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海屠龙》

第四章

作者:司马翎

  徐少龙大感讶异,哦了一声,细细打量那个大胖子。

  此人的举止衣饰,在在显出俗不可耐的铜臭气。

  只听马蒙又道:“徐大爷可知道是饿什么缘故?

  徐少龙笑道:“你不说我如何知道?”

  马蒙道:“这家伙姓郑,名洪福,拥有一问规模很大的造船厂。

  不但本寨的船舶都是由他承包建造,还有许多外头的生意,都被他抢到手,现在真是连

他自己也不知有多少家财?”

  徐少龙一怔道:“他的生意做到外面去了?”

  马蒙道:“正是如此,所以很多人讲闲话,他拼命利用本帮的势力,购运木材,比外人

便宜一半,还有抢生意晚也常常利用本帮力量,总能抢到手中。听说他厂里的生意,简直做

不完……”

  徐少龙道:“造船厂雇用的人,是不是本帮帮众?”

  马蒙道:“当然是啦!他也不必纳税完粮,如何不赚死啦?”

  徐少龙道:“这样说来,此人对本帮还是有贡献的,他在外面接到生意,可以养活本帮

不少的人,又挣钱在本寨中花用,总是百利而无一害,咱们不能不帮助他。”

  马蒙道:“照您这样说来,凡是向外做生意的,都算是有功劳了?”

  徐少龙道:“这不一定,如果是向外购买本寨没有之物,运回此地,赚本寨之钱,再出

去买货。这种生意,对本帮就没有好处了,不过由于本帮既没有出产这等东西。而大家又须

要用的话,那就没有法子了。”

  马蒙道:“听起来当真有理,不过这郑洪福为人卑鄙可恶,把我害得今日这般光景,不

管他对本帮有没有贡献,我都照样恨他。”

  徐少龙讶道:“你是被他害的?”

  马蒙道:“唉!大爷你不知道,他有三个女儿,都长得很漂亮,但都是水性杨花卖弄风

情的贱货。五年前,我还算有点家富,老郑的船厂那时候被大火烧毁,欠了一身债,还没有

把船厂重建起来。那时候,他就是利用我做跳板,渡过难关。但却把我的家当弄光了。现在

他赚进千万两银子,却理都不理我……”

  徐少龙道:“本帮对男女之防,最是厉害,你如何敢勾搭他的女儿?”

  马蒙苦笑道:“我反正未娶,何况又是她勾搭我的,现下全寨最有名的就是他的小女儿

了,名叫艳芳,总之,他家的女人都是大胆货色,见了喜欢的男人,就上去勾搭。把人弄得

神魂颠倒,而她玩厌了,一脚踢开,再也不看一眼……”

  徐少龙笑道:“这样说来,我也得小心提防,别教她们给玩弄了。”

  他们说话时,邹良已带着郑洪福走开。

  旁门突然有人轻叩,马蒙喜道:“来啦!来啦………”

  匆匆起身过去,把门打开。一阵香风冲入房内,但见两个长身玉立,绩年玉貌的美女,

袅娜而入。

  徐少龙但觉眼前一亮,敢情这两个美女,不但眉目如画,美丽之极。同时又都是穿着短

得不能再短的裙子,露出一双浑圆修长的玉腿。此外,上身只穿一件又紧又薄的背心,粉颈

玉臂,尽行躶露。

  当她们走近时,提手抬臂间,还可以从开到肩头的袖口,窥见一部分的胸前双峰。

  这等装束,连徐少龙这曾经走过不少地方,更听过无数奇闻艳语之人,也为之目瞪口

呆,不能不承认是平生仅见之事。

  她们一个绣着“七号”,一个绣着“八号”,看起来都是热情如火的类型,也是寻芳客

最欢迎的类型。

  徐少龙不正常的身份,同时又是如此年少英俊。也是这些放荡不羁的女孩子们心目中的

对象。

  因此,她们争着偎挨在他身上,调笑问饮了数杯美酒,更是放浪形骸,都坐在徐少龙的

脚上了。

  徐少龙觉得不好意思,因为她们可都把马蒙冷落了,当下把七号推到马蒙怀中,并且说

道:“你们若是不把小马服侍好,我也不便在这儿久耽了,对不对?”

