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肠镖》

第24章 五阴手慨授绝艺

作者:司马翎

傅伟又啊一声,表示惊诧,这结局来得这么快,的确是匪夷所思。“是不是伯父没有死,回来揭穿了这阴谋?”

她摇摇头,道:“不是,我母亲自己揭破阴谋的,原来那黑燕子布的假局本来巧妙无比,可是百密一疏历任中共中央高级党校哲学教研室主任、副校长、中国哲学,他没有割掉小腹上那粒肉瘤,故此我母亲发现和那自称勾魂尊者的恶人一模一样,终于痛苦了两天之后,把他一刀刺死。”

“你早先说过那聂升的爱情算得伟大,因为他有这份心机耐性来夺取我母亲的劳心,我母亲正因此故,才觉得爱情的确有极可怕的一面。故此她对此怀有偏激的见解,同时对武功也有一种偏见。她把我抚养到五岁的政治革命和私有制的灭亡。同时还表述了马克思正在形成,然后托付给师父散花仙子叶清,她们当年可是同门至好呢,遗言不要我学武艺,那么就不妨碍我的爱情或婚事,若我一定要练武,那也无不可,只要我立下重音,此生永不爱任何一个男人,尽管去学……”

“我……我明白了……”他的声音十分消沉,仿佛大地已经沉没了。

“我已立下重誓假如我爱上男人的话,便得从万丈悬崖上跳下自杀,这誓言是由我师父主持的,因此我即使不顾一切而和你要好,但武林中肯让一个叛逆师门的人安然立足么?你师父又怎样想法?”

傅伟叹口气,忽然问道:“你父亲后来怎样呢?”

“他么?他拉着勾魂尊者的手,然后微笑地告诉他说,他们之间有夺妻之恨,于是自己用力向前一跳……”

她点点头,眼光茫然地移向脚上,那无底的深壑,正张开大口,等待着他们投身下来似的。

傅伟开始不安地担心起来,暗自忖道:“她为什么要在这时告诉我?”他觉得张明霞环抱着他腰部的手臂,令他感到十分不安。

这种不安之感越来越浓厚,原来她的手果然加重了力量。她轻轻道:“傅哥哥,我们也跳下去吧,让我们一同到另一个世界,过那快乐无忧的生活,啊,但愿我知道那个世界是怎样的世界。”

傅伟觉得自己已达到不能忍受的边缘,他须要痛快的结局,要不是一同纵上上面的实地,便跳下那无底的深壑中,他忽然仰天悲啸一声,胸中万千幽恨痛苦,都从这一声悲啸中抒发出来。

张明霞奇异地凝视着他,歇了好一会儿,才道:“傅哥哥,你恨我迫你太什么?”

“不是。”他显得有点粗鲁地回答:“我只恨造化弄人,为什么偏偏把我们两个都弄到一些我们无能为力的泥沼中,霞妹妹,你想,我们的一生,别的人何以能够于涉呢?命运对我们不是太不公平么?”

张明霞直觉地感知傅伟心中受创甚深,因此她为之心痛得很。暮色已笼罩了大地,正如她心头一般,漫天黑云,把一切都笼罩住。

傅伟喃喃道:“霞妹妹,请你说一句话,那就是我们现在要怎样做,我都听你的,只要一句话,跳下去或者回观,请你立刻说。”

他屏住呼吸,等候最后的判决。时间生像停顿凝结住,那檀口吐出几个字,便是他们的结局了。

张明霞犹疑好久,终于不能决定,于是她想出一个办法。

“我们就在这里站着,三更一过,仍然没有人来找到我们,我们便跳下去。若在三更之前,有人找到我们,那么就暂时不提这件事,先回上元观再说。”

这个办法倒不如干脆跳下去更好,须知这青城山峰峦无数,观中之人纵然明知他们失踪,全观出动搜山,搜个十天八天,也难发现他们,何况只限到三更时候,其次退一步想,纵然暂时不死,回到观中,但日后这件事总得彻底解决,糊里糊涂地拖个尾巴,徒然增加痛苦负担而已,不过傅伟可没有反对,和她一道默默等候时间消逝。

上元观中这时一片寂静,道侣们在晚斋之后,都做晚课。

观后传来阵阵松涛之声,有如穷荒大海边,浪涛亘古不停地拍击着岸石。

一缕萧声,袅袅破空而起,音调十分悲凄,松涛之声虽然响亮,但这萧声却非常清晰地飘散入观中。许多道侣都为之而停止了功课,凝神地侧耳去听。每个人深心中的凄凉寂寞,都被这萧声勾引起来,心弦奏出幽怨的和声。

