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肠镖》

第09章 设巧计孤鹤铩羽

作者:司马翎

沈雁飞忽然在暗中狞笑一下,冷冷道:“你是假不在乎呢?抑是真的?我倒要试个明白。”

说着,忽然翻个身,一只脚勾住她双脚,一面动手去脱地衣裳。吴小琴动也不动,任得他把自己脱得精光。

现在看来她果然不是假装出漠视一切的态度。

沈雁飞有力的手掌,在她身上摩挲遍尽,虽觉得她的躯体触手软滑,并且隐隐一缕香气,袭人鼻中,然而他心中实在浮不起一丝慾念,因此毫不感到刺激。

可是他仍然继续执行计划,忽地跨压她身上。

吴小琴这时推开他,道:“你不能这样。”

沈后飞放声大笑,翻身卧回原处,舒服地摊直身躯:“我以为你真个不在乎呢,如果连这个也能淡然置之,姓沈的可就心服口服。”

“本来我的确不在乎这个。”她说,一面穿衣服,一面道:“可是某些后果,却是我个人之事,与天下人都不发生关系,此所以我不肯让这后果实现。”

“闭嘴,你还狡辩些什么。”

她默然了,可是显然有点不安,在她那素无表情的面庞上,不住地掠过感情波动的痕迹。

沈雁飞闭目静心定虑,借以排除疲劳。

一个时辰之后,他睁开眼,但见朝霞满天,晨风更加清新。

他坐起身,道:“你就在这里别动,我到城里给你买一套男人衣服,然后就可以自由走动了。”

她眨眨眼睛,并不置答。

沈雁飞不满地站起身,匆匆走向城去。

在路上,他忽然从刚刚发现吴小琴那对黑白分明的眼睛上,想起她那编贝也似的皓齿。

她的头发把面庞遮了大半,但仍可察觉她面色细如白玉,她的手脚也十分纤美。

他耸耸肩,把这团思想抛开,一直进城。

先是吃了两个大饼充当早点,另外买了两个揣在怀中,然后找到一家买衣服的铺子。

这时人家还未开门,他硬给拍开,买了一整套,包括衣服鞋袜。

他一踏出店门,猛然一怔,原来一个人迎面而来,却是那青城高手追风剑董毅的弟子傅伟。

他也为之一愣,然后仰天笑道:“人生何处不相逢,又碰头了。”沈雁飞眼珠一转,心中忽然大大欢喜,故意问道:“傅兄肩上伤势已痊愈了吧?”

傅伟听他提起伤势,分明故意挖苦,面包一沉,道:“暗箭伤人,算什么好汉?”

沈雁飞四下看了一眼,道:“这里不方便,走,咱们到郊外去打一场真的。”

傅伟岂甘示弱,傲然道:“此言正合我意,你先走领路。”

两人脚程何等快速,转眼已出了城,离开大路,穿阡越陌,到了那山岗旁边。

沈雁飞停步道:“实不瞒你,我还有个同伴。”

傅伟带点怒气道:“随便你找多少人,傅某也不怕。”

他道:“傅兄想错了,我那同伴毫不懂武功,并不能帮助我,而且……我沈雁飞又岂是须人相助之辈。”

傅伟在鼻孔中哼一声。

他又道:“但我有些事要向她交代一下,所以请你等等。”

“去吧。”傅伟终是名家弟子,做不出什么恶状,而且心地光明,也没有怀疑什么:“只是别逃跑了就行。”

沈雁飞冷笑一声,故意气地道:“我倒是非快点不可,否则你独个儿静下来,想想不对路,溜之大吉也未可料。”

他一边说着,一面已转人岗后。

吴小琴仍仰卧在草地上。

他把手中东西扔在她身旁,然后迫近她,低声道:“我为了替你买东西……”说着把怀中的大饼摸出来给她,吴小琴接过便吃,他继续道:“路上碰见一个仇人,等会儿我便要和他苦战一场……”

她咽下口中的大饼,低低问道:“你不会输给他吧?”

他摇摇头,又道:“打完之后,也许我们会立刻离开,你就留在这儿等我,除了去买点吃食之外,一直在此处等我好了。”

吴小琴瞅着他那露出狡笑的面容,点头答允了,问道:“你有什么好计划吗?”

沈雁飞轻优地捏捏她的面颊,道:一你不是漠视一切的吗?哈,哈……”

态度轻松之极,显见心中甚是高兴。

他分了一锭元宝给她,便转出山岗,向傅伟道:“这里离大路够远,不怕惊世骇俗,而且地方也够大,咱们就在这里交手吧?”

