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凤针》

第十四章 双绝毒阵惑心神

作者:司马翎

杜希言吃惊地望住这人,因为他不认得他是谁。

这一点,在杜希言第一眼看过去,已然直觉地断定。

这人上下看了杜希言一阵,眼中露出阴笑之意。

上前一步,伸手道:“把剑拿来。”

并且用手指了一下那口“彗星”剑,道:“就是这一把。”

杜希言不由得大生恶感,冷冷的道:“我为什么要把这口剑给你?”

蒙面人冷笑道:“成金钟说你逃得不远,果然不错,这口剑非你所有,自应交给我。”

杜希言心念微转,说道:“这么说,你见过成金钟了?”

蒙面人深锐的鹰目,眨了一下,沉声道:“不错,我见过他,而且还看见了那姓云的丫

头。”

他话声略顿,接着改用轻狂的声调说道:“那云散花花容月貌,真当得上美人之称。”

杜希言道:“云姑娘身在何处,你自然是知道了,只不知那成金钟如何发落于她?”

蒙面人道:“小道士,你放心吧,像云散花那种大美人,成金钟才舍不得怎样她……说

不定现在已经……嘻嘻……”

杜希言内心打了个寒颤,眸子里泛出怒光。

蒙面人注视着他,冷冷道:‘你可愿知道他们在那里吗?”

杜希言脱口道:“在那里?”

蒙面人阴笑一声,耸耸肩道:“告诉你也没关系,小道主,你由此向西下山,越过四重

山岭,有一座废弃的道观,那道观左侧谷岭相连,大概到了那里,也就差不多了。”

杜希言道:“我怎知你所说的是实话?”

蒙面人道:“信不信由你,我没有工夫多管。”

说时上前一步,伸手道:“现在把创拿来。”

顿了一下,他又接口道:‘加果你想活着去见云散花的话,这口剑或许可作为一个交

易。”

杜希言心中微动,低头寻思了一下,道:“真的?”

蒙面人道:“当然是真的。”

杜希言缓缓递出宝剑,蒙面人上前几步,眼看他手指已将触及剑鞘,杜希言却忽然又收

了回去。

蒙面人道:“这是什么意思?”话声中含有不悦之意。

杜希言冷冷的道:“这口刻给你之后,你仍然会对我下毒手,所以我还是留下自用的

好。”

蒙面人沉声道:“何以见得?”

杜希言望着他道:“我是从你一双眼睛中看出来的,你目光中不单是贪婪,而且充满了

杀机。”

蒙面入缓缓点头,道:“算你有点眼力,不过,这对你并没有什么帮助,因为你迟早仍

然会死在我手下。”

身形一塌,骤起如鹰,陡地亮出一支乌金短杖,照着杜希言当头猛然打了下来。

杜希言身形疾退,蒙面人这一杖擦身而过,杜希言振脱出剑,有如秋水长虹般,反向蒙

面人袭到。

剑势如电,带出一声轻啸,声作龙吟,只听得“哈卿”一声大响,蒙面人旋身疾退,掌

中乌金杖,竟被那口“童星”剑创下了一截。

蒙面人大吃一惊,慌忙丢下手中那半截断杖,双手向长农后肩部份探去。

杜希言一剑得手,目放精光。

身子向前一欺,第二剑自下而上,翩若游龙般的翻出,剑上光华奇亮。

蒙面人迅即闪避,动作奇快,可是居然还比不上杜希言的剑势,左肩头擦过剑身,连衣

带肉,削下薄薄的一片。

蒙面人负痛哼了一声,双足顿处,拔起一丈五六,半空中“叮当”一响。他双手间已探

出了一双黑漆乌亮的判官双笔。

但见他跃起在空中的身躯,骤然急坠,有如收翅的巨鹰般,一双判官笔,穿空而下。

直向杜希言身上穴道疾戳。

可是杜希言这种剑式一经施展,竟是节节相扣,第二剑甫自使过,第三剑又已出手。

这一剑看过去更是诡异惊人,夹着一股尖细的冷风,直向蒙面入劈去。

蒙面人骇得出了一身冷汗,就地一滚,翻出了丈许以外。

可是杜希言身随剑走,创光闪处,有如火中取栗,耳听得“呛”一声,蒙面人双笔又断

其一。

接着这一剑之后,第五剑改攻下盘,变化奇诡之至,登时又削下了那蒙面人长衣下摆。

那蒙面人这刻真有如丧家之犬,空负一身奇技,但在杜希言离奇的剑式之下,全然施展

不出。

他衣衫破裂,状极狼狈的在崎昭的地面上翻滚,只怕杜希言第六封接连而来。

谁知杜希言第六剑,竟然迟迟的施展不出。

蒙面人挺身刷地跃起,快如离弦之箭,一下子就掠过杜希言身边。

双方交错之际,蒙面人那支断笔,向对方慧星剑上一磕,左手判官笔趁隙已点中了杜希

言之“三里穴”。

杜希言身子微幌,只觉得一时全身发软,他心中明白已被对方点住穴道了。

蒙面人跃回杜希言身边,长长透一口大气,道:“成金钟那老儿算是冤苦了我了……嘿

嘿……幸亏我应付得直,否则只怕丧命在你这小道手中。”