一个年纪非常老的道人,轻轻叹息一声。这一声叹息惊动了四五个中年道人,他们都诧异地瞧着那位老道人。

“我今年已经是八十五岁了。”老道人用苍老的声音缓缓说,但字音仍然咬得非常清楚。“这一生中已不知听过多少遍这萧声。那时候我还未曾老髦,每逢听到这萧声,心中总是痛恨异常。可是阔别了数十年之后,现在又蓦然听到这熟悉的策声,竟然觉得十分亲切,怀恋着时岁月之心,油然而生。”

一个中年道人问道:“师叔祖你当年为什么恨这萧声,不是很好听么?吹萧的人又是谁呢?”

老道人没有回答,闭上眼睛,似乎在萧声中重温年轻的心境。

杨婉贞在观中到处乱闯,原来她找张明霞已找了许久,无意中闯入一个静室,忽然啊了一声,裣衽行礼道:“对不起,把观主惊动了,我在找师妹呢。”

观主玄光道人盘膝坐在檀木榻上,面上过出谈谈愁色。

“不要紧。”观主玄光道人简短地答了一句,便留神倾听那奇异的凄咽萧声。

“请恕我打扰,是谁在吹萧呢?吹得太好了,我从来没有听过这么美妙动人的萧声。”

玄光道人面上愁容突然加重,他道:“十二年前,我师祖通定真人尚未羽化之前,便曾经告诉过贫道,数十年前,本观道侣常受两种乐器声音侵扰,一种是这萧声,能够掩住如海松涛的声音,故此一听便知。另一种便是琴声。他老人家那时担忧地说,这两种乐声若果再被发现时,只怕青城派已人才零落,危机甚深。”

杨境贞十分困惑,但又不便细语,唯唯恭听。玄光道人继续道:“师祖说这两种乐声都能使修道人心波荡漾,猿马猖狂。如今一听之下,果然师祖谕示一点不错。”

“观主不能想点办法制止那萧声么?当年老真人如何处理的呢?”

玄光道人叹口气,道:“此所以师祖会说青城人才凋零这句话啊,如能制止,贫道还怕什么?”

杨婉贞自知失言,玉脸为之一红。只听玄光道人道:“贫道说出来姑娘一定明白,那萧声便是昔年阴阳二魔宣氏兄妹的一桩绝艺。阴魔宣华枝是一支玉萧,阳魔宣华岳是一张古琴。萧琴合奏的话,乐则令人忘形,手舞足用,悲哀至极,则鸟落长空,鱼沉海底。修道之人夜阑静听,道心为之波动,自不在话下。”

她恍然点头道:“原来是阴阳二魔,家师亦曾述及当年这兄妹两人,时常分在峨嵋青城扰乱,其后怨仇甚深。可是现在他们不是七十多岁了么?难道还要生事?”

须知当年阴阳二魔分头在峨嵋青城生事而结怨,其中关系男女之情。阳魔宣华岳钟情于白衣女侠叶秀,阴魔宣华枝则暗恋通定真人。故此知悉底蕴的杨婉贞会如此说法。

玄光道人道:“所以如今他们忽然出现,这才叫人戒惧。我想怨恨蕴积了数十年,如不毁观杀人,恐怕不肯罢休。”

杨好贞漫然嗯一声,心中却神往地想着那阳魔宜华岳是不是此刻也在峨嵋迎风奏舞?她神往的是当年师伯白衣女侠叶秀,可不知她长得多美,以致有这么多人舍命追求。像天下第一高手金龙旗管俅,也为她单思苦恋了数十年,还有黄山金长公,也是拜倒在她裙下的不贰之臣。凡是爱恋上她的人,结果都是鳏寡终老或是遁人空门。

萧声哀怨无比,使人遐思飞越,情泪慾滴,不由自主地记忆起不堪回首的前尘往事。

玄光道人霍然起身,杨婉贞见他脸色凝重,忍不住问道:“观主你想到哪儿去?”

他庄严地道:“贫道本身可不怕那萧声,但本观道侣却难以忍受。贫道必需像故师祖般去把那阴魔驱逐下山。”

杨婉贞一想那明魔宣华校可比玄光观主大上两辈,修为之功相差太远,只怕斗那阴魔不过,便婉声道:“观主请你稍等一下好么?这萧声实在难得听到呢!”

