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肠镖》

第13章 躲追兵双宿双飞

作者:司马翎

两下缠战了一会儿,傅伟已经完全恢复,却因不敢贸然移动,以免在未曾痊愈前而露出破绽,岂不自惹杀身之祸?故此直到穆铭真下毒手之时,这才倒地踹出两脚。

瘟太岁穆铭被他一脚踢得飞开老远,恰好跌在程展和焦文举身旁。这两人何等老练,已知今日之局,必落下风,稍为迟疑主义哲学。其实是一种神学理论,旨在证明造物主的智慧。最,定必饮恨此间。这时迅速俞恒地一齐动作,程展身高力大,一把揪住穆铭腰带,抓将起来,焦文举已闯前开路,双刀舞出眩目光华,硬冲过去。

到底姜是老的辣,张明霞手中已无兵刃,又因对方身手不同凡响,不能冒险空手抢夺兵刃拦阻,只好稍稍一闪。

傅伟只怕她恃强不肯让路而受伤,故此急得大声叫道:“霞妹,别拦他们。”

程焦两人得隙即过,急急进走,眨眼已抢进林子。

傅伟一跃上前,并不理会逃人,握住她的玉手,感激地道:“要不是你及时赶到,我只怕便要和你长此辞别了。”

他的眼光热烈地倾注在她面上,因此她任何细微的表情变化也逃不了他的观察。

“你为什么又抑郁不欢呢?”他焦灼地问道:“你既然回转来……”张明霞垂下头,这动作使得他中断了那美好的猜测,于是也叹口气,轻轻吟道:“闻琴解佩神仙侣,挽断罗衣留不住。劝告莫作独醒人,烂醉花间应有数。”

别离的悲哀,又从两人心头泛涌而起,周遭的花香鸟语,绿草平林,都笼罩上幽淡的颜色,仿佛在这瞬息之间,春光已悄悄流逝,空剩下人间遍地哀愁。

她幽怨的声音升起来:“我赶回来只为要告诉你……”

淡淡一语,却已勾刻出无限深倩,她不敢抬头看他,晶莹的泪珠一颗颗地掉在草地上,静默了一会儿,她徐徐举袖拭泪,无言地掉转身躯,做出要走的姿势。

傅伟没有追问,这样子已够他忍受的了,何须多寻痛苦,但他却把自己的青钢剑解下来,替她系在背上,一方面把她的剑鞘取下,悬在腰间,右手的剑也自归鞘。

他默默地瞧着她袅袅地越过林地,怆然神伤地想道:“别了,霞妹,但我不会怪你……唉,从此音尘各悄然,春山如黛草如烟,虽然日后,相思了无止期,但我仍然欣幸有这一次相逢。”她的背影消失在树林中,傅伟陡觉一片空虚,胸口空空荡荡。

“我的心已随着她远去,不管天涯海角,然而我并不打算把那颗心寻回来,因为她会比我自己更为着意保护,直到躯体化为尘土,那时候一切都完了……一切都完了……”

他非常悲哀落寞地想着,举步走到早先以指刻字的大树旁边,自个儿伤心地大声朗诵起来:“旧恨春江流不尽,新恨雪山千叠,料到明朝,尊前重见,镜里花难折,也应惊问,近来多少华发?”音韵凄凉,说不尽悲郁之意。

这里暂时把傅伟和张明霞的离别以及两人北上行踪按下不表,且说沈雁飞带着吴小琴匆匆从客店溜走,出了北门时,已是一身粗布衣裳,头戴毡帽,压至眉际,跨辕赶着一辆大车。车中虽然下着薄帷,但仍然可以看见其中坐着一位姑娘,这姑娘正是吴小琴,她换回女装,而又恢复当日荆杈布裙,竟然变成一位端丽无比的大家小姐,当时就把沈雁飞看呆了。

车声辚辚,一直北上。沈雁飞学得真像,就像个赶车老手似的,不时把鞭子抽得噼啪地响。

看看天色近午,已走出七十来里之远,那匹牲口通体冒汗。沈雁飞暗中诅咒一声,想道:“混帐东西,居然敢用赢马讹我银子,将来有机会回到江陵,定要找那小子理论。”

但他忽然失笑自己这个无聊的念头,转念忖道:“我还是趁早打尖,也让牲口歇歇力,以后好走路。反正我也不急了,此去古树峡遥遥千里,若果师父追来,再走得快些也要被他追上。”

想到打尖,难题来了,须知那时候本就少见有孤身女客出门,何况又是个美丽的大姑娘,更惹人注目。他一个赶车的,总不好和她一起进食,想了想没奈何停车买了些馒头和牛肉之类,又另置了个水壶,装满了一壶茶,驱车出镇,拣处僻静的山岗后停下车,这才唤吴小琴进食。

两人坐在树荫下的草地上,拿起馒头,才发觉少了筷子夹牛肉,但解决之法有的是,用手抓便成了,尚不算十分野蛮。等到要喝茶,又缺了茶杯,于是只好就着壶嘴吮吸。吴小琴先来,轮到沈雁飞时,不但没有嫌她把壶嘴吮脏,反而觉得有点古怪的香味。

吴小琴老是那副漠然无动于衷的样子,沈雁飞用抽管抹抹嘴,道:“喂,你说一两句话让我听听啊!”

