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肠镖》

第22章 百花山迷阵困龙

作者:司马翎

沈雁飞和冯征当然不明底蕴,阅罢相顾一笑。冯征道:“这百花山在江湖上颇有名气,咱们此行身有特别要事,必需多加小心,最好能够极秘密地掩人山中,那时敌明我暗,比较有利于救人。”

沈雁飞道:“大哥说得是,咱们小心点儿便了。”“为兄有个提议,便是我们两人分作前后脚走,尽量距离远些,但以能够望见为限度。这样一则可以互相呼应敌小我大、敌退步我进步、敌寡助我多助等中日双方矛盾的,二则万一被人发现,还有一个人有机会暗中潜人山中,行事格外方便。”

沈雁飞笑道:“大哥不愧为一派掌门,果然智谋出众,小弟佩服之极。”

于是两人商量一下,冯征仗着自己乃是百毒门中之人,七星庄可能还不知道他们已连为一气之中,故此先打头阵是最好不过。沈雁飞想想这位义兄说得有理,加之他武功比起自己虽然差了一头,但在武林中也算得上是高手,如说危险,其实也差不了多少,但决计照办。

两人潜人山中,越过一个山岗,但见前面的山谷中,桃树不下千株,密密层层。花光映眼,满谷俱是,好看已极。桃树上还有桃实叠叠,或青或红,地上积叶甚厚,好像有点潮霉的样子。

冯征首先分枝拂叶,走进林中。沈雁飞看看他身形将被树木遮住,忙跟了进去。

桃林中阵阵花香,初时嗅了十分舒服。刚才在谷外还看不出什么,这一走进林中,这才发现此谷颇为宽广,除了外面的桃树排列得密密外,里面倒也清疏可数。

走了十来丈,沈雁飞但觉香气越浓,深深一嗅,忽然一阵晕眩,心胸恶闷难受,倏地回身栽倒地上。

这种挑花瘴便是厉害无比,教人在不知不觉时中了道儿。连寻找苦桃以疗毒也没有机会。只要时间稍久,瘴毒便侵人五脏,再无法疗治。

前头的冯征越走精神越大,原来他乃是岭南百毒门未来的掌门人,自幼训练得能忍受任何毒气。这些挑花瘴毒尚未成大气候,他根本就没发觉是可以致命的瘴毒。径自走了一程,脚下忽然一软,身形直掉下去。赶紧一提真气,日前尺许,一手按在陷讲边缘上,复又拔起来。心中冷笑一声,想道:“这种埋伏,算是什么一回事用……”

回头一瞥,不见沈雁飞用来的踪迹,以为走得太快,使微笑停步等候。

等了一会儿,沈雁飞仍未跟来,心中大奇,开玩笑地想道:“难道二弟闻到花香,恋恋不舍,竟在林中睡着了。”笑容未敛,忽然发觉这桃林中瘴气隐隐,这一惊非同小可,光溜溜的秃头上,直冒出白气来。跌足惊道:“不好了,这里分明有桃花瘴毒,我虽不怕,恐怕二弟忍受不住……”

念头尚未转完,掉回头风驰电掣般赶回去,果然远远瞧见沈雁飞仰仆地上,四肢摊直。

他一见那等景象,脚下加油急急奔去,因为这等桃花瘴毒,说它厉害可真厉害,迟了分秒,可能变成不治。

临到切近,只见沈雁飞双目紧闭,俊脸上泛起红晕,有如在颊上染了一层桃花,甚是好看。冯征醒悟过来,放下心事,想道:“我那百毒门解毒灵丹,能解天下各种绝毒。他曾经服过,体质自然要不同些。目下他身畔虽然尚有两粒解毒灵丹,但看来不必糟塌,待我寻摘一颗苦桃替他疗治便了。”眨眼间已在叠叠桃实中,寻出一颗苦桃,先捏开沈雁飞的牙关,然后把苦桃放在他chún边,掌心微一用力,汁水全部榨出,流人他口中。

展眼间沈雁飞睁开眼睛,道:“好香啊……”语犹未完,跳起来道:“大哥,这是怎么回事?我口中好苦。”

冯征一笑,道:“你无意中了桃花瘴毒,幸而愚兄及时发觉,摘了颗苦桃,榨出桃汁,替你解了瘴毒,故此你口中发觉苦,你还说香哩。”

沈雁飞摸出解毒灵丹,冯征微笑阻止他道:“为兄本门的解毒灵丹,能解天下各种绝毒,你还是放在你身边,别浪费了,将来也许有用得着呢!”