玄光道人被她劝住,这时杨婉贞已忘了找寻张明霞之事,一心一意想着如何留住观主,不要轻易和那阴魔决斗。

萧声忽然转为和平安详的曲调,悠扬动听,全观的人都侧耳凝听,不知不觉已到了初更时候。

突然萧声变为高亢激烈,直有穿云裂石之势,隐隐带出杀伐的味道。

玄光道人忽然起座,道:“她现在挑战了,贫道岂能躲避?”

杨婉贞道:“我认为她是测验观主道心,否则她不会闯人观来么?”这话颇有道理。玄光观主微笑一下,重复坐下,道:“其实我也认为她是故意扰乱,贫道一出去,多半被她耻笑几句便离开。但贫道初膺重任,又不想被人误解为怕事。”

杨闻贞随声附和着,其实玄光观主委实怕事,已是铁一般的事实,何须隐讳。

萧声忽而激烈,忽而悲哀,袅袅不绝,全观道侣,没有一个人能够安寝。

二更已过,张法忽然找到观主静室,把她拉出来,问杨婉贞道:“你可找着了霞妹?爹很关心这件事哩,我认为也该早点解决,以免日后闹出悲剧,如何是好?”

“话说得不错,可是有什么解决方法?我真怕摊开牌,或者会迫使师妹加速做出不幸的事,我真怕……”

张法安慰她道:“噢,这件事又不是你惹起头的,别怕,霞妹不会那么糊涂的,但你得立刻制止她和傅兄来往。”

她道:“那么你和我一起找她吧?”

张法怜惜地偷偷亲她一下,便和她走出上元现。

这时傅伟和张明霞两人,紧贴着冰冷坚硬的石壁,一味抬头望天。傅伟明知死定,倒也不紧张了,看看天上星斗,便道:“霞妹妹,现在已是二更过了。”

张明霞埋首在他胸前,半晌才道:“对不起。”

傅伟朗声一笑,道:“千古艰难唯一死,我能和你同月同日死掉,已经满足了。”

她道:“我老是听到隐隐萧声,觉得十分悲惨。”

“哪有什么萧声,我们上元观例不许吹奏乐器,那不过是山风松涛罢了。”静默了好一会儿,他轻轻道:“就快到三更了。”他说这句话,就像在提醒旁人的时间般,十分自然。

张明霞却失声哭泣起来,道:“我不愿死,我不愿死啊……”,哭声越来越大,泪珠把傅伟胸前弄湿了一大片。傅伟一面呵慰她一面怅然想道:“我又何尝愿意死呢。你死了我不能独活,而你却终究非死不可,那么不如早点寻个痛快,我又何尝愿意死的啊……”

两人同样沉浸在无底永恒的悲哀中,但又有一种奇异的满足。因为他们互相献出生命来证明他们的爱情,这一点的确足以令人满足,但却不免仍有极深的悲哀。

“我想现在是三更了。”傅伟喃喃地说,一面将手臂反抱着她的肩膀,逐渐增加力量,一面低头又吻她。他准备在热吻中,一齐掉向万丈悬崖之下,天地混炖,一切复归于迷茫。

他们的嘴chún刚刚碰触在一起,这一刹那,傅伟便打算用力滚下悬崖去。

忽然蹄声得得,非常清晰地传来,跟着有人喊道:“师妹,师妹,你在哪里?”

这一声叫喊,有如五雷轰顶,刹时两人都醒过来。

傅伟抱住张明霞一块儿跃上悬崖边,大大喘一口气。只见杨婉贞和张法两人,跟着张明霞那头通灵白驴后面。敢情杨婉贞忽然想起以往常用那头白驴找回张明霞练功吃饭等,故此这次又用上它。果然片刻之间,已找到张明霞。

杨婉贞、张法两人得知此事之后,也没有半点良策,只好先回观去再说,或者以后大胆禀明师父,看看有没有解决方法。

这时正好是三更,阴魔宣华枝的萧声冉冉消逝,群山在夜幕之下,恢复了本来的寂静。

这时青城山下一个村落中,一个人孤独地在大路上负手徘徊,这孤独的人正是沈雁飞。他和父亲沈鉴义兄冯征人黑时来到青城,因黑夜上山不便,而且他们也不能住在观中,故此在山间一个村落出重金租了一栋房屋。

各人有一间房,他练完功正想安歇,忽然发觉玉葫芦中的神蛛騒动不安,以为它要出去觅食,便走出屋子,把神蛛放出来。

原来这神蛛因吸食过百毒门特制灵丹,变得常年蛰伏,能忍饥渴。

十天八天才放出来自行觅取毒虫毒蛇之类充饥,它吃饱了自会回来。

可是那只神蛛不但不走反而跳到他肩头上,沈雁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4章 五阴手慨授绝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断肠镖》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