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肠镖》

第18章 邪归正仗义解危

作者:司马翎

沈雁飞有如坠在五里雾中,莫名其妙,剑眉一皱,摇头想道:“这厮真奇怪,分明乃是百毒门中之人,不单是光头赤足,而且身上的装束,也煞像大哥或范北江那种味道。可是他为什么掉头就走?咦,莫非他在这里有什么困难或敌人,因此心怀戒心?我又没说出奉大哥之命而来的,他岂能不惊疑于我?”

想到这里,自觉豁然贯通,当下便再寻思道:“此去岭南不过两日工夫,如果是大哥门下之人有事,我可不能袖手旁观。”

主意一决,转身人寨,一直走到刚才那饭馆,储眉问那店主道:“我本来要到南方去,可是忽然觉得不大舒服,现在太阳毒热得很,故此我想找个地方歇歇脚,不知这寨子里有没有客店?”

那店主用江西官话道:“我们洪家堡虽然算是个大寨,但却没有客店,真对不起。”

沈雁飞明知如此,故意装出沮丧的样子,道:“那么如何是好呢?我委实走不动哪……”

店主人心地甚好,想了一想,便教他道:“你从这条巷子走去,到第一家拍门试试吧。”

沈雁飞立刻明白他说的是哪一家,问道:“那一家有地方么?肯给陌生人歇息么?”

“当然有地方,里面的房子太多了,洪大爷是这周围数百里首富,祖上出了好多大官,这个寨子还是洪家盖起来的,所以叫做洪家堡。洪家人口稀少,传到洪大爷这一代只有他一个人,没有兄弟姐妹,现在洪大爷年纪已过五旬,却只有一位少爷,这还是洪大爷多年来行善积德,故此神佛保佑,使得善人香烟不绝。”

沈雁飞见他提起洪大爷时.面现庄容,便知那洪大爷善名不假,心中想起楼上那位美艳少妇,不知是洪家何人,但不好直接询问,便绕圈子道:“和你这一闲聊,我似乎舒服了一点,我说那位洪少爷如今也有孩子了吧?”

店主人呵呵一笑,道:“没有,没有,洪少爷今年才五岁,为什么我会说是神佛保佑呢,就是洪大爷晚年才得到儿子啊!五年以前洪大爷却不过安人之意,纳了邻村有名的美人杨巧姐为妾,哪知五年来都没生孩子,反而安人老蚌生珠,就是这位才五岁大的洪少爷。”

沈雁飞哦了一声,心中料到楼上凭栏的少妇,定是洪大爷的美妇杨巧姐,口中随便敷衍道:“这样说来。老安人福气太好了,她一定活到一百岁,享尽儿孙之福。”

店主人却连连摇头叹息道:“客官你刚好说错,洪安人刚刚在十几天前去世,据说是因为一条毒蛇突然出现,快要咬噬少爷,安人一见拼命用身躯压住那条毒蛇,故此被咬死,但少爷因此无恙。那条毒蛇后来被下人们乱棒打为肉酱,据那些打蛇的人说,从来未见过那么古怪的毒蛇。它因为被安人临死之前用牙咬住尾巴,故此脱身不得。众人棒打它之时,它居然会哀泣求命哩!”

沈雁飞听得毛骨悚然,想道:“南方地气暖热,常有奇怪毒物;那百毒门之人来此,难道与这事有关?”不过他很快便抛弃了这个联想。

现在他觉得有点兴致索然,不想到洪家借地休息,但一时改不过口,便慢慢走出门。

太阳毒热地晒下来,连那些久惯在田地耕作的乡下人似乎也受不住,整个村寨都沉静下来。

他顺脚向巷子里走,乍抬头,楼上已不见杨巧姐芳踪。

他扣扣那扇巨大的红门,一个家人出来开门,他把来意说明了。

那家人见他一派斯文,不敢看轻,便道:“我家老主人半个月前出外访友,至今尚未回来。老安人却好这时去世,因此家里还是乱糟糟的。”

沈雁飞蹙赞眉头,道:“啊,对不起,这样我就不打扰府上啦。”

“不,不,等小的进去询问二娘。”

沈雁飞眼尖,早已瞧见角门处人影闪动,乃是那位美丽少妇,当下讶想道:“难道这个妇人对我有心,否则为何刚一下楼,便到这大门来。”

家人转身进去,角门边闪出一个女子,却不是杨巧姐。她大声问道:“什么事呀?”家人说了,那女子斜眸一扫沈雁飞,便道:“请那位客人进来吧,我会带他到楼下的客房中休息。”

沈雁飞乃是黑道盟首秦宣真训练出来的人物,年纪阅历虽然都少,但心眼却灵活异常,其实极为老练。

这时微微一笑,跨人门内。

这刻他已看清楚那女人有点似丫鬓,但又不完全像,虽然只有十七八岁,但臀部甚大,背面看时却似是个妇人。

他认得她正是早先吃饭前被他笑走的两女之一,于是他斯斯文文做了一揖,道:“小生蒙姐姐允许暂借府上休息一会儿,十分感激,请问姐姐芳名?”

