增,迅即把内伤治愈。”

  左雾仙道:

  “起先你竟以为是你本身的功夫,在无意中吸取借用了我的真气,才把内伤治愈的,是

也不是?”

  徐少龙道:

  “不错,我还以为是碰巧发生了‘相生相成’之妙,殊不知竟是你有意为之的。”

  左雾仙道:“现在你明白符天遥何以很想与我阴阳谷和好之故了吧?”

  徐少龙道:“我明白啦!只不知姑娘为何慨然相助?”

  左雾仙声音忽然变得很冷,道:

  “假如我早些得知你是五旗帮中之人,我就不会帮助你了。”

  徐少龙反而感到一阵轻松,心想:她这话已证明她与五旗帮毫无瓜葛了。

  左雾仙忽然停步,道:“左边的路旁有符天遥留下的暗记。”

  徐少龙转眼望去,口中间道:“是不是指示方向?”

  左雾仙道:“是的。”

  徐少龙道:“大概就在附近吧?”

  左雾仙点点头,反问道:“你不是害怕吧?”

  徐少龙道:

  “反正不会是很开心就是了。不过我心情如何,目下说也没有用。我只想请问一声,那

秦三错费了不少手脚,把我弄到你的座船上去,见上那一面,究竟是什么意思呢?”

  左雾仙道:“这是我的秘密。”

  徐少龙道:

  “老实说,我等会与符天遥碰头之后,恐怕凶多吉少,你就算把秘密告诉了我,也不会

传扬出去。”

  左雾仙道:

  “这话可算是老实话了,以我看来,你八成会败北送命。但刚才还表示有一拼之力

呢?”

  徐少龙道:“我岂能是长敌人之气,灭自己威风?”

  左雾仙道:“但我瞧你的样子,好像并不怎样怕死呢?”

  徐少龙道:

  “不是不怕,而是懂得如何隐藏起来而已。到底那天是怎么回事?秦三错此举有何用

意?”

  左雾仙道:

  “秦三错乃是奉我之命,选一个相貌根骨都佳的男人,送到船上给我过目。假如我当时

看中了,就把你留下,如果没有看中,就像你的遭遇一样,送两锭黄金遣走了事。”

  徐少龙追问道。

  “假如留下了我,你是不是准备委身下嫁?抑是另有安排?”

  左雾仙呸他一口,道:

  “我怎会嫁人?我是替我女儿择婿,就是你亲眼看见没有带着面纱的那个女孩子。”

  徐少龙道:“当时我假装不懂武功,你莫非要选一个不懂武功之人为婿?”

  左雾仙道:“是的,我要我的女儿脱离武林,永远不与江湖之人往来。”

  徐少龙笑一笑,道:“你告诉我的话,有真有假,使我无法尽信。”

  左雾仙瞧着他,好像暗暗衡估对方猜出了多少。

  徐少龙又道:

  “若是令千金将要退出武林,故此特地选择一个无拳无勇之人做丈夫的话,则选择的方

式,便不该这样子进行法,试想身家清白,有志功名之士,哪能在如此奇怪情形之下,娶得

终身伴侣?”

  左雾仙道:“谁敢违我之意,我便取他性命。”

  徐少龙道:“这就不是择婿了,对么?”

  左雾仙道:“你爱怎么说都行,我们走吧!”

  徐少龙道:“假如你信得过我,那就让我独自前往,你最好不要露面。”

  左雾仙讶道:“为什么?”

  徐少龙道:

  “我此去与符天遥会晤,并非单单结算私仇,另外还得牵涉很多的事。你目下是阴阳谷

的领袖身份,不宜卷入漩涡之中。”

  左雾仙更为惊讶,道:“听你的口气,好像连我也惹不起呢!”

  徐少龙道:“不是惹不起,而是划不来。”

  左雾仙道:“那么符天遥已经是漩涡中的人物了,是不是?”