沈雁飞便揣回怀中,道:“原来这片桃林还有这种古怪,如今还是由小弟先走吧。”

冯征同意了,道:“前面还有陷讲哩,恐怕另外尚有别种埋伏,贤弟可得小心些。”

沈雁飞应了一声,首先驰去,经过早先冯征中伏的陷阱,一看普通得很,便稍觉大意。

正走之间,脚下一软,他反应何等灵敏,一掠三丈有余,竟自施展出绝世轻功,嚓嚓几响嘶风之声,在身后飞过,原来是五支伏弩,却因沈雁飞身形太快,故此都落了空。

再走了里许路,但觉喉中干渴异常,忍不住向林顶的桃实打主意,但这一带的桃子俱都呈现青色,显然未熟。

转眼一看,已快走到谷口,桃林已尽,过去便是一片沙地。

走出桃林,忽见谷口处,在一片黄沙之中,居然有一块两丈左右的草地,边缘用白石砌住,极是好看。绿草地的中央,植着一颗桃树,桃身粗大,枝繁叶茂。

树上挂着三个碗口大的红透水蜜桃,看那样子就像马上熟得要掉下来似的。

沈雁飞一见之下,心中大喜,胸中烦渴为之消减一半。那树身上钉着一块尺许四方木牌,牌上用未笔写着两行字道:“西池仙品,延年益寿。”

他想道:“这株桃树可能真是异种,那百花山主金如水特别种植,好自己尝食。”

这时冯征因沈雁飞走得太快,拼命赶来,好一会儿工夫才瞧见远处的沈雁飞。

只见沈雁飞左手捧着一样什么东西,右手还拿着另一个往嘴边送。因为离得太远,故此无法瞧得清楚。

既然瞧见了他的身形,那儿又已是谷口,唯恐有人把守了望、如赶上去,岂不完全泄露行藏?便不急了,放慢速度,再往前走。

越走越近,忽然看清楚沈雁飞手中乃是又大又红的桃子,已咽了一个,正在咽第二个。忽然骇了一跳,浑身冷汗都冒将出来。

“哎,不好了,我百毒门中,常常借果子暗注烈性毒葯在内以诱敌人彀。那些被注射了毒葯的果子,往往特别肥大,而且能够长坠枝头,经年累月而不会掉下。甚至可以注射毒葯在野兽身上,对方因饥饿而杀兽烹食,便中毒而死。这等毒葯性子最烈,立刻封喉攻心而死。”

想到这里,却见沈雁飞已把第二个桃子吃掉,忽然跌倒在桃树下。

他吓得魂飞魄散,停步闭目,凄然想道:“竟不料那百花山主金如水诡计如此之多,我一时大意,使得二弟中了道儿。那桃子中的毒葯,必定是我百毒门常用的那种,一咽下腹中,立刻便封喉攻心,即使有大罗金仙的灵丹,也决不中用了。”

猛一张眼,沈雁飞跌坐草地上,动也不动。

他这时可就不管沈雁飞是死是活,务必过去看看。

心中恨火熊熊咬牙切齿地盘算道:“我如今决不能感情冲动,待我把二弟尸身运出山外,找个地方放好,立刻回转岭南,将本门中所有毒物全部带来,务必将此山中的人,尽数毒死不可。”

他一抢出林本,立刻裂帛似的大叫一声,借此抒发心中悲愤。

沈雁飞忽然跳起来,大声问道:“大哥你怎么啦?”

冯征一下子冲到他面前,道:“二弟你真把愚兄吓煞,这树上的桃子,岂可随便乱吃的?”

沈雁飞哈哈一笑,道:“这正是英雄所见略同,小弟心中也有疑惑,但实在口渴不禁,想起前面虽有一道河流,但名称叫做黑水河,大概河水极脏。这三颗水蜜桃又红又大,确实忍耐不住,故此摘下来,先服下一颗解毒灵丹。”

冯征也为之哈哈大笑,一同走出谷口,只见半里之外,一条河滚滚奔流,由西而东,不知流到哪里。

水势峻急非常,翻腾喧逐,两人走到河边,一条本板桥通到彼岸,就在他们面前。

“这就是黑水河了。”沈雁飞说。“我要是会水,必定舍弃此桥而泅过去。”原来此河最窄之处,也有六丈以外,武功再高,也无法飞越。

冯征摇头道:“嘿,嘿,那金如水用心狡毒,哪有这般好事。”说着话时,目不转睛地看着黝暗的河底。“二弟你仔细看看,河中是不是有些铁网?”

