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海屠龙》

第八章

作者:司马翎

  袁琦的目光忽然转到徐少龙面上,深深注视他一眼,方道:“徐少龙,跟我来。”

  徐、居二人心中都突地大跳,暗想这回东窗事发了。

  毒剑袁琦领先而行,一迳走入那间大理石铺砌的石室中。徐少龙跟入去,心中甚感诧

异。

  袁琦翻开手中的硬皮簿子,看了一下,道:“叫黄南浦进来,然后关上门。”

  徐少龙那颗悬在半空的心,这才放下。

  他还未扬声叫唤,只听袁琦又道:“这是秘密程序,每个人的弱点,只许你记在心中,

不可泄露出去。”

  徐少龙恭敬地应一声“是”,回头叫唤黄南浦的名字。

  黄南浦应声大步过去,进入室内。

  徐少龙把门关上,顿时感到好像陷入一个极度静寂的世界中,任何一点点杂噪音都听不

见。

  袁琦问道:“黄南浦,你最畏惧何种刑罚?”

  黄南浦道:“属下最怕万针刺体之刑。”

  袁琦道:“怎生怕法?”

  黄南浦道:“这……这个……属下也说不出所以然来。”

  袁琦听了这等答复,反而显得很满意,道:“你以前就害怕被针刺伤的,是不是?”

  黄南浦立刻道:“正是如此,属下一向都怕针,所以看见黄蜂,最是畏惧。”

  他忽然像想起了什么似的,眼睛睁大一下。

  袁琦马上问道:“你记起一件可怕的往事,对不对?”

  黄南浦道:“是的。”

  袁琦道:“那么说出来,本帮需要的是你的绝对忠心。”

  黄南浦道:“属下记起小的时候,一个男人……好像被针刺死…”

  他在床上辗转呼号……可怕得很。”

  袁琦高声道:“这男人是谁?一定是你的亲人。”

  黄甫浦额上忽然沁出汗珠,点头道:“是的,是的,他是先父。”

  袁琦望了徐少龙一眼,然后在簿子上记录好些字,口中道:“黄南浦,你记着,你所畏

惧之物,就是你的弱点,万万不可向任何人泄露,免得被人利用。”

  黄南浦松一口气,伸手抹去汗珠,道:“属下记住了。”

  徐少龙奉命打开门,让黄南浦出去。

  袁琦道:“徐少龙,你觉得黄南浦的样子奇怪么?”

  徐少龙道:“好像有点失常,至少他不该忘记先把他父亲的身份说出来。”

  袁琦道:“很好。你的观察力甚强,我告诉你,他在事实上是忘记了,因为他当年受的

刺激太大,心灵容纳不下,所以把这件事设法排除于记忆外。然而他仍有秘密的恐惧,所以

看见针刺之刑,就骇怕了。”

  徐少龙道:“这岂不危险?假如他落在敌人手中的话。”

  袁琦做然一笑,道:“一点都不危险,因为没有人相信似他这等武功精绝之人,会怕针

刺之刑的,对不对?”

  徐少龙但然道:“对呀!谁会想得到呢?”

  袁琦道:“老实说,我可以轻而易举的使用‘补心术’治好他的病症,使他以后再也不

怕针刺之厄。”

  徐少龙讶异得睁大双眼,因为他虽然博览天下典籍,胸中所学,极为充实,但从未听过

“补心术”此一名词。

  其次,他对袁琦这等剖视心灵的学问,也当真服气得不得了,认为他真是一代奇才,可

惜把才华错用了。

  袁琦道:“要知黄南浦的情况,就像是心灵上有了缺陷。而他之所以会迫自己忘去那一

段往事之故,不外因为当日的情况之下,他或者是祸首罪魁,换言之,是因为他的过失,致

使他父亲受针刺之厄而死的。因此,他心中的罪恶感,使他负担不了,迫着忘去这件事

情。”

  这番话,字数不多,但内容精彩。徐少龙直是闻所未闻,不禁怔住,连一句话都说不出

来。

  袁琦又道:“这等隐秘的心理病,世上患者甚多。只不过大多数人既不知道,伺时其中

大部分不致影响到正常生活,所以连自家亦全不觉察而已。”

  徐少龙直到这刻,总算找到可以插嘴的地方了。

  他道:“照琦公这样说法,许多人都可施以补心术,使他们矫正性格上的缺憾了?可是

这个意思?”