她谈谈一笑,不置可否。

“难道你跟着我匆匆忙忙地乱走一遭,一点也不感到奇怪?”

她只是摇摇头,仍然不语。

沈雁飞恨得伸出手去拧她的面颊,道:“好吧,等你觉得奇怪之时,也许我们都完蛋了。”

“你的气白生了,不是吗?”她缓缓地说:“从开始时起,你我关系已不正常,对吗?”

沈雁飞恫吓地道:“现在更加不同了,我师父要捉住我,他,哼,黑道上有名的杀星,平生已不知杀了多少人,方今武林中他算得上是第一把高手,谁能挡住他。”

吴小琴微微一笑,道:“不见得吧?古人说一山还有一山高,强中自有强中手。”

沈雁飞如今又觉得跟她说话毫无意义,蹶然站起来,摆手道:“跟你说不出什么名堂来,咱们还是走吧。”

她默默登车,沈雁飞把大车赶出路上走了一程,回头张望,忽然惊慌地道:“不得了,师父和师姐追上来了。”

在他后面三四里之远,两骑并驰而来,正是修罗扇秦宣真和秦玉娇两人。

吴小琴并没有伸头出来张望,却道:“你师姐长得很不错嘛,她对你很好吧?”

沈雁飞怒道:“你这时还胡说些什么!”口中虽是怒斥,但心中却生出一种奇异的感觉,那是因为吴小琴而起的。一向他并没有把这个姑娘放在心上,甚至可以说他没有把她当个有灵魂有生命的活人看待。然而就在某一瞬间,当她改装成大家闺秀出现在他眼前的一瞬间,他已生出一种反常出奇的感觉。

而现在,当她忽然出言相问,同时语中又含有取笑之急时,这种举动大背她向来为人,故此沈雁飞又感觉到那种奇异的感觉。

后面两骑越来越近,沈雁飞自知脸色都变了,幸而背向着秦氏父女来路,故此暂时不会露出破绽。

吴小琴在车上轻轻道:“你师姐这次还会救你吗?”沈雁飞头也不回,更不敢做声,心想:“你尽管胡说八道吧,等到过了这危险关头,我慢慢再跟你算帐。”

面前的大路越发直了,远远一条江水好像把这条路截断。

沈雁飞变颜色地道:“不好了,前有大江,后有追兵……他们为什么不走快些?赶过了头时,我便可以安心在后头走啦,再不然也等我渡过前面那道大江时才赶上来也可以。”

原来他害怕者,共有两点,一是秦宣真赶上来时,擦车而过的一刹那,以案宣真这种成名多年的人物,眼力何等厉害?这一关就不易渡过。

其次便是秦氏若不立刻赶过头去,直到前面大江处,大家挤在一条船上,沈雁飞纵使乔装得再好,也无法遁形,那时候必露马脚无疑,是以他会说出前有大江,后有追兵之苦。

吴小琴沉默下来,只因这刻刮着东南风,蹄声已隐隐送人耳中。

沈雁飞真想停车道旁,让秦氏父女先走过去了再走,可是他仅是逃避地想想而已,在这刻的危险关头,他非奋起勇气应付过去不可,那就是说他非装得更像个赶车的不可,后面的蹄声更响了,秦氏父女已堪堪追上。

沈雁飞故意回头去瞧他们,然后又抬头望望天空,猛可一挥鞭,发出啪的一声。

车声辚辚,蹄声得得,生像是这条寂静大路的呻吟。

前面的江水看得较为清楚,大约只有四五里路。

秦氏父女两匹骏马踏着同样均匀的小跑步伐,已到了大车后面。

沈雁飞刚才回头看了一眼,实在没有看清楚他们,原来这时候的秦宣真正陷入沉思之中,眼光呆滞地投向大路远处。

谁也无法猜测到这位不可一世的黑道雄长,脑袋中转些什么念头。秦玉娇诧异地瞧着父亲,因为她从来没有见过父亲这种样子。

她的马擦着那辆大车,于是她低头去看车中人,眸子里忽然射出凌厉的光芒,沉吟忖想道:“这位这么美丽的姑娘好生面熟,我在什么地方见过她呢?”

