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海屠龙》

第二十九章

作者:司马翎

  林秋波沉吟一下,才道:

  “不瞒上人和段兄说,对杨公子的身世秘密,我知道得最多。可是不想还好,一想更为

糊涂,全然弄不清他是哪一方之人。”

  清凉上人道:“不久咱们就可以晓得啦!现下已无关重要了。”

  段玉峰道:

  “不,林仙子何妨尽你所知,说来听听,好教咱们心里有个准备。”

  林秋波道:

  “从他的行动来看,例如点破幽冥洞府白如莲的下毒等事情看来,他应该是我方之人。

但是我又亲耳听到他向符天遥承认他是五旗帮之人。”

  清凉上人听了,亦禁不住大为动容,段玉峰更不必说了。

  林秋波又道:

  “为什么我亲耳听见之后,仍然不大相信呢?那便是因为当他承认是徐少龙之时,他明

知我在窃听,所以我认为大有问题。”

  段玉峰道:“你确知他已晓得你正在窃听么?”

  林秋波点头道:“绝对错不了。”

  清凉上人宣声佛号,道:

  “假如他晓得林仙子正在窃听,则他大可不必承认,林仙子可是这个意思?”

  林秋波道:

  “是的,还有一点亦很重要,那就是他其后虽是行色匆匆,离我而去,但他也不是完全

没有解释的机会。可是他终于没有一句解释之言。”

  清凉上人颔首道:“是的,这一点也很重要。”

  林秋波又道:

  “我中午时去邀他赴约,也曾当面问他是哪一方之人,他回答说是我方之人,当时我不

知何故,甚是相信。是以不再提到徐少龙这个名字。现在回想起来,真是没有什么道理。”

  段玉峰道:“是呀!他一句话你凭什么相信了呢?”

  林秋波道:“我也不知道,也许是他的神态非常自然之故。”

  清凉上人道:

  “根据林仙子所述,杨公子极可能是我方之人。不过有一点却不易解释的,那就是他如

是我方之人,甚至是大尊者的话,何故还不报出身份?还要使我们疑心不定?如果他不是大

尊者,则大尊者今晨的指示中,也应该提到他呀!”

  他的疑问,林、段二人都觉得无法解释,甚至越惹越觉得他是五旗帮后起高手徐少龙的

成份很大。

  他们的疑心,在下车时很快就传染到武当冰翁江苍松等人。

  因此,当他们步入那座荒废了的宽广花园中时,他们竟形成了两拨,一是清凉上人为核

心的六人集团,另一拨是徐少龙和林秋波两个人。

  林秋波并不是对他完全释然,却由于一来她感到徐少龙纵然是敌方之人,也不会伤害于

她。二来她虽无情而有情的芳心之中,对他大有维护之意。

  入得荒园,走了二十多步,忽见前面曲径中转出一个劲装大汉,向众人躬身行礼,说

道:“敝上等已在小湖恭候诸位大驾。”

  清凉上人合什道:“既然如此,有劳前头带路。”

  劲装大汉目光一转,把他们完全看过,才道:

  “诸位的人都到齐了没有?”

  清凉上人讶道:“施主何以有此一问?”

  那劲装大汉道:

  “在诸位之中,像上人等五位是久驻总督府的,敝帮早已得知。另外常真人和韩大侠两

位,乃是昨夜赶到,这一位杨公子乃是符先生特地邀约之人,敝帮亦都晓得。因此,敝上吩

咐在下迎接的人数,当是九位之多。”

  清凉上人仍然不明白,问道:“为何有九人之多?不是八个么?”

  劲装大汉道:“因为贵方还有一位领袖大尊者,今日理应出面现身才对。”

  清凉上人沉吟一下,才道:

  “贵上竟然认为今日之会,大尊者须得亲自前来么?”

  劲装大汉道:

  “是的,敝上这么说过,但也许大尊者不到时候还不现身,诸位请随在下走吧!”

