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凤针》

第 一 章

作者:司马翎

斜阳下,一群归鸦掠过那片深壑,复又振翅高飞,越过坐落在山腰的那座城堡,投

入山上的树林中。

那座城堡,背山而筑,前临无底深壑,单单是这等形势,已经教人泛起了凶险可怕

之感:一个枯瘦的白发老人,从一片疏林的小径走出来,他脚步蹒跚,背已佝偻,龙钟

老态。

这老人已看见一个人倚石而立,但他却视若无睹的走过去。他走了十多步,突然停

下来。

他缓缓掉转身躯,向那石边的人影望去,苍茫暮色之中,但见那人是个英俊挺拔的

少年人,身上的衣着朴素大方,甚为适体,一望而知必是出身于世家门第。但他背上插

着一把钢刀,却使人有不伦不类之感。

老人打量了一阵,痰咳一声,道:“少爷你今几岁?”

那少年这时才转眼望向老人,随即躬身施了一礼,道:“有劳老丈下问,晚生今年

一十七岁了。”

老人点点头,道:“小老儿也觉得你只有十六七岁,果然没有错,你贵姓呀?”

少年道:“小姓杜,名希,字希言。不敢请教老丈尊姓?”

老人道:“小老儿姓赵,便是那边的赵家村人氏。”

他停歇卫下,才又问道:“杜少爷到这荒山野领之中,不知有何贵干?”

杜希言道:“老丈但须直呼贱名,晚生落魄江湖,此身如飞絮飘萍,茫茫天壤,难

见一枝之栖,岂敢当少爷之称?”

赵老人膛目而视,似是听不懂他文绉绉的解释,但他也不追向,只道:“少爷你是

江湖上的好汉么?”

社希言摇头道:“晚生不是。”

赵老人道:“那么你何事到此?”

杜希言摇摇头,露出一种沉郁的神色。

赵老人转身慾行,但终又回头,道:“杜少爷,你可知那边山腰的古堡是什么地方

么?”

杜希言点点头道:“晚生晓得,那便是天下武林无有不知的“鬼堡”了。

赵老人道:“它原来的名称是天罡堡,少爷知道不知道?”

社希言道:“这个晚生倒不知道了。”

赵老人讶道:“你既是不知,怎会来到此地?”

杜希言眉宇间又流露出沉郁之色,赵老人走上去,道:“那么你竞是打算到那鬼堡

去了?”

杜希言点点头。

赵老人又道:“你年纪轻轻,什么事情不好干,却要跑到那鬼堡去?小老儿可不是

第一次见到前去鬼堡之人,但你却是最年轻的一个!”

杜希言道:“那些前往鬼堡之人,结果如何,老丈一定知道吧?”

赵老人道:“他们到底碰见什么事情,小老儿无从得知,但这些人有去无回,却是

千真万确的,再不会假。”

杜希言道:“晚生也听说这鬼堡乃是世间罕有的凶地,从来无人人堡而生还!照老

丈这样说法,这个传说竟是一点也不去。唉!这些人都太贪心了,才会送掉性命。”

杜希言道:“俗语说: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这也不算得是奇怪之事,老丈你是本

地人,难道这几十年问,也没有进人过那鬼堡一次么?”

他提到入堡之事,两个人的目光不约而同地向那古堡望去。虽然相隔着一片深壑,

距离甚远,但目力仍然可以。

但见那古堡,矗立在山腰,透出一种萧条荒凉的景况。

尤其是夕阳余辉,已渐见暗淡,四山之间万木萧萧,更衬托出这座古堡的阴森冷落……

赵老人摇摇头道:“没有,小老儿一辈子打柴卖薪度日,哪有胆子到那鬼堡去?”

杜希言道:“这个地方远远望去,真是使人害怕。”

赵老人道:“但五十年前的天是堡,却不是这等样子,那时候我还年轻,时时在这

儿望见堡中灯光辉煌,又隐隐飘风送美妙的乐声,那真是像神仙住的地方一般。唉!想

不到后来变成了人人害怕的鬼堡。”

杜希言露出好奇之色,问道:“五十年前这堡中住着些什么人物?”

