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海屠龙》

第三十章

作者:司马翎

徐少龙冷笑接道:

“袁先生怎知我不是你们敌对之人?你们组织秘密集团,贩卖人口,通敌卖国,早就为在下所不齿。”要知他们虽是强梁之辈,自然无法纪惯了。可是贩良为娼,十分卑鄙龌龊。私通外寇之举,更属无耻。所以这些年少气盛之人,都沉不住气而现于形色。

席亦高厉声道:“徐少龙,你这般说话,敢是造反?”

徐少龙躬身道:

“席司主的重责,属下不敢当得。难道咱们敢做之事,竟不敢说出来不成?”

袁琦冷冷道:

“徐少龙,你今天胡说八道,我瞧你八成是害了失心疯啦!”

徐少龙不服气地抬起头,大声道:

“这等事情虽属至高机密,但敌人既已得知,咱们何须掩饰?属下窃以为袁先生与其责怪属下无状,倒不如向清凉上人询问一下,瞧瞧他们如何得知咱们的机密为是。袁先生意下如何?”

他把话题一变,转移对象,果然把袁先生的怒气化卸了大半。特别是查问对方如何得知秘密之举,的确至关紧要,甚至是成败的关键所在。

忽听林秋波说道:

“徐少龙,你曾经文书明理,又正当年富力强之时,大丈夫何患没有出头之途,如何与这等卑鄙的卖国贼混在一起?”

徐少龙道:“只不知你们怎生得知我等的机密?”

林秋波道:

“统辖天下佛道两门的五老会议,得悉此事,故此拨定了一个屠龙计划,派出一位天下无双之士,称为大尊者,主持这个计划。所以我等得悉他们的秘密勾当,何奇之有。”

徐少龙哦了一声,席亦高突然接口道:

“我们也晓得五老会议派出大尊者,对付本帮,只不知道这位大尊者是谁?现下在不在此地?”

林秋波神色庄严,高声道:

“不是对付五旗帮,只要铲除诛灭你们这些卖国的败类。五旗帮中现下尚有无数忠直义气之士,从前更是天下共钦的最大帮派。只要你们这些害群之马诛除了,五旗帮即可恢复清白。”

她说到这里,眼角已见在前排的神机营的年轻人,大多数翟然动容。

席亦高道:“这等闲话不必多说,大尊者在不在此地?”

林秋波道:“当然在啦!”

她此言一出,不但钟抚仙、袁琦等人失色动容,连清凉上人等人也莫不转眼顾视,找寻可能是大尊者的人。

席亦高厉声道:

“他既是在此,那就最好不过了,你认不认得他,敢不敢把他指出来?”

林秋波没有立刻回答,可是气氛不但没有松弛,反而更为紧急,没有一只眼睛不是注视着林秋波的。

这位秀丽淡雅的南海门高手,微微一笑,清澈的眼波环视众人一眼,才说道:

“我不但认得大尊者,而且可以当场指出他来。这一位曾经使你们这些万恶好贼寝食不安的大尊者,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徐少龙徐大侠便是。”

她的话声停歇之后,好一阵子全场都静寂无声。

徐少龙站在场中,最是突出,恰好成为双方注视的焦点。他站得气定神凝,宛如渊淳岳峙汽度之庄严雄浑,使人感到他真不愧是五老会议选出来的“大尊者”。

他的身份发生如此极端的变化,委实教人泛起了喘不过气来之感。这种夺人的先声,于清凉上人这一方是勇气倍增,于五旗帮这一边却是大为胆寒气夺。一消一长之间,出入至大。

席亦高厉声道:“徐少龙,你当真是大尊者?”

徐少龙仰天长笑,笑声洪洪烈烈,只震得众人耳鼓嗡嗡生疼。全场之人,见他内力如此深厚强劲,无不大为震动。

他笑声一收,才朗声说道:

“本人正是大尊者,奉五老会议指令,诛除所有贩良为娼通敌卖国的好贼。”

他声如洪钟,神态威凛,钟抚仙、袁琦这边的人,竟没有一个敢开声驳骂。

徐少龙又长笑一声,道:

“五旗帮领导非人,百年令誉,竟被钟抚仙等毁于一旦,凡属此帮之人,如若不愿附从,须得及早表示。”

直到这时,袁琦才冷笑一声,道:

“徐少龙,你不妨瞧瞧,本帮有哪一个人听你的话。”

徐少龙大喝道:“五旗帮白尚奇前辈何在?”