她刚刚转身带路,这时扭头笑道:“我叫海棠,这点子事何必道谢。相公你贵姓大名?等会儿婢子可以禀报二娘。”

沈雁飞朗声道:“小生姓沈,名雁飞,乃是江陵人氏。”

海棠笑着道:“沈相公请。”当先引路,直人角门、只见门内一条长廊,房厅甚多。

曲曲折折穿将过去,眼前豁然开朗,原来是座花园。

园中虽没有什么名花异种,却因拾摄摆布得宜,使人胸襟一开。

那座高楼共是三层,坐落在花园之前,当中的是间大堂,这时却关闭着大门,两旁仅是房间。

海棠把他带到右边第二个房间内,道:“沈相公随便休息,婢子去禀告二娘。”

沈雁飞微笑送走她,却分明可以觉察这位长得不错的婢子已被自己的笑容迷住。心中暗笑一声,随便在一张高脚靠背椅坐下,寻思道:

“这洪家房屋甚多,但人声寂寂,我且看看那二娘想搅什么鬼。哼,若是她为了占夺财产,想害死洪家唯一骨肉,这等妇人,留之无用。”

过了一刻,门外送来一阵香风,眼前陡然一亮,原来洪二娘扶着海棠的肩头,走进房来。

沈雁飞瞧见她的笑容,不禁想起海誓山盟的心上人,登时呆住。

洪二娘娇笑一声,把他惊醒,连忙站起来,施礼道:“小生因身子倦怠,不能上路,故此胆敢借贵府一角之地,略作休息,唐突之处,尚请二娘有谅。”

“沈相公言重了,些须小事何足挂齿,只不知相公是否需要请大夫诊看?”

沈雁飞朗朗笑道:“那也不必,久仰二娘姿容绝世,今日一见,果然是国色天香。”话锋顿然变得轻薄,正是要试试这少妇之意。

二娘嫣然一笑,掠鬓作态,果然非常动人,而对于沈雁飞这种语气,并无不悦之意。

沈雁飞觉得已经够了,便不多说什么。

这房间因为楼高屋大,故此甚是阴凉。尤其竹帘低垂,房中没有半只蚊蝇之类,阴凉而又清洁,使人觉得十分舒服。

二娘一直盘桓到晚饭后,才匆匆走了。

从整个下午的闲谈中,沈雁飞已获得一个印象,便是这个妖冶艳丽的少妇,个性极强,占有慾也非常强烈,对于她自己的命运,并不甘心屈服。

于是,这位天资聪颖绝顶的年轻人已能大致推测出洪二娘的意向动态。

他躺在床上,默默寻思道:“像这等出墙红杏败坏妇德的行为,本已罪该万死。何况还想害死洪少爷以夺取产业?更是万万饶恕不得。听她说洪老爷应该明日下午能够回到家里来,假如我是这妇人,该怎样对付那位相当健朗的老人家?等他寿终正寝么?不行,若果洪老爷多活个十年八年,岂不等长了脖子?她的姦夫是谁?如今想怎样对付那孩子?”

这一连串问题似乎难以寻出答案,沈雁飞好胜之心油然而生,不知不觉中立定主意,要查个水落石出。

他走出房间,走廊上没有人影,夏季的白天十分漫长,因此现在虽已日落,但仍然未曾昏黑。

侧耳细听一下,楼上传来细微的人声。楼梯就在旁边,他蹑足沿梯而上。人语声就从侧边的房间透出来。

“现在你可以动身了。”二娘娇软的声音道:“你说过中午去的,现在又巴巴跑回来。”

另一个男人嗓子道:“别慌,别慌,我已经相度过地势,还是等会儿动身赶到的那一处最适合。”

沈雁飞不必去瞧,已知道一男一女搂抱在一块儿说着话。俊眉一皱,想道:“那厮的声音显示出乃是个练家子,他们想干什么?”

只听男的问道:“那小家伙会吹那支曲子了吧?”

