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肠镖》

第14章 觊美色连施毒计

作者:司马翎

楼下传来一下磬声,清脆动听。沈雁飞耸耸肩,想道:“难道这座宅园里住着不少老道?这晚了还未睡?”眼光一落在紫木几上的册子面页,看清楚那六个朱笔字竟是“天下武术总汇”等字样,不觉大吃一惊,凝眸寻思。

只见那老道缓缓起来,把两旁的蜡烛捻熄,便掀帘出来,一直走下楼去。

沈雁飞一闪身进了房中,心想道:“这老道乃是青城灵隐真人无疑,以他的造诣尚且日夕对着这本《天下武术总汇》,此书的内容可以想见。

今晚说什么也得先取了此书再说。”

想到这里,伸手便取那部书,忽觉书下似乎有什么东西扣住,稍一用力,咔噔微响一声,黑暗中哧哧连声,四面八方都有暗器袭来。

沈雁飞大吃一惊,敢情其中有机关埋伏,从风声上已辨出那些暗器体积细小,似是针钉之类的暗器,这等暗器正因体积细小,是以通常都喂有毒。

当下听风辨位,赶忙一蹲,就在他一蹲之时,脚下一虚,敢情方圆寻丈的楼板直陷下去,他却因为是个坠势,双足无法借力,空自具有满身上乘武功,却仍然被这种最普通的机关所困。

下坠约莫一丈之时他已能够发力,猛然一蹬那块楼板,身躯直拔起来。但听头上风声飒然,一宗暗器直袭而来,赶快一挥掌,以极强的掌力将暗器打发,但这么一来,便无法提气.上升,仍然飘飘下坠。

那块楼板砸在下面发出断裂暴响,听出来大概有两丈半之深,而且还是石地,加起已掉落的一丈距离,这地穴便共有三丈多深,这么高他绝无法跃将上来,等到脚一沾地,果然全是嶙峋凹凸的石地。

上面轰隆一声,原来已把那块空隙封住,沈雁飞尚未慌急,暗忖道:“我可以用壁虎功沿壁游上去,若果壁间凹凸不平,那就更容易了,好杂毛竟然暗藏机关,我上去不用一把火烧平这座宅园才怪哩!”

他怒冲冲地探囊取出千里火,啪地打亮,四下一看,不觉倒抽一口冷气,原来这个地穴底下甚是宽广,往上却逐渐收窄,故此四壁都向中心倾斜,须知壁虎游墙之功,全仗一口真气,直上可达两丈,横移最多丈半。

这地洞深达三丈半,本来就难以游到上面,何况又是向内倾斜,更是无法游上,再一看四壁上平平滑滑,毫无足以借力之处,不由得心中发虚。

眼光从四壁移到地上,只见所立之处,一地碎木,那张紫木几也散为四五块。

杂乱的木板中只见其间许多一段段又黄又黑的东西在蠕动,细看一眼敢情乃是许多蛇。

这一惊非同小可,分明这地洞乃是蛇窟,刚才定是那方圆寻丈的楼板把这当中的许多蛇都给砸死,但蛇性甚长,是以死后仍然蠕蠕而动。

这时连忙四看,只见丈许外微光闪闪,嘶嘶之声不绝于耳,竟不知共有多少条蛇。一阵腥膻之气,使得他赶快闭住呼吸。

楼上这时烛光复明,顾聪正和一个老道执手而笑。

这老道面目尖削,正是顾聪早先在后巷说了几句话的韩大哥,原来此人乃是本地人氏,但少年时便已浪迹关外,一向功夫不俗,更工于计谋,于是在关外也混出一点名气,人称赤练蛇韩京。顾聪昔年出关,凑巧和他搭上,也不知一起做过多少坏事,其后赤练蛇韩京因见树敌不少,手头也大有积蓄,便在三年前回到阆中。

以他这种老江湖,回到阆中一下子就成为本地极有势力面子的大哥头,故此派个把人混在客店中冒充伙计绝无问题,吴小琴因此被迷昏睡。

顾聪一进阆中便恰好碰见韩京,心中立刻高兴起来。那赤练蛇韩京明知顾聪一身武功,又是为非作歹之徒,决不至于沦落到赶车为生。况且最近又得知顾聪背叛师门之事,便使个眼色,不曾上前勾搭,顾聪落店后寻着他,两人饮了几盅,顾聪便向他求救,并且说出自己极爱吴小琴之事。

赤练蛇韩京未曾表示些什么,顾聪已双手奉上一个小囊,内中藏着匀圆滑净的珠子五颗,价值不下千金。赤练蛇韩京这才打个哈哈,道:“咱们老兄弟哪须这个。”

