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海屠龙》

第九章

作者:司马翎

  席亦高徐徐走出来,他是已逾中年的人,可是仍然保持颀长潇洒的身材,面孔也长得很

清秀。

  石芳华想道:“他的样子一点也不讨人嫌啊!”

  席亦高那对神光内蕴的眼光,凝视着她,接着往下说道:“我本以为我这颗心,已变成

铁石,谁知今晚却被你超凡绝俗的表演,感动得像是少年一般。’’石芳华大为惊喜,道:

“真的么?”

  席亦高道:“自然是真的,唉!你使我勾起了遗忘已久的无数往事,使我怅惘不已,说

起来真有点不好意思。”

  石芳华轻移莲步,直到几乎碰到对方的身体才停住。

  她衷心欢欣地抓住他的手掌,柔声说道:“啊,请别觉得不好意思,这是每个人的真情

流露呀!”

  席亦高耸耸肩,道:“但像我这把年纪……”

  石芳华道。

  “年纪有什么关系?我记得在一出叫做‘钗头凤’的戏中,陆游已经是个老翁了,但当

他重到沈园之间,记起了他的被迫休掉的妻子,还吟出‘此身行作稽山上,犹吊遗踪一怅

然’的名诗……”

  她说得自己也感动起来,美眸中隐隐泛现泪光。

  席亦高连连叹气,这是因为他也很感动,而他却不能掉眼泪,所以只好用叹气来抒发这

种感触。

  石芳华深深吸了一口气,曼声轻唱道:“红酥手,黄藤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

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

  她略略停顿了一下,又继续低唱道:“春如旧,人空瘦,泪超红漫鲛绢透。桃花落,闲

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

  唱曲在她说来,原是出色当行之事,这首小令,从她檀口中吐出,字字如珠落玉盘,既

清晰,而又充满了感情。

  席亦高长长的叹一口气,道:“唉!你真使我变成少年般多愁善感了……”

  要知石芳华唱的正是胎炙人口的“钗头凤”词,这是一个发生在南宋大诗人陆游(放

翁)身上的凄艳故事。

  原来陆游最初娶唐氏,美慧而能诗词。伉俪之间,情好甚笃。可是陆放翁的母亲却不喜

欢这个媳妇,因此陆放翁只好把她休了。

  唐女虽然离开陆家,但陆游并没有与她断绝,而是另营居室,时时相聚。谁知后来还是

被陆母晓得了,虽然她找到儿子藏娇之地时,陆游已早一步带了唐女逃开。但这么一来,他

们只好真的分手了。

  唐女后来嫁给同郡赵士程,当春风薰人时节,有一天,唐女和赵士程到禹迹寺南边的沈

氏园游赏,恰好碰到陆游。

  唐女除了馈送酒菜给陆游之外,别的话已经不能多说了。

  不仅是往事如烟,去如逝水。

  而且男婚女嫁,各有依归,此生此世没有破镜重圆的希望了。

  陆游怅惘久之,便在墙上题下上述那一阙“钗头凤”。

  唐女也和了一首(从略不录)不久就郁郁病殁了。

  这两首凄艳徘恻的小令,一时传送人口,流传千古。

  陆游自此一别唐女,宦迹四川,饱经忧患。

  四十年后,重游沈园,这时他已是六十多岁的老翁了,可是还忘不了四十年前的往事旧

梦,伤感之余,便以绝世才华,作了两首六绝。

  第一首是:“城上斜阳画角里,沈园非复;日池台。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

来。”

  第二首是:“梦断香销四十年,沈园柳老不飞锦。此身行作稽山土,犹吊遗踪一怅

然。”

  这时候的席亦高与石芳华两人,心中都充满了凄凉怅惆。不过严格说起来,他们的愁绪

并不一样。

  石芳华以倾国的姿色,颖慧的天姿,以及绝世的韵喉,成为驰誉大江南北的昆腔第一红

伶。

  她的身世遭遇,与表面上的姿采缤纷,恰是极强烈的对比。因此之故,她的感触既多且

深,不是别人所能想像,更难了解。

  席亦高比较简单些,他只不过在这个青春焕发天真孩子面前,感到岁月催人,而不管是

多么强有力的英雄豪杰,名家高手,对于这一点,都是无能为力。因此,他不禁涌起了“老

去”的悲哀。

  在少女当中,很少人能发生石芳华这种凄怨无限怅触万绪的情怀。但在男人来说,大多

数到了或过了中年,会像席亦高一般,生出感慨。这一点,却是他们之间,最大的不同之

处。

  外面人声渐渐沉寂,可知人群已经散尽。

  石芳华倾听一下,忽然感咀地道:“啊!没有人了,这叫做‘曲终人散’啊!”