傅伟面上闪过一丝疑惑之色,但瞬即消失,昂然道:“好,就这么办。”

沈雁飞探腕掣出修罗扇,朝阳之下,幻起千百道红霞。

傅伟也自掣下百炼青钢剑,一道青光出匣,冷芒闪闪。

沈雁飞冷冷道:“还有句话先说明白,咱们这一战定要分出高低胜败,否则不得住手。”

傅伟朗笑一声,道:“毕竟是七星庄少庄主,口气自然豪壮。很好,这一战非定个强弱名分不可。”

沈雁飞抱拳道:“傅少侠请。”

态度甚是客气而郑重。

傅伟见他忽倨忽恭,真不知他安下什么心肠,也自抱剑为礼:“少庄主请。”

两人立刻活开步眼,四目灼灼,互相凝视,盘旋了两个圈子。

沈雁飞一扇扇去,一团强烈冷风,直扑对方面门,跟着猱身而进,左手骈指如戟,虚实兼有地探戳过去。直指对方胸前紫宫穴。

傅伟微微一侧头,让过那冷风,身形凝立不动,候得敌指将近点到,倏地一吸气,肚腹内凹半尺有余,青光闪处,斜削出去。

沈雁飞早知青城剑法奥妙神奇,变幻无方,这时见对方一出手,招数功力精纯之极,赶快猛一撤回左手,右手扇刷刷连声,疾攻过去。

修罗七扇神妙毒辣,久著武林,但此刻沈雁飞并没有使出这一路绝招。

傅伟左手剑诀一领对方眼神,右手到使出大罗十八剑一式“丁子捧心”,那道青莹莹的剑光,明着是裹腕缠臂,实则吞吐不定,以攻敌为主。

沈雁飞喝声“好剑法”,疾闪开去,瞬息之间,顺攻了两扇。

谁知大罗十八剑,玄妙精奇之极,这时一使开了,立刻青光大盛,迫攻而来,宛若长江大河,滚滚而至,又似春蚕吐丝,绵绵不绝。

眨眼之间,沈雁飞全身笼罩在青光剑影之中,空自扇出如风,真力极强,却也仅能拒撑住,扇圈缩得甚小。

朝阳斜照在碧茸茸的陡坡上,光线渐渐强烈。

坡上的两人,此时各施绝学,但见蒙蒙青气,裹住一圈红影,幻出千百道霞光虹彩,耀目生辉。

岗后一个人走出来,一身书童打扮,然而面如白玉,目似朗星,顾盼之间,神彩流动。

沈雁飞百忙中偷眼一觑,忽地大为惊异,心神稍分,锵地微响,一缕青光已探将进来。

那个书童模样的人正是吴小琴改装而成,这刻却呀地轻轻一叫。

沈雁飞嘿然一喝,蓦地使出修罗七扇绝学,手中扇努力一封,底下已无声无息地踹出一脚。

傅伟明知这一剑对方封拦不住,可是敌人这一脚,时间部位都极妙极绝,使得他无法不稍稍踏偏一步。

这一来剑上真力不能贯足,锵地响处,各自分开。

沈雁飞本可乘机反攻,但他却没有这样做。

以他们这种高手争战,时机瞬息,稍纵即逝。

傅伟朗声一叱,青光暴涨,复又卷土重来,急攻猛袭。

吴小琴很快回复那漠然的神色,在草坡上抱膝而坐,眼光也移到朗朗晴空。

春意弥漫大地,草绿得特别可爱,其中有些不知名的小花,紫红黄白,点缀其中,更把春的味道勾刻出来。

她深深地吸一口气,沐浴在煦暖的日光中,的确令人十分舒服。

可是她却觉得一生之中,以现在最不舒服,皓白的贝齿咬在鲜红的嘴chún上,姿势极为好看和可爱。

那边两人兀自斗得昏天暗地,青虹映眼,每一招一式,都凌厉之极,只要稍一疏神,便立有血溅碧草之战。

沈雁飞神情冷冷,眼中不时露出狂态慾发的凶光,可是他一直没有使出压箱底的本领修罗七扇,仅以其他扇招应战,可是他的功力,似乎比之以前纯厚得多,加上连日来屡经拼命的遭遇,招数之间也显见老练得多。

饶是这样,也被对方神奇奥妙的大罗十八剑,攻得防守多还手少。也不知斗了多久,吴小琴盈盈起立,白玉也似的脸庞,已被太阳晒得红泛丹染,更加好看。

她记得岗后有几株高树,故此一径走向岗后,躺在树荫下纳凉。

日已西斜,天气以这时最热。

沈雁飞和傅伟两人,脸额和身上都出了汗。

傅伟已使尽师门绝招,仍然未曾打赢敌人,这还不打紧,最可怕的是渐觉困果,这是内家好手最忌的现象,证明真力消耗过度。

心中想道:“姓沈的纵然没奈我何,可是这样斗下去两人岂非要活活累死。”

