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凤针》

第十一章 天罗绝艺满胸怀

作者:司马翎

李天祥听了之后,微露喜色,道:“贫道相信已有点线索,可以侦查对方的主脑是什么

人物了。这且不提,贫道眼下又有一件重大之事,想请孙大侠出马。”

孙玉麟道:“真人吩咐下来就是了。”

李天祥道:“此堡之内,有一位隐形异人,由于他能解救中毒之人,所以假如咱们能找

到他,便可以抵消敌方炼有毒功之人了。”

孙玉麟审慎地问道:“真人可是已知道这位异人在什么地方了么?”

李天祥道:“有两个地方可以找一找,如果找不到,那就只好由贫道亲自查访了。”

孙玉麟这才明白,道:“原来真人打算命晚辈去谒见那位异人。”

李天祥道:“是的,此事颇难处理,咱们目下既不知他是什么身份,亦不知他的态度,

贸然求他,只怕有碰壁之虞。此外,最重要的当然是乘机刺探一下,瞧瞧那丹凤针是否已在

他手中广

孙玉麟道:“晚辈已了解真人的意思了,好的,晚辈马上就去。”

他匆匆换了衣服,略加梳洗,便又去见李天祥。李天祥给他一张简单但清楚的图样,

道:“此是后堡的两间密室。除此之外,还有许多秘密通道和出入口,但都有危险,只有这

两间,应该是最明亮和空气充足,最直隐居的,所以我要你到这两处瞧瞧。假如没有人,也

查不出最近尚有人居住出入的痕迹,你万万不可乱找,咱们再行商议。”

孙玉麟唯唯应了,李天祥又道:“孙大侠才智武功,都高人一等,兼且侠骨义胆,胸怀

磊落,贫道才敢以此重任相托,要知这位异人既有神出鬼没,解救奇毒之能,而又精通土木

之学,这等人物,十分难测,可能非常和易近人,也可能十分捌扭恶毒。因此,应付之时,

全凭机智,错非孙大侠这等人才,贫道才敢相托。”

当然他还有一点没点明,那就是他早先还赞了他一句“侠骨义胆”,如果孙玉麟不是被

他认为正直侠义之人,纵然很有机智武功,亦不能托他办事。主要原因是这丹凤针关系太过

重大。

李天祥想了一下,又道:“关于丹凤针之事,咱们或可不放在心上,但此宝已成为天下

群雄,不论正邪,都垂涎觊觎之物,因此你若是得到有关此宝的消息,切勿泄漏,待咱们研

究过,才作决定。孙大侠以为如何?”

孙玉麟道:“不劳真人吩咐,晚辈亦会如此。”

他拿了图样,不敢惊动任何人,一婬没人夜色中。

他晓得李天祥派自己负责此一行动,乃是经过严密的观察,以及小心研究过的。因此,

他觉得自己必须用尽智慧和力量,务求达成这个任务。

不久,他已悄然走入一个空无一人的房间,此房无人居住,自然是李天祥的安排,不足

为怪。

在黑暗中,孙玉麟查听了一会,这才走到角落的一座壁橱前,轻轻拉开了橱门。

他点燃了火招,略一察看,但见橱内有蛛网和灰尘,一望而知许久无人使用过此橱。久

未被人打并,或者只在最近被人打开过一两次,照理说应该尚有一种特别怪味,仅有浓淡之

别而已。

既然毫无气味,可知此橱时时有人打开。至于橱内的蛛网尘迹,却不足异,因为出入之

八,无须经过此橱。

他定一定神,伸手在橱顶摸索,只扣“克喳”低响一声之后,他把橱门小心地关起来。

橱门一关好,这座壁橱忽然陷了人去,移动之时,非常的平稳顺滑,毫无声息。这时,

右方便露出尺许宽的一道门户。

孙玉麟用火把一照,里面是一条窄窄的通道,长度只有五六尺。他一侧身闪了人去,一

推壁橱,登时复原。

他缓缓行去,尽头处是一道水门,已经关闭上。孙玉麟不敢冒失闯入,当下举手叩门,

连叩三四下。

门内静悄悄的,没有一点回音。

孙玉麟非常失望,同时也提高警惕,当下又叩门作响,并且说道:“在下孙玉麟求

见。”

他以内力迫出声音,以便透过这道木门。

又过了一阵,他再开口说道:‘猪恕在下失利,要擅自进来瞧瞧了。”

