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肠镖》

第01章 断肠镖再度出世

作者:司马翎

萧索的秋风,吹黄了江汉平原的绿树碧草,也染红了山谷峦岭间的霜枫。

在江陵城北郊外一条古老的道路边,一个破旧的小亭中,两个人在夕阳下喁喁地说个不休。

这两个人一望而知是对恩爱的夫妇。那位娟楚的少妇深情的眼光,老是离不开她丈夫的面庞。

那是一张略嫌瘦削然而十分坚毅的面庞,嘴chún边两道深深的弧形线条,使得他坚强的性格十分突出地显示出来。

她再三低声地唤着他的名字,嘱他这次远行,要小心保重。

“你不必太挂虑我,倒是自己要一切小心。”他装出一丝微笑,那只阔大而瘦削的手掌温柔地抚在她肩上,但立刻便收回来。在这个年头,即便是一对恩爱的夫妻黯然话别时,也不便表演出这么亲热的镜头。“你好好地保重自己,照顾孩子,安心等我回来。以后,我答应你,再也不作远行,纵使是皇上的圣旨,我也不离开你。”

他的语声是这么坚强有力,使得他那妻子面上的愁容顿敛,而换了欢愉可爱的笑容。

“请你原谅和理解我这一次重入江湖。”他忽然变得十分严肃地说:“我知道你可以不问情由而原谅我的决定,可是,在这临别的最后刹那,我觉得这件事不该瞒住你。”

他停顿了一下,仿佛是思索该如何措词才能明晰地表达出心中之意。

“我沈鉴.生平以信义自许.讲求的是恩怨分明.一诺千金。自从当年受了杨汉帧大人的恩惠,至今明记于心。目下杨大人因为无意中得到一件稀世至宝而招来横祸,眼看不但前程难保,甚且可能有灭门之祸。杨大人明知我婚后退出公门,不再承担任何差事,可是这件稀世之宝已经在江湖泄露了风声,他慾将此宝送到京师和相国府中,却不是件易事,是以请我走这一趟,我虽知此事甚为危险,但也正好借此报却昔年思德,故此一口应承下来,啊,你……你可是怪我不该应允吗?”

她摇摇头,举袖拭去泪痕,但拭不掉面上的愁容。

“我在公门中,虽以一对判官笔传名于江湖,提起生判官沈鉴的名字,足可震骇一般绿林道,可是这桩事不比寻常,谁不想得到那稀世之宝?故此我料定必有能人或魔头半途拦劫,我既受人之托,倘若真的不幸失手被擒,也绝不教那些人得到该宝;即使是粉身碎骨,我也不会让他们得手。”语意坚决之极。

他的妻子含泪恨恨地咕哝道:“真是害人的东西,还说是宝贝哩,杨大人要不为它,也不会遭遇祸事,我们要不是为了它,也不必伤离惜别。哼,究竟是什么鬼宝贝啊?”

“你说得好,那东西真是个祸胎,名字也可怕得很,叫做断肠镖。传闻这断肠镖所至之处,得主必有横祸”

“什么?是一支镖?”

“正是一支黄金制成的小镖。据说乃是汉代淮南王府中之宝,但一支黄金小镖能值多少钱,原因却在那支小金镖身上刻着淮南王的篆印,并且是用一个锦盒盛着。锦盒上缀着一圈小珠,当中一颗却是比龙眼核还要大的珍珠,乃是无价之宝的夜明珠。”

他妻子恍然地啊一了声,道:“原来价值在于镖上的印刻和盘上的夜明珠……”

“不,你可想错了,这两般价值不过是那些俗人觉得贵重而已,武林中人,却着眼于镖上的一些字迹和盒上的小珍珠。据说那些字迹只有短短六行,乃是极玄妙的内功秘诀,得着不但可以独步天下武林,而且再将盒上小珍珠研碎服下之时,便可以长生不老。不过我认为这些都是鬼话,倒是盒上的小珍珠能够祛百病、除诸毒一说可以相信。”

他的妻子忽然靠近他,并且把头埋在他胸前。

生判官沈鉴轻轻叹口气,怅惘无言地凝视着夕阳中的古道。

正是“悲莫兮生离别,登山临水送君归”,这小亭已是十里长亭,但沈鉴的妻子,依然不肯回去。

她指指回路一座小山,上面有块大石,道:“请记取闺中之人,将于半年之后,每日黄昏定在那方石上,眺望夫君归尘,请你好生记住啊。”

沈鉴但觉鼻子一酸,可是即使想流泪,也得流向肚中。他心中情知此去凶险之极,但他岂忍透露让妻子更加担忧?