赵老人道:“小老儿也不大清楚,只知道他们都是在外很有势力的人,有时还见到

很漂亮的轿子进出,轿子里的人看不见,但轿子周围的丫环婢仆,都穿红着绿,好看极

了……”

他话声一顿,目光转到杜希言面上,看了他一眼,才又道:“杜少爷,你年纪轻轻,

相貌堂堂,何必打这种发财主意?小老儿亲眼见到那些一去不回的人,个个身强力壮,

走路之时,一跳就出去老远,想必都是练过功夫的人,但没有一个进去之后还能回来的。”

杜希言叹口气,慾言又止,显然他前往鬼堡之举,实是有着难言的隐衷。因此,对

这位好心老人的劝告,既不能听从,也本不假。”能解释。

赵老人道:“小老儿虽是山野之人,见识不多。但活了这一大把年纪,多少也有一

点经验,以前我见到天罡堡的人出入之时都佩带刀剑,还有后来探堡的人,也都带有兵

器。他们其中有不少是把刀插在背上,但看起来很顺眼,一望就知道他们随时都能很快

地拔也刀来,但少爷你跟人家却不一样,看起很别扭,很不对劲,所以我猜你就算练过

功夫,恐怕也不怎么样。”

杜希言道:“老丈说得不错,晚生以前一向读书作文,这两年才碰摸刀剑,自然谈

不上什么功夫了。”

赵进入忽然抬头看看天色,道:“天快黑时,小老儿送你一程,免得又迷路了。”

杜希言道:“老丈久居此地,想必深知前往那鬼堡的道路,只是不知可否指点晚生?”

杜老人─怔,随即叹口气,道:“那有什么不可以,但现下你才赶去,到了鬼堡大

门之时,天都黑了,你入堡又有何用处?就算平安无事,但─片黑暗中,如何找到金银

珠宝?”

杜希言道:“这个不劳老丈挂怀,晚生在堡中等上一夜,天亮后自然能看到四周景

物。”

赵老人道:“假如是这样,你何不等到明天早晨?”

但他不等对方开口,便又说道:“对了,这五十年来,入堡之人,总是等到晚上,

怪不得你不肯等到白天了。”

他当下告诉他如何能很快绕过这片深壑,如何找到石阶开始处的岩洞,此后但须循

阶直上,便可以抵达向着正东的大门。

杜希言深深致过谢,转身行去。

赵老人忽然道:“杜少爷,等一等!”

杜希言回头道:“老丈有何吩咐?”

赵老人道:“小老人已活了这一大把年纪,倒也不怕堡里的冤魂恶鬼把我怎样,所

以我不妨告诉你,但凡是被我碰见之人,

据我暗中观测所知,他们都过不了那道九龙桥,就送了性命。”

杜希言大感惊奇,回身走到老人面前,拱手道:“老丈是如何得知的?”

赵老人道:“小老人虽然不敢前往鬼堡,但站在这儿远看却是敢的。

杜希言直着眼睛去瞧那古堡,口中问道:“那道九龙桥在什么地方?”

赵老人道:“我的眼力已大不济事,现在已看不见了!但你年纪轻,或者还可以看

见,就在第三座屋脊的底下,靠近堡墙,有一座拱形的桥。那道石桥的两边栏杆和柱身

子,雕凿着九条龙,所以称为九龙桥。”

杜希言心中生疑,想道:“他既从未入过此堡,如何得知那九龙桥的名称?就算知

道,又怎知栏柱上有九条龙?”

他定睛向这老人望去,但见他实在很苍老,相貌平凡而善良,怎样看都是山间的善

良老人。

当下问道:“老丈怎知那鬼堡内有一道九龙桥?”

赵老人道:“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你只要在白天来这儿瞧着,一定看见那道很长

的,高过堡墙的拱形石桥,而最使人注意的,却是那道石桥两头有佩刀的壮汉站着,好

象是看守这道桥,不让人通过。”

杜希言道:“既然有一条桥,自然会有人通过的,对不对?”

赵老人忽然伸手模摸头上的白发,接着摸到颈子,说道:“当然有人通过,我只看

见那一次,这个脑袋就差点搬了家。”

杜希言这才明白他举手模颈的原因,只因斩首自然是砍颈,绝对不会砍在别的部位。

赵老人道:“你猜我看见了什么?”

杜希言摇摇头道:“晚生如何猜得出呢?”