他弯腰自杜希言手中拿下了那口慧星剑,观赏了一阵,目光移到杜希言面上,又道:

“怪不得我来时,你竟能察觉,看来你也不是易与之辈,今日万万留你不得。”

蒙面人话声方歇,身后突然传来一声冷笑道:“住手!”蒙面人吃了一惊,猛然转过身

子,目光到处,在他面前文许以外,站着一个一身黄衣的高瘦老人。

老人留有一部五给长须,须之上系有三枚亮光闪闪的金环,极是醒目耀眼,蒙面人凭着

这新鲜的标志,脑海内忽然掠过了一个人的名字。

他身子向后一连退了两步,冷冷一笑道:‘阁下是什么人物,胆敢管大爷的闲事。”

黄衣老人呵呵一笑,道:“蒙涉,你已认出老夫,老夫也早已认出你啦!咱们打开窗子

说亮话,岂不爽快么?”

蒙面人目光中掩饰不住惊恐之色,停歇一下,才道:“好吧!你莫非就是两天山‘三环

老人’么?”

黄衣老人呵呵一笑,道:‘你猜得一点不错。”

蒙面人揭开了脸上的面纱,现出了本来的面目,正是那位崆峒派,以诡橘多智见称的蒙

师爷蒙涉。

他揭下面纱之后,强自作出一个笑容,道:“你眼力果然厉害,只不知有何见教?”

三环老人目射精光道:“蒙涉,你一生作恶多端,今日碰在老夫手中,可算你恶贯满

盈,你的报应到了。”

他随即以非常简扼的词句,说出蒙涉所作的两件恶事,最后严厉的斥道:“蛇们派本是

名门大派,现在已被你弄得一塌糊涂,老夫今日要替畦附派清理门户。”

说时,衣衫微微作响,黄衣老人已立在他左面身侧,二人相距不过数尺之间。

蒙涉不由得暗吃一惊,心想:“以对方之身法、功力,自己想要逃走,定然办不到,说

不得只好与对方一拚了。”

三环老人缓缓卷起了一双大袖,道:“蒙涉,你如不先出手,可就怨不得老夫心狠手

辣,先下手为强了。”

蒙涉道:‘三环老人,以你的身份名望,和我动手不觉有些欠妥么?”

三环老人道:‘你这话不无道理,老夫对你如无几分让头,杀了你,谅你也不能心

服。”

蒙涉点头道:“正是这个意思。”

忽然他足下一顿,用力向着后面石林内纵去。

三环老人好似早已料定他有此一着,口中喊道:“不要脸。”

身形微幌,使了一手大挪腾奇功,已拦在蒙涉面前,蒙涉双目一张,叱道:“闪开。”

剑光一闪,已把手中“着星”剑抽到了手中,直向三环老人面门上劈到。

三环老人身形微侧,蒙涉的宝剑已走了空招,他刻势一刹,正待发出第二招’雁点秋

容”,却听三环老人呵呵笑道:‘呼涉,老夫让你三招之后再还手。”

蒙涉突然收势,冷冷道‘三招有何为奇?蒙涉让你三招,谅也无妨。”

三环老人道;“老夫话还未曾说完,蒙涉,你且听来……”

他略一停顿,又遭:“老夫非但让你三招,而且只用一双肉掌,对付你的兵刃。”

蒙涉道:“这话有点意思。”

三环老人道:“这还不算稀奇,除此之外,尚以二十招为限。二十招内如不能取胜于

你,即刻认输,听凭你处置。”

蒙涉嘿嘿一笑,道:“大丈夫言而有信,你说话可要算数。”

三环老人道:“自然算数,你发招吧!”