时刻已届,他再也不能耽搁,只好一横心当先走出那亭子。

亭外一株树下,系着一匹骏马。他一垫步,到了马旁,解下缰绳,猛的回头一瞥,只见带点憔悴的爱妻,倚在亭柱上,满面泪痕纵横。

那匹骏马昂首嘶一声,跃跃慾动。

只见沈鉴一咬牙,凌身上马。蹄声骤响,黄尘飞扬。当他乍回头时,已在数丈之外。

这一放缰疾驰,半刻之后,已驰出四十余里。

现在,他暂时将儿女柔情,离愁别绪都抛撒开。他非得集中思想,以应付面临的生死不可。

他早已想过那些有能力来劫夺此宝的人,除了在海外和僻处南疆,或是漠外的诸魔之外,目下中原只有两人是他深怀戒惧的。

一是终南孤鹤尚煌。此人年纪如今未过五旬,但威名震武林已垂三十年,以一趟少清剑法纵横天下,未逢敌手,乃是终南派第一位人物。他年纪轻轻,辈份却高,十年前曾任终南掌门,便不及半载,但不肯再担此重任。唯一的理由仅仅是嫌弃当掌门人凡事便须一板一眼,太过拘束,由此可知此人性格。在正派高人之中,只有他可能出手,并且无能抗拒。

第二个却是个黑道上的大魔头。此人乃近十余年方崛起江湖,手中一柄精钢骨折扇,长仅尺半,打开时扇面其红如火,纵横南北,未逢敌手,人称修罗扇秦宣真。

此人不但武功精绝得足可脾睨天下,尤其是心肠如铁,手段极辣,是以在十余年间,已得到极大的名声。

而生判官沈鉴更知道一事,便是这位修罗扇秦宣真并非浪得虚名之辈,敢情他曾将黑道上十余位极著名的人物全在三十招之内,都给轮流打败了,自后便隐然成为中原南北黑道上第一位人物。

其余的黑道人物,虽然不乏高明,可是生判官沈鉴本身武功也极精纯深厚,碰上了其他人物来拦劫,虽不敢说一定得胜,但最少也能落个全身而退。然而他有自知之明,他若遇上终南孤鹤尚煌或修罗扇秦宣真的话,那就多半难以幸免了。

他在一个山岗后勒住马,只见那儿旗帜乱飘,枪戟森然,敢情一彪清军,驻扎在岗后的平地上。

时间可真耽误不得,因为那杨汉桢大人已另遣人飞马驰书上京,说明此事,他必须如限赶到京师,否则杨大人可能因他之耽误而遭遇奇祸。

他的坐骑才勒住,便已有两名军士过来大声喝问着。生判官沈鉴赶忙通报姓名来意。

正在说话之际,已出来三人,当中的是位军官,其余两个一身劲装疾服,悬刀背剑,一面精悍之色。

生判官沈鉴认得这两人乃是鄂省公门名捕,左边那位乃是神眼张中元,此人出了名的一对利眼,凡跟他见过一面之后,虽隔一二十年,仍能够极清晰详细地说出来。

右边那位长得身躯伟岸,人称铁翅雕谭克用。使的是极沉重的砍山刀,勇力过人。

当中的那军官,敢情是位把总老爷,神情粗直,乃是个旗人。

神眼张中元抢先一步,先替那位把总介绍过,得知名为额固。此来乃是杨大人放心不下,特地请提都大人另行派铁骑三十,由额固亲领护送重宝。

额固猛然踏前两步,伸出虬筋栗肉的右手。

生判官沈鉴一见他的动作,心中了然,微笑一下,也伸手相迎。

两人表面上是拉手亲热,实则那把总老爷自恃骑射俱精,尤其膂力过人,只因自己已奉命率领三十精骑,护送至宝到京师和相国府,在他想来,有他本人以及三十精骑,说什么也够了。莫说现下仍然世道清平,便萑苻证地,也不必多虑。