说罢,伸手推门。这道木门居然没有上锁,轻轻易易就推开了。

孙玉麟已点燃了带来的蜡烛,高高举起,一面放眼四望,一面屏住呼吸,提气护身,以

防暗袭。

但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这间密室作长方形,可以称得上宽敞。上面有一层天花板,所以

看不到屋顶。四角的墙壁上,各有一个径尺的方形洞口,一望而知乃是通风设备。

密室内有桌椅床柜等家具。甚至壁上还有一幅没色的花鸟画轴,两边配以对联,甚是雅

致。

孙玉麟把蜡烛插在桌面现成的烛台上,这才举头四望,一面走到床边。床上没有铺盖,

只是一张空荡荡的檀木床。孙玉麟一屁股就坐下了,手掌很自然就撑在床上,顿时感到尚有

一丝微温。

他以过人的机智,不动声色的查出此房曾有人睡过,而且可以断定是刚刚才躲开的。这

一定是他掀动机关之时,房中人即时得到警讯,方能及时躲开。

他只坐了一下,便跳起来,走到那具大柜处,打开柜门查看。

只见此拒为上下两大格,上面的大格还有抽屉,屉上的空间,叠放着好些衣服。下面的

一格,分为四层,摆着三十几件玉石瓷器,俱是古色古香,而最底下的一格,则是一叠叠的

书藉。

孙玉麟一眼望去,但见上面的一本佛经,另一叠上面则是道教经卷。

他拉开抽屉,觉得非常沉重,原来左面的堆放着许多金条。右面也一般沉重,放满了各

种金银打制的饰物,镶珠嵌玉,非常夺目。

孙玉麟差一点就伸手拿件来鉴赏一下,因为他一眼望去,已发觉这些饰物打制得非常精

巧,必是价值不菲,胸中不觉涌起贪婪慾得之心。

但他及时抑制住这一出乎天性中的冲动,付道:“假如那位异人在暗中看得见我,则我

这一伸手,势必被他认定是贪财卑鄙之人,唉!我虽然很乐意占有这些珠宝,但如果被人因

此瞧低,那就不值得啦!”

此外孙玉麟很想查看一下屋顶,那些天花板,非常整齐美观。但他心中牢牢记得李天祥

说过,这两间密室都是光线充足,空气流畅。

现下此地空气诚然畅通新鲜,但如果在白天,则必定全无光线可言。

因此,机警的孙玉麟已猜测出光线的来源一定来自天花板。自然原本有可以敞开的洞口

仅现在已关闭了,那个隐形异人,十九匿藏在天花板上。他又忍抑住向上望去的慾望,从容

地关起抽屉。

他又到床上坐下,暗自想道:“现在我所发现的,乃是第一点这位异人的确居住此室。

第二,他并没有远走,而是在天花板上监视着我。第三,由于这位异人动都不动那抽屉之

物,可见得不是贪婪的老家伙。第四,这一点补充第三点,那就是此室之内,并没有老年人

身上的特别气味,因此可知这位异人绝对不老,同时也不是女性,因为没有香气。第五,我

观察之下,似乎并无陷阶机关,如不错,则他对我并无恶意。”

他以过人的机智,在这空荡荡的密室内,片刻工夫,便想出了这许多道理,实在不是常

人所能做到的。

目下最使他惊奇的是,这位异人,居然年纪不大。而单是识得此堡的奇奥设计,以及能

够解得百毒教主成金钟独门手法这两项,已经足以使人咋舌惊奇了。

此外,他还敏感地考虑到一点,那就是这异人,最先是解救云散花,其后又有余小双被

救,这两女皆是当今绝色天姿,也许他是见她们长得美丽,才伸出援手。那许多中姿之人,

乃是沾她们的光而已。

他想了好一会工夫,四下仍然悄无声息,他微微一笑,用感激诚恳的声音说道:“在下

乃是奉了武当李天祥真人之命,前来求见。此事目下尚严守秘密,假如尊驾不愿与我接触,

亦请示知,以便回去覆命。”

他等了一下,心中不由得暗笑自己会不会是自说自话?或者那位异人,恰已外出,根本

不在此处,无从聆得这些言语?