  徐少龙道:

  “是的,此所以他幽冥洞府,不到两个月时间,共有六七名得力门下丧生。”

  左雾仙听了最后的一句话,大为动心,忖道:

  “幽冥洞府向有难惹之称,居然也损兵折将十分惨重,看来我阴阳谷是不宜卷入此一漩

涡。”

  徐少龙又道:

  “左姑娘定必晓得,这是在下投桃报李之举,全然出自诚意,绝无其他含意在内。”

  左雾仙下了决心,颔首道:

  “好,你向左方越墙行去,直到看见屋顶上有一团绿色的鬼火,就是符天遥觅妥之地

了。”

  徐少龙躬身行了一礼,道:“今日承蒙左姑娘赐助,大恩不言谢,就此告辞。”

  左雾仙吹一一口气,面纱飘飞起来,露出鼻子以下的半截面孔。

  徐少龙一瞥之下,已看清她的鼻子挺直,chún红齿白。若是单就这两个部份而言,极是美

丽好看。

  她道:

  “你多加小心,我这就避开,假如你脱逃大难,我可能会找你见见面。”

  徐少龙向她笑一下,随即转身行去,他的动作既潇洒飘逸,同时还有一股坚决强毅勇往

直前的味道。

  左雾仙目送他背影消失了,这才离开。

  且说徐少龙一路奔去,果然越过数座房屋之后,便发现右前方的一座屋脊上,有一团黯

绿色的磷火。

  他一直奔去,慾急已飘落一处宽大的空地,原来这是一座庙字前面的旷地,目下静寂无

人,正是极为理想的动手场所。

  符天遥见他跃落,当下向他走来,长衫在晚风中飘扬,看他的外表,一点也不像领袖两

大邪派之一的人物。

  徐少龙四顾一眼,才道:“好地方,有劳符兄久候了。”

  符天遥道:

  “徐兄好说了,你既肯惠然而来,可见得当真是五旗帮的徐副统领无疑。只不知左雾仙

姑娘,何以不见?”

  徐少龙道:“在下也不明白,本拟见到符兄之时,要请你指点迷津的。”

  符天遥沉吟一下,才道:

  “左姑娘决计不至于会怕事躲开,同时她也应该有兴趣瞧瞧咱们两人的胜败之数,是以

她的缺席,实是令人大感迷惑。”

  徐少龙道:“符兄对左姑娘似是十分关心,这一点也是令人大惑不解之事。”

  符天遥道:

  “这也怪不是你会感到迷惑,我与她本是宿仇,这是武林中人人皆知之事。”

  他并没有说出答案,话题一转,道:

  “徐少龙,你既然杀死塞外三奇之一的于一帆,可见得你的武功非同小可,今日足有资

格,与符某作殊死之战了。”

  徐少龙道:“符兄好说了,只不知你口口声声说我杀死于一帆,有何证据?”

  符天遥道:

  “咱们先不谈有证据没有,你倒是说说看,有没有杀死黄衫客于一帆?”

  徐少龙决然道:

  “没有,当时我虽然曾与他交手,但后来把活讲开,各自分手,但我却知道他乃是死在

何人之手。”

  符天遥讶道:“你知道?那么这一位高手是谁?”

  徐少龙道:

  “就是塞外三奇的另一个,名叫博洛多,使一只独脚铜人。有万夫不当之勇,并且通晓

汉语。”

  符天遥难以置信地道:“博洛多怎会杀死于一帆?他本身也被人杀死呀!”

  徐少龙道:“只不知符兄可曾查证过他们的死亡时间没有?”

  符天遥哦了一声,道:

  “你意思说博洛多杀死于一帆之后,才被别人杀死的,是不是这样?”

  徐少龙道:“一点不错,符兄想不想知道博洛多死于何人之手?”

  符天遥道:“难道是徐兄你不成?”