  席亦高道:“你不要着眼在目前,假如你想到明儿晚上,如果你仍然献唱的话,依然是

热闹爆满的场面,你心里就不会难受了。”

  石芳华颦眉含愁地道:“如果我会想到明天,那么我也会想到数年之后的光景了,到了

我人老珠黄,声音已哑,感情已枯,那便是真正的曲终人散……”

  席亦高吃一惊,道:“你怎的想得这么多?”

  石芳华道:“我不知道,心中自然而然会想到这等可怜可怕之事。”

  席亦高道:“外面车子已准备好了,你可想换个地方玩玩?”

  石芳华点点头道:“好,我们走吧!”

  出得门外,戏院外的灯光已灭,是以甚是黑暗。

  席亦高炯炯的目光四下一转,皱眉道:“灯都灭了,还有许多人在等你出来,看你一

眼。”

  石芳华一迳钻入那辆华丽的马车中,这才从窗帘后向外张望。她很希望看见一个人,哪

怕是他的影子。

  但她也晓得看不见,而且他也没有理由逗留在此,虽然如此,她仍然瞧个不停,直到马

车驰行,才收回目光。

  席亦高坐在她对面,他也瞅住外面。但他并不是找寻某一个人,而是警觉地查看四下情

形。

  这是他久经训练的习惯,随时随地都注意着周围的情况。

  马车驶出一段路之后,席亦高敲敲车厢的厢壁,车夫听到命令,立刻勒马停车。这停车

的动作亦不简单,由于这是一条宽阔大道,两边的店铺人家皆已关门,灯光罕见,相当黑

暗。

  因此,车夫晓得他们不是要下车,当车子停定时,已经是在路边的大树黑影之中。

  石芳华顿时发觉席亦高的御者也是受过严格训练的人,反应迅速,并且具有判断力,不

可等闲视之。

  眨眼问一条人影奔到车边,轻叩车身。

  席亦高道:“情况如何?”

  车外之人道:“启禀司主,一些本帮年轻子弟,正如往常一般,并无可疑。但有两人,

都是在开车后方始离开,倒是值得一提。一是玉香主……”

  席亦高哦了一声,道:“是玉罗刹?她自己一个人么?”

  那人道:“是的,另一个人是周香主周鼎。”

  席亦高骂一声:“可恶!”

  又问道:“他往何处去了?”

  那人道:“周香主到醉月楼去了。”

  席亦高道:“你干得不错,回去吧!”

  那人躬身行了一礼,迅即退下。

  马车仍然不曾行驶,过了片刻,又是一条人影闪电般奔到,到了车边,轻叩车身,同时

行礼。

  席亦高道:“你到醉月楼去,叫几人小心记住周鼎的举动言语,以及离去后的去向,明

早回报本座。”

  那人躬身应了一声,迅即去了。

  席亦高敲敲车厢,马车开始行驶。

  他向石芳华笑一下,道:“你一定认得玉罗刹吧?”

  石芳华道:“认得,她长得好漂亮,又有本领………”

  席亦高道:“是的,她的武功极佳,谁也不知她的深浅。”

  石芳华道:“她刚才也在戏院外面?为什么?”

  席亦高道:“瞧瞧你呀!”

  石芳华失笑道:“她又不是男人,瞧我干什么?”

  席亦高道:“她不是瞧你,而是瞧瞧谁带走你。”

  石芳华吃一惊,道:“对你有妨碍没有?”