十余丈外有人宏声相应,随即六七道人影,纷纷从丛树茂草中现身,走了出来。

这一批人以白尚奇为首,俱是五旗帮的替宿前辈,聚立在另一边,与这边的敌对双方,恰成三角之势。

白尚奇道:“徐大侠有何见教?”

徐少龙道:

“白前辈好说了,今日要收拾贵帮残局,还须仰仗威名令德。所有不愿附逆的忠义之士,请到白前辈那边去。”

居安之首先应道:“我去!”

他大步走去,走了数丈,还回头向钟抚仙这边呸地吐一口唾沫,以示鄙视。

有人带头,便有人响应效尤,霎时神机营所有年轻高手,全都往白尚奇那边奔去。

钟抚仙、袁琦脸色仍然未变,要知虽然这些变故打击不轻,但以他们目下的人手,仍然强绝一时。

谁知在他们的阵营中,一道人影刷地纵出。众人瞧时,竟是身居总务司要职,掌管着全帮内外情报大权的席亦高。

他环顾全场一眼,高声道:

“席某人自悔从前所作所为均属错误,愿向白副帮主领罪,接受应得惩罚。”

众人耸然动容,群情騒然。原来以席亦高的身份地位,只要白尚奇这一方,已经十分惊人,何况他还甘心受惩,这种谦卑之言,实在教人不敢相信真是出诸席亦高之口。

徐少龙作个“请”的手势,道:

“席前辈勇于认错,即此已非大智大勇之士无法做到。徐少龙既敬且佩,请!”

席亦高向他拱拱手,便走过白尚奇那一边。

白尚奇咳了一声,弓!起众人注意,这才说道:

“徐大侠,我白尚奇可不是怕事,也不是借词推卸责任。只是在今日的情势之下,我这里的人手,都不便参加这一场争杀,还望徐大侠见谅。”

徐少龙哈哈一笑,道:

“白前辈的决定,极为合理。在屠龙计划屯并没有把白前辈以及各位忠义之士列入,诸位不必动手,也不必介意!”

他的目光转到钟抚仙脸上,又凛然道:

“钟帮主,你是罪魁锅首,如若愿意担当,便请出来,与徐某决一死战!”

钟抚仙冷冷道:

“等本座要出手时,自然会下场。袁二弟,你可全权调度应付此人。”

袁琦道:

“徐少龙,你虽是手段过人,居然混人本帮探悉了不少机密,但今日之战,显然出乎你意料之外。各家派的掌门人,俱不克参加。这一点你纵不承认却仍是铁一般的事实。”

他扫瞥清凉上人等众人一眼,又道:

“不才倒是有一个速战速决之法,只不知你要不要听听?”

徐少龙道:“徐某甚愿听听高见。”

毒剑袁琦道:

“所谓速战速决,不外是敌对双方的领袖人物,决一死战,一旦分出胜负,大局便定。”

徐少龙道:“袁先生说得不错,钟帮主敢是愿意出手决战?”

袁琦道:

“钟帮主和不才,均可以代表我方,你如能代表贵方,可从我们两人当中,随便挑选一个,决一死战。”

直到现在,他才透露口气,敢情他不仅是钟抚仙的智囊,而且还是与钟抚仙分庭抗礼的身份。甚至证以前此钟抚仙事事叫他掌主意之举,这毒剑袁琦可能是真正的首领,连钟抚仙也得听他的。

徐少龙道:

“如此甚好,若是咱们决战一场,分出胜负,能够解决一切问题的话,徐某极是乐意遵命。”

他的目光锐利如鹰隼,在钟抚仙和袁琦两人脸上,转来转去,似是考虑要向哪一个挑战!

一时之间气氛变得十分紧张沉重,大家都在猜想徐少龙到底会选出哪一个做对手?

但不管他挑选哪一个,今日之战,也定必激烈艰险万分,将在武林史页上,写下惊人的一页。

徐少龙态度非常沉着,目光凝注在钟抚仙脸上,久久不移。

钟抚仙端坐在太师椅上,微微冷笑。他的神态也十分冷静和深沉莫测,使人猜不透他究竟心中打什么主意?更猜不透他愿不愿意被徐少龙挑选出来决斗。

徐少龙还未开口,清凉上人突然诵了一声佛号,道:

“大尊者,假如这一战没有决定性的结果,贫袖窃以为最好暂勿出战。”

毒剑袁琦冷笑道:

“除非上人不听徐少龙的指挥,不然的话,他既是代表贵方出战,若是输了,贵方自应俯首投降,不得异议。”

清凉上人道:

“敝方之人没有问题,倒是贵方没有法子叫人相信。这道理十分明显,除了正邪分别以外,还牵涉到惩罚问题,试问贵方之人,哪一个肯束手就缚,听候审判?”