  七号作出幽怨之态,向他膘了一眼,但禁不住马蒙一阵穷摸,登时笑得花枝乱颤,媚荡

之极。

  八号独占个郎,显得十分开心,像蛇一般缠绕着徐少龙。后来还提议马蒙到套房那边,

下注在另一张赌桌。

  于是,这个秘密的房间内,只剩下了她和徐少龙两人。

  妙就妙在这个秘密的门户,都是自动上锁的,在隔壁的马蒙如果想进来,也须得叫门。

  换言之,徐少龙可以在这个房中,与八号帮天胡地一番,照常情而论,不管是赌场也

好,八号本人也好,事后决计不敢惹任何麻烦。

  过了许久,马蒙敲门道:“徐大爷……徐大爷……”

  房门打开,马蒙拥着七号进去。但见徐少龙仍然坐在原处。而八号开门之后,也回到他

脚上。

  七号过去把八号揪开,占了她的位置。八号顿时杏眼圆睁的瞪着她。这两个美女的媚荡

之态完全消失,而是悍泼地互相怒视。

  马蒙吃一惊,道:“你们别闹事,否则都不得了……”

  他的话声忽然停住,原来他发现徐少龙根本不曾在听或看,而是不声不响的从帐慢上的

秘密洞穴望着外面,他连忙也凑在另一个窥望洞孔,向外面望去。

  但见这张赌桌比方才热闹了一倍还不止,正对着他们这一边,座位上有一个女子,正在

下注。

  她穿着非常合身的衣服,暴露出饱满玲珑的曲线,散发出动人的青春活力。这是一瞥之

间,就足以便任何男人感到怦然心跳的进力。

  此外,她面貌轮廓,眉目皮肤,都是那么美丽,在一大堆男人当中,更衬托出她的娇艳

可爱。

  马蒙倒抽一口冷气,推了徐少龙一下,道:“她就是郑艳芳了。”

  徐少龙哦了一声,道:“真不错,无怪可以放荡玩世,敢情真有颠倒众生的魔力。”

  他马上又向七号和八号说道:“你们千万别不高兴,她是她,你们是你们,各有迷人之

处……”

  邹良这时候进来,向徐少龙再三道歉后,方召二女出去,与别的客人周旋。

  等到房内只剩下徐少龙和马蒙之时,马蒙才问徐少龙龙道:“徐大爷,刚才你为何不动

那妞?”

  徐少龙笑一笑道:“你怎么知道我没有动?”

  马蒙道:“说别的小可不行。但讲到玩女人,我可算是行家了,刚才我们回房时,一望

那八号,就晓得她还是干干净净。因为她眼中仍然有饥渴之色,头发也一点不乱……”

  徐少龙道:“你的观察真是到家极了,但你要知道,我不能惹麻烦,因为我等如是执法

之人,如何能先倒了规矩?再说此地尚有妓院,我为何要舍易而就难呢?对不对?”

  马蒙摇头道:“乍听很对,但其实没道理,因为她们不会有任何麻烦,反倒是外面那一

个,你万万招惹不得,但我认为您一定不会放过她。”

  徐少龙讶道:“谁?郑艳芳么?唉!我还未认识她,如何会招惹她呢?”

  马蒙道:“这是小可的经验告诉我的,您如果碰她,那就麻烦大了,事后可别怨小的没

有提醒您才好。”

  徐少龙笑道:“这女色一道,我很有把握,你即管放心,现在咱们走吧!”

  马蒙道:“好,快点离开这几,总是上算,我猜老郑那王八蛋一定是想向你打主意,才

赶快召她女儿来此。”

  他们开门出去,徐少龙一直微微含笑,大有认为马蒙很无稽之意。说老实话,他现在对

马蒙这个人,觉得相当迷惑。

  因为从种种迹象之中,这厮分明是很有才智之辈,决计不该沦落到这等地步。因此他很

怀疑马蒙是奉命行事,向他打什么主意的。

  但他打什么主意呢?如果说上头有意思毁了他,何须用如此曲折的手段?这是不可解的

理由之一。

  而现在看看马蒙再三叮嘱自己不要落在郑艳芳的菲色圈套中,又不似是向自己打主意

了。

  他们步出大厅,徐少龙一眼望去,早先那个座位上,已看不见郑艳芳了。

  徐少龙突然心中一动,忖道:“奇怪,莫非马蒙的话真讲对了?我何以很留意她的踪

迹?”

