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肠镖》

第08章 中暗算遗失秘籍

作者:司马翎

有两个赢了钱的,便买酒请客,仅有两个酒壶,却是六七个人共饮,沈雁飞也不在乎,饮了不少。

那两个后来的人高谈阔论起来,并且转告其中一个叫做吴老五的,说是鸿宾客栈来了个可疑的人。

沈雁飞立刻明白那个吴老五定是本城公门中的眼线,故此其他的人会通知他。

他一边赌着,一面留神去听,敢情他们所说这个可疑的人,形相举动都生像是七星庄中一个得力下人,姓张名鹏。

吴老五赌兴正浓,听了只在嘴巴答应着,却不起身。

沈雁飞正待趁机先走一步,好去通知张鹏提防着点,忽听他们又谈论起另外一桩事,竟自使他不肯即走。

原来他们谈起前天许昌府和鄢陵两地,发生了几大窃案,并且事主方面也死了人。

这可是近十年来绝无仅有之事,因此有关系责任的衙门都慌乱起来,据说赋人还自留姓名。

沈雁飞一听贼人所留姓名,竟是金蛟尺田俊和仙人掌仇公远,不禁非常惊诧,眼珠一转,心中已猜到这桩事内里另有古怪,定是有人嫁祸。

正好那锭银子已输光了,他拿过酒壶,仰脖子喝了两口,然后借词手风不佳,出去打个圈再来,便一径走出城隍庙。

晚风一吹,酒意涌上心头,脚下不禁有点踉跄。

这三年来在七星庄中刻苦练武,滴酒未沾过chún,因此心里存不住酒,满脸通红。

可是他脑子仍甚清醒,想到田仇两老魔被人嫁祸之事,推断是师父所为,暗暗佩服万分。

须知那金蛟尺田俊和仙人掌仇公远,曾是名震一方的独行大盗,身上也不知背着多少案子,以他们的身手,这种嫁祸之计,本来没半点用处,可是妙就妙在终南孤鹤尚煌正好在许州,而且师父大概已查明终南孤鹤尚煌和知府有什么渊源,非出头不可,故此因势利便,姑且做下圈套,只要两老魔追赶南下江陵的沈雁飞,经过许州之时,多少也惹点麻烦。

他一直走向那鸿宾客栈。

到了店门,但见此店比之他住的客栈宽大得多。

这时因是掌灯后大半个时辰光景,故此客人出入甚多。

他一径走向西跨院去。

那张鹏正好闲立在院子里,一见沈雁飞进来,连忙要让他进房。沈雁飞摇头拒绝,先将嘱咐他小心提防的话说了,然后问他来此之故。

张鹏果然说出乃是奉了修罗扇秦宣真之命,一共四个人,分在许州和鄢陵两地大大做了几票,留下田仇两老魔的惯例痕迹,便各自分散,先躲个三数天,然后去查明此事有什么效果,再回报庄里。

沈雁飞因自己所料无讹,心中十分得意,因此不好久呆,便摇摇晃晃走出来。

走到外边的一道门,忽有一人直冲进来。

沈雁飞心中正在得意,又加上酒力上涌,仗着一身武功,毫不相让,照旧硬走出去。

砰膨大响一声,那人一撞向沈雁飞身上,整个身躯往后面震飞开去,结结实实地摔在花砖地上。

店面许多客人都骇然惊顾,沈雁飞大模大样直走出来,虽然一眼瞥见那个被震倒在地上之人,已摔破头颅,流出鲜血,却扬长出门。

店里立刻哄闹起来,他却已走到街上。

刚刚走了两丈许,猛听后面有人叫道:“沈雁飞!”

他霍地转身,却见有些行人已停步在店门看热闹,竟没有一个人面向着他。

当下心中大诧,想道:“刚才这一声叫得口齿清楚,绝不会是错听,可是怎的又不见叫我之人?”

他当然认得张鹏的口音,可是刚才叫唤他名字的嗓子,显出年轻得多,绝不是张鹏叫他,况且张鹏是什么身份,焉敢如此无礼地直呼他的名字。

店里好像有人要出来光景,他本不惧,但这时发生了这么一宗怪事,却也心中嘀咕,连忙迈步走开。

回到自家所住的客栈里,关上房门,吹熄了油灯,便和衣倒在床上,连鞋袜也没有脱掉,细细思量起方才那桩怪事。

他也曾想到日间所遇的那位姑娘,可是声音丝毫不像,然而还有什么人认得他呢?躺了一会儿,心里甚是烦躁,忽听房门啄剥数声。

“这茶房真多事。”他心想,眼睛也做得睁开,口中应一声进来。有人推开房门,直走进来,嚓地微响,满室皆亮。

但听那人把油灯点燃的声音。

他等了半晌,没听那茶房说话,依旧闭着眼睛,懒懒问道:“有什么事?”