  他说完之后,转身大步走去。

  清凉上人一面举步随那大汉走去,一面以疑惑的眼光向其余的人扫瞥一眼。

  他这一眼大家都能了解,因为他们亦泛起了同样的疑问,那就是五旗帮及幽冥洞府方

面,究竟出动了些什么人手?居然敢认为大尊者亦须得出马不可。

  他们霎时已转出曲径,只见前面地势豁然开朗,竟是一片平坦草地,在右侧有一座小

湖,大约亩许大小,澄波如镜,倒映出满天夕阳霞彩,景色奇绝,使人忘记了此处只是荒园

废地。

  在湖边有一座八角亭子,亭内各面张挂着布慢,共有五种颜色,把整座亭子都掩蔽起

来。

  因此清凉上人等虽然走近亭子,仍然看不见亭内有多少人,以及有什么人物?

  那劲装大汉走近亭前,躬身行礼,朗声道:

  “清凉上人等八位贵宾,都已抵达。”

  亭内传出一个人的口音,道:“知道啦!你退开一旁侍候。”

  那劲装大汉便退到一旁,离得远远的。

  亭内沉寂无声,过了一阵,还不见有人出现。

  推山手韩天霸仰天一笑,道:

  “这一座小小亭子,纵然是四方八面都以布慢遮起,谅也藏不住什么人物。”

  常水心接口道:“以诸位看来,亭子朝湖水的那一面,可曾遮蔽起来?”

  段玉峰道:

  “这些布馒分作五种颜色,似是代表五旗帮之意。如果兄弟猜得不错,则临湖的一面,

亦必蔽障起来无疑。”

  徐少龙接着问道:

  “段前辈此一猜测,在下实是看不出其中有什么关联?何以这些布幔代表五旗帮之时,

临湖的那一面就必定完全蔽障起来呢?”

  众人皆不言语,目光都集中在段玉峰脸上,可见得大家都等他的解释。

  段玉峰道:

  “咱们今日所赴之约,出面的除了五旗帮,尚有幽冥洞府。故此五色布幔如是代表五旗

帮,则深藏固闭便代表幽冥洞府了。由此可知临湖的一面,不会敞开。”

  徐少龙击节赞道:“段前辈猜得好极,也亏你想得出这等道理。”

  八角亭内传出一阵话声,道:

  “这等道理显而易见,何足为奇?你们若想敝方自动撤去布慢,还须再露一手更高明的

不可。”

  韩天霸浓眉一挑,凛凛道:“你们不撤布慢,难道就阻得住我们不成?”

  亭内之人应道:

  “敝方若非自愿撤慢,诸位纵是呈强撕毁了这些蔽障之物,也不见得很有本事。”

  林秋波道:

  “这话也不无道理,我等须得使点手段,叫他们自行撤去蔽障不可。”

  众人都沉吟忖思,片刻工夫,有人开腔说话,打破了寂静。大家一瞧,原来是武当冰翁

江苍松。

  他以冷峻的声音说道:

  “在八角亭之内,人数多少虽然不易查明,可是山人却胆敢断定,五旗帮帮主大乙神指

钟抚仙,必定亲自出马,就在此亭之内。”

  众人方自奇怪他何以敢作此猜测之时、亭内那人已道:

  “江冰翁乃是武当当代名家,才智过人原是不足为奇。只不知江冰翁这一猜,根据什么

道理?”

  此人口才在平凡中透出无限凌厉,因为他先给对方戴上了高帽,才追问道理。这么一

来,如果冰翁江苍松只知胡乱臆测,说不出一个强有力的理由时,他便等如重重的栽了一

跤。

  江苍松神色冷淡,道:

  “山人当然有据而云,第一点是由于引路之入,追问大尊者下落,并曾但承今日的场

面,大尊者值得亲临参与。”

  亭内之人听到此处,不但没有折服之意,还发出一声冷嗤。

  江苍松神色不变,又道:

  “第二点是最初吩咐引路之人退开一边的人,口音尚属稚嫩,一听而知只是个十六七岁

的少年。试想今日的场面,岂容黄口小儿参加?由此可知,这个少年必是随侍帮主钟抚仙的

人无疑。”

  这一番理论,玄奇精奥之至,亭内之人轻轻啊了一声,道:

  “猜得好,猜得好……”

