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海屠龙》

第六章

作者:司马翎

  徐少龙道:“很有可能,因为如果你帮我的话,就可以不必使用杀死黄老歧的手段,仅

仅使他含冤受责也就够了。”

  玉罗刹大感兴趣问道:“我怎样帮你法?”

  徐少龙道:“你只要如此这般,如若成功,黄老歧无端得到飞来横祸,我的气也消了。

如若不成功,也无妨碍。”

  玉罗刹听了他的计划,不觉意动。

  她想了一下,才道:“好吧!我姑且试一试。”

  徐少龙忖道:“此举如能使黄老歧含冤不白,席亦高定必重罚于他。如此便等如削弱席

亦高的力量,你是他敌对派系之人,如何不答应?”

  他侧眼看时,但见玉罗刹已施展“传声”之法,向后座一个手下发出命令。那人听完

了,离座自去。

  假如是玉罗刹或徐少龙离座,必定惹起别人注目。而玉罗刹这名精干手下,则没有任何

人注意。

  不久工夫,石芳华再度出场。她一亮相,全禹都寂静无声。然而她这一回演唱,却不及

刚才出色。

  直到她唱完这一节,退立一侧之时,徐少龙才接到玉罗刹的通知,告诉他那黄老歧来

了。

  但见一个面白无须的中年人,一直绕到台前第一排。

  徐少龙仔细打量这个外号“迷魂太岁”的黄老妓、只见他衣着华丽,举止大是轻桃,那

对露白的眼睛,射出阴险的光芒。

  他正要在席亦高身边的空位坐下,突然间身躯一震,右手向上扬了一扬。

  人人都看得清楚,方自讶异时,突然发觉台上的石芳华仆倒地上,顿时嘈声四起,秩序

大乱。

  台下一条人影凌空飞起,迅即落在台上石芳华的身边。众人看时,原来是英俊挺拔的徐

少龙。

  他迅快地查看石芳华,随即叫人把她送入后台,自己则跃下来,走到席亦高座前,躬身

道:“石芳华暂时昏倒,等一会自然复元。”

  席亦高点点头,徐少龙正要走开,席亦高道:“你到这边坐一会。”

  他挥手教黄老歧走开,让出座位。

  黄老歧走开后,席亦高转眼望住徐少龙,冷冷道:“你手中的东西给我。”

  徐少龙愣一下,但在这等情势之下,全无拒绝抗命余地,只好摊开手掌,递到席亦高面

前。

  只见他掌心有一根银色的针,长约两寸。

  席亦高眉头一急,道:“此针从何处捡到的?”

  徐少龙道:“在石芳华身上起出的。”

  席亦高道:“此针是什么人的,你可知道?”

  徐少龙迟疑了一下,才点点头,道:“属下晓得。”

  席亦高取过那针,道:“好,现在没事了,你回到自己的座位吧!”

  徐少龙面上露出茫然之色,奉命唯谨的起身,回到第二排的座位上。

  台上的戏继续唱做,但观众的情绪已大受影响,甚是喧嘈。如果大家不是好奇地等看石

芳华究竟能不能再出场,一定都纷纷散去了。

  徐少龙再坐了半个时辰,这才向玉罗刹道:“玉香主,在下先返营府了。”

  玉罗刹道:“如果你们明天有事,还是早点休息的好。”

  徐少龙当下和张行易打过招呼,独自离开座位,一回身,只觉郑艳芳脉脉含情的目光,

向自己射到。

  他只迅快掠瞥她一眼,没有给她任何暗示回答,迁自大步走出戏院。

  外面仍然热闹之极,灯火处处,照耀得周围都明如白昼。

  徐少龙通过人丛,不久已到了街上。

  时已深夜,街上少有行人。徐少龙一边走一边想道:“张行易舍不得玉罗刹,还要留

下。可见得她的美貌魔力,实在十分厉害。”

  他脑中正在胡思乱想,突然,一道人影从街道暗处掠出,拦住他去路。徐少龙看时,来

人敢情是黄老歧。

  徐少龙心头一震,忖道:“我早应该想到他会拦截我,唉!如果他已布置好人手,四下

皆是上佳的箭手围住我的话,今晚绝难冲得出重围。”

  但他面上仍然挂着满不在乎的微笑,黯淡的光线下,仍可看出黄老歧面色铁青,眼中露

出森冷杀机。

  黄老歧首先发言,冷冷道:“徐少龙,你真有本事,来一记栽赃之计,使本座蒙受不白

之冤。”

  徐少龙道:“别说得咬牙切齿,黄香主!请回想一下,本人到了自知中计之时,何尝不

是怒气填膺。”

  黄老歧道:“这样说来,你果真已知道内情?本座前些时候,倒是小觑你了。”

  徐少龙道:“我打算回去睡觉,如果黄香主没有别的吩咐,恕我告辞啦!”