“哦,是喝醉了酒。”一个并不陌生的嗓子说:“可是仍然太骄横了一些,足见平素之为人。”

沈雁飞听了这几句话没头没脑的话,心中迷惑,一时又因此人嗓子并不很陌生,更加疑惑起来,赶忙睁开眼睛,一面愠声道:“谁喝醉了?”眼光还未射到那人身上,心头一震,蓦地想起这嗓音是在哪儿听过。

原来这人说话口音,正与早先清朗地叫他名字的嗓子一模一样,他真想不出什么人会知道他的名字,赶紧细瞧一眼。

灯光之下,站着一位年轻壮士,面目虽有点黧黑,但五官端正,精神饱满,一望而知非是下贱之人。

这位青年壮士右肩露出剑柄,垂下来的剑稳,在灯光下闪出青光。沈雁飞立刻坐起来,双目一瞪,神光外射,面上潮红登时散尽。

“噫,你果真没醉。”

沈雁飞冷哼一声,道:“刚才是你叫我的名字吗?这会儿子又擅闯我的房间,倒像是要找我寻事。”

那青年壮士哈哈一笑道:“在下得罪了少庄主,真是罪该万死。”语意中带着讥讽,沈雁飞反而平静下来,用心地打量此人,但见此人不但双目神光充足,而且两边太阳穴鼓得高高的,显然是位内家好手。

那青年壮士走近两步,伸出手来,道:“在下傅伟,咱们交个朋友。”

沈雁飞岂有不知这个自称傅伟的青年壮士,伸手的用意是想较量一下内力的道理。

当下一改冷淡之容,站起身来,嘻嘻笑道:“傅兄真赏面子……”嘴上说着,却不伸手拉,只抱拳一拱。

傅伟唯恐地暗弄玄虚,倏然后退一步,也自抱拳还礼。

沈雁飞哈哈一笑道:“傅兄太多心了,小弟岂是擅于暗算之人。”这两句话连嘲带损,倒也相当锋利,傅伟不禁一怔。

沈雁飞正要对方摸不不清他的底细,只因他自己一点不知对方来历,而对方却知道他的姓名,假如一拉手,较量出功力,自己等于什么底牌都揭开了,人家想整他,就可有了资料。

他嘻嘻又笑道:“小弟浅陋得很,竟不识傅兄来历。”

说到这里,倏然住嘴,光是睨视着对方。

傅伟坦然道:“在下虽然曾在江湖行走,但极少到这北边来,难怪你不知道。”他稍为停顿,沈雁飞心中骂道:“好狂傲的家伙,等会儿少庄主不整你一下重的,那才怪哩!”

“在下乃是青城门下,这次特别来拜候老兄。”

“追风剑董毅与傅兄怎么称呼?”

傅伟傲然一笑,道:“便是家师。”

沈雁飞恍然地哦了一声,大刺刺地坐回床上,冷然问道:“你们师徒和我们七星庄有什么过节?慢着。”

他喝一声,止住傅伟含怒慾动的身形,依然好整以暇地道:“本来我就懒得听这些闲言困语,这么着,你划出道儿来好了。”

傅伟戟指怒声道:“傅某见你一表人材,本来想撇开其他恩怨,先交个朋友,想不到……”

沈雁飞接口道:“想不到一片好心给狗吃了。”

他也不答这个碴儿,冷笑道:“傅某此来,并没有惊动别人,你大可放心,咱们先清清早先的帐。”

沈雁飞一听此言,心中暗喜,想道:“难得你这傻瓜这么大方,今晚沈某可要成全于你,可是要跟我算什么帐呢?”

“刚才在店里让你碰倒那人,额角崩了一块,流了不少血,你也照样子来一下,这事便撂过。”

沈雁飞嘻嘻一笑,道:“对啊,天下事天下人管,那么你动手吧。”话声甫歇,双手倏然一按床沿,身形直飘起来,落在傅伟身前。

傅伟猛可退开两步,凝眸瞪视。但见沈雁飞站在那儿,上身稍往前倾,双手倒负着,果真是让他动手打崩额角的模样,不禁大愣。

“咦,你害怕吗?”沈雁飞挺直身躯,冷冷瞧着他,继续道:“这也难怪,敢情你也懂得规矩,打崩了我的额头,你也得舍命相陪,故此害怕破了相。”

他侃侃而谈,傅伟一阵迷糊,不知道这是江湖上哪一门子的规矩。却听沈雁飞怒声道:“你既不敢动手,还赖在这里干嘛?”

