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海屠龙》

第五章

作者:司马翎

  徐少龙全身的功力都聚集起来,任何的一瞬间,皆可以出手击敌。

  那人在床边停下,他身形带来的一股微风,也拂过他的面门,徐少龙嗅到一阵香气,不

禁一怔。

  这阵香气他熟悉得很,并非是春琳所用的那一种。

  同时之间,他耳中又听到一阵衣裳的窑窄声。

  他大惊忖道:“什么?她在脱衣服?”

  到他确定自己推测不错之时,被子已经掀开,一个光滑温暖的身体,已钻入被窝中,把

他搂住。

  他也赤躶着上半身,因此之故,对于异性滑腻香软的肌肤的摩擦厮贴,感觉特别灵敏,

也更易迷醉。

  他不知道应该怎样表现,才合乎对方的葯物力量。

  但他急于想看看怀中的女人是谁?是不是他预料中的那一个?因此,他鼻子中嗯晤连

声,突然问一翻身,半抱半压的把她搂实。

  当他头部转动之时,眼睛已趁机微微睁开了一线。

  目光一扫,但见这个女人,正是那艳丽绝世的郑艳徐少龙虽然不是好色之陡,然而当此

之时,也不由得猛然间激起了情慾之火。因为这个女孩子,实在大美了。

  她虽是青春年少,方在妙龄。但无论在哪一点,都是惹火尤物,当得上烟视媚行,颠倒

众生的赞语。

  她嘘气如兰,在这个英俊而健壮之极的男人怀中扭动,在她来说,这也是至为刺激的沉

醉感觉。

  两个人的嘴chún凑上了,紧紧地贴合在一起。

  之后,徐少龙睁开眼睛,头部仰退一点,以便看她。

  两个人的目光碰上,但见她面上泛起迷醉的表情,眼中则是不尽的迷悯。以及一种炙热

的火焰。

  徐少龙道:“啊!是你?”

  郑艳芳点点头,轻轻的吐出黄营似的声音,道:“是我,你不喜欢?”

  徐少龙低头吻了那两片朱chún一下,道:“喜欢。”

  他一点也没有装假,说出心中真意,是以能使对方相她欢喜地道:“那我就放心了。”

  她在底下移动一下身子,高耸的双峰,擦过徐少龙健壮坚厚的胸膛,双方都宛如触电般

震动一下。

  徐少龙咬牙忍住体内的冲动,道:“你打算献身给我,是不是?”

  郑艳芳柔顺似羔羊,道:“是的,我愿意这样,决不后悔。”

  徐少龙道:“为什么?”

  郑艳芳讶惑地望住他,因为他声音中,已透出少许冷酷的意味。错非她如此敏感,定难

察觉得出来。

  她最害怕,同时也最感到迷醉的,正是他的冷酷无情。没有一个男人,以她曾经见过的

而论,能这样对待她。

  她哀求地道:“徐郎,不要问我,爱我吧!”

  徐少龙眼中冷酷的神色突然消失,热烈地吻她。

  过了一会,他又抬起头,似乎恢复了冷酷无情。

  他道:“我要想一想。”

  郑艳芳又移动身体,对方感到肉体摩擦的刺激。

  徐少龙用力的摇摇头,道:“不行,我一定要想。”

  他深深吸一口气,接着又道:“你并非真心爱我而献出身体,只不过想陷害我,想使我

受制于你,这可不行。”

  郑艳芳的美眸中,悄悄地涌出清泪,沿着白玉似的面颊流到枕上。她长长叹息一声,好

像很痛苦。

  徐少龙心肠为之一软,但觉自己如此对付一个美丽的少女,实在太残酷了,他或者可以

采用其他的手段啊!

  若是要换个法子,便当得很。而且以他未娶的身份。

  就算与这个美貌少女发生关系,也不妨事。

  但他的理智告诉他,这里面问题很大。因为表面上看来,截至目前为止,似乎是郑洪福

在对付他而已。但他隐隐感到不对,幕后必定另有更厉害的人布置设计,方会如此高明。

  那么这个幕后之人是谁?他设计使自己掉入女色陷阱之中,有何用意?若是要取他性

命,那么当他昏迷之际,何不下手?若说要利用郑艳芳来使自己贴服听命,那也是全无把握

之事。

  因为他纵然娶了郑艳芳为妻,但也有可能反过来控制她,使她听命于自己。幕后此人的

心计,岂不落空?