  黄老歧道:“慢着,本座自然还有话说………”

  他停歇了一下,又道:“咱们练武之人,少睡一点有何妨碍?你何须急急返回营府?”

  徐少龙苦笑一下,道:“如是在平时,少睡点自然算不了什么,但黄香主心中有数,定

然晓得我急于休息养神之故。”

  黄老歧缓缓道:“以前的事暂时不提,眼下本座已出动了十二名神箭手,埋伏四周,你

若是不怕,即管走。”

  徐少龙转眼四望,接着道:“黄香主还有什么指教?”

  黄老歧道:“咱们须得好好的谈一下,也许可以改善咱们间的关系,此是两利之事,你

考虑一下,但此处不是谈话之地。”

  徐少龙道:“黄香主打算在何处谈论此事?”

  黄老歧道:“右面第二间屋子,看见没有?那儿没有别人,只有你和我。”

  徐少龙略一犹豫,才道:“看来在下已无选择余地了。”

  说时,当先举步走去,霎时已走近门口。

  黄老歧在后面说道:“门没有闩上,进去吧!”

  徐少龙一推门,表面是个小院落。过去就是客厅,灯火明亮。他跨了进去,黄老吱关上

屋门,发出一声长笑。

  他讶然停步回头,只见黄老歧满面得意之色。

  徐少龙的目光移到院墙上和屋顶,但见人影绰绰有不少人,都挽弓搭箭,蓄势待发。这

些人一望而知箭艺极是高明。

  他极力使自己镇定如恒,但仍然涌起一阵后悔。心想:“假如刚才听到笑声之时,并不

停步回头,猛窜入厅,这些箭手就不能威胁我了。”

  黄老歧冷冷道:“徐少龙,你没想到此地方是陷阱吧?刚才在外面之时,你如要走,本

座只有独力拦截之法而已。”

  徐少龙道:“在下已考虑过,单凭黄香主一人之力,已足以拦得住我,因此之故,在下

才遵命到此地来。”

  换言之,他反而讥讽对方小题大做。

  黄老歧道:“即使如此,我仍情愿到这儿来。”

  徐少龙趁这机会回头一望,但见厅门果然有一名箭手,张弓把守。他估量一厂距离,心

头升起一丝希望。

  目下唯一的逃生机会,唯有冲入厅内;那样四周屋顶上的箭手,无法威胁他。论距离,

也只有这条路最近。

  他只须一个起落,就可冲到厅门。其实那箭手纵然发射,但距离得近,除了第一箭之

外,再无威胁了。

  黄老歧冷冷道:“徐少龙,你说一声,你想百箭钻身而死?抑是好好的活着,继续享受

荣华快乐?”

  徐少龙道:“自然选择后者。我知道你没打算取我性命。不然的话,上次的机会岂不更

好更容易?何须等到现在?”

  黄老岐道:“你迫得我非向你下毒手不可的话,那是咎由自取,如今的局势,与前几天

又不相同,你最好记住这一点。”

  徐少龙点点头,道:“黄香主吩咐吧!”

  黄老歧道:“是不是玉罗刹帮忙你,使石芳华昏倒?”

  徐少龙道:“不错,是她。”

  黄老歧道:“她使用什么手段,能在众目瞪瞪之下,暗算了石芳华?”

  徐少龙道:“此是许多人皆想得知的秘密,我告诉了你,你可是就此放了我?”

  黄老歧道:“没有那么便宜,但我不妨告诉你我怎样做,我把内情写在纸上,你加上签

押承认,就可释放你。”

  徐少龙道:“哦!你拿这凭据去给席司主看,对不对?”