  袁琦点头道:“你真不错,居然懂得如此之多,领悟深刻。世上之人,大凡是性格异

常,多半是心理隐病之故。你得注意,我说的是多半,而不是所有。要知所谓正常,纵然天

下之人无不如是,亦不一定是正常。”

  他略略停歇一下,又道:“例如害怕死亡,这不是人的天性,而是智慧考察的结果,这

与‘恐惧’不同,恐惧就是天性,兽畜皆有……天下滔滔.无人不怕死亡,如果你认为正

常,那不过是因为人人如此之故,其实却不正常。”

  徐少龙叹口气道:“琦公一席话,属下真是胜读十年书了。属下至死也想不出这等道

理。”

  袁琦笑一笑,又透露出做然的味道。

  他道:“喊陆扬进来吧!”

  这样一个又一个的询问,徐少龙把每个人的畏惧,都牢牢的记住了,最后可就轮到他

啦!

  袁琦问道:“你可有畏惧的没有?”

  徐少龙点点头,道:“就是这件物事!”

  他指一指那个巨形的金属圆球。

  袁琦道:“那是什么,你可知道?”

  徐少龙摇头道:“属下猜了半天,不得要领。但此室之内,放上这么一件物事,属下感

到毛骨惊然。”

  袁琦沉吟了一下,道:“假如把你关在球内,你有何想法?”

  徐少龙忙道:“属下就是想像不出呀!”

  袁琦哈哈一笑,道:“我明白啦!你害怕的不是此房、此球,而是‘不知道’。

  大凡才智越高之人,对于不可测知的事物或情势,最感烦恼。但到了害怕的程度,那便

是因为心理隐病作怪了。”

  徐少龙恍然道:“哦!原来如此。”

  其实这一着他早就想好,并且准备把他引到这个“害怕不知道”的答案来。只不过袁琦

诊断为“心理隐病”,却是他始料所不及的。

  袁琦出去后,命众人返营府把这本“刑术11精心研读,明后日才继续训练课程。徐少

龙和居安之回去后,便开始研究如何愉阅命案卷宗之事。

  徐少龙向居安之道:“这是势在必行之事,虽然极为冒险,但已别无选择。”

  居安之道:“小弟建议大哥您还是向上头请示一下的好。”

  徐少龙微微一笑,道:“我自然会请示的,现在咱们研究一下,谁有法子接近总务司席

亦高?”

  居安之道:“咋们都可以想法子与他接近,但此计旷日持久,不能应急。而且……如果

席亦高已经从档案资料中,得悉大哥你有份的话,说不定会将计就计,以便查明你的党羽和

杀人的动机背景等。”

  徐少龙道:“不错。”

  他顿时陷入苦思之中。

  居安之突然道:“女人,对了,只有女人能不着痕迹的接近他,可是找哪一个女人干这

件勾当呢?谁敢承担呢?”

  徐少龙首先想到了玉罗刹,这个还是像谜一般的女孩子,虽然玉貌艳骨,但冷若冰霜,

似乎是杀人不眨眼的女煞星。纵是如此,徐少龙深心中,仍然感到她是个玉洁冰清,决不乱

来的女孩子。

  玉罗刹自然不会帮他做这等事,莫说她是五旗帮中有相当地位的香主身份,即使不然,

由于这件事须得向席亦高时常接近,动辄有被他侵犯污辱的可能,所以玉罗刹决计不肯。

  他失笑一声,摇摇头,自语道:“我怎会想起她呢?”

  居安之忙道:“谁?是不是牵涉到命案中的女人?”

  徐少龙点点头,道:“这个女人,为了本身触犯帮规禁条,如若泄露,将有杀身之厄,

因此,她自己不会泄秘。”一他沉吟一下,又道:“然而要她助我。也有困难。”

  居安之道:“什么困难?”

