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肠镖》

第25章 千面人祸乱武林

作者:司马翎

沈雁飞庄容答道:“小可不过在昨天晚上窃见阴魔宣华枝自己在表演,所以学会一点。”说到这里,那黄山金长公已使出内家大腾挪法,毫无风声地到了他背后两尺之处。

要知内家大腾挪法乃是短距离内一种极上乘的身法,不但神速绝伦,而且毫无风声。故此金长公到了沈雁飞背后而沈雁飞尚且不觉。这时全长公只要一举手便足以制敌死命。

沈雁飞懵然不觉,从容道:“小可幸而追上老前辈,请老前辈高抬贵手,把人赐还小可。此刻青城上元观上下不安,都为了老前辈把人带走……”

金长公的手掌已到了沈雁飞背上,倏然一落,只用三只手指,抓住他的后颈。沈雁飞陡觉全身一麻,已动弹不得。五阴手凌霄看了摇摇头,金长公却问道:“青城上元观发生了什么事?小子快说!”

沈雁飞冷冷道:“你用这等鬼蜮手段,沈某决不服你。”

凌霄道:“金兄先放手,这厮来找我要人,老夫可真莫名其妙。”

金长公哼一声,放手退开几步,防他反击。沈雁飞转回头向他一笑,道:“谢谢老道长,我算是多了一层经验。”然后扭回头对凌霄道:“凌老前辈你和小可一道到上元观去,带走了青城叛徒顾聪……”

“慢着,老夫几时和你到上元观去的?”

“中午的时候,你不是和小可一道走的?”

五阴手凌霄呵呵大笑,道:“金见你看奇不奇,居然有此怪事。”

金长公道:“小子你别胡说,他和贫道从早晨对弈至今,中午可没有离开半步。”沈雁飞眼睛连眨,叫疲乏:“这就奇了,小可还和凌老前辈说了许多话。那时候你换了一件淡青色的长衫,没有携带兵器。老道长你大可以到上元观问一下。”

五阴手凌霄俯首寻思片刻,道:“你起个誓,说是真个见到我。小可如有虚言,五雷轰顶。”

黄山金长公乃是玄门中人,往昔和青城派也有交情,故此显然十分关心,道:“凌兄你搅什么鬼,快把人交出来吧,那顾聪可恶透顶,目下江湖上都传说上元观中藏着断肠镖那件宝贝,都是这厮想法子使师门惹祸。”

“那么金兄你也相信是我干的好事了?。凌霄带笑质问,可是那笑容透出阴森味道。”

金长公露出防备神色,道:“他不是已罚了重誓,难道有假不成?贫道劝你还是把人交出来算啦!”

沈雁飞心想道:“等他们交上手,我便四处细察一下,那顾聪可能还在附近藏匿着。”

五阴手凌霄仰天大笑道:“这个消息太好了。哈哈……喂,孩子你不是说过要替老夫效劳么?目下千面人已泄露踪迹,也许平生大恨可由此而雪了,哈哈……”

金长公和沈雁飞都为之愕然,沈雁飞咕哝道:“那么怎么办呢?那厮除非和顾聪一道走,否则我可认不出来。”

凌霄看看,已是申末之际,便道:“千面人志既在青城藏宝,定然尚在附近。咱们现在立刻去搜寻,料必有所发现。不过咱们要规定一个暗号,以免又被那厮蒙骗。”

他们悄声约好暗号之后,便立刻分头人山搜寻千面人和顾聪踪迹。

单表沈雁飞这一路,他仍照原定计划,穿过这座山谷,绕麓搜索。那金长公和凌霄已不知打哪儿走了。出得谷去,只见青山绵亘,矗立遮天。顺着山麓飞驰了十多里,忽见山石后人影一门,心中微动,诈作不知,照直急驰而过,刚刚过了两丈,便以极快身法,闪人一块大石后面。

山坡处尽是嶙峋怪石,又高又大,他借着石头掩护身形,反抄过去。耳中忽听窃窃低语声,暗中轩眉一笑,隐身在语声后面的大石顶。

只听有人嗟讶道:“咦,那厮怎的就走没了影?真有那么快的脚程?”