原来那天晚上她见过这位俊俏无比的书重,印象甚深,如今吴小琴回复本来面目,一时竟把她蒙住。

秦宣真也在沉思中醒来,一双眼光就仿佛像极锋利的利刃,扫过那辆大车,这一眼不但把车中人瞧清楚了,而且把整辆车察看通透。

沈援飞通体冒出冷汗,他本想装出若无其事地瞧瞧他们,但终于不敢这样做,甚至连挥鞭也不敢了,因为他真怕秦宣真会从鞭声上听出蹊跷来。

他想装瞌睡而垂下头,减少让秦宣真看到面目的机会,但又怕大白天里赶车瞌睡,更会惹出疑心,总之,怎样都不妥当,只好强支着精伸,来个老样子不改变。

他感到秦宣真那对像闪电似的眼光,扫过自己身上,这一瞬间,他觉得十分难受,甚至有点晕眩的感觉,那是他全身的神经和肌肉都太过紧张之故。

秦氏父女的坐骑又恢复小跑的速度,超过这辆大车往前走。这时距离前面拦路的江水只有两里路,沈雁飞咬咬牙,忽然停车,心中想道:“无论如何也不能和他们在同一艘渡船过江,现在停车虽然会惹起他的疑窦,但总比在渡船上束手就擒为佳。”

眼睛一抬,只见十丈外的秦氏父女忽然勒马不走,回头来看他这辆大车。

沈雁飞额上的冷汗由一点点水珠而变成一条细小的水流,直淌下来。

他努力镇静一下心神,装得拙笨地跳下地上,拿了一块布,走前去替牲口拭汗。

忽地发觉自己躶露着的前臂上,汗水比那匹牲口的更多,在正午的阳光下,闪闪生光,他心中诅咒自己道:“该死的糊涂蛋,现在可不是正午吗?要休息避热也该在那边树荫下才对啊!”

然而此刻已不及后悔,只得固执地继续替那匹牲口抹汗。

吴小琴把他的形状看得一清二楚,哧地哂笑一声,沈雁飞听到了,怒阻她一眼,却无可奈何。

那边秦宣真对秦玉娇道:“这位姑娘孤身上路,身边也没一点贵重财物,的确令人奇怪。”原来他是从大车的轮辙和飞尘观察出来:“不过既然你想不起在哪儿见过她,也就算了,咱们追那小子要紧。”

但他仍然勒马不动,瞧着那辆大车,阴阴笑道:“这赶车的好没来由,就在毒日之下停车,分明是不想立刻渡河,哼,这小子……”

沈雁飞手中之布已湿透了,心中暗忖道:“他们再不走,我该如何是好?难道真的和他们一起渡江吗?”

正在惊慌之际,吴小琴叫了一声喂,打帘后伸出一只雪白的纤手,指着侧面一个小岗,岗边有几株大树,华盖亮丽。

沈雁飞慢慢跨上车,低声念叨道:“你自作聪明来支使我,且别得意。”原来他瞧见帝后闪耀着一排整齐的贝齿:“反正我给宰了,你也不会有什么好处。”

当下驱车离开大路,直到岗边大树下才停住。抬眼看时,秦氏父女已纵马而去。

沈雁飞倚在车门边,把车帘打开一道缝隙,凝视吴小琴好一会儿,微微笑道:“这一手真漂亮!”

她端坐车中,那对明亮的眼光不回避地和他对瞧着。

沈雁飞心中掠过一阵奇异的颤动,生像有什么东西钻入心坎里,可是他不知道那是什么,但他的眼光更为热烈地瞧着她,直到她低头一笑,把眼睛避开了,他才喃喃道:“不错,真不错!”

半晌,吴小琴蓦地抬头道:“我要离开你了。”

沈雁飞大吃一惊,道:“离开?”

“是的。”她简短地回答一声,然后微微一笑,笑容中却带着寂寞。“啊,你好像有点变了。”他怀疑地评论:“那是为了什么呢?”吴小琴轻轻时一口气,然后恢复过去那种漠然的神情,道:“没有,我不会变的。”

“我却喜欢你会变。”沈雁飞率然道:“刚才我觉得你就像个真正的女人,而且特别美丽。”

他爽朗地大笑起来,心中异常高兴,因为他发现她面上掠过惊乱的表情,而且就像所有正在青春初期的女孩子般,羞涩地垂下眼光。

至于他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3章 躲追兵双宿双飞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断肠镖》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