  由此可见,这个桃色陷饼,实是深不可测。必定另有一个阴险无比的目的,但这个目的

是什么呢?

  无论如何,这刻他不能投降。虽然他内心之中,对这个美貌少女十分迷恋倾倒,当真有

不惜娶她为妻的决心。

  何况他出道至今,又不是没有碰过女子,可是他不能如此地陷入一个莫名其妙的阴谋之

中。

  他清晰有力地答道:“假如你喜欢我,或者说,你真的爱我,愿意委身给我,那么你就

不该到这儿来,对不对?”

  郑艳芳的珠泪仍然往下掉,道:“我不懂你的意思。”

  徐少龙很想爽爽快快的询问她,有关这整个事件的内情,例如什么人设的计?用意何在

等等?

  但他也忍住了,故意扯到别的地方,道:“你的艳名极著,因此我在想,你以前有过多

少密友呢?”

  郑艳芳摇摇头,道:“你不是嫌我以前放荡,而是不想要我。”

  她如此敏锐的观察力,真教徐少龙大吃一惊。

  他昧住良心,否认道:“没有的事,我只是考虑到基本上的问题而已。说!你有过多少

男人?”

  郑艳芳默然凝视他,过了一阵,才道:“你自己可以发现,何须问我?”

  她伸手捏摸徐少龙身上的肌肉,又道:“好强壮啊!”

  徐少龙也抚摸她光滑丰柔的背肌,只抚了几下,顿时又激起了情慾之火。

  这在郑艳芳而言,马上就可以觉察出来。

  因此,她突然大胆地伸展双臂,紧紧抱住他的脖子,热烈地吻他。

  不知如何,她已经变成体无寸缕。徐少龙把心一横,忖道:“如此尤物,谁能无动干

衷?好吧!目下且不管后果如何,先占有了她再说。”

  此念一生,慾焰顿时如崩溃了堤防的洪水一般,淹没了一切。

  事后,他静静的仰躺床上,郑艳芳则蜷伏在他身边。

  过了一阵,她轻轻道:“徐郎,你还不能动么?”

  徐少龙晒了一声,道:“我困得很。”

  当*火已经消退,他比平时更为冷静灵警。

  郑艳芳犹豫了一下,才道:“我有一小包葯粉,据说可以使你恢复如常。”

  徐少龙道:“什么葯粉?晤!我先睡一觉再说。”

  她连忙摇撼他,道:“不要睡……不要睡。”

  徐少龙道:“为什么?”

  郑艳芳道:“因为等你睡醒了,你又会向我动手了。”

  徐少龙道:“你怕我?”

  郑艳芳道:“不,我愿意极了,但他说要经过三度欢好之后,才可以给你服葯。”

  徐少龙身子动都不动,道:“三次么?那太妙了,古人说: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看来我快要变成风流鬼啦!”

  他以讽刺的口吻说了这几句话,忽然感到郑艳芳似是在抽噎。他非常想要安慰她,但他

晓得不可如此。

  郑艳芳道:“你大不公平了,我怎会想你发生不幸?”

  徐少龙道:“那么你说,他是谁?”

  郑艳芳道:“是玉罗刹玉香主。”

  徐少龙身躯为之一震,脑中泛起那张清丽绝俗,微带冰霜意味的面庞。

  这件事里面,居然把她牵涉在内,马上把问题变得更为复杂无比。他禁不住长叹一声,

说道:“是她么?”

  郑艳芳道:“我不会骗你。”

  徐少龙道:“你几时见到她?”

  郑艳芳道:“这两天没见到,她命她手下一个老家伙转告我的,那是个又坏又阴险的老

虔婆,大家叫余麽麽。”

  徐少龙道:“我只见过玉罗刹一面,她何故整我?”

  郑艳芳道:“我不知道,但我当时却怕你入骨,唉!也许我其实是爱你入骨,自己以为

是恨而已。”

  她停歇一下,又道:“因此,我便遵照她的话做了。”

  徐少龙道:“谁在厕所暗算我呢?”