  突然间人丛中两道明亮的目光,使他警觉的望去。

  原来那是郑艳芳的目光,她已转到另一张赌桌下注。

  她只扫瞥了徐少龙一眼,就回到赌桌上,似乎对徐少龙的劲装和英姿,都不曾放在心

上。

  徐少龙暗中皱皱眉头,心想:“我也要让你晓得我并不把你放在眼中才行。”

  当下向那张赌桌行去,马蒙拉他一下,他假装不知。

  他一过去,赌客们就让出一个地方给他。这时,他的位置正好是和郑艳芳打对面,彼此

间可以看得很清楚。

  当他在研究这一桌的赌法时,他感到她那对特别明亮的目光,正向自己打量。但他装得

很冷淡,似是全然不知一般。

  其实这张赌桌是最简单的赌法,南北各省之人,无不懂得,那只是牌九而已,不过桌上

所开列的规矩当中,有一条是注明任何人皆可推庄,只要拿得出最低限度的庄本就行。

  这刻还是赌场的摊官做庄,七八个客人,正在下注。

  徐少龙按兵不动,最后但见一只纤美无比的玉手,推出几枚筹码,押在天门上。

  牌一摊开,天门果然赢了。

  所有的赌客,纷纷掏钱,一望而知都是准备吃庄。因“为郑艳芳这一注,已把庄家的手

风压住了。

  果然一连三副,庄家都赔。每一次摊官都询问有没有人愿意推庄,但人人眼见摊官手风

不顺,谁肯犯众怒把庄接过来?

  这三副庄只把那摊官输得双眼发直,虽然每一庄赌场都抽水,数目不少,但到底差得太

远。

  赢得最多的,要数那貌美如花的郑艳芳了,她每一注都押得最重,大有痛痛快快宰他一

场之意。

  摊官照例向众人询问道:“哪一位客人愿意推庄?”

  众人都不声响,郑艳芳吃吃一笑,算是代表众人答复摊官工要洗牌,突然一只手伸过

去,把牌拨走,众人一怔,抬头瞧时,敢情是一直没有下注的徐少龙。

  他毫无表情地扫视众人一眼,淡淡道:“庄家手气不顺,兄弟一向喜欢找难题做。诸位

尽管下注,不用客气相让。”

  说时,取出一张银票,交给马蒙兑筹码。

  若是别人伸手,准会挨众人的骂。但徐少龙的身份非同小可,谁也不敢哼气。郑艳芳只

微微而笑,明亮的目光,在他面上溜来溜去。

  可是徐少龙不理她,连看都不看她一眼。

  牌洗好以后,马蒙兑了筹码回来,往桌上一搁。

  摊官喝道:“一共纹银五百两……”

  声音方歇,郑艳芳娇滴滴的接着道:“我看啦!”

  她一口就吃下来,等如要与徐少龙赌个输赢。

  别的赌客,只好袖手旁观了。

  徐少龙淡淡道:“好极了!”

  当下掷骰子发牌。

  马蒙伸长脖子,瞪眼瞧看。徐少龙把一张牌叠在另一张上,拿起来一看,顿时感到马蒙

停止了呼吸。

  这一张牌是“长三”六点,在这种“一翻两瞪眼”的小牌九中,拿六点和四点是最可怕

的牌。

  因为一来极容易配成“闭十”,即使不然,能配出大点子的牌张也很少。因此之故,马

蒙才会紧张得停止了呼吸。

  要知五百两纹银实在不是小数目,尤其是在目下的场合中,银钱还是小事,输了的话,

对手只是个十八九岁如花似玉的大姑娘,这面子似乎大不好看了。

  徐少龙把牌放下,不用眼看,而是用手去摸。这么一来,马蒙就不晓得另一张牌是什么

了。

  众人都非常感到兴趣地瞧着,等候他们翻牌。

  但见郑艳芳玉手一抬,“啪”一声,两只骨牌都翻了出来。

  她微笑道:“天八。”

  声音中充满了自信,似乎这一牌已经赢定了。

  她的两张牌是一只“天”和一只“铜锤六”。

  马蒙倒抽一口冷气,心想:“这回输定啦!”

  要知在整副牌中,目下徐少龙只有两张牌配上那张“长三”,方能取胜,一是“至尊”

中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四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霸海屠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