洪二娘晤了一声,却把外面的沈雁飞听得肉都麻了。

“暖,你还要……赶路呢,别……别搅我行不行……”

粗大沉重的呼吸声代替了答话,银钩乱响声中,沈雁飞悄悄下楼,回到房中。

忽然一阵萧声,随风而来,吹的是一阂极简单的曲调,可是却悲郁凄凉,使人顿然兴起身世之感。

沈雁飞听得痴了,星目含泪,倚在门边,那吹萧之人,反来复去,都是吹这一首曲调。

帘外人影一闪,一个壮汉匆匆走过。

沈雁飞蓦然惊醒,想道:“这厮要往哪儿去?莫非有什么阴谋?啊,难道此人赶去路上暗算洪老爷?”

越想越对,急急掀帘出来,一径寻路直奔大门。碰见了不少家人讶异地看他,他也不管。

出了大门,追出巷子,放目一望,那壮汉已无踪迹,心中一急,忽而想到洪家唯一的根苗。

“咳,事难两全,那厮在那边发动阴谋,这边的女人大概也会同时行动。我须回去保护那孩子。哎,不行,想那婆娘设计已久,定然十分周密,我纵然有心,但事无佐证,也不中用……”想到这里,急忙走出寨门。

纵目四望,只见一骑如飞,直奔西北。在这南方极少人骑马,因此特别惹起沈雁飞的注意。

他摸摸囊中,那个藏着神殊的玉葫芦并没有离身。至于那面竹令符,只因特别沉重,故此放在包袱中。

当下撤步去追那匹马,散落四下的乡人方自诧异惊顾时,他已奔出老远。

十多里路之后,已追得差不多,本来他马上可以施展全力,追将上去。

但他不愿泄露行藏,让前面疾驰的骑士发觉,同时在这刻下手,也得防着会有乡下人无意看见。

再奔出七八里路,天色虽然未黑,但已昏昏暮暮,加之四下俱是田地.人迹杏然。

沈雁飞想道:“此时不追上去,更待何时?”脚下一加劲,飕飕连声,有如风驰电逐,片刻已赶到马后面。

马上人因风声掠耳,故此丝毫不觉。

沈雁飞星眼一闪,倏然伸手抓住马尾,那匹狂奔疾驰的马忽然停住,伸颈急嘶,却移动不了一步。

马上人骤出不意,猛可从马头冲滚下地,跌得一身灰尘。

沈雁飞一松手,那匹马去势仍在,倏然一冲,但前腿一软,跪倒地上,正好压在那人身上。

“起来,大爷有话问你。”沈雁飞冷冷叱喝一声,那声音直似有形之物,冲击得那人耳鼓隐隐作疼。

“哼,大爷总算没有追错人,起来,报上姓名。”

他说得极有威严,那人从马下挣出来,惊喘尚未定,却如受催眠般道:“我是张超。”

“哦,你是北方人,怪不得会骑马,张……超……是不是夜鹰张超?”

张超退后数步,露出惊骇的神色,嗫嚅道:“朋友贵姓高名?怎识得贱号?”

沈雁飞哈哈一笑,道:“两年前黑道豪杰公议把你逐到边荒,我在七星庄亲自听到这个报告,焉能忘怀阁下大名?哈哈……”

原来这夜鹰张超本是黑道上后起之秀,却因为人居心太坏,而且不用市八事邪归止汉又辟厄太重视黑道上规矩,有一次犯了采花规条,为线上人发觉,于是公议逐他到边荒去自生自灭,这等事例必要禀报修罗扇秦宣真,以示对他尊重。

那时候夜鹰张超才知不妙,自动潜踪匿迹,不知躲到哪里去了。这件事结果也就不了了之。

沈雁飞这时一提起七星庄,夜鹰张超当日怕的就是七星庄会出现,故此才悄悄溜到南方来,无意中投身洪家堡,当起护院武师。

但洪老爷对待他却以朋友之礼,极为尊敬,目下刚刚发动阴谋,勾通了不守妇道的洪二娘,一面设计斩绝洪家子嗣,一面等候机会谋杀洪老爷。

哪知平地钻出一个俊美少年,竟是七星庄的人,不由得大大惊骇。

沈雁飞见他骇然之色,立刻改变态度,笑哈哈道:“你走得那么快于吗?我料不到你也是线上的人,还想借你的马一用呢!”

夜鹰张超登时定下心神,陪笑道:“少爷好俊的功夫,却把我唬惨了。假如少爷要这匹马代步,尽管骑用便了。”

沈雁飞见他连姓名也不问,情急离开之状,表露无遗,心中暗笑一声,口中道:“唉,用不用马都无所谓,实不相瞒,我和你的遭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8章 邪归正仗义解危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断肠镖》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