傅伟不觉又退了两步,沈雁飞纵声大笑,忽然举掌一扇,油灯应手而灭。

漆黑中搏伟已退出房外,心中极是别扭。

却听沈雁飞在房中讥声道:“赶紧滚蛋吧,回去问问师父,学会了江湖规矩再替别人出头。”

傅伟火上心头,翻腕掣下宝剑,但听微微锵的一声,黑暗中青光乍闪。

“沈雁飞你出来,再藏头露尾躲着,傅某可要闯进去了。”

房中间无声息,傅伟又怒喝一声,忽然隔壁房间有人诧讶询问之声,然而沈雁飞这个房间却毫无动静。

傅伟心想这不要脸的家伙,可能打后面窗户溜了,心中一念,仗剑便闯。

其实沈雁飞哪会怯敌逃走,只因刚才他编了几句鬼话,便把那青城追风剑董毅弟子蒙混得直在发愣,心中得意之极,正在房中抱腹暗笑,一时不及回答。

但见一溜青光,倏然飞进房来。

沈雁飞忽然大怒,只因傅伟明知他在暗里伺窥,尚且仗剑直闯,显然目中无人,是以怒气陡生。

那傅伟虽说是闯入房来,却也不敢过于深入,只在近门之处一停步,急拢眼神,四下察看。

猛然一缕冷风,疾射面门,当下使出青城派镇山绝艺大罗十八剑,一式“夜渡关山”,身随剑走,修然一闪一转,反而占了内边的位置。

正是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

沈雁飞这才知道青城追风剑董毅,名震天下,确是名不虚传,单是他的弟子,功力身手已是不同凡响。

是时焉能怠慢,修罗扇振腕一封,果然故剑挟着一抹青光,已从中盘攻到。

锵地一响,激出一溜火花,沈雁飞拿捏时候,在扇剑一触之剑,潜运内力,逼将出去,果然荡开故剑。

心中暗喜,修罗扇更不轻饶,刷刷攻击两扇。

傅伟不料敌人功力精纯至此,特别是内家真力,强劲异常,居然震开自己的百炼青钢剑。

这时敌人扇招迭击而至,不由得连退两步,这才稳住局势。

沈雁飞暗忖道:“我若不使点厉害手段,只怕这厮不肯服气。”念头一转,已使出修罗七扇的第四式。

傅伟但觉四面八方,俱有冷风袭至,不觉大骇。

猛然一挥剑,使出大罗十八到中救命绝招,但见青光绕体而生,身形力量,明明往右后方撤退。

沈雁飞但觉敌人全无空隙,防得严密之极,不觉源源攻出第五式。青光闪处,傅伟不退反进,锵锵微响数声,竟然打沈雁飞左侧擦过,冲破了严密的扇网,到了门边。

沈雁飞冷哼一声,只觉敌人功力之高强,以及剑法之神妙,实在令人惊心,猛一横心,头也不回,修罗扇反臂疾扇出去。

一团劲厉冷风,直扑傅伟。

风力强劲得甚是特别,傅伟不知其中有什么玄虚,赶快挥剑一绞,忽觉另一团劲风,奔掠下盘,登时疾然沉腕,力透剑尖,努力封住。

说时迟,那时快,沈雁飞喝声打字,一丛暗器直取胸口。

喝声刚刚入耳,那丛暗器已到了胸前,足见沈雁飞的阴狠毒辣。

傅伟不愧乃是青城派后起名手,陡然一歪身,让开前胸要害,百忙中尚不忘以攻代守,刷地一剑,削腿撩阴,神妙毒辣,兼而有之。

沈雁飞果然骇了一跳,急急横蹿三步,让开这一招。

却听傅伟哼了一声,倏然倒纵出房。

沈雁飞哈哈一笑,房外惊呼连声,敢情左右隔壁房间的客人,听到喝叱之声,故此出来瞧瞧,忽见一人像头大鸟般越墙飞去,不由得失声惊诧。

沈雁飞循着方才一下微响,弯腰一摸,果然摸起一支沉重的扇骨。原来他方才故弄玄虚,一连扇了两下,以风力惑敌心神,然后趋势打出扇上钢骨,果然伤了敌人。

扇骨入手,立刻知道敌人所伤不轻,那伤口最少也有三寸来深,料是打在肩上部位,故此仍然能够负伤逃走。

当下更不怠慢,急急冲出房门,顾不得一众客人惊讶未歇,于是一跃上屋,略略游目四顾,只见东北角一条黑影,疾奔而去。

他并不慌忙,也自施展开脚程,紧迫而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8章 中暗算遗失秘籍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断肠镖》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