  郑艳芳道:“是黄老歧,他外号迷魂太岁。”

  徐少龙问道:“你父亲与此事可有关连?”

  她正要回答,外面忽然传来三下磬声,非常清脆悦耳。

  她吃一惊,侧耳而听,道:“有人来啦!”

  徐少龙道:“什么人?半夜也闯入来么?”

  郑艳芳道:“一定是你的朋友。”

  徐少龙笑一笑,道:“对了,一定是他们。”

  他若有所思的望住她,又道:“你在这儿给他们看见,我就非娶你为妻不可,对不

对?”

  郑艳芳忙道:“我没有这个意思,唉!一定是玉罗刹的主意。”

  棕少龙一听她的名字,登时心中一阵不舒服,道:“为什么一定是她呢?我娶了你,对

她有何好处?”

  郑艳芳道:“这一点我倒晓得,你可知道?她曾经有过不嫁的话?”

  徐少龙更为迷惑,道:“此事与她不嫁之誓,有何关连?”

  郑艳芳道:“她向来骄做得很,比我还要骄做得多。

  从来没有一个男人她看得上眼的,但你来了,而你与别人不同。”

  她这话已解答了他的疑问,但她仍然解释道:“人的魔力,使她失去信心,也可以说她

已爱上了你。

  因此之故,她得想法子使你有了妻室,然后她就没有指望啦!”

  徐少龙笑一笑,道:“我如果相信这番推测,未免把自己估得太高了。但你放心,我从

来不把自己估得太高的。”

  换言之,他表示不甚相信她的推测。

  郑艳芳轻轻道:“徐郎,告诉我,假如你必须娶我,可会感到痛苦?”

  徐少龙毫不迟疑,说:“不会,别说是我,任何人也不会,难道你连这一点自信都没有

么?”

  他的话声和态度,都很真诚,使她信了大半。

  她欢欣的一笑,在微弱的烛光之下,这艳丽的笑容,似乎更为动人。

  她轻轻道:“那么我要使玉罗刹伤伤脑筋,我本身曾得徐郎你的恩宠,已经非常满足

了。”

  人便是如此奇怪,尤其是在男女关系上。不论是男人或女性,当未曾与对方发生关系以

前,总会有许多假面目。但一旦过了某一界线,骄做的会变为谦卑,倔强会变为恭顺。

  郑艳芳此刻表现得这般谦顺温柔,正是真实人性,完全没有矫揉做作,也不是施展什么

手段。

  徐少龙道:“你的意思是……”

  郑艳芳道:“躲起来,再说我如果和你一同在被窝中被发现,那该多么难为情?将来如

何有面目会见你的朋友呢?”

  徐少龙道:“这话果然大有道理。”

  他恋恋不舍的触摸她,吻她,然后松开手。

  郑艳芳起身整衣之时,那象牙雕成似的美丽嗣体,以及艳绝的容颜,真足以使男人目为

之眩,心为之醉。

  徐少龙也不能自己,紧紧的盯视着她。虽然此后他尚有无数机会,可以拥抱与享受这个

可爱的肉体,但他仍然舍不得移开目光。

  她悄然拔闩而出,在门口向他摇摇手,还留下一个爱的笑容。

  过了一阵。步声素囊,向他的房间而来。

  接着门被打开了,数道强烈的灯光,照在床上。

  徐少龙诈作惊醒,睁开睡眼,皱眉道:“谁呀?”

  灯光倏灭,居安之的声音送过来,道:“啊呀!大哥,小弟找得好苦,这几天你上哪儿

去了?”

  徐少龙坐起来,被子褪下,露出健壮的上半身。

  他哈哈一笑,道:“居老二么?哈!哈!古人说,温柔不住住何乡,岂值得大惊小怪的

么?”

  许多人都哄然笑了,其中有几个人的口音,听得出是神机营的伙伴。这班人涌入来,纷

致慰问之意。

  其他的随从们都退下了,房中只剩下五六个人。

  居安之道:“好吧!咱们先回去,但大哥你别贪恋温柔了,后天就是帮主召见,亲自校

阅以及面试武功。”

  徐少龙讶道:“哦!有这等事?”

  梁一柏高声道:“此是临时变更的计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五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霸海屠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