  席亦高道:“没关系,正因是我,她才放心,你得知道,我是她的尊长辈,是以她马上

安心地离开了。”

  石芳华皱眉道:“我不懂……”

  席亦高道:“唉!对女孩子的心理,你反而比不上我这个男人懂得多,要知她对你非常

嫉妒,也可以说是害怕你的姿色美貌。”

  相信她心中有某些男人的影子,所以她深恐你会把她心中的人勾走………”

  石芳华恍然大悟,道:“原来如此。”

  席亦高道:“玉罗刹一瞧是我伴着你,她就放了一百个心,因为我是她的长辈,她与我

之间,决计没有任何杂念可言。同时她相信我有足够的力量,使别的人不敢轻易接近你,除

非这个人的地位比得上我。”

  石芳华道:“啊!真有道理。”

  她并不说出赞美他头脑敏锐的话,这样可以使对方以为自己很单纯,不会对自己生出大

大的戒心。

  但她心中却十分惕凛,因为这个五旗帮的情报首长,的确有一套,反应之快速,判断之

准确,实足以使人惊心动魄。

  换了旁人,断断无法在一言半语的报告中,演绎出这许多内容来。

  她念头一转,晓得任何的女性在此情况之下,都会问起“玉罗刹之事,这是女性的合理

行动。

  当下问道:“玉罗刹究竟是什么人?她年轻得很呀!”

  席亦高道:“是的,她最多不过是二十岁吧!她是本帮一位极重要人物的骨肉,所以她

的地位较为特殊。”

  石芳华道:“啊!她真幸运,一出世就高人一等,不似我这个薄命人……”

  席亦高本来已闭口不说,可是她这句话,却使他不能缄默了。

  他柔声道:“你只要碰上真心相爱之人,为你以后的日子创造幸福,便不算得是薄命,

何况你目下名满大江南北,万人争睹芳容,天下有几个女人办得到?”

  石芳华道:“但我宁可像玉罗刹一般,有地位,有本领,又美貌,所有的男人都要臣伏

在她脚下膜拜。”

  席亦高笑起来,道:“你错了,其实所有的男人,都愿臣伏在你裙下称臣,但对她却未

必,因为她大自负自傲,等闲无人敢惹她……”

  他停歇了一下,又道:“认真说起来,玉罗刹的身世,也可算是不幸的,至少她也享受

不到她父亲的疼爱之情。”

  石芳华大感奇怪,道:“为什么?”

  席亦高道:“因为她的母亲终身没嫁。”

  石芳华道:“她不是有一个有地位的父亲么?”

  席亦高道:“不错,但她的父亲不但早有发妻,而且还是无人不怕的河东狮。因此,玉

罗刹的母亲,始终不得入宫。由于没有名份,而玉罗刹的父亲又不能去看她,以后郁郁而

殁。”

  石芳华叹口气,道:“真可怜,她的母亲,一定也是个出名的美人吧?”

  席亦高沉默了一下,才道:“是的,长得很美丽。”

  石芳华不禁暗暗猜测他沉默之故,而且他最后这句话,声音中似乎没有什么气力,又似

是不愿提及。

  她运用女性的狡猾,轻笑一声,道:“她一定长得不美,所以你不大愿意承认,对不

对?”

  席亦高道:“不,她的确很美,尤其是死的时候,还是少艾年华。不过玉罗刹的样貌,

却不大像她母亲。”

  石芳华道:“那么玉罗刹是谁抚养大的?”

  席亦高道:“她有房屋,有钱财,一切应有尽有,连指点她武功的人都齐全,根本不须

别人抚养,定能长大。”

  石芳华道:“那一定是她父亲安排的了?”

  席亦高道:“当然啦!可惜她始终见不到她父亲。在她生命之中,这一个遗憾,永远没

有法子填补了。”

  石芳华道:“虽然如此,但像你这些长辈,都对她好的话,她也可以得到温暖啊!”

  席亦高道:“老实说,她那个凶悍的嫡母未死之前,谁也不敢多去看玉罗刹。不但是犯

不着,同时也有莫大的危险。”

  石芳华咋舌道:“这个女人这么厉害?”

  席亦高道:“厉害的女人,比男人更可怕!”

  他停一下,又道:“你别把这些话告诉旁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九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霸海屠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