可是偏偏除了本省两位名捕同行,带着那件连他也不能看一眼的宝贝之外,还得等这生判官沈鉴同走,这件事令他自尊心大伤,极是忿愠。

两手一握,生判官沈鉴练的内家功夫,那额固把总的外壮力量焉能应敌?但党掌上如同蓦地上了一道铁箍,心中大吃一惊,猛可运力相拒。

忽然觉得那铁箍的力量极是奇特,不但是可以极容易便箍碎他的掌骨,甚至能够把他整个人箍碎。

这种奇异的感觉是这么可怖和不可抗拒,以致他脸色骤变,连忙松手。

旁边两位名捕哪有看不出这军官拉手的心意,齐齐在心中叫好喝彩,情知生判官沈鉴平生处事狠稳兼擅,必定会暗中给他一点苦头吃。

这一来,定可稍挫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军官。

果然那额固把总浓眉一皱,面色骤变,铁翅雕谭克用哈哈一笑,伸出手去,接续着和生判官沈鉴拉手,岔开此事。

额固把总讨个没趣,心中生气,猛然回头威风十足地传今起行。骤时间蹄沓马嘶,三十精骑都在瞬息间上了马,另有弁勇牵三匹马过来。

铁翅雕谭克用回顾一眼,朗声道:“有这一支精骑,此行定可无虞。”

额固把总翻身上马时,听到这句话,面上颜色开霁不少。

两位名捕也一同上马,铁翅雕谭克用在马上一长身,伸臂递过一包东西给生判官沈鉴,道:“老总,这便是那……”

原来当年生判官沈鉴以一身超绝武功,以及过人的机智,投身公门,做了数年豫鄂湘三省总捕头。谭张两人俱曾在他手下办事,故此铁翅雕谭克用称他为老总。

生判官沈鉴接过那个小包,但见乃是个四方形的小盒,用油布封裹得极严密,外加火漆印封。

他不经意地揣在怀中,微叹一声,道:“咱们都是老兄弟,你别再用旧时称谓……”眼中神色惘然,一若心事重重光景。

神眼张中元看他一眼,道:“老总今番东山复出,正宜一振雄威,何必感慨。”

生判官沈鉴茫然摇摇头,他明白这两位昔年最得力的助手,绝不会了解他此刻的心情。

他一个曾经因爱情而抛弃危险的事业的人,现在却在不得已的情形之下,重作冯妇。

却明知此行凶多吉少,他早因无以对娇妻爱子而极为痛苦,而现在,他更觉得这种事业极无意义和乏味。

况且,令他决然成行的原因,也仅是为了自己昔日恩人的恩德未报。但那辛酸艰苦的后果,可不该由妻儿负责啊!

蹄声雷动,三七精骑滚滚前驰,这里三人连忙也一催马,跟将上去。

生判官沈鉴面色极为沉凝,只因打如今开始,走到黄昏时分,便是荆门地方。他所担心的,便是忖料到当晚歇在荆门时,必有事故发生。

一路上风驰电掣,声势浩荡,沿途人们都为了这支精骑急驰风卷的声势而大为惊怪。

这可使得生判官沈鉴又觉得不妥,暗自盘算一下,却又明白不便撇下这位把总和三十精骑,只好作罢。

傍晚时分,已到了荆门。这荆门地当,荆襄驿路之冲,商旅甚盛。

额固把总领路直趋城西的驿馆,三十精骑,铁蹄翻飞,长驱疾驰。

到了驿馆门外,却因来迟一步,已被另一批官差占去大半房子。

大家全是公事出差,这时可不能计较谁高谁低,那额固把总忿忿瞪眼,咕哝道:“这可是咱们自家来迟的,可怪不得别人,本官不是老早就说过先来此处再等候吗?”

两句话便将没房子住的责任推卸在等候生判官沈鉴一事上。

三位全是积年老公事,焉有听不出这等官腔之理?生判官沈鉴微微一笑,没有搭腔,铁翅雕谭克用身分较高,乃是鄂省总辅头,便道:“这个不成问题,我早已安排好了,在另一处已腾出一幢房子,咱们住一晚毫无问题。”

当下额固把总传令队伍回头,跟着铁翅雕谭克用,沿着城边绕向西北。

片刻工夫,已到了目的地,敢情是座镖店子,却是早已歇了业。这时可不愁地方不够,连马厩也是现成可容纳这数十牲口。

镖局里有四五名闲汉模样的人,利落地来伺候这班老爷。

生判官沈鉴见此情形,心知两位旧日同事早已经竭精弹智地安排好一切,可是心里那块大石,依然不能放下。

是晚,那位把总老爷煞有介事地将他那三十精骑,分作十五拨,轮流巡夜。

这里沈谭张三人,也商议妥当,由谭张两人守上半夜,三更过后,则由生判官沈鉴负责。只因生判官沈鉴武功全比他们高,而上半夜多半不会有事,最吃紧乃是在下半夜。这样沈鉴不单可以在吃紧的时候能够全神戒备,而且还可以趁上半夜的时候养足精神。

三个人分作两间房,额固把总则自居一室。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1章 断肠镖再度出世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断肠镖》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