但他仍然不放弃努力,过了一阵,又高声道:“除此之外,有一位被尊驾救过的姑娘,

亦要在下代传几句话……”

他住口等候,过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他极力沉住气,继续等候。

果然天花板上传来一点声息,接着揭开了一块,成为一个两尺方圆的天窗。

上面比底下黑暗的多了,因此孙玉麟只能看见影绰绰仿佛有个人站在天窗边,至于此人

长得如何,是何装束等,都没有法子分辨得出。

孙玉麟心中大喜,暗念:只要能够哄得你露面,或者仅仅是交谈几句,也是莫大的成功

了。

天窗上的人说道:“孙大侠有何见教?”

孙玉麟那么深沉多智之人,也掩饰不住惊喜之色。原来此人一开口,立即显示出他是个

很年轻的男子,最多也不过与孙玉麟的年纪一样而已。

孙玉麟定一定神,道:“首先在下请问一声,能不能得睹尊容?又可不可见示高娃本

名,以便称呼?”

天窗上的人迟疑了一下,才道:‘哦姓社,名希言。”

孙玉麟道:“幸会,幸会,在下实在不敢奢望能够得见尊驾的。”

杜希言又道:“孙大侠此来有何见教?”

孙玉麟道:“目下武林形势十分混乱,在堡中的人,大半都将有丧命之虞,假如杜先生

肯发慈悲之念,允予赔助,这一场正邪之争,就还有希望。”

杜希言道:“我能帮助你们什么?”

孙玉麟道:“杜先生神通之广大,无须多言,单就对付使毒一道,就不是世上之人可及

的了。”

杜希言道:‘峨!原来要我解毒,那倒是可以效劳。”

孙玉麟一听之下,欣喜元已,道:‘胜先生慨然赐助,足见李真人法眼不花,他断定杜

先生必是正派之人,是以可能出手惩戒妖邪之流,不准他们猖极。”

他虽然已相信对方十分年轻,可是他又晓得往往有些高人异士,有驻颜的神通。因此,

可能外表上很年轻,事实上却已是七老八十之人。因此之故,他尽力保持恭敬的态度。

杜希言道:“我不是出手,而是你们有人中毒的话,我可以解救。”

孙玉麟道:“杜先生有所不知,邪派方面,罗致了百毒教主成金钟,此人成名数十年,

乃是宇内使毒的第一人。如果杜先生不出面,在阵前相斗而中毒之人,可能马上毙命,根本

来不及运返待救。”

杜希言哦一声,道:“是这样么?但我手上没有足够的葯物,纵然出去,只怕也没有什

么大用处?”

孙玉麟沉吟一下,道:“在下有一句话,只不知该说不该说?”

杜希言道:“孙大侠清说。”

孙玉麟道:“在下听李真人的口气,认为尊驾可能已把一宗至宝得到手,如果是这样的

话,何愁成金钟的毒物厉害?”

杜希言道:‘林说是丹凤针么?假如此宝已在我手中,我早就离此而去了,何须尚在这

儿逗留?”

孙玉麟失惊道:“若是如此,则前此那些被您解救之人,并非是因丹凤针而得以解去毒

力了?”

杜希言道:“这是实情,我对‘毒学’颇有心得,身边带有些葯物,以备不时之需而

已。如果碰上使毒高手,便须有充足的准备才行。”

孙玉麟道:“假如让先生所需葯物,不是希奇难得之物,在下马上派人采购,或者可以

来得及。”

杜希言道:“这也行,不过炼葯也得化一点时间,此外,我还须人手帮忙。”

孙玉麟道:“这些都可以办妥,李真人必有拖延之计,人手更无问题。成问题的是,反

而是地点,咱们必须在一个秘密之地,例如这间密室,方可保最高秘密。”

杜希言道:“此处地方可能不敷应用,最好另找一处,此堡房屋甚多,何愁没有僻静之

地?”

孙玉麟晓得他不明白“保持秘密”之意,当下解释道:“由于邪派方面,处心积虑已

久,因此,不少名门正派中的高手,居然变节通敌,暗通消息。因此,咱们事事皆须保持高

度机密,方能收出其不意,克敌制胜之效”

杜希言道:“这话听起来真令人难以置信。”

孙玉麟道:“当真是如此,目下弄得我们人人自危,谁也不敢相信谁。”

杜希言道:“对于这一点,我可以贡献一个方法,或者可以收到部份的效力。”

孙玉麟讶道:“杜先生有何好计?”

杜希言道:“我有一种葯物,无色无味,亦没有任何作用。但你们如果有法子把这种葯

物,弄在对方身上,只要曾与该人接近在三尺以内,我就有法子测得出来。”

他停歇一下,又道:“此葯可保持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一章 天罗绝艺满胸怀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丹凤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