  徐少龙长笑一声,道:“不错,若不是我,怎会知道得如此清楚。”

  符天遥道:

  “徐兄能杀死博洛多,也就等如能杀死于一帆一样,已是武林中一件大事。”

  徐少龙道:

  “符兄千万不可传扬出去,因为这件事另有内情。事实上博洛多与于一帆之战,已经两

败俱伤,博洛多还伤折了两名得力手下,因此当时我实是有点乘人之危,传了出去,不大好

听。”

  庙墙角的黑暗中,突然走出一人,冷冷接口道:

  “既然如此,徐少龙你马上写一份详细报告呈阅。”徐少龙循声望去,吃了一惊,连忙

躬身行礼。

  这个突然出现之人,竟是五旗帮中地位仅次于帮主大乙神指钟抚仙的毒剑袁琦。

  他的出现,的确使徐少龙大为吃惊。要知徐少龙老早就推测那符天遥与五旗帮有特别关

系,因而应付得特别小心,不是有把握一举毙敌以前,决不轻举妄动。

  今晚幸亏他应付得当,才在无意之中,反而使毒剑袁琦相信了他的话,现身出见,并且

命他把当日的经过,写一份报告。

  徐少龙忙道:“袁先生几时来南京的,符天遥兄难道也是咱们这边的人?”

  袁琦道:

  “不错,符兄乃是咱们秘密集团中至为重要之人,你暂时不必多问,亦不必回去,就在

这儿写一份报告。”

  徐少龙答应了,转眼向古庙望去。袁琦拍一下手掌,庙内当时射出灯光。徐少龙心下凛

然,忖道:“庙内不知还有什么人物?”

  他举步走去,走到庙门口,向内一看,不禁为之怔住。

  原来古庙之内,有两名白衣少年,一个捧剑,一个捧灯,在捧灯的少年面前,有一张铺

着一张虎皮的大师椅,椅上之人,正是丰采宛如秀士的钟抚仙。

  徐少龙除非马上揭开真面目,不然的话,他唯有恭谨饥故。

  他一下子就判明了形势,情知目下自己人孤势单,而对方却是巨头毕集,在黑暗中,可

能还潜伏得有高手,这刻休说一拼,就算夹尾逃遁,亦有所未能,当下毫不迟疑,上前屈膝

行礼。

  他跪在钟抚仙面前时,但觉一缕刺骨的寒气,直侵入骨髓,使他打个寒噤。

  他暗暗忖道:

  “钟抚仙已炼成了先天奇功,那是不在话下,我此次混入五旗帮,探悉了无数机密,独

独关于他的太乙神指是怎么的一门功夫,还没有摸出一点头绪。看来我方屠龙计划若然有

失,一走是败在这一点上。”

  只听钟抚仙道:“你起来,到一旁去写报告。”

  徐少龙起身,道:

  “帮主竟然御驾亲征,可见得局势紧张万分。但属下却谱然无知,未能及时报告,实是

难辞其咎。”

  钟抚仙摇摇头,道:

  “局势虽然相当紧张,但也未达到非我出马不可的地步。”

  他摆摆手,一个白衣少年便去准备桌椅纸笔。

  钟抚仙又道:

  “当然,局势也不能不算是严重,因为咱们对大尊者此人,尚无所悉。而我方却先后已

损折了不少人,其中还有特级高手在内,故此我决定亲自走一趟。”

  徐少龙道:“属下这就写下报告,恭呈帮主过目。”

  钟抚仙道:

  “你去写吧!其实袁琦也未免大多心了一点,对你尚且一试再试。他坚持等到早晨看过

席亦高的报告之后,方可对你打消疑惑。”

  徐少龙躬身行礼,外表上好像很恭谨,其实却是掩饰他脸上的失色。

  他道:“袁先生此举有利无害,属下亦十分赞成和佩服。”

  他开始写报告,可是他实在定不下心神,一来席亦高行将送到的报告,使他十分提心吊

胆。甚至可以断定有七八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八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霸海屠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