赵老人道:“不错,你一定猜不出!我当时见到一个女人,远远望去,面貌看不清

楚,但身材似是很苗条,身上的衣服被风吹起,好象一朵彩云一般,我当时想,听说天

上有很多仙女,大概就是这种样子。”

杜希言神往地叼一声,“那真是美丽动人的景象,可惜现在那儿已变成人人害怕的

鬼堡了。”

赵老人摇头道:“当时我也觉得太好看了,所以站定脚步,痴痴地望去。谁知突然

间又有一个女子走到桥上,这个女子身上的衣服没有那么漂亮,也不飘飞起来,一定是

比较粗厚的布料。她一直走到那个仙女般的女人身边,突然跑了下去。”

老人停歇一下,杜希言感觉到这个彩虹般的故事,一定有了急剧的变化,心中十分

急于知道下文。

但老人轻轻喘息之声,使他记起了对方已是八十余岁的老人,自然中气不足,讲了

许多话之后,必须略作休息才行。

所以只好忍住心中的渴切和好奇,等候他再度开口。

赵老人隔了一会,才道:“我看得清清楚楚,那个仙女般的女人,忽然伸手抓住那

个跪在地上的女人的头发,便把她提起来,一下子丢出栏杆外面。我只听到一声尖锐惨

厉的叫声,便再也看不见那个女于的身影了。只有那个彩衣飘飞的女子,还站在桥上,

远远望去,仍然那么美丽好看,可是我却觉得恶心作呕,这么美丽的身影,却是个杀人

的魔鬼,唉……”

他深深叹息一声,显然是几十年前之前,但在他心中仍然十分深刻,这刻提起,那

些景象顿时重现在心中。

杜希言听得毛发耸立,隐隐也感到恶心作呕之感,不过他还须证实一件事,当下说

道:“老丈,那道九龙桥下面,没有水么?

赵老人道:“何止没有水?事实上是一道几十丈深的裂缝,底下全是石头、荆棘和

乱草,便是铁铸之人,摔下去也得粉碎。”

杜希言至此当真想呕吐出来,他脑海中幻想出一个妾婢装束的美丽女郎跪在桥上。

然后,她忽然腾空而起,飞出桥栏外,手舞足挣,带着一声惨叫,宜坠向数十丈的沟底……

幸而那已是几十年前的事,这个念头使他稍为好过了一点。谁知赵老人冷不防又说出了

一些使他烦闷作恶的事情。他道:“近几十年来,很多人都是这样的死去,虽然在黑夜

中,但那一声惨叫,却使我记起了那个可怜的女孩子,因此我才敢断定他们的死法。唉!

那道九龙桥下真不知有多少白骨,多少冤魂……

两人都沉默不言,那座巍峨的古堡,在暮色中,渐渐朦胧。

杜希言突然道:“老丈,你说过那件惨案,差点儿使您也受害了,那是怎么回事?”

赵老人道:“对了,我差点忘记说出这一点。就在我眼见那女孩子被丢落桥下的那

天晚上,突然来了一个大汉,手中提着明晃晃的刀,面─亡蒙着黑布,他把我从被窝里

拖起来,奇怪的是我那老伴居然没醒,邻房的孩子们也没有吵醒。”

杜希言道:“该于们睡熟之后,确实不易吵醒。”

赵老人摇头道:“不,后来我们说话的声音很大,还喝了不少自酿的松子酒,可是

第二天没有一个人晓得这回事。”

他从身上取出一个有皮套的薄薄酒壶,递给杜希言,说道;“这就是我自酿的陈年

好酒,虽然性子很烈,但人口倒也香醇!当年我全靠这种松子酒,捡回一命,你喝一口

看,就知小老儿没骗你。”

杜希言道:“多谢老丈盛意,但晚生向来不喝酒。”

赵老人诚恳地道:“今晚和平日不同,你不妨喝一口,定能使你胆气大壮。”

杜希言见他表情声音都十分真挚热诚,只好拔开壶塞。霎时间一股酒香四散弥漫,

那香气十分清爽,不似普通的酒气。

赵老人作个手势,催他尝一尝。他却不过,喝了一口洒既不呛咙,也没有灼炽之感。

然而吞下之时,却化作一股热流,直达腹内,香气四溢,果然了。”

赵老人道:“那么你到舍下走一趟,我找个葫芦装满了酒给你带着。

杜希言抬头望望天色,道:“晚生须得赶到堡中看看,时间无多,老丈的盛情心领

就是了。”

此时天色已黑,山间景物已看不见,四下的地势,全靠那一轮皓月的光辉,才辨认

得出来。

赵老人陪他走去,口中道:“是了,每次有人来探鬼堡,总是在月明之夜,不过那

些人都比你小心,带有不少耐燃的火炬,还有水壶干粮等物,而你却什么都不带。”

杜希言默不作声,两人走了一程,到了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一 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丹凤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