另一个人道:“他走得就像鸟飞般快,可真正难惹。”

沈雁飞又轩眉一笑,不过有点奇怪的是那两人语声都没有顾聪的份儿。这时已知这里仅有两人,料那千面人定在其中,心想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我都非立下煞手不可。

那两人弄着什么,他暗运一口真气,倏然长啸一声,双臂一振,身形拔空而起。到了空中,猛然化为鱼鹰人水之势,头下脚上,搜索地面。只见两个道人全是一手倒提长剑。一只手拿着一枚响炮之类的东西,正要施放。他真气一沉,身形疾如电掣般急冲疾泻而下,宛如鹰隼下击,激起风声呼呼。那两道人分明是青城上元现道侣装束,但沈雁飞认定那千面人擅长变化,毫不犹疑地全力下击,在这顷刻间已掣出修罗扇,映出一天红光。

两道人又来不及发放响炮,齐齐挺剑指着沈雁飞,两柄长剑精光耀眼。沈雁飞冷哼一声,修罗扇疾然一卷,阴气涌出,竟把两支长剑带得歪往一旁。他的右手已如毒蛇般地直取右边道人前胸步廊穴。同时横脚一勾,急袭左边那道人的后脑府风穴。

这种奋不顾身的招式,如非深仇大浪,等闲不能使用。两道人齐齐失声一叫,身形微滞,竟然躲之不及。

沈雁飞忽然吓出一身冷汗,这倒不是那两个道人的长剑从下面疾划上来,因为他的修罗肩上阴气仍能封住这两支剑。倒是他觉得这两道人武功不够预想中高明而大惊。试想那千面人数十年前已经成名,岂能连躲避他进攻也显得迟滞?一念之转,快如电闪。登时手脚俱挪开一点,而且将八成真力减到最少。

两道人俱觉出长剑和身体轻轻一震,分开数步。沈雁飞已站在地上,朗声道:“两位道长可是从青城上元观来的?”

他们这时才回味过来早先竟是多么危险,鬓发间沁出冷汗,竟答不回话。“小可沈雁飞,和傅伟兄乃是好朋友,刚才无心得罪,盼道长们海量包涵。”说到这里,两个道人忽然一齐转身,分头疾退。弄得沈雁飞怔在当地,拦又不是,不拦住又莫名其妙。

正在发怔之际,忽听一声佛号,从乱石中转出一个人,原来是位慈眉善目的老女尼,正是当日赠他杨枝宝露的白云老尼。

不过沈雁飞从未和她见过面,故而不识得她。

“阿弥陀佛,当日石陵镇一别,沈施主如今英姿越见焕发,噫,沈施主诧容满面,敢是不识贫尼?你可还记得有人对你提过白云这个法号。”

沈雁飞失声道:“暧,你是紫竹庵的白云大师?小可不但听过,而且还要拜谢大师赐葯之恩。”

白云老尼面色一沉,道:“贫尼自分出世已久,本没有什么机会再施用武功,可是你这自甘下流的人,迫得贫尼要重作冯妇,试试你究有多大的气候。”

沈雁飞皱眉道:“大师此话怎说?小可已改邪归正……”

“住口,贫尼眼睛尚未昏花,早先在山腰处已见到你的恶迹,刚才又看见你表演绝技。来吧,不要多废chún舌,贫尼年纪虽老,但却不容易打发呢!”

沈雁飞懊恼之极,仰天长笑一声,四山回应。白云老尼慈眉轻皱,想道:“悔不该把灵葯给他服了,使他内功精湛如此。”

石后忽又转出一人,一身雪白衣裳,头上还用一条白丝巾,包扎着一头云发,乍看来就像守孝的素服。

这位白衣姑娘眉清目秀,真个是秋水为神玉为骨,冷艳无双。沈雁飞目光一扫将过去,哎的一叫,目瞪口呆。

敢情这位姑娘乃是日夕难忘的吴水琴,她冷冷瞥了沈雁飞一眼,便向白云老尼道:“老师父把他让给我吧。”

沈雁飞心中想大叫一声琴妹妹,这月来的阔别,生像已经历了几十年。可是他又感觉到他们之间似乎已被一道深渊隔开,他毫无法子可以超越,因此这一声琴妹妹,只在他心里响着。

白云老尼坚决地摇摇头道:“你是知道青城派对我的意义,对么?”

吴小琴紧紧闭着嘴chún,歇了片刻,她道:“好吧,老师父,我就置身事外!”

她话声甫歇,身形一晃,已退回石后,沈雁飞觉得她的声音十分陌生,宛如听到另外一个世界的人在说话。错眼间已不见了她的踪迹,也不感到奇怪(他一向不知道吴小琴懂得武功),只有一阵空虚绝望袭上心头不,使得他以为自己已经死了。

白云老尼缓缓走前几步,忽然被他那种奇异的神情愣住,歇了一会儿,她徐徐道:“沈雁飞,她已经走了,她永远不要再见到你,否则她会把你杀死。”

“我……我还活着么?”他喃喃说,头颅无力地垂下来:“琴妹妹又回到她自己的世界去,记得曾经有一度,我把她从那个世界里带领出来……现在她又回去了……”