当下暗中稍作准备,倏然尽奋余力,嘿然一喝,再度使出大罗十八刻的双飞连环绝招。

先是一式“鸿飞冥冥”,猛可一纵身,离地寻丈之高,青光敛束,虹挂而下,这一剑真力完全凝聚剑尖,风声尖锐刺耳。

看来真如鸿飞冥冥,既不知所去,更不知其所以来。

沈雁飞眼中凶光四射,摇扇封削,连响数声,到底被迫退数步。

傅伟剑势未尽,倏然青钢剑震啸一声,闪出无数剑影,亦上亦下,罩向对方身形。

这一式称为“柳花飞”,那许多边剑光青霞,状像柳花飞舞,上下不定。

沈雁飞有点狼狈地封架不歇,倏然舌绽春雷,喝声中那柄修罗扇啪地打开,身随扇转,瞬息之间,滴溜溜转了好多圈。

登时风声激荡,威势大是不同。

傅伟但觉敌人潜力陡增,宛如刹那间已筑起一堵无法攻破的无形墙壁,心中一惊,猛听对方又大喝一声,他的剑招尚未使完,已吃对方震开一步,霎时剑气黯然消歇,翻见红影平地涌起,直攻过来。

傅伟一看不对,力图平反败局,出奇着,走险把,剑化“夜渡关山”之式,直指对方前胸,以攻为守。

沈雁飞眸子一闪,猛可撤身跳出圈于,引吭大叫道:“住手,我有话说。”

傅伟也自收剑止步,胸前起伏急促,已呈气喘之象,嗔目戟指道:“你说。”

沈雁飞稍为喘息一下。然后道:“咱们打了一整天,还未能分出高下,依我看来,即使再打下去也难分胜负。”

傅伟一听倒是实情,便点点头。

沈雁飞冷哼一声,道:“可是咱们开始动手之前,曾经说过非分个胜负不可,对吗?”

傅伟又点点头。

“咱们都是男子汉大丈夫,决不能自食其言,你纵然想罢手,却也不行。”

傅伟怒道:“谁曾想罢手来?”

沈雁飞冷冷一笑,反问道:一那么咱们怎能分出胜负呢?”

眼见对方只会怒目而视,暗中得意地笑起未,但面上更显得冰冷。歇了片刻,傅伟一挥青钢剑,嗡地一响,劲风默射,然后怒道:“那么你等些什么?”

沈雁飞摆手道:“别忙,我正在动脑筋,也许有较为高明的解决方法。”

傅伟只好一咬牙,凝目无言。

又歇了片刻,太阳坠得更低了,光线已渐渐变得萎靡无力。

沈雁飞的声音冲破岑寂,他道:“我提议一个方法,以定胜负。那就是咱们想出一件东西,地点要远一点。然后一齐出发,看看谁先将之得到手。这一来,轻功、内功,以至本身机智都分出个高下。”

傅伟立刻昂然答应。

沈雁飞冷笑一声,道:“还有哪,本来是说先得该物者胜,但也许路上碰上某些意外,故此这办法也算不得公平。”

“那么你都说的不是废话吗?”他忿忿地问。

沈雁飞道:“是废话吗?但你先听听下面扑救办法再评论吧,假如先得物者,在回到此处的途中,无法保护该物的话,只算是个扯平之局。”

傅伟斩钉截铁地道:“好,我同意你的办法。”

沈雁飞道:“那么你想件什么东西出来,咱们好各尽所能,斗力斗智。”

傅伟沉吟一下,忽地色然而喜,道:“有了,记得在遂平城东,有座道观,名叫太玄观,此观历史甚久,神前摆着的香炉,都刻有现名。

咱们就以香炉为必争之物。”

沈雁飞起初同意地点点头,但立即又摇头道:“据我想来,这样不大妥当。第一,遂平离此仅有十数里,以咱们的脚程,眨眼即至,路程太短了,显不出脚下真正的功力。第二,太玄观中定然不会有人看守香炉,因此咱们还不是手到拿来,丝毫不必动脑筋,便不能斗智。第三,诺大一座道观,香炉当不止一个,如何计算得输赢?”

傅伟听了觉得大是道理,嗯了一声,道:“那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9章 设巧计孤鹤铩羽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断肠镖》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