袁琦不答这话,目光转到徐少龙脸上道:

“大尊者已拿好了主意没有?”

徐少龙颔首道:“徐某已经决定啦!”

袁琦道:“只不知有何决定?”

徐少龙道:“徐某打算先行决战一场,再谈别的。”

袁琦点点头,道:

“如此甚好,我等自当奉陪,只不知你选择哪一个人做对手?”

徐少龙朗声道:

“尝闻太乙神指钟抚仙钟帮主,身怀不世绝学,徐某今日首先请钟帮主指点几手。”

全场寂静无声,连蚊子飞过也听得见。只有徐少龙朗劲豪雄的声音,兀自余音缭绕,久久不散。

钟抚仙哼了一声,脸色微变。

袁琦也皱起眉头,道:

“大尊者此举,乃是射马擒王之计,高明自然是高明,但却不免有不智之讥。以不才想来,你应当先挑选本人才对。”

徐少龙道:

“本人此举若是不智,则对贵方有利无害,袁先生何须多言?”

他这一反问,果然使全场之人,都滋生了疑窦,无不认为此中必有某种道理存在。

袁琦耸耸肩,道:“好吧!不才不多说啦!”

他退回去,低声与钟抚仙说话。

徐少龙也回到己方阵中,林秋波关心地问道:

“你不是说过钟抚仙练就了先天真气的奇功么?如何还首先挑选他决斗?”

清凉上人也问道:“大尊者何故不先斗一斗袁琦?”

徐少龙道:

“诸位有这个疑问,实是合理之至。钟抚仙论地位身份声望等,都高于袁琦。论武功,钟抚仙分明已练就了先天真气之类的奇功,放眼天下,能有几人堪为敌手?故此在下自应选择袁琦才对。”

推出手韩天霸接口道:

“是啊!但大尊者的选择,却与这些有凭有据的道理相反,却是什么缘故?”

徐少龙应道:

“诸位当也瞧出一件事,那就是毒剑袁琦出题目之时,他也深信我会选到他作为决战对手的,对不对?”

众人无不点头,同意此言。

徐少龙又道:

“由此可见得袁琦已经有了预谋,这个预谋甚至可能是他早在建立秘密组织的开始时,已经考虑过而设下的计策。用意何在,目前尚不能臆测,反正他预定一旦有事发生,改由他代替钟抚仙先行出手。”

段玉峰道:

“这样对他本身有何好处?照说他应当为自己打算才对呀!”

徐少龙道:

“他何以为此,目前不要多费心思,总之不妨相信他此举必有好处。以我当时的判断,他越是先要出手,而我能够不使他达到目的,定必有利于我。”

清凉上人道:

“那当然啦!可借的是咱们一时查不出他们的用心,否则的话,咱们或者还可以更有效地利用这一点。”

君山梅花观主常水心拂尘一摆,道:

“善哉!善哉!可惜现下无人可代大尊者出马应战。不然的话,大尊者一面观战,一面推算,定可找出此中微妙消息

众人都纷纷颔首同意此言。清凉上人道:

“论身份像常道兄韩大侠,都是宗派之主,论声望都不弱于钟抚仙。可是在这等两军对垒之际,钟抚仙终究是一方之主。所以咱们亦须有一个地位高于大尊者之人,或是身份超然的人出头,方可替下大尊者。”

徐少龙摇头道:

“这个险宁可我去试试,钟抚仙的秘艺奇功不知厉害到什么地步。若是换了别人出战,更划不来。”

他目光转到假罗汉段玉峰这位少林名家脸上,微微一笑,道:

“段前辈不妨用贵门的传声心法,向贵派掌门人晓月方丈大师禀告,请他老人家亲临指挥。”

他直到此时才道出这个大秘密,自然是决意先打头阵,不让少林方丈晓月大师涉险之意。但不管怎样,这个消息使得所有的人,无不惊喜交集,登时起了一阵騒动。

钟抚仙已站起身向场中走去,袁琦突然道:“帮主请稍留步。”

钟抚仙回头停步,旋即退回,问道:“什么事?”

毒剑袁琦满面惊疑之色,道:“对方不知何故,起了一阵騒动。”

钟抚仙道:

“咱们除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十章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