一块拳头大的石头从远处划个弧形飞过来,带着尖锐的破空声音,沈雁飞怔怔不动,啪的一声,石头正好击在他身上,把他击得退了一步。

白云老尼嗟道:“她去得更远了。”眼光收回来,只见沈雁飞面色苍白如死,忽然捧胸哇的吐出一口鲜血。

白云老尼忽然跃过去,一掌拍在他后心,沈雁飞又哇一声,吐出一口鲜血。举袖揩揩chún边血迹,惘然道:“琴妹妹走了,她真的走了……可是为什么呢?”白云老尼本身从情天恨海中熬过来,深知沈雁飞此时心中的悲痛,无可伦比。登时对他甚是同情,她本想指点迷津,告知他吴小琴是为了另外一个女人而如此怨愤,但她老人家又深深疼爱那温柔如水的祝可卿,故此不好说出来。否则异日沈雁飞遇着祝可卿的话,必定会把她杀死。

她同情地叹息一声,觉得这世界上所发生的一切,老是这个模样,所渴望的偏得不到,祸咎却随时随地隐藏在附近,一有机会,它便降临头上。于是这位洞彻世情的老尼飘洒地走开,忽然回头慈祥地道:“沈雁飞,你好自为之,切勿妄开杀戒,回头是岸。”说到这里,已走出好几丈,人与语声渐渐远去。剩下陷在哀伤中的沈雁飞,孤零零地在夕阳下独立神伤。

且说吴小琴把沈雁飞打了一石头,远远看见他吐血光景,芳心有如被把利刀不住地剜着似的,眼泪直流,悲叫一声,转身疾奔。

这时她方寸已乱,神智好像有点昏迷,也不知走了多少个十里,黄昏已降临大地,暮色凄迷,气氛荒凉可悲。

忽然有两个人拦在谷口,她本能地停下脚步。那两人之中,一个红面白髯的老人,身穿淡青色长衫,一个是个蓬首垢面的少年,脸色枯败难看,但却十分熟悉。

那白髯老人眼中陡然一亮,赞声好漂亮的妞儿,那蓬首垢面少年却身躯一震。吴小琴没理睬他们,一径从他们的身边慢慢走过,刚走出四五步,那少年叫道:“吴小琴!”

吴小琴停住脚步,偶然回头,只见那少年道:“你不认识我么?吴小琴。”

白髯老人忽然一伸手,把那少年穴道点住,本立不动,自家却走到吴小琴面前,笑嘻嘻道:“吴姑娘这是要上哪儿呀?老夫五阴手凌霄,你可曾听过我的名字?”

这老头儿嘻嘻笑着,一面挨近去,倏然电闪般一手抓去,抓向吴小琴玉臂上曲池穴。

五阴手凌霄虽然出手如电,但却抓个空,吴小琴精神一振,尖声笑道:“原来你就是五阴手凌霄,哈哈,本姑娘正想找你哩……”她的笑声非常狂放,有点不大正常。

白髯老人霜眉一皱,脸上露出狡笑,问道:“你找我老人家干什么?”

吴小琴站了片刻,脑中翻涌血气渐渐下降,神智渐复。四顾一眼,便轻咦一声,自言自语道:“我到了什么地方?那个人不是青城叛徒顾聪么?”

五阴手凌霄趁她眼光移开,倏然又伸手抓到,其快无比,吴小琴手肘一抬,撞将出去,啪的一响,她反而退了一步。五阴手凌霄面色大变,敢情吴小琴退了一步之后,他才发觉一股柔力潜迫上身,登时不由自主地退了大半丈远,差点跌倒,只见他一转身,如飞而退,顺手把顾聪提起,没人山林深密处。

吴小琴愣了半天,忽然记起青城叛徒顾聪曾经设计陷害她和沈雁飞之事。同时又忆起五阴手凌霄乃是她师父的对头。这两个人全都不应放过,可是她再想一下,便叹口气,懒懒向后转,准备走出山外。

刚走了十几步路,只见树林中钻出一人,笑嘻嘻拦住去路。吴小琴星目一膘,芳心大震,原来这人便是沈雁飞。

这刻满腔幽怨,忍捺不住哇地哭出声来。沈雁飞为之一怔,没有说话。

吴小琴泪珠满脸,伤心万状,却不明白伤心些什么。可是见他不来安慰,更感到委屈。

沈雁飞呆了一阵,便走近她身前,抽出一条汗巾,为她拭泪。吴小琴真愿意倒在他怀中痛哭个够,但仍然矜持不肯倒过去。汗巾按在她面上,忽然嗅到一阵香气,头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5章 千面人祸乱武林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断肠镖》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