顾聪忙道:“小意思,小意思,韩大哥务必哂纳。”

赤练蛇韩京开始大动脑筋,终被他想出一个连环诡计,假如第一计不成,则直到汉水上游时再施第二计。

现在第一计已经成功,顾聪轩眉长笑,但因楼板封得严密,底下的沈雁飞一点也不知道。

赤练蛇韩京把封着地洞的楼板掀起一道缝儿,大声道:“下面可是城外铁琵琶骆星?家师灵隐真人早知你一路追缀到此,预料你今晚会来,故此设下圈套,他老人家已觅地潜修去了。久闻铁琶琵得有异人真传,弦声一响,能使四山鸟兽绝迹,蛇虫匿伏,这下面的蛇群就烦你收拾,小道完成师命,就此离开此地。”

沈雁飞一听真是无巧不成书,原来还有一档别的事落在自己头上,真是倒霉不过,却又不能辩解,只好默然无语。

赤练蛇韩京把楼板放好,抬头笑道:“这一来即使那厮能够插翼飞出来,也将想不到是你所为,哈,哈……”

顾聪满面欣然,道:“全仗韩大哥玉成,将来那妞儿若顺从了小弟,必定再重谢大哥,还有这个沈雁飞,等他饿死之后,大哥可以派人和七星庄取得联络,光是尸首也可卖个上万银子。”

两人抚拿大笑,顾聪道声失陪,便疾跃出园,直返阆中。

一路上他浮着洋洋自得的笑容,脑海中已幻想吴小琴宛转娇啼于床上的光景。不过今晚她决不会呻吟半声,因为他不打算把她救醒,要等事后才将她弄醒。这是因为连日来他观察到吴小琴涉水登山,如履平地,而且仆仆千里,仍无倦容,足证她也是身怀武功,但却无法测出她功力深浅,从沈雁飞口中,也听不到一言半语有关她来历的话。为了慎重起见,必须趁她知觉未复时把她姦污了,事后生米已成熟饭,便不须害怕,即使他武功深不可测,自己无能为应付,也可以用沈雁飞性命作为要挟。

且说沈雁飞这时心中十分着忙,上面再没有声息,分明人家已经离开,这一来岂不是要葬身蛇腹。

他已熄掉火折,以免蛇群循光袭至,且暗中但闻沙沙之声,原来是蛇群四下游走,带动地上碎木破板所致,他极小心地警戒着,不时举脚去踩,片刻间已踏死了十多条蛇。

但这样如何得了?纵使他能把整个地窟的蛇群弄死又怎样呢?时间久了终须活活饿死。

他叹口气,自语道:“想不到我沈雁飞今夜命丧于此,连仇人也没有,这算是什么呢?”他这样闭眼一死,可真是连个仇人也没有,人家不是点明要困住城外一位老魔头铁画琵骆星吗?谁叫他自投罗网,为别人顶缸。

他忽然兴奋地想道:“或者那铁琵琶骆星会瞧见而伸手救我吧?”其实哪有这回事。

他打着火折,弄了几块木板,生起一堆小火,登时满窟皆亮,蛇群被火光吸引得纷纷游过来,沈雁飞蓦然大叫一声,窟中回响嗡嗡震耳。

他满面笑容地再弄块被极,摔在火上,无意中发现那本册子,翻开一看,里面一片空白,当下也放在火堆中。

只见他借着光,不住伸手捉蛇,捉蛇之法,自古皆须拜师或是家传,但沈展飞捉的并非活捉,而是伸出一只食指,准确地敲在蛇头上,其快如风,那些蛇虽厉害,但如何避得过这位高手的攻击,只要被他指头一敲,立刻首级尽碎而死。

他专捡大条的敲,弄死一条,便随手抓住尾巴摔在火堆旁边,不到片刻工夫,己弄死了三四十条,蛇尸积成一大堆,许多还在蠕蠕而动,胆怯之人怕不见而昏倒。

再弄了二十来条,便停止对蛇群的攻击,捡了两支紫本几脚,竖往在地上,然后双脚分踏其上,这一来便高了许多,绍群除非沿几脚爬上来,决不能噬着他。

他俯身捡起两条死蛇,每条都有三尺来长,手法迅速地打个结,连在一起,然后又去检,接在一端,转眼之间,五十来条恶蛇已编成一条长达三丈以上的绳索。

最后的一着便是把脚下的紫木几脚捆在末端,这紫本几脚比普通木料沉重许多倍,他仰头哈哈一笑,满自回声中,已自功行右臂,内力传到紫本脚上,倏然脱手扔上去。

但见那根长约尺半的几脚,带起一串蛇索,直线急射上去。

笃地一响,那根紫木几脚已经深深插入楼板之中。

一条人影几乎在同时飞上半空,就在两丈四五之间稍为一顿,伸手一扯蛇索,借力又起,倏忽已到顶端。

他一手抓住几脚,已不虞会掉下地去,但仍不放心,伸出食中两指,倏然一插,深陷板中,然手换手插入两尺外的楼板,一直移到早先能动的楼板外面,然后单单一托,居然把楼板托起一道缝隙。