沈雁飞眼力比他更强,定睛一看,河水中果然布有一根根极长的铁线,有些在河水下面两尺,有些更深,大体上说来,整条河似乎都布有这种铁丝网。

“那该是水底一种极歹毒的埋伏,加上水流太急,我们一掉下去。必定死无全尸,真可怕。”

“大哥,咱们还是从这条桥上想法子吧。”

“那厮正要我们如此。”他摸摸光溜溜的脑袋,闭眼想了一刻,又道:“这条桥太窄了,其中必定古怪百出,令人无法猜测。”

“管他的,大不了一些伏管飞刀之类,小弟有阴气护体,先上去试试。”

“二弟别急,试想假如桥上有诈,令人跌下河里,你不会水,阴气难发挥威力,结果大是可虞呢!”

沈雁飞颔首,想了一下,道:“莫不成整条桥会坍掉?”

“愚兄就是怕这一着,你看这道桥完全由两条巨缆夹击住,两缆一断,整道桥便完全坍散在急峻的河水中,假如只是桥上有机关,即使桥板会突然中断,也来得及抓住桥桩啊!”

这一关确实太过危险,故此沈雁飞慎重思索渡河之计。特别是因为此河的凶险处摆在明里,定必还有一些令人想不透的诡计。

他忽然笑道:“大哥,咱们这不是想糊涂了?老实说,百花山山主当初造此桥时,本意决非对付武林真正高手,故此为了较易搭成此桥,专门拣这河床最狭之处。大哥你想,武林中除非以轻功见长的名家,极少能够跃达二丈七八之远,能够超过三丈,武林中除了有限的三数位老前辈,已无人能臻此造诣。今日之事,他更料不到我沈雁飞居然能跃过三丈距离,故此咱们来个迅雷不及掩耳之法,由小弟先跃过去,只须在桥上垫一次脚,便到达彼岸。”

冯征道:“这方法不错,虽然你的推测太过乐观了一点,可是除此之外,究无别法。”

他说着先踏上桥去,试一试那桥承重力量,觉得十分牢固,不免走了丈许远。然后站定脚步,招手道:“二弟你开始跃过去吧。”

沈雁飞提一口真气,若然振臂一跃,已如大鸟般横空飞去。

到了三丈零五寸之远,身形下坠,脚尖疾探桥板。

那儿正是每一段桥板的中央,前文说过每根桥柱相距一丈,他的脚便是探向两根桥柱之间,前后相距均是五尺。

然在脚尖及板之际,忽听一响,那段桥板比他先了一步掉下河去。

这正是此桥有人把守的妙处,可以等到敌人力道已竭的刹那,才掀动机关,使敌人再无自救的机会。

冯征猛见沈雁飞身形直掉下去,大吃一惊,赶快冲前,刚走了寻丈,只听沈雁飞清啸一声,身形忽然又冒起来,移前五尺,脚尖踩在桥柱上,然后直飞过河去。他喜得欢呼一声,却见沈雁飞一落在岸边,头也不回,直闯上岗去。

正在此时,猛觉脚下木桥一阵摇晃,赶紧提气一跃,升起半空。低头一看,心中叫声我命休矣,身形复又下坠。原来这时那道桥一边已倾侧,桥板都掉下河中,只剩下几根桥柱和一条未断的巨缆。另一条巨缆已被砍断,故此成了这般模样。

那边岗后一个看守的人,手中一把明晃晃的利斧,刚刚砍断了一条巨缆,剩下另一条在三尺之外,他双手举起斧头,猛然砍将下去。夺的一声,那条巨缆,又被他砍断。沈雁飞刚一现身,已来不及阻止,急得大喝一声,有如裂帛。

冯征身形下落时,猛见另一条巨缆也突然松弛软垂,没人水中,勉强一挣,身形复起,但只升高了四尺。这时离后面河岸两丈之远,前面则更加远了,还有四丈之遥。

死神的阴影已掩没他的全身,他一直掉下去,忽然水花四溅,那条后来才断的巨缆,又升出水面。

原来沈雁飞机智无比,眼光到处,已顾不得杀死那人,猛可伏身一扑,抓住那条疾缩如蛇的巨缆。

那巨缆本身已够重的了,何况又绷着整道木桥桥往,此刻吃河水一冲,其重无比。沈雁飞被巨缆拖得直滑下山岗,把沙地划了一条宽阔的痕迹。这际正是冯征第二次提气上升,又下落的刹那。沈雁飞明知事情危急,大喝一声,硬是挣起来,四肢一齐用力,双足直陷人硬泥地中,跟着双手连收,眨眼那条巨缆浮出水面。

后面那人见他神威凛凛,大惊失色。但也看出机不可失,一个箭步冲下来,举斧便劈。

这时沈雁飞不但用双足深陷泥中而闪避不得,那一对手更因拼命抓住巨缆而不能丝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2章 百花山迷阵困龙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断肠镖》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