蒙涉一点不忙,心想:“好个老小子,你自传武功了得,未免太小瞧我蒙涉了。哼!要

赢得你,我也自知无望,但只捱二十招的话,蒙某还有几分把握。”

蒙涉昔日所日虽是判官笔法,可是崆峒本以剑法著名,其中以一路“奔雷剑”最具威

力,蒙涉身为崆峒高手,自然精通烂熟,当下凝神一志,提聚功力,攀然腾身跃起,一招

“苍龙出海”,直向三环老人胸腹处疾劈过去。

三环老人翩然飘起,身方离地,蒙涉忽然挺胸上步,喝了一声:“看剑。”右臂挥处,

判官笔脱手而出,箭也似地直向三环老人前胸激射。

三环老人就空一滚,口中哼了一声,坠下地来,蒙涉迅即枪上一步,可不敢贸然冲近

去,只这样伸颈查看。

只见三环老人身子摇幌几下,突然一转,“呼”地一股劲风破空而来。

蒙涉挥掌中剑向外疾格,“呛嘟”一声,削落飞来之物,竟是自己掷出的判官笔,眼见

得那三环老人挺腰直立,白发飘扬,那里曾受过一点点伤害呢?

三环老人点头笑道:“三把已过,老夫手下不再留情,蒙涉,把你压箱底的玩艺儿都抖

出来吧,看看今日之战,到底鹿死谁手?”

蒙涉心中牢记二十招之限,当下不必多说,只蓄势待敌。

三环老人一步步向前踏进,他每向前踏进一步,身躯随之而左右摇幌一下,乍看过去,

有如风摆残荷。

蒙涉心念电转,正自思索对方步法路数,三环老人已经出手发招。

风声起处,老人右掌乎吐而出。

左手大袖也同时拂出,扫向蒙涉面门。

他两手的把式,互为表里。

而又纤缕极密,不露痕迹,果然凌厉低人之极。

倒卧一边的杜希言,此时只觉得全身冰冷,尤其是血脉运行,周身有如针刺以行,麻痒

疼痛兼而有之,虽赖胸前丹凤针散出的热力,勉强解除了些痛苦,可是那种滋味,却也非常

难受。

他目睹着二人这番厮杀,内心甚是紧张,对于黄衣老人那种杰出的武功造诣,确实钦佩

不已。

虽然现在他已明白了那黄衣老人非是成金钟一边,对于自己更有救命之恩,可是他却没

有想到这件事,脑海中迅快的闪现出天罡绝艺的招式,以及他对付黄衣老人的情况。

第一次他对付黄衣老人时,简直连不起来,但第二次却一连三招,把蒙涉杀得全然没有

还手之力。

猛可里,听见那黄衣老人一声断喝道:“去。”

两条人影倏地作两下分开,由他们彼此之间的身法落势看过去,胜败之数已知。

那黄衣老人落地翩翩,如海鸥旋降,意态潇洒舒适。

相反的,那蒙涉可就大大地不同了。

只见蒙涉向下坠落的身子,非常急速,“噗通”一声,翻倒在地,他欠身再三,却是坐

不起身来。

黄衣老人冷冷一笑,道:“蒙涉,你能在老夫手下走到第十七招,也实在不容易了。刚

才我已说过,你素行不善,有辱师门清誉,老夫才对你下此毒手。”

蒙涉身子颤个不住,面如金锭,牙关紧咬,只道出了一个“你……”字,喉中“咯!”

的一声,双目瞑合,僵卧不动。

杜希言亲眼看着这个人的死亡情状,也不由得有些心惊胆战。接着只见三环老人对着蒙

涉尸体哺哺自语道:“蒙涉,崆峒派对你不薄,你且背弃师门,似此背师忘义之人,老夫断

断是容忍不得。”

他缓缓转过身来,走到了杜希言身前,伸出一只手把杜希言扶起,含笑道:‘如非老夫

及时而出,只怕你早已命丧黄泉了。”

说罢,注视了一下杜希言双眼,又伸手按了一下他的脉门,顿时面露惊异之色,右手随

向着杜希后心拍了一下。

杜希言心中虽是明白,只是苦于不能开口,此时吃黄农老人掌力一拍解开了穴道,不由

“哇!”地呕了一口浊痰,才行恢复了行动。

他伸展了一下手脚,望着面前黄衣老人点头道:“多谢你老救命之恩。”

三环老人点点头,道:“你这孩子,确实有些意思。”

杜希言一运起身走到了蒙涉尸身前,弯腰把那口“参星剑”取到了手中,顺带发现死者

口角流出黑色的血,想是那黄衣老人掌力伤了内股所致,心中暗暗吃惊。

三环老人道:“孩子,你可是觉得老夫下手过于毒辣么?”

杜希言道:“此人罪大恶极,目是该死。”

三环老人道:“自是该死,我告诉你,这人名叫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四章 双绝毒阵惑心神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丹凤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