  他为人比较老实,因此他对这等可怕情况的焦虑程度,比徐少龙还甚。

  徐少龙道:“郑艳芳只不过姿色出众,所以自小就被她父亲利用来争取权势。周此之

故,她已习惯于箭闲荡检的生活。换言之,她说不上有什么贞操观念。这种人最易迫使她替

我做事,但问题却在她并非受过训练之人这一点上。”

  居安之点点头,心想道:“大哥心思细密无比,而又胆勇绝世,如此之人,真是使人五

体投地的佩服。”

  他道:“小弟竟不曾考虑到行动之时,必须饱受过训练之人,方能胜任这一点,唉!你

顾虑得极是,郑女未受过训练,纵然能接近席亦高,但她根本不知在什么地方找得到最机密

的文件。以情理而言,这些文件一定锁起来,她又如何能打得开?”

  徐少龙笑一笑,道:“还有一点也很重要呢!那就是她即使拿到文件翻阅,但她看得懂

么?看完之后,记得住么?”

  居安之颓然道:“这样说来,咱们只好束手等候情势发展,看看如何演变,才定应付之

计了,是也不是?”

  徐少龙奋然道:“不行,我已经分析过,假如资料中显示出我已被涉入,我就得想法子

脱身,以免大计受到连累。假如还未牵涉人命案,便须就可能发展的形势,想出对策,先行

消灭一切危险。”

  他心中忖道:“假如他晓得我是覆灭五旗帮的主持人,那就不必多作解释,他也会深信

有行动之必要了。”

  不过居安之对他此一分析,已经十分服气了。

  他站起身,急得直打转。

  徐少龙道:“现在还未到行动的时候,不过这件命案,牵涉范围相当广,内情复杂。未

来的变化,也是别人始料不及。”

  居安之道:“这便如何?”

  徐少龙道:“照我的推测,最少有两个派系以我为导火线,展开暗斗。例如黄老歧,本

是席亦高之人,灰鹤杜参,则是监堂堂主李听音之人。这两派在发生命案之后,必会介入。

而本帮六大豪富的黄升(黄老歧之兄,郑艳香之夫),以及郑洪福,他们各自支持某一派

系,也是无可置疑的,这一来,内情变得非常复杂。”

  居安之道:“小弟听了半天,也看不出有何解决之道。”

  徐少龙道:“我快要说到了,你稍安毋躁。且说这些派系互相倾轧暗斗,形成无数矛盾

关系,我们固然可以加以利用,只是咱们必须防范这些派系发现我是公敌之后,联合起来对

付我。

  那时,我这个副统领的职位,一定弄不到手。”

  他停顿一下,但眼见居安之非常着急的样子,连忙又接下去道:“我这就设法与上头联

络,但你已有一个任务,那就是在明天天亮以前,你须得查明黄老歧手下有哪些箭手,大概

有十余人吧!一概杀死,不留活口。”

  居安之对于这一个严酷的任务,连眉头也不皱,道:“这事虽然不易,但小弟必定办

妥。”

  徐少龙想一想,才道:“你杀死这十余人之后,仍须准备下一次接着而来的任务。”

  居安之道:“小弟记得啦!”

  徐少龙道:“现下才不过是酉时,你可抽一点时间,先阅读袁琦的‘刑术’,方始执行

任务。袁琦这个人太厉害了,我们必须以全副心力,与他周旋才行。”

  居安之嗫嚅道:“你已有查阅命案资料之计了么?”

  徐少龙道:“你去吧!我想好了自然会告诉你。”

  居安之出去之后,徐少龙自个儿沉思了老大一会工夫,这才拿起那本“刑术”,迅速阅

看。

  他一来天赋聪明无比,记忆力极强,有过目不忘之能。

  二来身兼佛道两家之长,见闻既博,学问又高,因是之故,这一本理论精微的“刑

术”,他不但完全记在心中,而且能充分了解。

  他掩卷忖道:“总括一句来说,用刑亦如用兵,以攻心为上上之道。

  因此,这部刑术中,论及攻心之道的精微道理,居了全书六七。唉!袁琦这个人真是盖

世杰出的人才,称得上天下第一谋士。配上已练就先天真气神功的帮主,简直可以囊括天下

武林了。这就怪不得五老会议,也不敢贸然向五旗帮动手。”

  他把“刑术”收起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八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霸海屠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