  黄老歧道:“正是如此。”

  徐少龙道:“你有凭据在手,更不肯放我了。”

  黄老歧道:“胡说,如果我杀死你,这凭证岂不更证明是我下的手么?”

  徐少龙道:“这话也是,好吧,我告诉你。玉香主是事先给石芳华下了葯,才会发生昏

倒之事,否则众目瞪瞪之下,尤其是席司主也在座,能瞒得过他的眼睛么?”

  黄老歧道:“这是唯一可以相信的办法了,现在我写下这些,你肯签押证明吧?”

  他嘿嘿冷笑着,绕过了他,走入厅内。

  徐少龙在十余支闪闪发光的锋利箭镞威胁之下,直挺挺的站在院中,当真不敢移动,以

免招来杀身之祸。

  要知以他这等高手,本来何畏十余支劲箭的威胁?

  但无奈一则地形极之不利。二来这些箭手,个个摆出的架式都不同凡响,一望而知,饱

受训练,所习的箭术,必是专门对付武林高手的。

  因此,徐少龙决计不冒这个险,徐图脱身才是上策。

  转眼间,黄老歧已拿了一张纸,以及一支儒满墨汁的笔,迅快出来,走到他面前,道:

“签上你的名字,就没事了。”

  徐少龙没有伸手去接,却睁眼去看纸上的字迹。他正等候一个机会,即可从对方身边掠

窜过去,冲入厅内。

  纸上的字迹,写的正是他刚才所说的一番话。他若是签名画押,那就证明这些话是真实

不虚的了。

  徐少龙迅快忖思,第一个念头是:“事先用葯的说法,大有漏洞,席亦高岂能置信?签

名又何妨。”

  第二个念头:“不行,席亦高见了此纸,最少也能了解黄老歧急谋洗脱嫌疑的用心。而

黄老歧只要能证明这一点,也就够了。至于到底是什么人下的手,用的什么方法,可以让席

亦高慢慢查明。”

  考虑及此,已知道这张自白书上,不可签押。

  黄老歧冷冷道:“你看清楚了没有?”

  徐少龙道:“看是看清楚了,这上面的话,可不是在下刚才告诉黄香主的么?写得一点

都不错,这倒使我感到不解了?”

  黄老歧道:“什么不解?”

  徐少龙道:“黄香主纵是下笔千言,倚马可待的饱学之士,可是在这等形势下,居然能

写下一篇记事文,毫无一字讹错,也没有涂抹改正之痕,这一点就大大的出乎常情之外了,

对也不对?”

  黄老歧道:“此是题外之言,不必多说。”

  徐少龙道:“洽恰相反,在下认为此人亦是饱学多才之士,晤!

  在下指的是替黄香主捉刀的人。”

  黄老歧道:“就算有捉刀人,便又如何?”

  徐少龙道:“当然很有关系,在下极望能见他一面。”

  黄老歧道:“不必啦!快点签上名字,才是正理。”

  徐少龙道:“在下未提笔签名之前,黄香主能不能耐心等候,至少在杀我与取得我签名

两者之间,你得考虑一下……”

  他淡淡一笑,又道:“当然你志在取得我自白签名书,以便洗脱嫌疑,所以你非万不得

已,决计不愿杀死我。”

  黄老歧面寒如水,道:”你最好别作此考验。”

  徐少龙道:“这位幕后捉刀的才子,便让在下认识,又有何妨?

  难道竟是不敢抛头露面的妇道人家么?哈!哈”“他不说迁好,这一调侃,顿时若有所

悟,忖道:“对啦!这人明明不敢露面,真可能是个女子身呢!”

  同时,他又看见对方面上闪过一抹奇异的神情,可见得这一句开玩笑的活,竟无意中说

中了。

  徐少龙晓得一“定不可以让对方忌惮过甚,以致淬下毒手,当下又仰天大笑道:“黄香

主千万别见怪才好,在下只是顺口开个玩笑而已!当今之世,能读能写的女书记到底大少

了。”

  黄老歧道:“那么你签不签?”

  徐少龙接过纸笔,道:“黄香主即使命在下一同去向席司主自首,在下也不敢违令。”

  他在纸上写了数字,写得龙飞凤舞,难以辨认。

  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六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霸海屠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