  接着布幔向两边分开,顿时呈露亭内全景,但见亭内挤着不少人,当中有一张太师椅,

坐着一个中年秀士,背后有两名白衣少年侍立。

  清凉上人等一瞧对方不但人多,而且个个都是当代高手,不由暗暗惕凛,感到今日之

约,情况之严重,大是出乎意料之外。

  原来当中椅上之人,正是五旗帮帮主钟抚仙,此外,为众人所认得的,计有符天遥、龙

君谢沉、于木塘、李听音、席亦高。铁板真人等。只有一个毒剑袁琦,大家都未见过。

  但袁琦却不曾逃过众人的注意,清凉上人道:

  “想不到五旗帮的精英,全都聚集此地。只不知这一位施主,是五旗帮中之人?抑是幽

冥洞府符施主的同行高手?”

  钟抚仙微微一笑,道:

  “上人所询问的这一位,姓袁名琦,外号毒剑,乃是敝帮得力人手之一。”

  众人对袁琦的注意力登时松懈了不少,只有清凉上人仍然注视着他,不过却没有再说什

么。

  钟抚仙又道:

  “诸位都是当代武林中的名家大匠,今日惠然而来,教区区感到十分荣幸。”

  清凉上人道:

  “钟帮主好说了,贫僧等浪得虚名,一旦见上真章,定将贻笑识者。”

  他的目光转到袁琦脸上,又道:

  “袁施主虽是武林中的名家,但据贫憎所知,你向来行踪靡定,罕得露面,同时你的门

户来历,亦无人得知。想不到袁施主居然投人五旗帮中,但由此亦可得知钟帮主对你必有借

重之处。”

  毒剑袁琦没有作声,只淡淡一笑。

  清凉上人又道:

  “贫僧说了这一番话,袁施主居然尚不作声,可见得刚才发言划道,叫敝方设法使你们

自动撤去布幔之人,必是袁施主无疑,你不想敝方之人马上认出你的口音,是也不是?”

  毒剑袁琦这才道:

  “诸位真是一个比一个高明,无怪俱能出入头地,在武林中多少年来威名不坠,不才佩

服之至。”

  清凉上人隐然是这一方的领袖,故此露的这一手,为的是使对方不敢小觑。

  他的目光再转到铁板真人面上,神色变得甚是冷峻,道:

  “路兄竟然也是五旗帮中要角之一,实是使贫憎大感意外之事。”

  铁板道人淡淡一晒,道:

  “上人此言差矣!兄弟虽然勉强算得上一个人物,可是以钟帮主万世之才,凌绝今古,

手下能人屈指难数。兄弟投身其间,也不过是良禽择木而栖之意。上人何须感到意外?”

  众人一听他们如此对答,都恍然明白这两位高手,昔年必有一段交往情谊。因此清凉上

人忽见这铁板真人竟是在对头那一边,忍不住说出这番话来。

  计算起来,双方人数差不多,如是发动全面格斗,胜败之数,殊难逆料。不过清凉上人

这一方,却显然是处于不利的地位,因为一来钟抚仙方面的人手,个个都不是一般的高手可

比。二来他们有没有伏兵,无法预测。

  清凉上人当然也顾虑到这一点,根据此地的形势,左右两边是平旷草地,对面是湖面,

都不会有人埋伏。若是藏有伏兵,则这些人手必是匿伏于后面数丈远的茂密野草树丛之内。

  他略一盘算,舍下铁板道人,转目凝视钟抚仙,道:

  “钟帮主今日邀约我等前来,并且还亲自出马,可见得已立定决心对付贫憎等人了。”

  钟抚仙微微一笑,道:

  “那也不一定,假如上人等默察天下大事,看出了盛衰消长之机,愿意返回名山修道,

则敝帮上下自当竭诚供奉,岂敢得罪诸位?”

  他话声略停,面色一冷,接着又道:

  “钟某人这番说话,想来也是白说的了,假如上人等自恃有五老会议作后盾,未肯相

让,则咱们之间也没有什么话好说,强存弱亡,今日便见分晓。”

  清凉上人颔首道:

  “钟帮主说得甚是,关于善恶是非等话,已用不着多说了。咱们今日既然在此相会,诚

如帮主所言,强存弱亡,已经是当然的结局了。”

  他停歇一下,又道:

  “咱们本可爽爽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九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霸海屠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