他审慎地侧耳倾听外面动静,见没有什么异响,这才用力托起,双脚先翻上来,膝头一按楼板,整个身形便从洞中翻起来。

重出生天,真是危险无比,若不是像他这么灵活的脑筋和特强的功力,便非葬身在地窟中的蛇腹不可。

他在宅国中巡查一遍,敢情整座宅子都没人住,这正是赤练蛇韩京老谋深算之处,准备他万一逃出来,而不致露出破绽以及被他迁怒而下毒手杀戮。

这时他百分之百相信乃是青城派的灵隐真人为了避开城外老魔铁瑟琶骆星的跟踪,故此设下这圈套,当下不耽搁,离开此地。

进得城中,更鼓正好敲过三更,这时他才知道,已在那蛇窟中困了一个更次之久。但心中却极为庆幸自己能够生还,忽然生出赶紧回去把经过告诉吴小琴的意念,便放脚飞驰。

还有几座屋便是所住客店,忽见黑影一闪,沈雁飞为了不慾在江湖上泄露踪迹,便极迅疾地绕奔过去,先看看是什么夜行人出没,然后再决定对策。

那夜行人闪闪缩缩,慢慢向客店跃过去,沈雁飞以上乘轻功,追到两丈之内,那人仍无所觉。

但见那人黑巾包脸,背背长剑,脚下丝毫不带声息,却前进得甚慢,仿佛迫近什么大敌似的。

沈雁飞心中微动,想道:“莫非这人乃是冲着我沈雁飞来的?”

暗中捡了一块碎瓦,抖手掷出去,那块碎瓦在空中走个抛物线的道路,啪地跃个粉碎,却是在那人面前三丈左右的屋背后。

那人瞧不见屋子那边,声音却听得一清二楚,吓得一转身,如飞而退。

沈雁飞在屋檐下猛然翻出来,展开脚程追将上去。彼此相距不过丈半,但那人脚程之快,不在沈雁飞之下,两人有如流星赶月,瞬息之间已踏过无数屋宇。

前面忽然现出一片空地,这时沈雁飞越追越近,心中却懊恼异常,想道:“这人不知是谁,居然能够走出这远还未能追上。”

两人跃下空地,沈雁飞冷哼一声,身形倏然加速,瞬息间已追个首尾相连,蓦地举掌劈向那人背心。

那夜行人被他的掌力撞得踉跄前倾,倏然一转身,一道青光从他胸前飞起来。

沈雁飞为之大骇,赶忙一煞脚,硬生生钉在地上。那夜行人虽已转身并且出剑但势未煞,依然向后退了四五步,这才站定脚跟,沈雁飞忖道:“此人在这刹那间,转身拔剑刺出一气呵成,已是剑术名手的程度,我不能让他有缓手余地才容易得手。”边想边扑过去,袖中已摸出修罗扇,刷地直拍过去。

那夜行人脚步未定,骤见敌人一扇攻至,忽然失声叫出沈雁飞的名字。

但叫声中依然有一道青光映面飞起,守中寓攻,确是上乘剑法的招数。

沈雁飞振腕一挥,修罗扇直拍在敌人剑上,微微一响,那人震退三步。

“什么人识得我沈雁飞?”

“唉,是我,是顾聪啊!”

“咦,原来是你,怪不得脚程这么快,我还以为是谁想窥伺我们呢!”

顾聪没有做声,用收剑人鞘的动作掩饰心中的震骇,因为他真不知沈雁飞如何能逃出来?而且还是在客店中出来(其实是沈雁飞掷出的瓦片作怪)。

沈雁飞道:“你怎么跑出来了?而且还鬼鬼祟祟地回去?”

顾聪四面张望一下,低声道:“我发现了本门中人,远远望着好像是灵隐真人,我……只见过他一次,就是当师祖临危之时。”

言中犹有惊惧之意,沈雁飞呵呵一笑道:“你别是疑心生暗鬼吧,灵隐真人已觅地潜修去了。”当下他把今晚遇险之事详细告诉顾聪,顾聪其实早已知道,但还得装出诧异非常的样子。

两人回到客店里,沈雁飞因刚才已发泄过心中之事,这时见吴小琴睡得正熟,便不唤醒她,自靠着她而睡。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4章 觊美色连施毒计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断肠镖》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